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新闻周刊](20120324)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24日 23:2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eb67544501ce406e9ba96ede1ed03489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开篇词: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打开《新闻周刊》。在中国,有很多城市都拥有自己的产业特色,比如提到广东东莞,可能会想到家具制造;提到福建晋江,会想到运动品牌;而提到浙江义乌,又会想到小商品市场。但是,如果有一座城市被称为“报废汽车改装之城”,并因此被人开玩笑的称之为除了一汽、二汽之外的“三汽”,您觉得这该是表扬、夸赞,还是灰色地带中的怪胎?河南汝州市就是这样,各种报废车到了这儿,被大大小小的各户农家翻新、改装后重新出售,于是河南汝州市往西五公里,道路两边停着的面包车、越野车、小轿车等改装后的车辆能排出十公里左右的阵容,在这其中,甚至有报废汽车被改装翻修后流入农村当校车。报废车能这样翻新吗?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形成这种阵势不是三两天的事,没人管吗?它合理、合法、合规吗?好,接下来共同走进本周。

    【新闻回顾】油价涨入“8元时代”

    近日“2月CPI指数快速回落”、“中国有望走出通胀阴影”的消息还在令人兴奋,但本周又传出油价大幅上涨的消息。周二,国家发改委宣布,国内汽柴油价格每吨上调600元。自此,油价正式步入“八元时代”。而这已是今年年内的第二次调价,也创下了2009年我国实施成品油定价机制以来 涨幅的历史新高。

    据国家发改委相关负责人称,按照公式计算,国内成品油价每吨应上涨700元左右,因考虑社会承受能力才降低了调价幅度。

    然而,作为基础性生产资料的成品油,其价格如此大幅的上调还是引发各界强烈担心。面对即将来临的春耕生产用油旺季和可能伴随油价调整而引发的新一轮物价上涨,财政部表示,将拿出243亿元直接补助给种粮农户;另外,针对渔业、林业、城市公交、农村道路客运、出租车等行业,也将拨款674亿元作为油价补贴。


    整治重金属污染 力度空前

    镉污染、铬污染、铅污染、砷污染……面对愈发频繁的污染事件,对环境和人体的危害可能在多年后爆发的重金属污染 近来发展势头尤其触目惊心。本周三,环保部、国家发改委等九部门联合发布通知,提出要以最严厉的措施对此加以整治,其中就包括涉及铅、镉、汞、铬及类金属砷的重点行业及重点地区。九部委明确要求,这些重金属排放企业必须将生产状态、危废处置量、废水废气排放是否达标等多项指标等详细信息在年底前向全社会公布,以便各地环保部门及民间环保组织随时监督,进而推动地方自主整治;同时,违法企业还将面临停产整治、追究法律责任等等重压。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一场铅蓄电池领域的集中整治已令全国81%的铅蓄电池企业被取缔关停,大批企业从人口密集地区整体迁出;而此番针对更多重金属行业和区域、力度空前的升级行动同样值得期待。

    广东千亿养老金委托投资

    本周二,经国务院批准,广东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结存资金1000亿元交由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投资运营。这意味着,我国余额高达两万多亿元的地方养老金入市试点终于在各方争论中正式启动。长期以来,我国地方养老金主要用于购买国债和存入银行,据专家测算,去年我国CPI是5.6%,而养老保险基金的收益率却还不到2%,仅这一年,养老金的损失就高达1000亿。养老金是老百姓的养命钱,如何既能保证安全性,又能保证收益性,至关重要。而针对此番广东养老金的投资管理,社保基金理事会表示,将坚持更为审慎的方针,新增资金将更多配置到固定收益类产品中,以确保实现保值、增值。然而,除了这一资产配置的安全要求,如何在投资决策和监管等方面加强制度建设,还需进一步关注。

