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浙江台州防汛指挥办:免职抗台风工作不到位人员

发布时间:2012年08月14日 01:1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海葵”大考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郭芳 谈佳隆 赵磊 实习生 谢超|浙江、上海报道

  若不是台风“海葵”,象山县鹤浦镇在富庶的宁波地区或许仍将长期默默无闻。

  8月8日凌晨3点20分,强台风“海葵”登陆浙江省象山县鹤浦镇杨柳坑村,最大风力达14级(42米/秒)。登陆前后,超过10级的大风在这个海岛上持续了10多个小时,直至当天中午12点多离境。

  这是自1956年以来登陆象山最大的台风。“风力大到什么程度?一整排标准电线杆被拦腰吹断。”鹤浦镇镇长张帮寸说,虽然对台风的概念已经根深蒂固,但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台风。

  8月9日,虽然台风已经过去一天,但整个海岛仍然一片狼藉,马路两边倒下的树木、电线杆以及广告牌,是“海葵”登陆留下的痕迹。

  整个海岛一夜未眠

  8月8日凌晨,张帮寸的办公室外狂风暴雨,路面上的积水深达50厘米。整个海岛,一夜未眠。

  至8月9日,张帮寸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已经3天基本没休息过。事实上,张帮寸从台风“苏拉”开始,已经进入防台风期。“‘苏拉'刚过,‘海葵'的警报就来了,一直没好好休息过。”

  自1996年参加工作以来,张帮寸每年都有防台风的任务。他的防台风经验已经相当成熟。“对抗台风,只能是以防为主,台风真正来袭的时候,只能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尽量抢救。”张帮寸告诉《中国经济周刊》,整个象山县在常年与台风的抗争中,已经形成了一套成熟的防台风预案。

  虽然并不恐惧,但每一次仍会感觉非常紧张,尤其是这一次。8月5日晚上开始,他们的防台风工作进入最艰难时刻。根据气象台的预警,他们需做好迎接台风正面登陆的准备。

  当晚,这个消息传达到了每家每户及每一个企业。

  接下来,是组织人员与船只的转移。从8月6日上午9点始至7日上午12点,海岛上的576艘渔船全部转移至避风港。

  张帮寸说,因为整个海岛的海岸线很长,渔船很多,海岛防台风的压力很大,尤其是组织人员的转移并不容易。“部分渔民不愿意上岸,执意留在船上保护船只。在他们的意识里,船只是最大的财产,‘船在人在',而且,他们并不认为,台风有多么可怕。”

  但事实是,“海葵”真的来势凶猛。8月7日下午,海面上的风雨越来越大,风力已经超过10级,无论是船还是人,都已经相当危险,必须强制转移。当地的武警官兵拿着扩音喇叭沿着海堤一路走一路喊,来回巡逻,确保不落下一人。“遇上特别坚持的渔民,你需要花费很多时间去劝说。如果你比他更坚持,他也就不好意思了。”

  根据防台风预案,那一夜,鹤浦镇的全部工作人员必须坚守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张帮寸与他的同事们在镇上的指挥部,汇总来自一线的反馈,商量对策。“大多数时候要出去走走看看。”

  张帮寸的领导们亦无法入眠。“当晚12点多,县里的领导在各主要防台风点完成最后一遍检查工作回去。8日凌晨3点20分,台风登陆之后,他们已经过来。早上8点,县长到达,那时候的车速只能开在10码以下。”

  中午12点,台风尚未离境,宁波市委书记王辉忠已经抵达慰问并指导工作。8月9日下午2点半,省委书记赵洪祝赴鹤浦镇杨柳坑村进行慰问。

  “零伤亡”经验

  很庆幸的是,在长达10多个小时的强台风袭击之后,整个海岛无一人伤亡。“这么大的台风,做到无伤亡,我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张帮寸说。

  当然,在强台风的袭击下,鹤浦镇遭受的直接经济损失仍达4.2亿元。

  但“不死人、少伤人”,这是浙江省省委书记赵洪祝对该省下达的主要防台风目标。

  如今看来,这个目标基本实现。根据浙江省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下称“浙江省防指办”)初步统计,此次“海葵”来袭,整个浙江省直接经济损失达100.25亿元。至截稿前,该省未有人员伤亡报告。

  此前不久,香港十号风球预警下的“韦森特”虽无人员死亡记录,但在风暴期间,仍有72人受伤留院治疗。再回顾近10多年来登陆浙江的台风,1997年的“温妮”、 2000年的“杰拉华”、2002年的“森拉克”,都曾给浙江以及周边省份带来严重的灾情,人员伤亡触目惊心。尤以“温妮”为甚,致使浙江、福建、上海、江苏、安徽等10多个省市不同程度受灾,死亡248人,伤5412人,失踪116人。

  从这个角度看,浙江省抗击强台风“海葵”,算是创下了一个不小的奇迹。一方面,多年防台风、抗台风过程中积累起来的、不断健全的防台风、抗台风机制已趋常态化和制度化,另一方面,在最关键的时刻,整个浙江省严阵以待,经受住了考验。

