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刻章救妻男子获捐款将退赃 捐款者:不忍冷漠旁观

发布时间:2012年07月15日 01:3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金陵晚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由于被病魔折磨,39岁的妻子看起来像50多岁。

  “刻章救妻”的廖丹开着摩的,带着妻子来到医院做透析。

  妻子做完透析出来后,廖丹细心地照顾她吃药。

  “廖丹真男人。”13日,关于廖丹的新闻在网络上被广泛转载,网友们纷纷评论和跟帖。其中不少明确表示希望捐款,来帮助廖丹退赔,从而获得法院轻判。

  远光软件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珠海市政协常委陈利浩向南方一家媒体驻北京记者朱鹮汇款17.2万元,希望由后者转交廖丹,用于退还骗得的案款。

  陈利浩说,廖丹一家三口,妻子有病,儿子还小,如果廖丹被判刑,这个家无疑陷入绝境,“廖丹的行为肯定是触犯刑法的,应被判刑,我只是希望通过我的捐助,让他在法律许可范围内尽可能获轻判。”

  对于陈利浩的捐款,记者13日联系北京东城区法院获悉,当天已近下班时间无法接受退赃,需等到周一。届时,记者将陪同廖丹前往法院退赃。

  获捐随即向法院退赔

  13日中午,爱心人士邹先生找到正陪妻子在医院透析的廖丹,专门避开媒体,交给廖丹3.7万余元。“接过信封的时候,我看到他眼中有泪。”邹先生说。

  随后,廖丹立即赶到东城法院,找到主审此案的孙法官,希望能退赔3.5万元,“我知道这还远远不够,但还是希望能适当弥补医院的损失。”

  由于大批媒体跟随,法院只让廖丹单独进入法院,交款后走内部通道离开法院。

  “法官问我钱哪里来的,我说好心人捐的,法官再没多说。至于什么时候宣判,让我回家等消息。”廖丹说。

  廖丹说,妻子医疗费是最大的花费,还是希望通过街道办申请特困医疗救助,“爱心人士的捐助毕竟是一时的,如果能获得政府救助,妻子将来透析就有长期保障了。”

  对话

  捐款者:不忍冷漠地旁观

  四川的邹先生在京上班,给廖丹捐款3.7万元。

  记者:这3.7万元都是谁捐的?

  邹先生:我看到了媒体报道,觉得该做点什么。我群发短信和飞信给亲戚、同事和朋友,希望大家每人认捐1000元。最后有46人参加,捐款3.7万余元。

  记者:初衷是什么?

  邹先生:很多人同情廖丹的遭遇,如果谁不去帮他,他会被判刑,妻离子散。这个悲剧的结局,会给社会传播太多的负面影响。我不想帮他洗脱罪名,只是不忍冷漠地旁观。

  记者:你知道他用捐款退赔的事吗?

  邹先生:他小心翼翼问我能否把钱退赔到法院,我当即答应了。我相信法院会依法公正判决。我不去考虑司法层面,我的所做,只是希望传达社会对他的关爱。让他做冉阿让(《悲惨世界》主人公),而不是彻底对社会绝望。

  说法

  积极退赔有助获轻判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副教授许兰亭认为,诈骗属于经济类犯罪,这类犯罪的量刑中,积极退赔是很重要的参考因素。此案中,如果廖丹能积极退赔,这能认定他有悔罪表现,法院会从轻或者减轻判罚。如果廖丹获刑3年,有希望获得缓刑,这样就能继续在家照顾妻儿;但如果判刑在3年以上,廖丹就将收监服刑。

  13日,东城法院相关负责人接受采访时称,法院宣判会考虑廖丹家的实际情况,目前判决结果还在合议中。

  针对网友捐助,许兰亭认为,从司法实践中,被告人的退赔款到底是自筹还是社会捐助,并不是法官考虑的问题,“网友同情有情有义的被告人,自发捐助,这属于社会道德层面,不影响司法裁决。”

  现场

  透析路上夫妻相伴

  廖丹发动摩的,等着骨瘦如柴的妻子上车。

  一件花色短袖衫,头皮刮得锃亮,廖丹看上去年轻了不少。在妻子杜金领瘦小的身旁,他显得更魁梧。“别看他衣服花,是人家送的。”杜金领说。

  13日上午9点,夫妻俩再次出发。这是廖丹出庭受审后,第一次送妻子去透析,这条路俩人已经走了五年。

  骑摩的送妻子透析

  杜金领每周二和周五去北京医院透析,几乎都是廖丹骑摩的送她,“他早上6点就起床,做饭,送孩子上学,然后送我来医院”。

  从东南五环外到位于崇文门的北京医院,摩的要骑70分钟,杜金领说自己很知足了。

  2007年杜金领刚患病时,廖丹陪她倒公交车透析,单程都得两个小时。如果犯病了,只能打120找急救车。

  邻居李莉回忆,有一年的夏天,急救车一个月来了三次,最后一次,急救车没收到钱不走,好心的邻居给拿了200元,急救车才离开。

  既为省钱,廖丹买了辆二手摩的,接送完妻子,还能抽空拉活赚点钱。

  “好好活着,才有盼头”

