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延迟退休”不能牺牲养老收入是否执行应遵个人意愿

发布时间:2012年07月11日 07:0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青年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近日,随着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表示将研究“弹性延迟领取养老金年龄”政策,“你是否愿意延迟退休、延领养老金?”一时成为热议话题。

  “老龄化与少子化是全球的趋势,但中国老龄化的速度更快。某种程度上,中国人已‘未富先老'。”7月5日,在中国政法大学举办的“人口问题与计划生育政策调整”研讨会上,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李建新和北京大学人口所教授穆光宗,均向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为应对“未富先老”,延迟退休有其必要性。

  但他们同时强调,延迟退休“应该建立在保障养老收入的基础上,并且,要尊重退休者的个人意愿,不能‘一刀切'。”

  “未富先老”意味着什么

  中国正加速步入老龄化社会。

  下面这组数字,也许会令你吃惊: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截至2010年底,中国60岁以上的老年人有1.78亿,已占全国总人口的13.26%,其中,65岁以上老年人更占8.87%。而与之形成对照的是,国际上,界定老龄化社会的“红线”,是60岁以上人口比重达10%,65岁以上达7%。

  另据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朱勇介绍,未来5年,中国60岁以上老人的数字还将增加到2.21亿,比重上升到16%。

  “按照这一标准,中国已远远越过‘警戒线'。在约30年的计划生育政策干预下,中国人口的结构性缺陷,正加速突出。”李建新教授总结。

  在他看来,近日被广泛讨论的要不要“延迟退休”、要不要立法“常回家看看”,实际上,都在反映着“未富先老”带给社会的迫切问题——青壮年劳动力短缺,年轻一代的养老压力剧增。

  中国青年报记者发现,问题已经显现。

  问题首先反映在数字上。媒体报道显示,从2004年起,因少子化而导致的结构性“用工荒”,正式步入聚光灯下。朱勇副主任还透露,2000年中国劳动力人口与老年人口比是10∶1,到2050年将加速下降为2.8∶1。

  “老年人那么多,按照男60岁退休、女55岁退休的老政策,等‘60后'全部退出工作岗位后,‘80后'、‘90后'和‘00后'怎么支撑这个社会?”这是穆光宗教授所忧心的问题。

  穆光宗教授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从1971年至2005年,全国大约少出生4亿人。这在为国家节约74000亿抚养费的同时,也为劳动力短缺埋下“定时炸弹”。“从2010年起,‘50后'已开始退休,人口问题具有滞后性,现在还是最辉煌的‘交接期',未来10年,形势将愈发严峻。”

  巨大的养老金缺口,似乎也佐证了穆光宗的担忧。

  据人社部统计,2010年,若剔除1954亿元的财政补贴,企业部门基本养老保险的征缴“缺口”,高达679亿元。近日,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透露的一组数据称,截至2010年底,中国个人账户1.9万亿元的记账额里,“做实”的只有2039亿元,等于约1.7万亿元处在“缺口”状态。

  解决“未富先老”,延迟退休是灵丹吗

  为解决人口结构问题带来的“燃眉之困”,延迟退休,正被国家提上议事日程。

  6月27日,中国政府网发布的《社会保障“十二五”规划纲要》明确提出,我国在“十二五”期间,将研究弹性延迟领取养老金年龄的政策。

  具体将如何实施?虽然正式政策尚未出台,但据人社部社会保障研究所所长何平近日对媒体的说法,中国可能从2016年实行该政策,每两年延长1岁退休年龄,到2045年,不论男女,退休年龄均为65岁。

  另据有关专家测算,如上述政策得到推行,每延迟1年,我国养老统筹基金可增长40亿元、减支160亿元,减缓基金缺口约200亿元。

  应对“未富先老”,延迟退休是灵丹吗?在受访专家看来,其不失为一剂国际社会通行的“猛药”。

  “提高退休年龄,早已是近30年来,全世界应对老龄化、提高养老金基金支付能力的一种惯例,不是中国‘首创'。”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夏学銮向中国青年报记者介绍。

  比如日本已明确表示,法定退休年龄将从60岁延迟到65岁;德国从今年开始,已将这一年龄从65岁延迟到67岁;英国宣布,到2020年,将“男女一致”延迟到65岁;美国则力图延迟到70岁。

