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农民工付元清辛酸卖房路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23日 02:2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荆楚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41岁的孝昌籍农民工付元清说:如果病情恶化,妻子剩下的日子只能以月来计算了。

  这个乍暖还寒的初春,他一直在孝感和武汉之间来回奔波:妻子因患肺癌晚期,在孝感市中心医院接受治疗,需要他的照料;而在武汉金银湖的“中部慧谷”楼盘,有一套他一年多前按揭购买的新房,他想卖掉房子,拿回首付款给妻子治病。如今2个多月过去,房子迟迟不能脱手,妻子的病情和不断增加的债务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老付说:房子没了,只是城市梦碎了;如果留不住妻子,家就没了……

  万般无奈

  农民工老付来信求卖房

  “看着妻子消瘦的面容,回想起与她一起打拼的日子,风风雨雨,没有享受一天的好生活,我暗自下定决心,不管怎样,我要医好她,哪怕倾家荡产……”

  这段文字,出自孝感市孝昌县花西乡农民工付元清日前写给本报的一封求助信。

  41岁的付元清和妻子余双英,10多年前来汉打工。两人勤扒苦做,节俭度日,2010年底在东西湖区金银湖的“中部慧谷”楼盘按揭买下一套89平方米的两居室,首付11.8万元,贷款27万元,15年期限,每月还贷2200多元。

  2011年12月,就在新房交付之际,他的妻子余双英被确诊为肺癌晚期!

  付元清告诉记者,接到妻子化验报告单的那一刻,他就明白:要尽快卖掉新房,只有这样,才能继续妻子的治疗,尽量延续她的生命。

  自那时起,付元清就在多家房屋中介公司挂出转让信息。尽管他愿意以原价出售,但如今两个多月过去,房子依旧无人接手。无奈之下,他想到向本报求助。

  城里的“家”

  曾寄托夫妻俩美好希冀

  在武汉拥有一套房子,曾经是这对70后农民工夫妻最大的梦想。

  2000年,30岁出头的付元清夫妇,随着家乡的进城务工潮,来到武汉打拼。

  他们在汉的第一个落脚点,是汉口常青路附近城中村的一间小房子,每月租金120元。

  夫妻俩都没有手艺,只能干最苦最累的活。付元清走街串巷收废品,余双英则在汉口火车站前广场擦皮鞋。一个月下来,两人可挣1500元左右。除去房租、伙食等开销,可以攒下几百元钱。

  经过10多年省吃俭用,他们有了7万多元存款。由于拆迁等原因,夫妻俩多次搬家,内心疲惫不堪,渴望在这座城市有个稳定的家。一番犹豫之后,他们取出全部存款,又向亲戚借了近5万元,终于按揭买下如今这套房子。“交完首付款的那天,回到家,我们心里都欢喜得不得了,感觉终于在武汉扎根了……”老付回忆。

  当时,夫妻俩每月可以挣4000多元,交完房贷,剩下的钱可以维持生活,还能攒几百元。“想着再攒几年,就把房子装修了,搬进去,心里感觉特别有奔头。”老付说。

  城市梦碎

  只想全力挽救妻子生命

  然而,一张化验报告单,瞬间戳破了他们脆弱的城市梦。

  去年10月,余双英开始出现咳嗽症状,并不断加重,回到孝昌县医院治疗半个月不见好转。在医生建议下,去年12月底,她转到孝感市中心医院治疗,经诊断患有肺癌晚期。“拿到报告单的时候,我又伤心又绝望,眼泪止不住往下流。”付元清说。

  此时,他们买的新房交付在即。憧憬多年的城市梦,触手可及。

  今年1月3日,余双英接受了肿瘤切除手术,各项费用花去2.92万元。这笔钱,几乎都是他们向亲戚借的。手术后,孝昌县农合办报销了1.29万元,支撑着余双英做完一期化疗。现在第二期化疗即将开始,他们再也筹款无门了。

  孝昌县农合办工作人员介绍,该县参保农民每人每年最高可报销8万元医疗费,但报销的药物限于基本医疗保障药物目录,余双英化疗所用的很多药品,不在报销范围之内。

  房贷加上债务,付元清不堪重负。除了卖掉房子,他没有其他办法。

  得知丈夫要卖房后,余双英一度坚决反对。她明白自己的病情,想放弃治疗,保住家里唯一的固定资产,给丈夫和儿子留下最后一点财富。

  平生不懂浪漫为何物的付元清,却对自己的决定没有半点动摇。回忆起跟妻子共同走过的路,他数次泪湿衣襟。

  他说,他对妻子亏欠太多。在汉10多年间,他没给妻子买过像样的礼物,没带妻子下过一次饭馆,甚至,至今他都没给妻子买一枚她想要的金戒指。“不管付出多大代价,哪怕只能多留她在这世上一天也好。房子没了,我还可以继续挣。”他说。最终,他说服妻子配合医生治疗。

  进退维谷

  原价售房两月无人问津

  让付元清没想到的是,买房不易,退房和卖房也这么难。

  去年12月底,他找到售楼部,希望能够退房。售楼员告诉他,退房要公司高层批准,即便能退,也要按照购房合同约定,缴付3%的违约金。老付不得已又找到房屋中介公司,希望尽快卖掉房子。

  他匆匆交了800元物业费,领到新房钥匙,转手就将钥匙交给物业公司和中介,方便有买主时随时看房。

  从买房到交房,妻子余双英都没有看过一眼自己的房子,连钥匙都没摸过。“她说,哪怕是能在新房里住上几天,也就心满意足了。现在,这只能成为永远的遗憾了。”2月29日,站在环境优美的“中部慧谷”小区,老付长叹。

  龙年的早春里,虽然楼市“回暖”、“破冰”的消息不断传出,这套一年多前以不到4400元每平方米的优惠价格购买的房屋,却迟迟不能出手。

  两个多月时间里,老付一直在武汉和孝感两地奔波。正在等待第二期化疗的妻子,医药费已无以为继。

  一套寄托着他们城市梦的房子,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病,眼下,成了一个烫手山芋。

 

热词:

  • 农民工
  • 付元清
  • 辛酸
  • 卖房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