    南海发现30余外国油气平台

    本周,中国海监南海总队最新一次维权巡航执法的结果引发高度关注。在这次以搜索和监视取证中国南海管辖海域内进行非法油气开采的外国平台为重点任务的维权巡航执法过程中,共发现各类投产外国油气平台30余座。而这次巡航执法,我国海上编队已对其进行了喊话,要求对方报告平台信息和油气开采情况。

    本周视点: 又见强拆

    白岩松: 在本周,很多媒体开始关注一个新闻,不,应当说是旧闻更准确一些,因为已经过去有好几天了。3月14号今年的人大闭幕,上午通过了把保障人权写入其中的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中午温家宝总理举行一个长达3小时的记者招待会,而当天晚上10点多,在夜幕下的哈尔滨,就有20多人戴着面罩、拿着凶器、开车铲车冲进六户居民的平房中,拉出人来,然后强拆这六家的房子。是谁?显得还挺有政治意识,知道两会开完了才强拆。而又是谁在强拆快要成过街老鼠的情况下,依然敢如此强拆?甚至让人感觉不是强拆,甚至不是暴力强拆,简直有点黑社会性质犯罪的架式。他们是谁?背后是谁?今后还会有吗?《新闻周刊》本周视点关注“依然嚣张的强拆”。

    短片一:拆迁也要“打黑”
    【审讯室照片一组+快门咔嚓】

    解说:21日,哈尔滨市公安局传来消息,3月14日晚间严重毁坏居民房屋的涉案嫌疑人已有8人被抓获,其中3人为哈尔滨东成拆除公司工作人员,另5人为公司雇用的临时工。这起备受关注的暴力强拆事件,终于掀开了冰山一角。而就在两天前,该地块的开发商曾信誓旦旦地表示,强拆事件绝对与己无关,是拆迁户在作秀。

    哈尔滨中青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刘桂华:这个事我知道我们没做,开发商没做,那谁还能做呢,那肯定是有利益的人才能做,现在还有利益的就是他们,他们会不会想,我创造一点情况,之后炒一下,作一下“秀”。这样呢,我们会不会能被迫的答应他们的条件。

    解说:尽管部分嫌疑人已被抓获,案情也在审理之中,但对于失去房屋的6户居民来说,寒冷的冬天仍在继续。松花江拖拉机厂家属楼院内的棚户区一片狼藉。已经被铲车推倒的这间平房,就是张胜利生活了40年的家。

    居民张胜利:14号晚上十点半,我都睡觉休息了,就听见外面轰轰隆隆响,完了(听见没人)砸门,我刚一点开灯,我家外边厨房的玻璃,就被镐把子一群人给砸碎,接着就是砸我家门,我还没等开门的时候,就把我家门楞给拽开了。

    张胜利:就架到这个位置,把我按在地上,脸朝那边。你吱声他就用脚踹你。

    记者:那你还看到了什么?

    张胜利:还有我们邻居,一个女的,同样也是穿着线衣线裤,连袜子都没穿,光着脚就给拖到这来了。

    居民 滕春茂:强行拽开,我媳妇在被窝里被拽出来,光脚、穿着衬裤、衬衣。

    居民武桂华: 铲房子连15分钟都没有,就呼呼给我们铲了,当时给我们吓得,你说住了几十年了,让我们上哪住去

    居民 窦连伟:这就是属于暴力拆迁了,现在全国从中央来讲都是禁止这样的事的,现在讲和谐社会,哪能出现这种事呢

    居民 张胜利:临走时候说了,就告诉我,你们赶紧搬家,不搬家我们还整你

    解说:这六七户平房来自于原哈尔滨松花江拖拉机厂的宿舍,是上世纪70年代该厂为解决职工住房问题而修建的,由于历史原因,只有其中一户有房产证。现在周边的房价已经升到8000元一平米,开发商曾与居民就动迁补偿进行协商,但由于开发商提出的无房产证居民每平方米800元的补偿标准太低,双方无法达成一致。

