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深圳公务员自办NGO 助上百受性侵女性走出阴霾

发布时间:2012年07月02日 11:1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南方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厚于德、诚于信、敏于行这是新时代的广东精神。我们身边有许多看似平常、实则不凡的人,在生存与温饱之外,他们寻求生活的意义,嘉言懿行、点滴汇聚,绘成最美丽的人生风景长卷。从今日开始,深圳观察推出“践行广东精神之深圳风采”栏目,向读者展现深圳人的精彩和厚重。

  人物档案

  人物:隋双戈

  身份:深圳市检验检疫局公务员,义工,深圳知名NGO组织“春风网心理创伤援助公益平台”创办人。

  我觉得个人很渺小,只有投身到符合社会发展方向和有益于社会、人类的事业中去,才能放大价值。对于春风网的未来,我认为,他的公益性质绝不动摇,保持专业属性,并依旧坚持桥梁作用。

  “我们中的一些人一直在丧失中成长。有些人难以走出阴影,而有心相助者又不知该如何帮助。如何面对自己的丧失?如何帮助泥潭中的亲友?我们今天的主题就是"居丧干预"……”

  上周一晚7点半,隋双戈开始了一场新项目的培训,而在过去7年时间里,他一直坚持这样做。

  他有两个身份上班穿上制服,他是深圳市检验检疫局一名公务员,被同事们叫做“隋处”;下班之后,他是深圳知名NGO组织“春风网心理创伤援助公益平台”(以下简称“春风网”)的创办人,求助者叫他“隋博士”。

  自创办后至2010年,以援助性侵害为主的这一NGO公益组织已为求助者提供心理、法律帮助500多人次,社区服务、培训1000多人次。其后因求助渠道和服务范围的拓展,人数已无法统计。

  谈到创办初衷,隋双戈说,“自己对心理学感兴趣,又受教育这么多年,当时觉得有能力回报社会了”。在他眼里,知易行难,如果不是来到深圳这座开放包容和充满创新的城市,他不会成长为五星级义工,继而成为最早一批NGO组织探索者,也不会从心理学爱好者成长为心理应激干预专家。

  为做专业义工去读博士

  隋双戈出生于书香门第,1992年,学医的他大学毕业后即分配到深圳当公务员。由于对心理学感兴趣,隋双戈在职读了MBA管理学位,后来受到义工朋友的影响,于2000年加入了深圳市义工联,成为3742号义工。隋双戈说,当时他主要是为义工联热线组和12355青少年服务台提供服务。

  “在帮助求助者时,我时常感觉心有余而力不足,于是决定读心理学博士,方向是应激干预。”隋双戈说,当时他研究的主要方向是自然灾害和爆炸事件后容易出现的创伤后应激障碍,直到在资料收集中接触到的一组撼人数据,隋双戈才将目光焦点集中到“强暴受害者”上,成为国内为数不多的关注性侵犯受害者心理健康的人士。

  “创伤后应激障碍是一种严重威胁人类身心健康和社会功能的常见疑难疾病,但大众对它不够了解,因为这种障碍非常隐性,而针对其进行预防和治疗的机构则更少。不同障碍引发的创害发病率不同,比如自然灾害的是3.8%,车祸是18%—23%,而被强暴者则在所有创害中发病率最高,达到49%—80%,且有可能在受害数月,甚至几年、十几年后才因某件事情而爆发,这让我非常惊讶!”

  接着,隋双戈又了解到,到深圳公安机关报案的强奸案受害人每年有四五百人,而未报案的数量则远大于此,隋双戈决定发起“春风计划”公益项目。

  “最初我一个人找到妇联,但妇联说,以我个人名义不行,必须是单位之间的合作。于是,我想到了自己的义工身份,便建议义工联出面,最后妇联、义工联、公安局和心理危机干预中心四家都成为协办单位。”隋双戈说。

  运作5年获亚洲大奖

  “春风计划”运作一年后,2006年9月,隋双戈又创立了春风网:一方面是为了刊登一些对求助者有用的相关科普类和服务类文章,提供求助指引并提高求助者的自助技能;另一方面,为受害者和能够提供帮助的人或机构牵线。隋双戈说,因各种原因,被性侵害的人不想让人知道,而网络有一定的隐蔽性,搭建这个平台可以满足群体需要。