  中午11时30分,夫妻俩到达北京医院。透析定于下午1时30分开始,需要4个小时。

  杜金领说,他们一般都是出门前带点包子、馒头当午饭,偶尔在医院附近买盒饭,“15元一盒,贵”。

  今年2月下旬,廖丹被警方刑拘,杜金领干脆放弃了透析。邻居86岁的卢老太听说了,硬是开着自己的小三轮把杜金领送到了小区外的公交站,“你得治病,你好好活着,廖丹才有盼头。”

  4个小时的“马拉松”

  右臂上插进两根管子,血液一进一出“过滤”血液中的水分和毒素,4个小时的透析,就像马拉松一样漫长。

  “透析很遭罪,毒素过滤了,营养也滤没了,人很快就脱形了。”看着杜金领瘦弱的身躯,一位来陪家人透析的60多岁老太说。

  这位老太太的丈夫患尿毒症,每周透析3次,因为享受北京医保,一年自费1万多元,“以前只知道她老公拉黑摩的,最近看报纸才知道真相,没办法,这病就是无底洞。”老太太说。

  妻进透析室他去拉活

  廖丹不爱和病友家属聊天,总是独自静静坐在角落里。

  妻子进了透析室,他就去医院附近拉活,运气好的时候,一下午能挣三四十元。“还算幸运,被城管查的两次,拉的都是我媳妇,没罚款。”廖丹说。

  当天下午6时许,夫妻俩再次坐上摩的踏上回家的路。透析过后身体虚弱的杜金领还在惦记:12岁的儿子是否吃了午饭,“小时候我让他去邻居家蹭饭,现在大了,宁愿挨饿,也不去了。”

  人物

  脸皮薄的“好丈夫”

  邻居眼中,廖丹自尊心强,脸皮薄,怕求人。

  7年前,经商的李莉(化名)入住怡景城。每个下午,她都带着儿子到小区里散步,发现了一个怪现象:邻居们常常捡拾小区里的饮料瓶,但都往209楼下的一个废筐里扔,“显然,这些人是有意在做一件事。”

  找邻居一打听,李莉得知,废筐所在的那家女主人患尿毒症,家徒四壁。邻居帮她收废品换零花钱,考虑她丈夫的脸皮薄,总是不动声色往他家门口扔。李莉一下子被朴实的邻居感动了,也记住了脸皮薄的男主人廖丹。

  李莉常接济廖家。

  她记得,好几次廖丹来敲门,就站在门外不说话,呜呜地哭,“小杜(杜金领)不行了,我兜里没钱。”李莉就赶紧说,“别说了,赶紧拿几百块钱先瞧病。”

  7月10日一大早,廖丹夫妻去医院透析前,提着苹果和香蕉拐到了李莉家。听说李莉婆婆病了,夫妻俩来探望。

  李莉心里特不落忍,刚想拒绝被丈夫拦住了,“咱收下,这是他俩的心意。”“别看他不说话,心里记着别人的恩。”李莉说。“这么多年不离不弃,廖丹是小区里公认的好丈夫,也是个好人。”邻居彭艳琴说。有个细节彭艳琴记得很清楚:前几年,小区有个老太太摔倒在209楼旁,廖丹正好经过,一边过去看老人是否有危险,一边打120,“非常热心”。

  今年2月21日,廖丹被警方带走迟迟未归。杜金领向李莉求助。

  李莉打电话问东城刑警队,被告知廖丹被关在看守所。她和丈夫去居委会开了低保证明,找到看守所,“民警说刑拘不能探视,我们跟民警说‘这个男人心眼不坏,犯罪是为了老婆'。”

  相熟的邻居透露,今年3月,一位东城刑警队民警来到廖丹家调查,出门时掏出200元:“大姐,抓廖丹是我的职责,这200元,给孩子买点吃的。”

  新京报 南方都市报

  为给身患尿毒症的妻子做透析,41岁的北京男子廖丹伪造医院收费单据,4年骗取北京医院透析费17.2万余元。受审时,他称“所做一切只为让妻子能先不死”。廖丹家的经历引发社会广泛关注,网友纷纷踊跃捐款。

  13日,廖丹拿着网友捐赠的3.5万元善款交到东城法院退赔,期望获得轻判。

  珠海市政协常委陈利浩已汇出17.2万元,希望通过媒体记者转交廖丹,帮他把涉案款全部退还。刑法专家表示,退赔是诈骗类案件量刑的重要因素之一,有可能获得轻判。据悉,廖丹将于明天向法院退回全部赃款。

热词:

  • 刻章救妻
  • 男子
  • 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