    中央电视台驻黑龙江记者顾金平:开发商认为你是无产权的,无手续的这样的房子,我只按800块钱一米给你做价,居民是说我这个房子属于历史遗留的问题,应该按照八号文的条例上,历史遗留的建设应该给予这样的补偿,我们是在办理了这些手续以后,然后交了相关税费以后,按有证的来进行补偿,他们的焦点就在这儿。

    解说:按照开发商的方案,房屋面积最大的一户也只能拿到4万八千元补偿款,而居民们则认为,自己的情况符合哈尔滨专门出台的《针对历史遗留问题的若干意见》,应该合法补办手续后,按照有照房屋进行补偿。双方僵持之际,拆迁公司的半夜突袭,让这次事件更加扑朔迷离。

    王锡锌:拆迁公司为什么要帮你去拆房子?他有风险的,有成本的。答案是有人给他钱,谁给他钱呢?可能直接看来是开发商给他钱。但是按照新的《条例》,拆迁的活动或者说拆迁的强制活动,其实应该是由政府来完成的,本身也不需要由开发商来完成。所以在这里我们看到了拆迁公司、开发商和当地政府,其实有这样一种利益输送的联系

    解说:本周,哈尔滨警方表示,“3·14”涉案人员仍有部分嫌疑人在逃,将加大缉拿、审讯工作力度,“查明案件事实,准确确定案件性质”。而公众的疑问并未减少:拆迁公司究竟为何而来?又是受谁指派?开发商、当地政府、拆迁户和拆迁公司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调查会不会又是不了了之?这些问题,都在等待回答。

    马怀德:从去年1月份,国务院颁布了《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条例》之后,很多人以为新的《条例》颁布了,老的《拆迁条例》被废除了,暴力拆迁、野蛮拆迁现象会减少。但事实上我们看到,好像并没有减少,不管是老条例还是新条例,这个拆除的过程第一条就是要保障相对人的合法权益,尤其是人生权、财产权,你不能说把人家从房子里头架出来再去拆除这个房子,捣毁这个房子,这就是典型的暴力拆迁。

    王锡锌:新的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条例》颁布以后,我们在《条例》中是明确的禁止开发商进行拆迁,也禁止政府委托这些盈利性的拆迁公司来进行拆迁。他不仅仅是对这几个人人生和财产造成了威胁,他给社会带来一种恐惧。这种行为实际上是一种有组织的,某种形式的恐怖主义的犯罪形式,应该严惩。

    白岩松:现在的强拆是一个人人厌倦的词,但其实强拆还是可以存在的,只不过强拆的主体不能是个体,不能是开发商、企业,也同样不能是政府,那么谁有权强拆呢?就只有法院了,或者法院代表的公正司法判决才有权。即使政府出于公共利益,遇到要强拆的居民住宅时,也大多需到法院走司法程序去,然后让法院来裁决。但是我们现如今的一些人公然无法,自己动手,而对于一些政府部门来说,不仅因为政绩,其实背后还有大有经济利益在里面。

    短片二:

    解说:本周一,人们从审计署公布的2011年京沪高铁跟踪审计结果中注意到这样的信息,“京沪高铁拆迁款,4.91亿元被截留挪用”,涉及天津市西青区中北镇西北斜村、天津市北辰区以及南京江宁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其中,南京江宁经济技术开区管委会2008年10月使用虚假资料,以南京市汉典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名义申请征地补偿款1.40亿元。截至2011年6月底,江宁开发区管委会已套取补偿款4000万元。

    王锡锌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只不过是经过你的手,你就雁过拔毛,留下来了,这本质上就是对专款的一种截留、挪用,它不是一般的征地,我觉得它更是一种违法违规的犯罪

    解说: 京沪高铁征地拆迁补偿资金属于国家铁路建设专项资金,只能专款专用于京沪高铁铁路建设中的被拆迁户。这样的钱也能被这些政府部门以各种手段截留挪用,显然,截留拆迁款并不少见。当记者来到南京江宁经济技术开发区了解已套取的四千万元去向,工作人员以处理意见未出台为由拒绝了采访。