  据隋双戈统计,2006年至2010年,春风网已为注册者提供心理、法律服务500多人次,社区服务、培训1000多人次。也是2010年,春风网的“性侵害受害者家庭支持计划”在日本东京荣获“2010亚洲杰出家庭工作计划”优秀奖。项目不仅被认为是国内首个集预防、联络、救助、支持于一体的性侵害受害者公益援助体系、中国大陆唯一获奖项目,也是唯一全部由志愿者组成的公益队伍。“评选活动由亚洲区家庭研究联盟(CIFA)主办,亚太地区多位家庭治疗专家学者担任评委,来自亚洲多个国家和地区的22个项目参赛。“除春风网外,其他参赛组织都是社工组织,有基金或财团支持,只有春风网是没有经济来源的公益机构。”隋双戈说。

  意外获奖让隋双戈看到了春风网的地位。“在国内应该是做到较高的位置了。当时我们考虑,如果仍在性侵害这个细分的专业方向投入过多精力,也不太合适了,应该拓展领域。”隋双戈说,此后春风网利用现有资源,从引发心理应激反应的诱因上扩展项目,开始对包括自然灾害、人际暴力、事故和重大丧失等多个会造成重大心理创伤的问题进行援助。“近期启动的就是"我还没有说再见自杀者亲友援助计划"。”

  现在春风网项目已吸引了很多师资力量,并设立了多个部门,管理层增长为20多人左右,志愿者400人,每月固定开展4次培训,进入稳定的循环运转。

  “3年前的求助女孩发来祝福短信”

  在隋双戈和他的团队援助的数百名受害人中,周鑫(化名)是比较典型的一名。2009年5月31日晚,因参加网友生日聚会,遭遇强暴威胁,在深圳石岩打工的19岁湖北女孩周鑫从7楼房间窗口坠下,当时颅骨骨折,脑挫裂伤,左腿髁骨粉碎骨折,双跟骨骨折,昏迷不醒。

  就在一家人心灰意冷之时,一位义工将春风网这个平台告诉周鑫的父母。6月15日,周鑫的家人与春风网取得联系,寻求援助。

  “她家人第一次来的时候,她还在昏迷中,她母亲情绪很激动,哭得很厉害。医疗费也没着落,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做,觉得没有任何希望了。”隋双戈看到这种情形,马上成立了由他本人和志愿者关亚军、张璇等组成的探访小组,并告诉周鑫的父亲,孩子现在虽然看起来没有意识,但大脑损伤其实还是能感受到外面的声音,要多跟周鑫说话,哪怕是念报纸都可以。“他们不太相信,但还是照做了。”

  两周之后,周鑫醒过来,虽然只能说简单的字句,但对外界越来越有反应。“她醒来之后情绪很低落,觉得自己脏,脾气变得很暴躁,哪怕是一口饭没喂好,都会跟父母发脾气。我们一方面安慰她父母,说这属于正常反应,另一方面以讲故事的形式给她做催眠治疗。”隋双戈说,当时因为受到心理创伤,周鑫出现了识物命名障碍等问题。

  为了让周鑫以后能更好地走入社会,隋双戈给周鑫及其家人很多意见。与此同时,春风网也开始在心理、法律等方面为周鑫一家逐步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并专门为此开设了《抉择,当贞洁VS生命》专题,以及募捐的银行账号。“后来民政部门、地方街道和热心市民都纷纷捐款,共募集到30万元。”隋双戈说。

  此后,春风网的志愿者还不断跟进周鑫的情况,即使她2011年回老家时也没有中断。“前不久的端午节,她还给我发来了短信,祝我节日快乐。”隋双戈说,周鑫又回到了深圳石岩,情绪稳定,除了走路还有些不便,身体已基本恢复。她希望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自力更生。

  记者手记

  精英层的公民自觉

  公务员、中层干部、博士在以往人们的传统印象中,这类人群从事义工服务者并不多,但在深圳义工群体中,这样的高知群体却占有一定比例。

  这一点在隋双戈创办的NGO组织春风网即能得到体现,培训师和心理辅导师都是义工,且都是在职的专业人士。“我猜测这和深圳本身精英层比例较高,以及义工事业发展早有关。再加上毗邻社工发达的香港,在这个氛围里,大家想去做义工,而且对于义工的认识也不仅仅是站马路指挥交通,在专业层面上服务,帮助更多的人,是深圳义工的一个特点。”

