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胡安梅的爱生情怀:“愿把一切献给山沟里的教育”

发布时间:2012年07月18日 11:3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踏上父亲倒下的讲台,面对23双求知若渴的眼睛,她说:“我不走了!”

  促使胡安梅走上讲台的是孩子们对读书的渴求。

  1992年年初,胡安梅的父亲,51岁的胡德荣,倒在他辛勤耕耘了22个春秋的讲台上。他是湖北郧西县湖北口回族乡桃园沟村火地沟教学点上唯一的民办教师。他送走一届又一届学生,临终留给家里的,是学生们欠下的960元书杂费。攥着这份发黄的欠账单,胡安梅的泪水哗哗地流。

  胡德荣去世后,村里再也没有识字的人可做教师,23名学生只能辍学回家。

  那年夏天,18岁的胡安梅初中毕业。父亲去世后,家里没了支撑,她不得不放弃求学的愿望,尽管她在校时品学兼优。她也暗自与几位同学相约外出打工,可这时候母亲试探着问她:“安梅,火地沟就你读完了初中,孩子们盼着你回来教书哩!”

  看着23名儿童在山上山下无所事事地游荡,想起父亲留下的账单,胡安梅思前想后,决定暂时教半年试试。这年9月1日,没有悦耳的开课铃声,胡安梅踏上父亲倒下的讲台。面对那破烂不堪的教室和23双求知若渴的眼睛,她情不自禁地哭了:“我不走了!”

  初执教鞭,她把整个身心都扑在教学上。一学期下来,一、二、三年级的23名学生,80分以上占70%,还有3个90多分的,胡安梅也因此被乡里评为优秀教师。

  本来,民办教师村里每月补40元,国家补21元。可半年时间里,胡安梅从没在村里领过一分钱,国家补助的工资也早已扣掉为学生垫了学杂费。胡安梅不仅没收回父亲的欠款,自己手里又多了一份100多元的学生欠账单……

  一次,正在上课的胡安梅,突然发现窗外一双大眼睛直溜溜盯着黑板,她跨出教室,一个小女孩一下子扑到她面前:“老师,我能读书吗?”胡安梅紧紧搂着她,脱口而出:“能,能。明天来吧!”

  “可我爸不让来,说读书要花好多钱,我们穷,读不起!”胡安梅连声说:“不要钱,不要钱!”

  胡安梅忽然明白了父亲教书一贫如洗却又痴心不改的真正内涵:他是不愿桃园沟变成“文盲沟”,不愿桃园沟一代代受穷啊!第二天,胡安梅来到村支书范昌保家了解村里还有多少孩子没上学。她对范支书说:“再苦,也不能让孩子没有书读!”

  看着胡安梅恳求的样子,范书记不得不一一说了出来。从此,在火地沟山山岭岭的羊肠小道上,处处都有胡安梅奔波的身影。

  在村民范昌学家,胡安梅近似哀求地对他说:“叔,让典新、典明兄弟俩去读书吧?”一个多月,胡安梅说服了8户家庭的9名儿童走进了教室。她疲惫的脸上露出了笑意,而她的账单上又多出了垫付的600多元。在教学中,胡安梅感到自己知识面太窄,1995年6月,她托人贷款1000多元,参加了小学教育函授专科班。平时连雪花膏都没买过的胡安梅,为的就是一个信念:要让山沟沟里的孩子有出息。胡安梅说:“教书10年,印象最深的事情就是找学生,说服家长让他们上学。”记者问她:“看过张艺谋的电影《一个都不能少》没有?”她说:“看过,一边看一边流泪。”

  把社会捐助用在失学孩子和贫困教师身上

  胡安梅贷款学习、负债教书的事迹,经当地新闻媒体报道后,鼓励的信件、资助的汇款单犹如雪片一样飞向火地沟。

  1996年暑假,湖北省政协干部吴文荣寄来了第一笔捐款。这650元钱,让朴实的胡安梅感到无所适从。钱,就她个人和家庭来说,实在是太需要了。家里五口人挤住在两间石板房里,除过年外,家里从没有吃过油,平时买盐用钱都有些紧张;母亲有严重的胃病,每次都是到村上赊点药片;贷款的利息也一天天涨。但一想到孩子们渴求知识的眼睛,胡安梅心里就无法平静。她同母亲商量,母亲沉思了一下,回答说:“你父亲最大的心愿就是把孩子教好,你看着办吧。”

  第二天,她主动找到村组干部组织劳力,用这笔钱买来石灰、钢筋、玻璃,给破烂的教学点粉刷墙壁,修理桌椅。

  汇款接踵而来,一张张捐款单,一封封来信,让胡安梅感受到阵阵关怀和鼓励,那年冬天,胡安梅向乡党委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在申请书里,她写道:“我愿把自己的一切,献给山沟沟里的教育事业。”

  那年冬天,来自全国28个省市、香港以及新加坡的捐款达3万多元,社会来信至今有4000多封。胡安梅想:3万元如果存入银行,每年可用利息救助几十名失学儿童呢!