    记者:你们内部有没有去查这个钱到底怎么花了 花到哪里去了

    南京江宁经济技术开发区工作人员:这块儿我不太清楚 我问一下 

    王锡锌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这样一些巨额的征地补偿款被截留 最后导致的就是当事人的利益,被拆迁户、被征地户的利益就会受损,因此就会引发剧烈的冲突。

    解说:在众多的拆迁冲突中,补偿款往往都是争议的焦点。2010年十月的《半月谈》有一个这样一个统计数据,在土地用途转变增值的土地收益分配中,政府大约获利60%---70%,农民获利5%---10%。

    马怀德 中国政法大副校长:拆迁的过程,特别是跟开发商之间的土地出让的过程,往往都是政府从中渔利的过程,从农民手中征来地或者从居民手中征来房屋之后,转手出让给开发商,可能就会拿到一大笔土地出让金。这也是支撑地方城市发展的一个主要资金来源。

    王锡锌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巨大的动力来自于巨大的利益,无利不起早,对于人是这样的,对于许多地方来说,好像也变成了这样。尽管我们一直说政府应该是为人民服务的,但是在一些地方,为人民服务可能首先他考虑的是自己的政绩,考虑经济的发展,考虑GDP的增长

    解说:2011年颁布实施的《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被很多人称为“新拆迁法”,新拆迁法用司法强拆取代了行政强拆,地方政府没有权力直接强拆了。但是在这些黑强拆中,我们不难发现政府的影子。记者在哈尔滨新阳路与通达街拐角棚户区改造项目指挥部采访时也发现,总指挥原本就是政府工作人员。

    顾金平 中央电视台驻黑龙江记者:指挥部实际上就是道里区房屋征收办公室下设的临时机构,在他们办公室里面的公示墙上总指挥的名字叫作赵瑞青,实际上是由区征收办的主任来担当的。

    王锡锌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政府要想强行的去征地、拆房,这个成本是提高了,有的时候甚至很难做了。很难做是不是意味着他不做?花一些钱,找一些人,把事情办了,地方政府这种情况发生以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的时候可能说要来管理,但可能是雷声大雨点小,过一阵子就过去了,他想造成一种即成事实。

    解说:其实,在这些拆迁冲突并不是政府的初衷。很多拆迁项目都是棚户区改造、安居工程,城市要发展,民众的生活要提高,免不了进行拆迁改造。中国现在还处于高速发展的阶段,对土地的需求在短时间内还会很大,这“拆”字还会频繁出现在我们生活中,这也就意味着拆迁中的矛盾还会存在。

    马怀德 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我觉得最好的约束办法就是信息公开,也就是说政府到底拿了多少补偿款,京沪高铁建设过程中,国家拨给你多少补偿款,这些补偿款你到底是怎么分配的,给了被拆迁人、被征地人到底多少钱,每个人获得多少钱。如果这些信息完全是透明的、公开的话,我相信就不会有所谓的挪用、私分、截留的问题。

    王锡锌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必须切断地方政府和征地收益之间的链条,你只有切断这个了,地方政府才不会在征地这个问题上变得如此的积极,如此的卖力,如此的不择手段,只有切断这个链条,各个地方的竞争才不会是看谁卖地卖得多,谁用地用得多,谁从土地中获收益多,变成这样一种机制,这才是一种可持续的发展。

    白岩松:本周,媒体集中关注之后,几乎在一夜之间,拖了六、七天都没什么动静的哈尔滨暴力强拆案就有八个人被抓到,三个人是拆迁公司的,剩下五个是他们雇来的。可见,公安部门想做什么是做得到的,但是我们不仅关心这一个案件的破获和接下来的处理,更关心的是,能不能今后各地不麻烦公安的朋友们,少些违法强拆的事,少些成为媒体关注的机会,一切以人为本,以法为据,难道不好吗?