  隋双戈说,汶川地震灾难发生后,深圳迅速组织了义工救助队前去救灾,他也是救灾人员之一,而他发现同行义工中,不少都是具有专业素质的人,例如心理学、医学专家。

  深圳最早的义工、全国首部义工法主要草拟人巫景钦在谈及精英、白领人群做义工之时,也认为,追求卓越、追求金钱和为社会做贡献之间一点都不矛盾。“事实上,开着宝马、奔驰来做义工的也大有人在。”

  中山大学文化研究所所长李宗桂也建议,作为社会主流价值观的标杆,知识分子、公务员群体,还有白领阶层应能引导社会风尚,把“广东精神”变为社会发展的动力。

  “如果没来深圳,做不成春风网这样的NGO”

  有些企业会为我们提供赞助

  南方日报:创办春风网至今7年,有什么变化吗?

  隋双戈:变化很大,我也老了不少,照片一对比就很明显。但(春风网)始终没有脱离两点,一是公益性质,二是专业方向,仍是心理创伤危机干预。

  南方日报:春风网的运作资金来源是什么?

  隋双戈:我自己出,比如我们的工作室月租3000多元。除了做公益,我还做些收费的心理咨询,有时一些学术机构,如北大、清华等找我过去做培训或讲座,会收到(报酬)。这些收入我就用到春风网里,不想让其他志愿者为此贴钱。

  能化缘就化缘,我们还会找企业或者单位机构赞助,企业免费帮我们印一些宣传册,机构免费提供活动场地。

  另外,有个账号可以接受社会捐款,但没有对外去宣传。只有在有需要的时候,比如针对某个受害者,她真的需要钱了,我们就去为她募捐。

  南方日报:这么长时间最困难是什么时候?

  隋双戈:最初,来的人少。量上的改变有个过程,现在到网上或者QQ群里一看,不说每天都有,每周肯定都有新增的求助者。但宣传范围还是有局限,把活动、科普宣传贴在一些网站论坛上,会被删被封。可能觉得内容跟性侵有关。总体说,现在好很多了。

  “这两三年,同行者多了”

  南方日报:7年间你一直做NGO,这个领域是否有变化?

  隋双戈:这几年发展特别快,尤其这两三年,很多机构都成立了,有些社工机构做临终关怀、残疾人服务,还有创伤干预,这弥补了政府服务的空白点。

  回想7年前,我当然算是创新,但感觉非常孤单,很多事儿找不到人商量,不仅我没做过性侵害危机干预,全国也没什么人在做,都要自己摸索。但现在需要联动、交流时,渠道就比较多了。同时,更多的政府部门也愿意参与和提供帮助了。前几天,我们还跟宝安区妇联合作开展了“忘忧草”关注女童性侵害的活动。同行者多了,有力量了,要知道碰到志同道合的人是多么的不容易。

  南方日报:如果当时没有来深圳,你觉得能做成春风网吗?

  隋双戈:不可能做成。第一,义工是深圳最早发起的,其他一些地方到2000年还没有义工的概念;第二,深圳义工组织发展得比较成熟,否则当时拉几个人做这个,说不定就会被误认为是非法组织了,更不要说发展壮大,谁给你支持啊?第三,是公民的参与意识,很多人愿意成为志愿者,一个活动,一张罗就很多人报名。

  深圳的包容、开放意识很强,允许你犯错,所以我就敢去做一些尝试。另外,沿海城市思维比较开放,内地对于性侵害这类事件或话题更趋于保守,很多人认为不能说,这会限制受害者去寻求救助。而深圳这边,一些人会主动找过来接受春风网这样一个项目,所以更容易做。

  南方日报:春风网未来的规划是什么?

  隋双戈:希望能够自给自足,同时,注册为一个机构组织。现在我们是在网管的部门注册的,民政局那边还没有备案,正在办理。没注册的原因之一,就是我的身份不允许,今后如果注册成功,我将作为创办人或顾问去做。

热词:

  • 隋双戈
  • 春风网
  • 深圳风采
  • 深圳义工
  • 性侵害
  • N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