  “当你早上觉得出行困难时,请一定不要出门。什么考勤打卡,什么扣奖金,让它一边去吧,生命才是最可贵的。和家人一起待在家里,不用让别人来救援你,就是你这两天对宁波最大的贡献。”这是署名认证为宁波市海曙区区长的吴胜武于8月8日上午9点发出的微博。

  这一天,杭州、宁波、台州、金华等市全城放假。当地与防台风无关的一切活动和会议全部取消,所有娱乐场所暂停营业。

  根据当地官方媒体的报道,台州市防汛抗旱指挥中心发出了最严厉的命令:若有人在抗台风工作上不到位,不尽力,一旦发现将就地免职。

  而在最艰难的时刻,绝大多数的官员做到了恪尽职守,并且管理相当精细。

  奉化市施建光的浙九味铁皮石斛种植基地,位于象山港湾“海葵”的出风口。铁皮石斛是一种珍稀名贵中药材,采用大棚温室栽培,台风无疑给其带来了巨大的考验。

  8月5日晚,施建光接到了奉化市农林局副局长唐建海的电话:强台风“海葵”正面袭击宁波,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尽最大努力减少损失。8月6日,该局出台了《应对台风灾害农业生产技术抗灾措施》,对如何灾前防范和灾后自救提出了详细的指导意见。8月7日下午,唐建海与其同事冒着狂风暴雨到现场仔细检查防台风工作落实细节和应急措施,并进行现场指导。

  当天晚上至8日凌晨6点,奉化市农林局的工作人员周叶军每隔一小时一个电话询问现场受灾情况,并一再提醒施建光确保基地人员的人身安全。

  其间,奉化市残联、莼湖镇农办等部门也来电话表示关心。这令施建光颇为感动,甚至十分意外。

  这或可为其他兄弟省市提供借鉴。

  上海3年前已制定好应急预案

  8月8日中午,“海葵”缓慢离开浙江侵袭上海,考验着这座拥有2300万人口的特大型城市的抗灾防灾能力。

  上海中心气象台11时02分发布了暴雨橙色预警信号,后更新为红色。像大部分上海居民一样,短短30分钟内,记者的手机就收到了相关预警信息,并提醒所有上海市民“6小时内风力将维持或略有增强,3小时内上海市累计积水量达50毫米”。

  8月7日上午起,位于上海延长路上的新华园物业的管理人员,就开始敲开每家入驻公司的大门,要求各个单位做好防范“海葵”过境的准备,并要求负责人登记签字。类似的提醒措施,发生于所有上海的企事业单位。

  “海葵”入境前,上海已经做好了充分的预案。在应对突发的、特大自然灾害的情况下,上海的各级城市管理部门始终强调的是“预案在先”,而不是“临阵指挥”。

  8月8日,新华社刊播特稿,把上海防台风新理念概括为:防御方案依据“最坏可能性”;可撤可不撤,以撤为主;防台风:细节决定成败。

  事实上,早在2009年,上海就已经制定和发布了《上海市自然灾害救助应急预案》,这本“万宝全书”细化了在遇到各种自然灾害时,政府相关职能部门应该做什么和怎么做。

  8月8日8时,国家减灾委、民政部针对第11号强台风“海葵”给浙江、上海两省(市)造成的损失,紧急启动国家四级救灾应急响应。上海根据自身情况,依据《上海市自然灾害救助应急预案》的相关标准,启动了一级应急响应。

  根据《上海市自然灾害救助应急预案》相关设计,8月8日,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和虹桥机场当日所有国内航班停航,共取消航班500余架次、铁路停运约100个班次。同时,上海所有港口码头统统封港,所有公共娱乐设施停止,部分主干公路大桥封停。这在最大程度上避免了人员财产的损失。

  在今年“7·21”北京暴雨引发的水灾事件中,下立交(即“下凹式立交桥”)成为积水点。据记者了解,在“海葵”来袭之前,上海市政府相关部门已经提前作出部署,要求下立交配泵站提前对泵站进行排空以迎接“海葵”,而下立交配备泵站也是在工程设计之初已经作出的安排,凸显了作为特大型城市的上海在城市规划之初就未雨绸缪,防灾抗灾意识贯穿在城市发展中。

  上海市防汛指挥部发布的初步统计显示,“海葵”来袭,上海市出现近400条段马路积水,千余户民居进水,部分农田受淹,3万余棵树木伏地;电力部门接到停电报修的企业数有5291家、居民9.2万户。

  这座特大型城市遭遇超强台风的损失已经大大降低,总体运行保持安全有序。

  截至发稿时,上海因台风和特大暴雨导致的道路和立交积水基本排除,这得益于硬件设备的提前准备,也得益于上海市120个消防中队和8800名消防官兵迅速反应和全力排水。

  可以说,上海的市政管理水平和能力经受住了“海葵”的考验。

  航空公司比台风早5天准备

  虽不乏埋怨,但因整体应急预案的提早布置,“海葵”并没有对上海的交通或出行人员造成重大损害。

  因为“海葵”过境,春秋航空新闻发言人张武安已经两天没有睡觉,而同一公司比他辛苦的大有人在,春秋航空所有运营部门的总裁,都连续三天三夜在公司值守,没有休息。

  在这次应对“海葵”过程中,春秋航空体现了整体的高度一致,“飞行员主动给部门经理发短信,要求上阵,这在以往并不多见,”张武安说,“公司领导全都通宵达旦,在机场增派了50多名人手,安置机场滞留旅客,为旅客送蛋糕、茶水、方便面等。”