    【人物回顾】聂磊:鱼死“伞”破

    十罪并罚,判处死刑!周二下午,聂磊终于等来了自己的一审判决。组织卖淫、开设赌场、寻衅滋事、非法买卖、持有枪支……十多年来,聂磊不仅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违法犯罪40余起,还腐蚀拉拢了不少部门机关干部充当他的“保护伞”。他们有的滥用职权为其提供便利、有的为其通风报信,有的驾车冲撞追捕警车帮其逃脱、有的甚至公然参与犯罪。在“保护伞”的庇护下,大量犯罪证据被销毁,庭审日期两度推迟。截止上月底,仅是被查处的“保护伞”人数就已有30多名。如今,聂磊罪责难逃,保护伞也随之轰然倒塌。

    刘路:培养?捧杀?

    聘请22岁的学生刘路为正教授级研究员,并奖励100万元!本周,中南大学一次大胆的破格聘用再次将曾因破解国际数学难题一举成名的刘路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从本科提前毕业到特批录取硕博连读,从百万奖金到内地最年轻的教授级研究员,刘路在为中国数学界带来惊喜之余,他如今收获的荣誉又似乎超越了人们的想象。是“培养”还是“捧杀”?虽然中南大学一再表示如此举措并不“草率”也不“离谱”,但人们的关注和质疑还是让刘路倍感压力。或许对于他来说,此刻最需要的还是继续科研进修,而不是因为这“教授”的标签去承担那些无谓的期待。

    公考舞弊者:考场现形记

    体检科医师篡改数据模仿签字,人社局官员吃请受贿舞弊招考。本周,因“山西长治公务员考试第一名考生宋江明体检不合格被刷”事件引发强烈关注的公考舞弊案开庭审理。在10个半小时的庭审中,事实真相被逐渐还原,第一批5名公考舞弊者的形象也一一清晰。因为考生血液样本发生溶血,检验医师居然以保护医院公信力为名,私自篡改考生初检和复检两次化验结果;因为收了贿赂,人社局官员竟能越权决定体检结果并通知递补的考生家属。而如此怪现象也不禁让人反思,若不是落榜考生的坚持,这些舞弊者究竟何时才能现形?

    陆松芳:贫者之富

    干的是拉煤送煤的体力活,吃的是不到10元的饭菜,穿的是别人送的衣服,住的是5平米的陋室,今年已经82岁的浙江德清老人陆松芳虽然生活劳苦勤俭,可他却把自己毕生赚来的辛苦钱都捐了出去。冬天下雪堵路,他就拿出1200元为大家买雪铲;夏天日晒雨淋,他两次出钱为大家盖起凉亭。这一个凉亭一万两千元,老人要早出晚归地干上一年半。自打23年前搬到镇上拉煤谋生,陆松芳攒钱捐款的善举就从未中断。老人为此得到过不少荣誉,可他却一直拒绝领取任何奖金!用老人的话说,自己是吃着百家饭长大的,如今条件好了,自然就要多帮帮别人!

    白岩松:两会之后,一些案件的开庭审理或一审宣判引发着媒体的关注。其实现如今,对很多事情的关注越来越学会等待最终法律法规会给予什么样的处理,其实这是个进步,等待法律说话,总要比等待哪个人说话好得多吧?但是法律宣判了却不意味着公众没有议论,甚至有的时候声音还挺高,这就是一种互动,其实也是一种监督约束。在青岛,聂磊的一审判决是这样,在山西,对公考舞弊者开庭审判同样如此。正是在这样的关注和议论中,司法的公正与独立才能逐步变成现实。我们今天的《新闻周刊》选出的本周人物也与此有关,对他的一审判决出来后,有人说轻了,有人说重了,到底是轻了还是重了?

