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各地车站未见明显“提前返乡潮” 就业形势正常

发布时间:2012年08月31日 01:3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经济参考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业内人士表示,此次非“突发式、断崖型”就业下跌,就业形势仍处正常区间

  《经济参考报》记者走访的中、东部各地就业管理部门均表示,当前用工形势总体稳定,部分媒体刊登的“返乡潮”报道存在以点概面情形。浙江省就业管理局政策制度科科长陈根元说,“对比2008年金融危机,有的人可能凭经验认为经济下滑就会出现‘返乡潮’,但这次与金融危机期间‘突发式、断崖型’就业下跌完全不同。本轮经济放缓对就业的负面影响相对缓慢,就业总体形势仍处正常区间。”

  针对部分媒体刊登进城务工人员近期出现大规模“返乡潮”的报道,《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期在天津、广东、山东、浙江等沿海省市和河南、江西等中部省份调研发现,受我国整体经济形势企稳回升、中部经济快速崛起的综合影响,尽管极个别行业、个别区域出现少量务工者返乡的案例,但当前未见大面积、多行业、相对集中的“提前返乡潮”。

  各地车站未见明显“提前返乡潮”

  近期,记者在各地火车站、汽车站蹲点调研,均未发现类似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及每年春节期间的“返乡大军”。

  在7月30日至8月2日,记者连续三天上午在河南省郑州火车站和郑州长途汽车站采访时,仅看到较少的农民工扛着行李走出出站口,没有成群结队的回乡人流。郑州火车站新闻信息中心负责人表示,和去年相比,今年6至7月份没有感觉到异常的农民工返乡流。

  天津火车站宣传处长靳森也告诉记者,今年5至7月天津站旅客发送量递增形势与幅度和往年类似,主因是大学生暑运。天津长途汽车公司西客运公司王栩强表示,车站近几个月旅客发送量无明显波动。

  在用工大省浙江,记者从杭州城站火车站获悉,今年7月1日到7月30日发送往云贵川方向旅客12.9万人次,与去年同期12.9万持平。如精确到个位数,则今年比去年同期还少了150人。

  记者7月底在山东省烟台、潍坊、菏泽等地的火车站、汽车站看到,这些地方虽然有农民工乘车返乡,但人数大多为3至5人,没有出现成群结队的“返乡流”。

  就近就业折射“调结构”新变化

  《经济参考报》记者调研发现,东部地区虽然总体用工稳定,但因外向度较高,受外需萎缩、内部“调结构”等影响,在上半年暂时出现了局部就业需求和求职人数下降的情况。

  如据广东省广州、深圳、佛山三市开展的失业动态监测显示,5月末企业在岗员工总量与今年1月末持平,比4月末用工高峰也下降1.35个百分点,但没有出现规模裁员、群体性失业等现象。

  另一方面,令人颇感欣慰的是,记者同期在中部地区的江西、河南及山东的中西部地区发现,随着当地承接沿海产业转移增多,工业化进程加快,就近就地就业的民工人数逐年增多。

  丰城市是江西人口大市,这个市的省外就业人口已经从2009年达到高点,自2010年起开始以每年近3.5万人的数量开始下降,今年降速更趋明显,到目前为止只有15.8万人,到年底大约可达17万人。但另一方面,其省内就业人数却逐年上升。省内就业人口自2009年以来从5.79万人增至去年的8.89万人。今年到目前为止为5.8万人,到年底大约可达8万人。

  河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的统计数据显示,2011年,河南省农村劳动力省内转移1268万人,省外输出1190万人,省内务工人数首次超过了省外。2012年春节前从省外返回河南的劳务工比往年增加了20%,春节后不愿意继续到河南省外就业的劳务工比往年增加了15%,人数约180万人。

  丰城市劳动就业局副局长黄木根分析认为,当前的就业形势可归纳为“东部压力不小,西部动力更足”。他说,“在‘调结构’的大背景下,中西部不仅是东部产业转移的‘项目池’,同时也逐步成为吸纳全国就业的‘蓄水池’。”据介绍,这几年,丰城市相继引进了东鹏、斯米克、唯美等大型建筑陶瓷企业和富士康等电子企业,正吸引越来越多的本地人、外地人前来务工。

  “今年以来中西部返乡就业的人数略有增加,带回了技术,对中西部是好事。”黄木根及一些基层干部认为,东部略微减少的就业需求在中西部地区不但得到了释放,并且中西部经济的快速崛起,还进一步增强了内生动力、扩大了就业需求、提高了自身的吸引力。

