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北京十渡上百农家院被毁 村民称河水如发怒一般

发布时间:2012年07月24日 04:0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京华时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超市内的食品和日用百货被洪水冲毁。

  “除了1963年那次大洪水,从未看到如此暴涨的拒马河。”63岁村民隗有路记得,自己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见过一次漫过门槛的大水,但当时十渡景区尚未开发,他们只是身居山林踏实耕种的农民,“损失不会如此惨重”。洪水冲毁了上百家农家院。

  洪水还冲断了桥梁,曾一度导致几千游客滞留山上。不过昨天景区内游客已撤离完毕。

  本版采写本报记者王奕刘晓旭孟凡泽本版摄影本报记者赵恩泽

  □亲历

  “拒马河像发怒了一样”

  在七渡村63岁村民隗有路的记忆中,拒马河“温柔地像母亲”,它会在每年夏季汛期涨一两米的水,但“这些水没有破坏力,带来的淤泥反而使土地更肥沃”。

  7月21日上午,十渡开始降雨,小雨点变成了砸得满地水泡的大雨,但谁也没想到,这场雨到最后会发展成为洪灾。次日清晨,隗有路被“隆隆”的河水声惊醒,他透过厚实的雨幕看到,“拒马河像发怒了一样”,卷着黄浑的大浪,疯狂地往岸上蔓延。

  奔腾的洪水中,裹挟着猪、羊、电冰箱、空调、沙发,甚至于汽车。村民隗全不由地着了慌,他开始呼唤家人赶紧收拾东西准备往高地撤离。第二天清晨6点后,最大洪峰过去,河水开始慢慢减退,齐聚在河边的七渡村村民都松了口气。

  二渡、十一渡、十七渡三座近河而建的小桥也都被冲毁,导致大量游客滞留。不过昨天下午5点,市政路桥养护管理集团的工人在十一渡桥北侧临时修通了一条辅路,大量被困在十二渡以上的游客和车辆得以顺利撤离下来。现场的民警称,他们用大巴车免费接被困游客下山,昨日共安全撤离上千游客。

  “太可怕了,看着洪水打着卷涌过来,看到那么多农家院被淹,至今仍会让我做噩梦。”刚撤离现场的游客小田说。许多游客纷纷表示,这是他们“人生中最惊险的一刻”。

  □损失

  上百家农家院一夜被毁

  洪峰中,拒马河席卷了沿岸的玉米地,卷走了河边大部分鱼塘里头所养的鱼,“但洪水给十渡带来的最大损失是游客的流失。”龙港山庄负责人孙振龙说。

  很多临河而建的农家院,都未能逃脱被淹没的厄运。位于十一渡和十二渡之间的龙港山庄变成了汪洋。

  2000年,孙振龙就承包下来上千亩土地开发旅游,投入了上千万,直到2006年龙港山庄才开始营业,“还尚未盈利,没想到大水就冲垮了我的一些计划。”

  山庄停车场内,两百多辆游客无法开走的私家车被泡在淤泥中。从墙上的水印判断,洪水最汹涌时漫到了1.5米。孙振龙说:“直接损失起码500万以上”。

  十渡景区最重要的娱乐园区拒马乐园更是损失惨重,园内的蹦极、攀岩、缆车和竹筏等多种娱乐项目受损,周边的饭店和商铺也被洪水席卷而空。“直接损失1500万,水上项目受损最为严重。”负责人隗先生说,快艇和游船每艘都价值几千元至几万元不等,洪峰涌过,全被冲到了下游。

  和龙港山庄遭遇相似的农家院达上百家,院主们尚无法精确计算损失,“但加起来肯定几千万了”。

  “这些硬件设置都好说,一年左右就能恢复了,可给游客的心理创伤很难恢复,十渡曾发生过这样的灾难,谁还愿意再次踏入这个景区呢?”这才是孙振龙和那些院主们最担忧的问题。