    本周人物 石柏魁:大盗?小偷?
     字幕:2012年3月19日
     北京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现场:法官宣判

    解说:获刑13年,面对这个一审判决的结果,石柏魁的脸上似乎没有太多表情。而作为去年五月故宫盗宝案的主角,和新中国成立以来第6个造访故宫的“大盗”,石柏魁的13年刑期却在公众间引发热议甚至激烈争论。

    音乐+一组报纸

    解说:盗得9件展品,遗失3件,检方认定案值为41万元,石柏魁的13年刑期,相对此前5起故宫盗案“2死3无期”的结果,似乎还算是轻的。但一周以来,围绕石柏魁的争论没有休止,13年徒刑是重是轻?石柏魁又究竟算是大盗还是小偷?

    闪回 山东菏泽曹县石庄村村民:
 (石柏魁)老不在家,从小他就不吭不响的,跟个傻瓜一样老实得很,想不到能干出这样的(大事)。

    石柏魁哥哥 石柏强:这样的事让人觉得尴尬,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这样的事怎么能发生?

    解说:因为觉得不光彩,也实在承担不起来京的路费,石柏魁的家人没有出现在法庭旁听席上。而如果不是刑侦队和媒体的到访,山东曹县的村民可能已经忘了这个叫做石柏魁的年轻人,在村里人眼中,石柏魁又瘦又小,从小就不如别的孩子壮实,性格也不调皮,怎么看也不像能偷得到故宫的宝贝,还震惊了全国。

    字幕:2011年5月10日 石柏魁作案58小时后在网吧被抓获

    石柏魁:(因为什么抓的你。)因为偷东西。(在哪偷的?)故宫。偷的什么东西知道吗?不知道。我脑子一动,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想起了这个念头了。

    当时一组播报
    犯罪嫌疑人似乎谈不得什么背景复杂、手段高明的江洋大盗。
    犯罪嫌疑人似乎没有刻意掩饰,在窗户上留下足迹,还在展柜上留下指纹。
    小小毛贼居然能盗得故宫展品,也给故宫敲响了警钟。

    解说:当石柏魁被警方抓获第一次出现在镜头中时,和公众猜想中那个“故宫大盗”的形象实在相去甚远。毕竟距离上一次故宫在1987年被盗,已经24年了。单枪匹马成功越过故宫数年重金打造的安保系统,连刑侦专家都认为窃贼具有高超“反侦察能力”,而窃得宝物后在安保人员值守下越过故宫高墙成功逃离,想必还有点飞檐走壁的绝活。但眼前这个身高1米58,体重80多斤的28岁男子,着实够不上“大盗”之谓。

    北京市检察院第二分院 检察官 李松义:瘦小枯干,趁着检查人员不备的时候,从下边栏杆一钻,钻过去了。后来就随着其他的旅游团,去参观各个殿。

    庭审:
    公诉人: (到故宫的主要目的什么?)
    石柏魁:就是想看看里边的东西嘛,就是说故宫嘛,没进去过,人家说是皇家园林。
    公诉人:你偷东西这个地方,你见到有什么东西了?
    石柏魁:就几个展柜,别的就是金属类的,别的没有。
    公诉人:你所谓的金属指的是什么?
    石柏魁:就是电视上说的那个,就是黄的那个。
    公诉人:黄的那个?你看,你们家用的铁锅,这种在我们理解上也叫金属,你所理解这个金属,和大家通常理解的金属是不是一个东西?
    公诉人:我也不知道金属,但是我知道电视上说那个黄的戴的项链什么的。当时我就是害怕,当时我就是拿两件东西就想走,也记不了拿几件了。

    解说: 胆怯瘦小的石柏魁,如何在戒备森严的故宫得手,不只是石柏魁的家人百思不得其解。因为贫困,石柏魁小学四年级就辍学在家,16岁离家外出打工,先后做过搬运工、泥瓦匠、烧烤店小工,但因为身体单薄缺乏谋生能力,一直只是做零工,口袋里也从无余钱。故宫是他趁人多偷偷溜进去的,而偷展品据他讲也只是临时起意。