  经济企稳夯实稳就业基础

  从调研的5省1市上半年整体经济形势来看,各地经济企稳回升态势较为明显,在中部地区形成了进一步扩大就业的助力,又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东部地区的“招工难”现象。

  从地区生产总值来看,上半年,天津市、江西省、河南省的同比增值分别达到14.1%、10.5%和10.3%,山东省同比增长9.7%,均超过全国7.8%的均值,仅外贸大省广东、浙江受国际市场影响较大,同比增长均为7.4%。

  但记者从广东、浙江采访了解到,增幅偏低既有受宏观因素影响的结果,也是当地处在主动调结构的转型期阶段性问题,一些积极因素仍然显示经济具有企稳回升的动力,如广东省民营企业仍继续保持较强活力。上半年,民营企业完成工业增加值3729.45亿元,同比增长10%,增速比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高3个百分点。此外,民间投资完成4071.8亿元,同比增长16.9%,增速比全省固定资产投资高6.8个百分点,占全省固定资产投资的52.9%。

  从就业数据来看,上半年,东部地区的浙江省、广东省新增就业人数分别达到50.1万和97.6万,城镇登记失业率分别3%、2.44%,基本符合年度预期目标,近年来困扰沿海制造业的“用工难”情况也得到了缓解。如浙江省5890家被劳动和社会保障部门监测的企业中,缺工比例和调查缺工率分别回落至32.1%和2.88%。陈根元说,根据近两年的经验数据,浙江省上述两项数据达到40%和4%以上时,“招工难”比较突出,两者比例分别降至35%和3.5%以下时“用工难”问题基本缓解。

  各地一些基层干部同时表示,我国产业体系较完善,市场回旋余地较大,各地都有一批重点项目陆续开工建设,民间投资和基础设施支撑能力在进一步增强,特别是国家一系列稳增长政策逐步落实到位,积极效应将在下半年逐步显现,企业信心和市场预期有望得到持续改善,这些都有利于就业形势的稳定。

  需求量减少 流动性增多

  造船建筑光伏等行业现用工“苦笑曲线”

  《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期在多地调研发现,在当前就业形势总体稳定的大局下,受宏观环境影响较大的沿海省份个别地域,以及造船、建筑、光伏等部分行业出现用工需求量减少、务工者流动性增多的苗头性现象。

  个别地域现务工者返乡苗头

  8月初,记者来到有“外贸风向标”之称的浙江省义乌市蹲点调查。通过走访部分外贸制造业企业和当地用工市场发现,义乌市总体用工形势仍处于稳定区间。义乌市就业管理服务局局长黄允龙介绍说,近年来义乌的外来人口每年以10万人的数量在增加,去年外来人口登记数量达到143万。义乌市上半年求人倍率整体超过1,6月份求人倍率为1.4,优于3至5月,说明就业氛围进一步宽松。

  记者在河南杞县、息县等劳务输出大县了解到,上半年除了夏收季节有部分农民工返乡外,没有出现成规模的返乡现象。部分因为失业而返乡的农民工主要集中在光伏、建筑等行业。

  外出务工人数约30万人的濮阳县,是河南省豫北地区著名的劳务输出大县。濮阳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副局长胡本红说,“我们比较详细的统计显示,今年截至7月底,濮阳县农民工返乡人数为8117人,约占全部外出务工人数的2.75%。”

  濮阳县柳屯镇全镇外出务工人员2.15万人。其中,在南方、沿海地区打工的多为年轻人,从事电子、服装行业;在北方打工的集中在北京、山西、鄂尔多斯等地,从事的多为建筑、搬运行业。今年截至7月底,柳屯镇返乡人数占外出务工人数的30%,是濮阳县返乡人数最多的一个乡镇。柳屯镇镇长陈兆保说,“返乡的农民工中,有约25%是因为失业返乡。”

  位于江西省上高县的中杰鞋业公司在今年6月招了360名工人,记者从人力资源部的工人资料档案中随机抽出36份,发现有14名此前一份工作都在广东等沿海地区,比例达到40%。在这家公司2月份的招工档案中,记者随机抽出26位新招工人,发现其工作履历中上一份工作为在沿海打过工的只有5个人,不足20%。从随机抽查来看,和年初相比,目前上高县的沿海工人返乡确有增加的趋势。

