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人民日报:目前人民币汇率处于均衡水平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04日 05:5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人民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温家宝总理在十一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记者会上指出,中国的人民币汇率有可能已经接近均衡水平。这个论断具有充分的理论依据,符合当前中美两国经济的实际情况。从现阶段人民币汇率的价值基础和供求均衡两个层面看,当前人民币汇率基本处于合理均衡水平。

  社会劳动生产率是汇率合理性的决定因素

  汇率水平及其上下波动的区间是否合理,取决于货币的价值和供求状况。不同理论体系对汇率形成的解释不同,虽然目前汇率供求理论及其各种衍生理论已在世界上形成气候,但我们认为一切价值创造的源头是劳动,把劳动作为汇率价值基础更为科学。马克思主义劳动价值理论和国际价值理论阐述了一国汇率的决定因素是社会劳动生产率,解释了汇率形成以及汇率波动区间的基础性原因。人民币汇率像其他货币的汇率一样,受经济、政治等诸多因素的影响,其中最具基础性的决定因素是社会劳动生产率,而市场上自由流通的两种货币的历史供求数量与当前变动量对汇率波动区间也有一定影响。

  近年来,中美两国社会劳动生产率的变化及其对比关系表明,人民币与美元的汇率基本处于合理区间。

  第一,相对于美元而言,人民币随着中国社会劳动生产率的提高而升值,二者的基本趋势一致,呈现明显的正相关关系。以1990年美元的不变价格为基础,按照购买力平价法计算,中美两国社会劳动生产率的比例关系分别是:2000年美国社会劳动生产率是中国的12.6倍,2004年是8.9倍,2007年是6.6倍,2008年是6.1倍,2009年是5.7倍,2010年是5.4倍。中国社会劳动生产率相对于美国不断提高,相应地,人民币汇率实行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以来,从2004年的8.28元人民币兑换1美元升值到2010年的6.77元人民币兑换1美元,这与中美两国之间社会劳动生产率的相对变动趋势一致。

  第二,目前人民币兑美元比价基本反映了两国社会劳动生产率之间的比例关系。2010年美国的社会劳动生产率为中国的5.4倍。这就是说,在中美双边贸易中,中国以5.4个劳动日同美国的一个劳动日相交换。这种社会劳动生产率上的差距大体上表明了人民币与美元兑换的合理比例区间。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中美两国经济都受到了影响,社会劳动生产率提高的速度放缓,但美国受到的影响要大于中国。因此,中国的社会劳动生产率提高的速度应高于美国,即2008年以来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水平应该继续提升。事实也是如此,从2008年到2010年,人民币从6.95元兑换1美元提高到6.77元兑换1美元。人民币汇率升值与中国社会劳动生产率提升速度高于美国这一实际相符,目前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基本处于合理均衡区间。

  第三,社会劳动生产率的高低差异是厘清中美两国在人民币汇率上存在分歧的根本因素。中美两国社会劳动生产率的差异决定着人民币汇率水平,两国的分歧实际在于汇率是否客观反映劳动生产率差异。可以预测,未来中国的社会劳动生产率一旦达到美国的水平,即中国的一个劳动日与美国的一个劳动日相交换,中美双方关于人民币汇率像目前这样的争论也许就不会成为焦点。

  生产要素价格是人民币汇率合理性的重要影响因素

  在人民币汇率问题上,中国面临“内高外低”的双重压力:在国际面临美国要求升值的压力,而在国内又面临贬值的压力。这种矛盾现象是如何发生的?除了上面所说的中美两国社会劳动生产率高低悬殊这个根本因素,另一个重要因素就是中国的基本生产要素价格水平低,突出地表现为“三低”,即劳动力价格低、资源价格低、环境价格低。如果按照中国“三低”价格形成的人民币汇率来衡量,当前的人民币汇率水平就会显得偏高,即形成了一定的“虚拟升值”。

  人民币汇率是人民币的国际价格,是中国一切进出口商品的总价格。这种价格要同中国国内的各种商品价格,尤其是生产要素价格相适应、相衔接。如果生产要素价格偏低,那么,以这些价格为基础的人民币汇率就不会高。鉴于此,我们解决人民币汇率问题,需要认识并解决中国生产要素价格偏低问题。近几年,中国的劳动力价格、能源资源价格、环境价格等均出现明显上升,这有力地促进了人民币汇率合理均衡水平的形成。