    石柏魁: 走进一个院子里边,那个院子好像那里,那个门上写着字我不认识,跟外国字似的,我不认不了,我就进去了。

    2011年5月30日现场勘查
    等于他是踩着这个。从那儿翻过去的?
    对,翻到这里面,那儿落的脚,破坏了这个木窗的窗棱,钻进西耳房。

    石柏魁:
    然后我一直在里边蹲着,因为里边还下着雨,然后特别冷,心里害怕,当时我也不知道几点。
    (有清场的声音吗?)
    有,最后有两个人好像是清场,也不知道怎么,就是关门。

    里边好像是电闸特响,当时我也没想,就把它给拉下来了。
    (为什么拉电闸?)
    我也不知道,就是太响,太吵了。

    北京市检察院第二分院 检察官 李松义:拉这个闸恰恰是导致诚肃殿警报系统失去作用。

    解说:在顺利躲过了故宫闭馆时的清场后,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石柏魁总之又轻而易举拉下了诚肃殿警报系统的电闸。接着便是破墙砸窗盗得宝贝,慌乱逃离中他还撞上了故宫安保人员,但他依然越过十米高墙成功逃离了,实在很难不被想象成一个身怀绝技的大盗。

    石柏魁:那个保安拿着电灯出来了,当时他照着我的时候,他说你干嘛呢?

    我说我旅游的,当时下雨没出去。然后他说那个什么,你过来吧,打电话叫人把你送出去。

    故宫博物院新闻发言人 冯乃恩:在打电话过程当中,嫌疑人逃跑,当时我们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第二天我们工作人员进入诚肃殿发现失窃情况。

    解说:就这样,在被称为“京城第一保卫处”的故宫,石柏魁懵懵懂懂地将故宫打造的“人防、物防、技防、犬防”四道防线全部突破,直到第二天故宫才发现失窃。而石柏魁虽有两次偷窃前科却毫无技巧可言,一次因被拖欠工钱,他偷了烧烤店老板的笔记本电脑和钱包,还有一次顺手拿走了网吧邻座的一台山寨手机,价值240元。

    北京市检察院第二分院 检察官 李松义:不像外界所传言的那样,是怀揣技能的,绝顶本事的一个大盗,就是一个普通的一个小偷,一个窃贼,只是许多偶然的情况下,做了一起惊天大案案。

    辩护律师:首先被告事前并没有预谋,也没有精心的策划,他没有带工具,也没有背个包,我背个包我是不是多拿点?没有这样的行为。所以我们认为完全是误打误中,顺手牵羊而已,并没有公诉人所说的恶性及其之恶劣。

    解说:随着本周的一审宣判,石柏魁盗宝故宫中的重重谜团被一一揭开,却让人有了更多的困惑。在石柏魁看来,自己偷窃故宫和他之前偷烧烤店也没什么不同。他不知道在自己候审的10个月里故宫连续爆出的“多重门”,以及故宫的安保问题引发的强烈公众关注,更不知道故宫还换了新掌门。本周,石柏魁的律师已经提起上诉,而一审判决两天之后,因为失窃而暂停的香港两依藏博物馆珍选粹展又在故宫诚肃殿正式复展。

    石柏魁:我现在挺后悔的,我不知道那么严重,我就是想着不就是偷点东西嘛,没想到那么严重。

    白岩松:之所以人们如此热衷对石柏魁究竟是判轻了还是判重了的议论,关键在于“故宫”二字,认为判轻了的是因为故宫,你在故宫里行窃,这来了得?认为判重了的也是因为故宫,因为你安防不利,太多疏漏,才给了石柏魁行窃的机会。石柏魁已经上诉了,结果如何让法律去说话,而故宫本身却该引以为戒,让这样的事不再出现最好。

    特写图片:

    每当国内成品油价格大幅上涨,总能见到一些怪怪的行为出现,这不,又来了!本周,陕西榆林一个小伙子以前骑摩托车回家,现在油价上涨,太贵了,于是他骑马回家,他认为速度差不了太多,但不用油,省钱。搞不清楚这小伙子是用行为艺术的方式回应成品油价格上涨,还是没多想,仅仅成本考虑?看到这,大家一乐而已,只不过挺让人羡慕的,人家这儿让骑马,并且还真有马骑。好,看看本周还有其他哪些特写。