  第二天,胡安梅踏着大雪,步行50多里,赶到乡教育站申请成立教育基金会,从此,火地沟学生的学杂费及学习用品全部由胡安梅教育基金的利息支付。

  “火地沟学校读书不收钱”的消息吸引着桃园沟的孩子们,学生越来越多,两间教室12张课桌凳挤了31名学生,还有20多名外组的学生申请入学。

  在湖北口回族自治乡,同胡安梅一起读函授的还有十几位民办教师。她发现年近五十的民办教师宁远新每次从县城回来中途都要下车步行,就很纳闷。问了同事才知道是为了省几个钱!

  从此,胡安梅教育基金又增设了资助贫困民办教师的项目。每年暑期,胡安梅都要资助6名家境贫寒而又一心扑在教学上的民办教师。从1997年至今,胡安梅教育基金资助了贫困民办教师28名,资助资金1万余元。

  胡安梅教育基金像雨露,滋润着山沟沟里的教师和孩子。到今年,基金的数量已达到8万元,先后有400多名贫困学生因此重圆了读书梦。

  1998年,胡安梅转为公办教师,并从火地沟教学点调入桃园沟村小学。胡安梅还当上了县政协委员,陆续被评为县师德标兵、十堰市十佳教师等,荣获第二届中国希望工程园丁奖、湖北省青年“五四”奖章等多项奖励。2002年和2007年,她又光荣地当选为党的十六大、十七大代表。

  尽管荣誉的光环一个比一个耀眼,胡安梅一心助教的心愿一点也没有改变。家里仍然很简陋,除一张旧床、一套改作业用的桌凳之外,再也没有其他家具,换洗的衣服堆在墙角的两个破纸箱里。去年哥哥胡安宝结婚,举债5000多元,胡安梅送的礼品只是50元钱的被单。

  我最大的心愿是让全社会都来关心贫困地区的教育

  山里的孩子懂事早,看到老师日夜工作,眼睛陷下去了,就心疼地说:“我们都把你拖瘦了!”胡安梅笑着说:“你们能读书,读好书,是我最快乐的事情。”

  前年春天,她把半岁的儿子送到远在百里之外的丈夫刘洪成身边。去一趟需要转几趟车,胡安梅几个月才能见孩子一面。

  桃园沟水、电、路不通,几乎与世隔绝。1998年暑假的一天夜里,胡安梅来到范支书家,在昏暗的煤油灯下,她说:“范书记,村上架电吧!”“架电?饭都吃不饱,哪有钱架电?”老支书感到太突然了。

  “发动群众捐一点,再向上级争取一点,我看能行。”看着惊讶不已的支书,胡安梅说:“试试看吧!”

  几天后,在桃源沟,到处都是胡安梅和老支书动员群众的身影,胡安梅自己捐出5000元。合闸通电那晚,桃源沟的老百姓敲锣打鼓,一片沸腾。在明亮的电灯下,一位70多岁的老婆婆颤巍巍地走到胡安梅面前:“安梅呀,你是桃源沟的恩人,乡亲们永远不会忘记你。”

  长时间在村里家访,胡安梅发现村里很少有人盖得起瓦房,很少有孩子穿新衣服,可家家户户的猪圈里都饲养着大肥猪。胡安梅感到很奇怪:为什么不出栏卖钱?“养猪为过年,猪养得越肥乡亲们脸上越有光哩。”一名村干部解释说。

  胡安梅深知,只有挣脱束缚山村发展的枷锁,脱贫致富,孩子们才有书读。她从乡里请来养猪专业户,介绍养猪致富经验,买了很多科学养猪的书籍,还出资1800元为特困农户购种猪、建猪栏。乡亲们不仅掌握了科学养猪的方法,而且把“市场”、“效益”、“资本”等陌生、新鲜的名词也装进了脑壳,许多人拍着脑袋感叹:“养猪不光能吃肉,还能生钱,这个理儿过去咋就搞不清?”现在,桃源沟有20%的家庭养有商品猪羊,40%的农户种有果树。

  如今,胡安梅在郧阳师专进修。每次回家,都要转5次车。坐什么样的车、什么样的座位最省钱,她计算过很多次。她对记者说:她最大的心愿是希望全社会都来关心贫困地区的教育,让贫穷的孩子有书读。
(来源:中国教育报  程墨 刘成友)
 

热词:

  • 胡安梅
  • 郧西
  • 山村教师
  • 坚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