  另有专家指出,人口预期寿命的“大增”,也是中国考虑“延迟退休”的底气。

  “中国现行‘男60岁,女55岁'的退休政策,制定于上世纪50年代。而那时,中国人的平均预期寿命只有50岁左右。现在,这个数字已经提高到了近74岁。”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张车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照此推算,一个人退休后有20年时间需要人供养,“养老压力的确很大”。

  在穆光宗教授看来,教授、医生等高级专业人员在退休后,被屡屡返聘,也正体现了“老龄人口仍然具备一定生产力”。

  “中国的‘老年人口红利',还没被充分发掘。至少一部分老年人,既有‘发挥余热'的能力,也有增加收入的意愿。”他说,“延迟退休,可以给这部分人更多的选择自由。”

  退休者不能“一刀切”,年轻人可多创业

  但是,这一看起来“一举多得”的政策,在7月2日重庆媒体联合大渝网对5000多名网友的调查中,被超过9成的网友投了“不乐意”票。

  “该领养老金的年龄领不到,是不是政府在推卸责任?”“到60岁已经干不动了,想多歇歇,还让我干?”“如今工作本来就难找,老年人再‘占着'不走,哪有年轻人的位置?”

  中国青年报记者梳理后发现,反对者的理由各异。其中,自称企业职工和体力劳动者的反对声,显得更加强烈。

  “其实,推行延迟退休在各国都会遭遇一定的社会振荡,但只要配上好的辅助政策,振荡就会减少。”穆光宗教授表示,根据目前的信息,我们的延迟退休至少有两处没跟上——“是否延迟退休不自由,若因此影响养老收入,不公平。”

  中国人民大学劳动关系研究所所长常凯向媒体表示,退休意愿在不同行业间“差别很大”,因此,在制定延迟退休政策时,不妨考虑对不同的职业,划分出不同的退休年龄标准。此外,个人对是否“按时退休”保有一份选择权,也很重要。

  “对一些专业技术人员来说,他们延迟退休相对容易。但对于工人——特别是重体力工人来说,‘一刀切'到65岁退休就不合适。”常凯表示。

  此外,反对者更大的担忧恐怕在于:延迟退休,是不是意味着影响了“本该拿到的”养老收入?

  中国统计年鉴数据显示,我国企业职工平均养老金替代率仅为45%,而事业单位和公务员的替代率能达到80%-90%。差距“悬殊”引发的质疑,也令延迟退休政策饱受争议。

  “企业退休的人,退休金只能拿到之前工资水平的一半。如果晚退休不能让养老金提高,大家当然愿意尽快退休,趁着还有体力,‘拓展'其他收入来源。”一名网友这样阐述他的理由。

  “如果规定人们可以选择自己领取养老金的时间,那相关的政策,就要做好准备。”就此,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杨燕绥指出,比如用经济杠杆来调节退休行为。“比如,60岁领取养老金,是一个领取全额养老金的年龄,那么,如果要提早退休的话,养老金就可以降低,如果延后退休,养老金就可以提高,比如说增加1个百分点。”

  中国青年报记者检索发现,国际上,类似的做法并不少见。在美国,国民可以自由选择退休年龄。政府规定,每延后1年领取,每年的养老金金额会增加7%至8%。在德国和意大利,如果职工在允许范围内提前退休,可领取的养老金相应减少,选择延迟退休继续工作,则意味着更多的收入。

  对于延迟退休可能挤占青年人工作岗位的质疑,夏学銮教授认为,如果处理得当,延迟退休并不一定影响年轻人就业。

  “像一些发达国家,在解决青年就业方面出台了很多措施,包括联合国的青年计划,鼓励青年人自己创业,自己雇佣自己。”他举例介绍,从2005年起,大连沙河口区已有对应的扶持大学生创业计划,“每年拿出几百万,鼓励青年创业,也创造了更多的工作岗位。”

热词:

  • 渝网
  • 退休政策
  • 未富先老
  • 缺口
  • 延迟退休
  • 养老金替代率
  • 搜索更多渝网 退休政策 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