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山东2.7亿建“断头路” 最后1公里18个月未打通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07日 08:1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山东商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东方红路东延长线”被一道土堆隔成两重天,“断头路”一年半时间内未能打通 孙珂 摄未修通的路段德州市经济开发区

    2.7亿元投资、110米宽、双向八车道的“东方红路东延长线”,承载着德州陵县掘金高铁红利的梦想,但在距离京沪高铁德州东站1公里的区县地界线上,被一堵2米高的土堆埋得结结实实。早先规划的新能源车产业园、新材料产业园、生态化工产业园等,依旧是麦子一片青幽幽。

    在这段通往高铁的最后一站路下面,充满着县域经济发展的冲动、地区利益纠葛之惑。

    A 造路

    一辆老掉牙的大杠自行车上,67岁的陵县宋集村村民宋书成正在不紧不慢悠哉慢骑,周围没人、路上无车。

    脚下这条路,8公里长,占了宋书成家1.5亩耕地。2.7亿元公路投资额中,宋书成的“分成”是每年700斤麦子、800斤棒子的折算现金。

    “东方红路东延长线”,一直是陵县官方单方称呼的。

    在德州市当初修建这条路的规划图纸上,东方红路的终点即是京沪高铁德州东站,并未有东延一说,而且与“东方红路东延长线”并非在一条直线上。

    京沪高铁德州东站主要位于德州市经济开发区,而正东侧的1公里外即是德州市陵县地界。

    2011年6月30日京沪高铁正式开通一年前,也就在2010年7月底,陵县宋集村的不少村民,就注意到“东方红路东延长线”的竣工典礼,在陵县高铁新城建设指挥部隆重举行。

    官方介绍,“东方红路东延长线”东起104国道与德滨高速连接线,西至京沪高铁站区,总长8.5公里。

    “与高铁站区连接后,该路可直达德州市中心,是连接市中心与陵县的便捷通道。整条东方红路贯通后,乘车从陵县老城区到市行政中心仅需10分钟,到京沪高铁站仅需5分钟。”

    10分钟、5分钟的时间数字虽有“宣传成分”,但相比目前陵县至德州市区以及高铁德州东站的104国道,确实会缩短相当距离。

    只是,该路经济开发区与陵县地界线上,封闭的土堆让表现路段优势的数字无法实现。土堆东侧的陵县境内,百米宽的路面标线整齐、两侧绿化带错落有致,土堆西侧经济开发区区域,如今也只刚刚硬化了路面。记者在现场,并未注意到有大规模施工迹象。宋书成说:“这是去年9月份完工的,至此再也没有动工过。有时,会有一两台挖掘机在施工。”

    “这条路,我们只能说是陵县方面主动对接的。”陵县县委有关人士这样说道。当时主推者,为时任陵县县委书记、现任德州市政协副主席的李世民。

    公开资料显示,在该路的修建过程中,尤其是2010年的施工紧张时段,李世民曾带领县委领导,多次前往该路段进行调研检查。有人士称其“在这条路上耗费大量心血”。

    只是,去年年底李世民调离陵县前,仍未看到“东方红路东延长线”最后1公里铺通。

    B 红利?

    王杠村已年过六旬的王慧臣,如今在这条设计时速100公里的一级公路上负责清扫工作,每天工作6小时,月薪600元。

    对于他来说,由于断头路的存在,让他在干活时减少了很多压力,“你自己看看,这么宽的马路,没几辆车走。”

    记者在全路段乘车来回走了一趟,位于郊区主要穿村的这条路车流量非常少,甚至比不过某些乡村公路。由于路面上未设置“断头路”的标牌,致使有些外地车到了土堆后才调头。有司机告诉记者,“这条路如果修通,对于前往德州市来说非常方便,距离缩短,而且非陵县的车辆还可以避过104国道上的收费站。”

    这条路,承载着近年来经济排名较大压力的陵县政府部门经济发展梦想。陵县,是我省经济欠发达县之一,在德州近几年经济排名上,大不如以前。

    这条路,连带最多的词汇就是“高铁”。当地媒体公开报道如是表述,“高铁时代带来了千载难逢的重大历史机遇”。

    时年编制“东方红路东延长线”以及陵县的高铁新城规划时,陵县出资1000多万元,聘请了北京清华、上海同济等知名规划院所,进行规划。如此大的花费,当时在政府内部还引发争议。

    在如今只有两人值守的陵县高铁新城建设指挥部,记者见到了规划草样图。东方红路(东延长线)沿线的10多个村庄将并村合居,新能源车产业园、装备制造业产业园、生物技术产业园等动辄占地四五千亩。

    借助高铁发展县域经济的冲动可见一斑。陵县的部署政策包括,“借助高铁新区,推进领导干部带头招商、乡镇部门捆绑招商、厂长经理以商招商。”