  部分行业用工需求现“苦笑曲线”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调研中发现,受宏观因素影响,相对2010年来看,当前我国造船、建筑、光伏等部分曾经十分繁荣、用工量大的行业出现用工需求量减少、务工者流动性增多的苗头性现象,宛如一条“苦笑曲线”。

  记者近日在天津市外来务工人员集中居住区之一的北辰区天穆镇刘家房子村采访时了解到,在该村居住的外地务工人员数量目前维持在3000人左右,主要来自河北、河南、山东、安徽等地,从近几年比较来看,存在较为明显的下降趋势。

  在天津市塘沽西开发区,今年48岁的安徽务工者张广全,和弟弟张广民一起在此地一个工地上做泥工。但由于近期天津阴雨天气较多,工地没活干,待了不到一个月的兄弟俩打算返回老家。“天津生活成本太高,下雨天没活干,还得吃自己的,挣不了钱,还不如回家。”张广全介绍说,目前在他的老家安徽宿州,在工地打工的人明显减少,80后、90后的年轻人不愿去工地干搬运、泥工、杂工等苦力活。

  从事造船业钢结构的山东省蓬莱鸿源海洋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周传真说,公司在近年春节期间最多130多人,现在只剩70多人,本地人占到80%。他说,“今年造船行业不景气,以前利润30%至40%,现在降至10%。本身活就少,保本就干,但还是吃不饱。”

  此外,近期受欧债危机和美国发起针对光伏行业的“双反”制裁影响,前几年发展迅猛的光伏产业遭遇重创,部分国内光伏行业领军企业纷纷面临巨额债务压力。据媒体报道,位于江西省的光伏领军企业赛维LDK公司甚至不得不降低生产规模。今年以来赛维已裁员近5000人,占比约22%。

  但据记者了解,绝大部分的被企业裁员或主动离职的务工者并未返乡,而是选择换公司、换工作地,因此造成流动性增大。此外,一些企业家介绍,随着沿海制造类企业订单“短小化”,工人也不愿长期留在工厂“休假式上班”,而倾向于干零工、散工、兼工。

  在杭州市外来劳动力服务中心,贵州人刘以波穿着得体的短袖衬衫和休闲裤、皮鞋,在一群等待揽工的务工者中显得有些突兀。“我是一个厂里的技术员,现在厂里没活,老板又不想放我走,就说好每个月给我1000元基本工资,我可以出来打打零工,等厂里有活了再回去。”刘以波说。

  三个“依然突出”折射共性压力

  “尽管未见‘返乡潮’,但离警戒水位越来越近”,浙江省义乌市就业管理服务局局长黄允龙的话反映了不少基层干部和用工企业的共同想法。《经济参考报》记者从调研的各省市发现,当前经济运行面临三个“依然突出”等共性问题,易直接对就业市场形成较快影响,应引起重视。

  首先,市场有效需求不足依然突出。今年以来,各地普遍反映,外需减弱和消费需求减弱相互交织,成为制约经济增长的首要因素。浙江省对欧盟出口下降6.8%,已连续6个月负增长,上半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名义和实际增幅,同比分别回落3.9个和1.4个百分点。山东省上半年对美国、日本出口仅增长3 .2%和5 .7%,对欧盟、韩国、东盟分别下降4.8%、6.5%和3.7%。外贸持续下行势必对相关企业和就业产生不利预期。

  其次,工业持续回升的压力依然突出。上半年,天津市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完成11436.71亿元,增长18.0%,工业增加值增长16.7%,分别比一季度回落3.4个和1.1个百分点;江西省规模以上工业经济效益综合指数同比下降16个百分点,亏损户数530家,共亏损45亿元,分别增长30%和45%。

  再次,企业生产经营困难依然突出。企业普遍反映,当前生产受需求不足、成本上升、融资困难等因素影响,经营困难比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时更大,影响更持久。广东省发改委对全省现代产业500强项目企业中的近100家企业调查,销售收入和利润双下降的企业占39%,手持订单减少的企业占47%。由于企业对市场需求回升信心不足、亏损增加,资金、劳动力等要素出现由供不应求转向需求不足的苗头。广东银行家问卷调查结果显示,二季度总体贷款需求指数为65.2%,为2004年调查开展以来最低点。同时,人力资源市场求人倍率从年初的1.16下降至6月份的1.05,表明当前就业压力有所增大,需要密切关注;而各地普遍反应劳动力成本还在逐步攀升,江西、浙江、河南等省普涨15%以上。