  在各种生产要素价格中,劳动力价格(工资)居首要地位,应该高度关注劳动力价格与人民币汇率的关系。中美两国制造业雇员平均劳动报酬(工资)差距很大,2000年为1∶49,2005年为1∶33,2006年为1∶27,2007年为1∶24。尽管差距不断缩小,但中国制造业雇员的平均劳动报酬仍然很低,以此来衡量,目前的人民币汇率仍然有虚高的成分。

  人民币汇率升值压力主要是由中国生产要素价格偏低造成的,因此从深层次看,解决汇率问题需要着力解决中国生产要素价格偏低问题。中国出口商品的较强竞争力是生产要素价格较低所引起的出口成本较低和劳动生产率提升较快的结果,而并非人民币汇率低估的结果。

  人民币汇率处于均衡水平的结构与制度因素

  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反映了中美双边贸易结构与投资结构。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绝大部分来自劳动密集型产品,来自美国已经退出或基本退出的一些劳动密集型行业。美国则在资本技术密集型行业以及服务贸易方面对中国拥有比较优势。所以,中国的货物贸易顺差是由中美两国要素禀赋结构、经济结构和发展水平差异所决定的,并非人民币汇率低估的结果。中国对美国的货物贸易顺差利益在一定程度上为中国对美国的服务贸易逆差所抵消,为美国在华投资和在华销售的巨大利益回报所抵消。在贸易与投资的整体利益关系对比中,美国获得的利益规模远大于中国。在目前的人民币汇率水平上,中方已经处于不利地位,人民币继续升值将不能客观反映两国经济结构的差异,进一步扭曲两国经济关系。

  人民币汇率是中国多边经贸关系的反映。人民币汇率是依据一揽子货币确定的。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水平不仅考虑了与美国的贸易平衡问题,而且考虑了与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经贸关系。实际上,中国对美国、欧盟有顺差,但对日本、韩国等国家(地区)有较大的逆差。人民币汇率是多边经贸关系的反映,不针对特定国家。美元作为世界贸易结算和储备货币应当保持币值稳定,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不仅体现中美经贸关系,而且更多体现中国与世界各国(地区)的多边经贸关系。

  人民币汇率是中国对外经贸关系和自身经济发展要求的综合反映。人民币汇率不仅要考虑贸易平衡因素,还要综合考虑发生在中国的国际资本流动、人员流动、外汇和国际收支等因素。中国从自身经济发展需要和综合国际经济利益角度考虑确定合理的汇率水平是主权范围内的事务。人民币非基础性货币的国际地位决定了其汇率的变动只需对本国经济发展需要和战略负责。

  当前经济形势表明人民币汇率基本处于均衡水平

  人民币汇率基本处于均衡水平还可以从当前的实际经济情况加以判断:第一,物价上涨和资产泡沫使商品价格走高。中国除了劳动力价格,许多商品价格高于美国。尽管这里有间接税负重的因素,目前通货膨胀和资产泡沫也得到初步控制,但长期的物价上涨趋势将大大削减人民币汇率上升动力。第二,全要素生产率增速放缓,外商投资增速放缓,外贸增速下降,均可能抑制技术进步速度,降低生产力增长动力。第三,中国实际利率较低,货币扩张较快,人民币币值不够坚挺,金融体系尚在发展完善过程中。证券市场制度还不健全,股市长期低迷,资金配置效率低。第四,出口增速放慢,进口增速加快,贸易顺差缩小。中国企业出口面临国际市场需求减弱、成本增加和主要贸易伙伴实行贸易保护主义等困难。沿海地区加工贸易和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逐渐失去国际竞争力,部分企业开始向中西部地区和东南亚转移,一些地区出现中小企业倒闭现象。第五,中国实际失业率较高。除了城镇登记失业率,中国存在较为严重的隐性失业问题。从维持就业稳定和缓解失业的角度看,保持人民币汇率稳定和金融稳定非常重要。第六,中国外汇改革深化,居民购汇用汇意愿增强,国内外汇需求大增,这也会加大人民币贬值压力。

  人民币汇率基本处于合理均衡水平为扩大汇率弹性和汇率市场化改革提供了重要基础,但目前这个基础还不够稳固。中国汇率市场化改革的步伐不可迈得太大,可以先放大一些弹性进行市场反应测试,同时做好入市干预的准备。如果没有出现过大的汇率波动,可以逐步放大波幅或弹性,直至由市场交易形成市场汇率,建立汇率市场机制。

  (执笔:杨圣明 冯雷 夏先良)

热词:

  • 人民币兑美元
  • 汇率波动
  • 人民币汇率升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