  □困难

  超市被淹食品供给困难

  洪水过后,天池山景区管理员李林将所有的家具搬出来,晾在门外,但基本的食宿却让他犯了难。他捏着没被泡的几百元钱,跑了几个超市都买不到食品,因为十渡桥旁的涞宝路路口整整一排批发市场和超市全泡在淤泥中。

  好不容易找到一家没受灾的超市,却“挤满了游客,大家疯狂地抢购着食物”。李林买了一箱方便面就走了出来,因为他“不想和游客抢吃的”。

  昨天上午,32岁的山东大汉徐飞愁苦地坐在自己的超市外,盯着员工整理被淹货物。徐飞的超市背靠拒马河,21日晚接到排洪通知后,就关上了超市的门,带领员工们前往高地避难。“没有想到,水位会这么高。”徐飞说,洪水直接从超市后门钻入屋内,整个超市被淹。

  “每年就靠7、8月份的旺季挣点钱,这一下,几年的收入都搭进去了,直接损失20万元。”徐飞说。

  “这里整一排店铺都是批发的。”徐飞指着其他几个泥泞不堪的店铺说,整个十渡景区和野三坡景区的90%货物都是出自此处。洪灾过后,商品全泡,整个地区的供给也会受到影响。

  □救援

  拉起游客生命线

  7月21日晚上8点多,拒马河的水位越涨越高时,紧邻十一渡桥的龙港山庄成了重灾区。政府工作人员拿着大喇叭喊:“水位升高,赶紧撤离到十渡镇中心卫生院去。”

  此时,十一渡桥已经漫上了水,在桥头的一棵大树上,救援人员系上一根手腕般粗的绳子,500米外,十几个救援人员像拔河一样紧拽着绳子的另一头,绳子在大雨中绷得笔直。

  “这是一条生命线。”孙振龙说,在大雨中,游客们一个紧挽一个,手抓着绳子趟过十一渡桥。打头断后的是年轻男子,妇孺老人被拥在中间,小娃娃们都被男子们紧紧抱住,男子们边走边大喊着:“慢慢走,千万别摔了。”因为到了桥东侧路面,水已经没过了膝盖,湍急的流水可能随时将人带走。

  几百人被安置在卫生院时,龙港山庄已被洪水淹没。

  老人冒“石”救外乡人

  在龙港山庄游客被解救之前,旁边天池山景区的管理员也命悬一线。

  两个月前,管理员李林接手了天池山景区的管理工作,他正在加紧建设景区,准备在下个月对外开放。几天前,11岁的女儿红红放了暑假,就和父亲一起住进了景区的平房里,“就当是来度假的”。

  21日下午2点多,十二渡村的一名村民在门外“怦怦”地敲门:“雨似乎大了,得注意下。”村民进了屋开始和李林唠嗑,一会儿看到从山上流下的雨水渐渐形成了一股浊流,已经漫到了房边。三人慌了身,将衣服、手机,值钱的东西都装进塑料袋里,拎着就冲到了天池山5米多高的城墙上。

  李林双手挂满了塑料袋,女儿红红紧紧地拽住他的衣服。他看到,一股股的山洪汇成了一个巨大的黄色漩涡,夹杂着泥沙撞击着天池山的城墙。他们3个人虽然打着伞,但全身早已经淋透,他们瑟瑟发抖,害怕水将城墙一同淹没。

  “老李,赶紧逃过来。”在墙上站了3个多小时后,他们突然听到十二渡村前村主任晋显通站在城墙旁边的山上朝他喊。

  原来这个63岁的老人看到山洪来时,担心来自外地的李林不熟悉水情和地势,不能安全转移,尽管汹涌的水流夹杂着石头而下,他依然摸索着,爬上山头前来找他们。

  晋显通的出现让3个人看到了希望,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3个人又爬又蹬上了几乎垂直的山头,顺着晋显通开的路回到村庄。

热词:

  • 北京十渡
  • 农家院
  • 被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