  据张武安介绍,8月3日开始,该公司就召开了CEO办公会议,部署应对“海葵”的应急措施。随着大面积恶劣天气的增多,春秋航空对于恶劣天气的应急预案中,除了遵守中国民航局、上海市政府的统筹安排外,还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事先充分调配运力,时刻监控天气,以确保在天气好转后迅速恢复生产等。

  8月7日、8日两天,春秋航空在48个小时里,共取消100个航班,补上85个航班。

  8日晚9点38分,春秋航空恢复的第一班航班从浦东机场起飞。9日早上,张武安到达浦东机场的值机柜台,他看见一些航空公司旅客还在排队候签,而春秋航空的旅客已大部分疏散。

  8日晚上天气好转后,东方航空(600115.SH)率先恢复航班运行。8日晚6点至7点,虹桥、浦东机场相继恢复航班进出港,当晚通宵运行,第一时间疏散滞留旅客,进港旅客9847人,出港旅客16620人。

  作为上海最大的基地航空公司,东方航空受台风天气影响的机场最多,航班量最大,旅客数也最多。其在浦东、虹桥、宁波、杭州、温州、舟山等多个机场航班运行的数百班航班受严重冲击,涉及数万旅客的行程。

  但根据东方航空方面介绍,经过信息发布、旅客通知等多方面努力,台风期间现场未出现大面积旅客滞留情况,虹桥机场最高峰时仅积压旅客1500余人,浦东机场仅积压旅客3000余人,其中1000余人为国际航班中转旅客。8月9日台风过后,当日即安排44个补班,计划执行1884个航班,创单日航班量新高,最大限度地降低了台风的不利影响。

  另一家总部位于上海的民营航空公司吉祥航空,总计取消了近100个航班,从8日夜里开始恢复生产,晚9点后开始补班。

  吉祥航空商务部市场处的刘君对《中国经济周刊》介绍说,吉祥航空同样提早启动了应急机制,及时通报航班调整信息,建议受影响的旅客改期或取消行程,免收相关改期或退票费用。“我们在应对极端恶劣天气的情况下,已经有了成熟的应急机制,公司会组织相关部门,如果启动应急预案,上至总裁、副总裁,下至客户服务组都会参与其中。”

  8月9日6点,上海中心气象台发布消息:“海葵”已远离上海,对上海的风雨影响显著减弱,上海市台风紧急警报解除。

  8月9日凌晨,上海铁路局发出最新通知,共调整旅客列车54.5对,其中停运旅客列车53.5对,调整运行区段1对,涉及地区包括北京、上海、天津等,其余列车均正常开行。

  A股台风吹

  上海、浙江板块:被“海葵”吹跌

  8月8日,上海板块多数个股盘中走弱,14:18左右,中纺投资(600061.SH)跌逾5%,上海梅林(600073.SH)跌近2%,申通地铁(600834.SH)跌近1%。浙江板块小幅下挫0.5%,板块内多数个股下跌,新海股份(002120.SZ)、千足珍珠(002173.SZ)、奥康国际(603001.SH)跌幅居前。

  保险板块:迎风而绿

  长三角地区迎来台风高发季,保险板块承压。8月9日,保险板块早盘全线飘绿。10:01左右,中国人寿(601628.SH)、新华保险(601336.SH)跌逾1%,中国太保(601601.SH)、中国平安(601318.SH)跌近1%。

  鲁北化工:“吹走”4000万

  8月7日,鲁北化工(600727.SH)发布公告称,受台风“达维”影响,鲁北化工溴素厂及全资子公司鲁北盐化部分资产遭受损失。初步统计,预计减少公司 2012、2013 年度利润 4000 万元左右。

  永高股份:450万一天的假期

  8月8日,永高股份(002641.SZ)发布公告称,受台风“海葵”影响,其母公司全员放假一天,具体影响销售收入约450万元;另外,由于高速公路暂时封闭,影响货物外运一整天,影响货运量约450吨左右。

  中石化:货物落海,先付1000万港元清理费

  7月23日,台风“韦森特”袭港期间,由中海集运(601866.SH)承运的中国石化(600028.SH)150吨塑胶原料聚丙烯,在运输途中被打落入海并漂流至香港海域。中石化表示,在事故调查清楚前,将先垫付1000万港元清理费用。

  上交所:被建议临时休市

  “海葵”来袭,上海许多公司放假、调休,而上交所依然“坚强”开市。众多证券业人士认为,自己顶台风上班有点悲催,建议管理部门考虑到相关从业人员的安全,更加人性化。不少网友呼吁:台风来了,上交所为何不借鉴港交所,采取临时休市这样人性化的措施?

热词:

  • 台风紧急警报
  • 防汛指挥部
  • 防汛抗旱指挥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