  离厂不离城务工者:

  “多留一阵,说不定能找到新工作”

  在杭州火车站进站大厅,20岁出头的四川小伙吴俊峰用几张报纸铺了一片空地当“床”,自己躺在上面发呆。他身边堆着好几个牛仔布背包,同行的一个中年妇人抱着一床灯草凉席,坐在旁边石墩上,却舍不得打开它。“她是我妈,早知道要回去,当初就不该带她出来”,吴俊峰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我自己的话,还可以多留一阵,说不定能找到新工作。”

  记者在浙江、广东、天津等省市的采访中,吴俊峰这样的务工者并非个案,但在面对又一场“金融危机”时,劳动者却不似2008年那样出现大规模返乡的情况。事实上,他们中的大部分仍然“漂”在务工地,寻找下一个就业机会,出现了“离厂不离城”的现象。

  来自湖南永州县城余少龙刚满21岁,辞工前在东莞一个有100多人的加工厂做充电器,每个月拿1800多元的工资,工厂现在正在经历一个淡季,他被老板“暂时”辞退。失业的余少龙没有听从父母的建议回家找工作,“我身上还有点钱,还可以撑一段时间,找份新工作应该不难吧?等钱用完了我再考虑回家的事。”

  余少龙已经在人才市场上晃了一个月,但是工作并不如他想象的那么好找。由于企业用工规模缩小,部分地区的求人倍率发生了明显变化,根据用工大省广东的监测,广东省市场月度求人倍率由今年1月份的1.16逐步下降至5月份的1.08。

  记者在广东省东莞市桑园工业区采访时看到,一个二十多人的农民工队伍打包好自己凉席被褥,带风扇水桶等大包小包所有家当往工业区走来。领头的工人说,这是他们这两个月来换的第三个工厂,“没有活干只能领最低工资,我们闲着不如去找能接到单的企业,再不行到城区里洗车洗碗也能挣多一些。”

  这种情况在企业处也得到了印证,一些企业甚至在给工人发放最低基本工资的同时,允许工人到别的企业打零工“赚外快”,这更加剧了失业、半失业工人滞留城市的情况。义乌曼姿袜业有限公司人力资源总监刘文明说,有些公司临时会允许员工出来打短工,弥补工人工资收入不足,工人在务工地区域内流动明显增多。

  失业、半失业劳动者滞留城市,给城市管理增添了一定的压力。在中国(天津)人力资源发展促进中心的围墙外,记者看到,西侧逾百米长的人行道已成为滞留务工人员的聚集地,不少农民工带着行李,或围聚在一起打扑克,或侧睡路旁绿化带树荫下。当有貌似招工的人经过,这些农民工就会“哗啦”一下围起来,急切地询问,“老板,招工吗?要什么工?”

  当然,也有不少农民工选择了返乡谋出路,并且,返乡的队伍出现了向中西部中心城镇聚集的现象。李重臣从沈阳返回郑州已经半个多月了,几乎每天上午都来到航海路“马路市场”找工作,除了在搬运公司打过4天的短工外,没有找到自己愿意干的活儿。虽然距离开封老家只有1小时的车程,而且交通十分便利,但是李重臣一直不愿回家。每天住宿、吃饭等消费限制在50元以内。

  今年26岁的李重臣说,“我喜欢城市生活,想留在城市,虽然现在吃饭和住宿都不如农村老家好,其他方面却都比老家强,就连找女朋友的机会也比老家多。在郑州,只要不挑剔,肯定能找到活儿干,能保证基本生活。”

  李重臣的选择在农民工群体中具有代表性。在目前经济形势下,农民工的就业选择呈梯队式转移,由沿海发达城市转移向中西部中心城市,由各省中心城市转移向工业发达县城。由于承接东部产业转移,中西部县域经济得到了飞速发展,日益成为了农民工就业的选择之一。因此,也有专家建议,与其让大量闲置劳动力滞留于务工地,不如积极引导其返乡就业创业,利用县域经济对就业的吸纳空间,承接劳动力返乡发展。

  (本版稿件均由记者黄深钢、黄浩苑、秦亚洲、林艳兴、潘林清、方问禹采写)

热词:

  • 返乡
  • 就业形势
  • 招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