    但在这条断头路面前,陵县县委有关人士也坦言,“发展遇到了很大阻碍。”高铁红利,暂时似乎并未显现。

    当年在这条公路上的2.7亿元投资,让当地不少百姓认为是打了水漂。陵县公路局有人士告诉本报记者,“修建道路基础设施,一般由公路、市政、交通三个部门负责。公路局一般负责国省道的建设,但此次既非国道又非省道的东方红路东延长线修建,全部暂由公路局垫资,至今尚未收回。”

    有公路局人士对记者说,对于县委、县政府的决策,公路局“只能无条件执行”。

    C 纠葛

    出于“主动性对接”的陵县,很快完成了自己辖区内的东方红路东延工程,但最后一公里路段死死卡住了陵县的脖子,也让这条路至今远远无法发挥原设想的效能。

    “属于经济开发区的那段路,只能等待。”陵县公路局有关人士说道。

    在陵县政府机构内部,流行着这样的论调,“区、县的行政区别,影响了这一道路修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县委人士说:“打个比方,如区和县同属一个地级市,如果说区是本家人,县就像是远房亲戚。这样的事儿,拿到市里去协调,市里会向着谁呢?”

    并且,经济开发区管委会的党工委书记,是市委常委,行政级别要比陵县县委书记高。

    记者调查时发现,陵县官方内部及至民间中有不少人认为“邻居”存在故意不修路的可能。一位人士说,经济开发区的地价要比陵县高,如果这样一条路直接通到京沪高铁德州站,很多企业会转而到陵县扎根、发展。“如今各个县、区都在为经济发展竞争,采取(故意不修路)的这种方式并非不可能。”

    然而,在德州经济开发区管委会,记者听到了另外一种解释。宣教部张学谦曾多次前往该路段工作,据其了解,德州经济开发区是严格按照规划修路。距离京沪高铁德州站仅仅百米远有一处高铁桥涵,“东方红路东延长线”要想通进高铁站区,必须利用这处桥涵,但当年高铁的规划中,这是生产用路的预留桥涵,并非用于主干道交通。“换句话说,要想路通,就得去北京高铁管理方进行报批。这个工作,并非易事。”

    “根据市里的规划,我们这边的修路就是到这个桥涵为止。桥涵以东的那一公里路,原本并非在规划以内范围。”

    同时,经济开发区也并不认同陵县的东方红路东延长线的设计。有知情人士介绍说,“陵县当时修路,似乎根本不考虑经济开发区的实际。按照他们的道路走向,有一处高压电设施正好处于道路中央。仅仅这一处高压电设施的动迁,市里需要先向省里进行报批,之后才能动迁。并且,耗费巨大,这笔钱应该谁出呢?”

    经济开发区管委会有关人士认为,陵县当年的修路工程,完全就是“一厢情愿”。期间高铁桥涵的报批、高压电设施的动迁,完全没有顾及“邻居”。

    D 变局

    记者实地观察,这条投资2.7亿元的一级公路,如今也就只是沿线11个村庄往来的村路。

    一段时间内,每逢德州市主要领导前往陵县调研、检查,陵县官方都会安排“东方红路东延长线”的视察,其中韵味显而易见。

    陵县县委有人士介绍说,这条路的未来,系在了将来的陵县撤县划区以及德陵一体化的格局上。

    据悉,陵县撤县改区的说法在德州多年前即已传出,京沪高铁德州东站建成后,德州关于德陵一体化的概念更趋明晰。今年德州市经济工作会议就提出,“陵县的一些项目将会逐渐纳入市级的统一规划。”

    陵县由县变区后,毫无疑问会改变“远房亲戚”的身份,更利于德州市在全盘上进行统一协调,改变区、县之间沟通不畅的现状。”

    “如今,经济开发区也已基本无地招商引资。对于这条路的修通,我们还是抱有很乐观的想法。”陵县县委人士介绍说。

    记者从德州市规划局了解到,目前最新规划草案已经“出炉”,根据这个草案,“东方红路东延长线”确要贯通至高铁片区。

    并村合居、高楼林立、产业带密布的“东方红路东延长线”规划蓝图,似乎将要变成现实。只是早已习惯田居生活的两侧村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对于土地依恋的情绪强烈、清晰。

    “花了那么多的钱,路这么宽,修得这么漂亮,现在晚上连个路灯都不亮,又有什么用呢。”一位村民说道。

    在路旁一侧新建的陵县高铁新城建设指挥部,显得有些破败,变成了周围村民避荫的落脚处。里面的值班人员,看到有人想进入内厅,即遥控指挥,将电动门关闭。

热词:

  • 德州市经济开发区
  • 德州经济开发区
  • 德州陵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