    本周特写:火火火

    现场:火灾现场

    解说:3月18日下午,一场起自玉溪市易门县的山林火灾,仅用了短短15小时,就蔓延至昆明安宁市。这对于已经连续干旱四年、抗旱救灾工作紧张进行的云南来说,无疑是火上浇油。

    武警云南森林总队参谋长 山场扑救总指挥 曹龙:地形比较复杂,在火灾发生地区,可以说是山高坡陡谷深,海拔也比较高,人员接近比较困难,这是第一个难点。第二个难点就是植被条件比较复杂,主要以云南松、地盘松和密灌为主,这样的植被地形,一旦发生森林火灾以后,特点就是燃烧强度大,容易产生风助火势,造成明火蔓延比较快。

    现场:武警 森警 整队出发

    解说:面对来势凶猛的火情,数千名消防官兵奋力扑救,而在安宁市王家滩村委会,还有一支特殊的队伍。

    同期:
    这个桶就要往身上背啊
    是了嘛
    一次就背这一桶吗
    是
    这一桶有多少斤水啊
    他们说有十(公)斤
    今天得走多远啊
    有三四公里路 白天背了十几里路了
    有时候(出发)比这还晚呢 九点多十点以后背上去
    那什么时候下来呢
    第二天早上了

    解说:据村民们说,这些水是送到山上救火用的。现在旱情严重,他们自家吃水都要去很远的地方拉,看着这些水就这么被用掉,村民们着实有些心痛。

    同期:今天走的这个路是最难走的吗
    不难走,难走的还在上面呢
    之前你走过很难走的路吗
    走过
    那个路是什么样的路
    不是路啊 那是树丛

    解说:这位不善言辞的村民背了两只水桶,重量大约是40斤,海拔2000多米的高原,他就这样行进在山路上。

    解说:在一个相对开阔的地方,上山送水的村民聚集在一起休息,这80多人来自附近5个村子,由村小组长带队。

    村小组长 马树仙:着火以后,一说要打火,大家就自发地出来参加这个了,上不了前线打火,干点后勤工作,送送水。只能做这些事情。

    解说:连续三天,每天最少都要背两次,马树仙差不多是参加送水次数最多的村民了,经过短暂的休息,他们就要把水送到对面山头的火场上,马树仙说,这路还得走一个半小时。

    记者:那像这种路我们看都没有路啊

    马树仙:我们就是往这山上绕上去,有一条小毛毛路,从这里一直绕上去,但是相当难走,又陡又滑的。

    解说:休息之后,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再次出发的队伍渐渐拉开了距离,而到达火场后,村民们花几个小时辛苦背上来的这一桶水,就会瞬间消失在火海中。

    现场:浓烟
    字幕:3月22日
    经过近5000人的奋力扑救
    火场明火全部扑灭
    画外音:新闻播报
    经云南省森林公安局、玉溪市森林公安局全力侦破,火灾肇事嫌疑人已被抓获,经初步审讯,起火原因为电力施工过程中,嫌疑人乱丢烟头所致。

    结束语:本周四的时候,3月22号是第20个“世界水日”,跟12月1号的“世界艾滋病日”,3.15的“消费者权益日”比起来,这个水日没太受重视,好像悄悄就过去了。但是,水可能比食品还重要吧,人人离不开水,可一方面我们很多地方大旱,缺水,另一方面不断有江河、湖泊被污染,水利变水害。其实我们早该全民重视水了,否则光有PM2.5,重视空气也没用,水不好,空气不好,咱们的健康都好不了,对不?好,下周的事儿咱们下周再聊,新闻周刊,祝您周末愉快。

热词:

  • 新闻
  • 周刊
  • 白岩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