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梅莲:边境线上的白衣天使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23日 17:2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华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牧民说:“多亏有梅医生在山里”

  6月的巴尔鲁克山苍翠幽远,景色如画。绿色的山野上绽放着各种颜色的花朵,丝丝缕缕的山风送来阵阵奇异醉人的花香,成群的牛羊在远处的山坡上缓缓挪动着。

  哈萨克族牧民木库塔里汗一家住在塔斯河畔夏牧场山腰上一块平坦的草地上,他的邻居加力汗古丽住在附近另一道山坡上。看似近,骑马来回却要一个上午。

  梅莲背着简易药箱来给木库塔里汗作检查。这名65岁的老牧民背已弯曲,黝黑的脸庞因见到梅莲开心一笑而起满皱纹。来到这个距卫生室20多公里的牧场,对梅莲来说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远的地方。2000年8月的一天深夜,梅莲家的窗户被人敲响。木库塔里汗突发急病,家人连夜下山前来求医。梅莲背起简易医药箱,骑上马往山上赶去。患有高血压的木库塔里汗此时已经瘫倒,几近昏迷。梅莲立即投入紧张抢救,老人病情终于稳定。木库塔里汗常对人说,如果没有梅莲,他早已不在人世了。

  “佳克斯(哈萨克语,意即‘你好’)”,木库塔里汗一家人都纷纷向梅莲问好。梅莲为木库塔里汗检查完身体叮嘱了几句又开好常备药。这时,木库塔里汗又拉过4岁的孙女阿依美尔给梅莲看。孩子咳嗽已3天了,梅莲检查后确诊是支气管发炎,开好药后,再次叮嘱一番。

  加力汗古丽知道梅莲医生要来巡诊,正在骑马赶来。喝着奶茶,聊聊健康话题,一边等待加力汗古丽,梅莲盘腿坐在木库塔里汗家的毡房里,其乐融融。

  加力汗古丽骑马赶到时,已是两个多小时以后。她背后坐着4岁的女儿,胸前兜着不足1岁的儿子,满头大汗,看到梅莲时亲切而抱歉地笑了。

  女儿右耳长了个大疥疮,前两天到梅莲的卫生室上过药,这次看来已消肿,但还须挤出脓来。孩子疼得大哭,同时拼命挣扎,母亲既心疼又坚定地按住女儿不断挣扎的手脚,充满信任地看着梅医生用棉球和镊子给女儿挤脓包。

  8个月大的儿子时断时续地咳嗽已有3个月了,在山下的医院看过,因为没有钱在那里长时间住院治疗,就一直给孩子吃药。梅莲忧心忡忡,认为还是应当住院治疗,不过她还是给孩子开了消炎药,但没有收钱。

  这是梅莲20多年从医生涯中极为寻常的一天。她平静地对记者说,她已离不开这样的生活,因为这里的职工和牧民离不开她。

  在梅莲的医疗记事本上,记录着一连串哈萨克族牧民的名字:乌龙别克、热马赞、鲁乃衣、达肯……在他们的名下,分别记录着病情、诊治用药情况和牧民的孩子们注射疫苗的情况。

  这些人都是裕民县察汉托海牧场和五星牧场的牧民,他们就散住在一六一团九连周边的山坳里。山里没有医院,牧民们看病得到60公里外的裕民县城去,他们多么渴望一位能够守护他们生命的好医生啊!

  1998年8月,哈萨克族牧民阿依古丽做饭时不慎将双脚严重烫伤,按照民间偏方,她把牛粪糊在伤患处,结果造成双脚严重感染,伤口化脓、溃烂。她的丈夫赶着马车载着她和1岁多的儿子来找梅莲求诊。阿依古丽的丈夫还要赶回山上的牧场去照看羊群,于是,梅莲就把阿依古丽和她的儿子接到自己家中住下,每天给阿依古丽治疗、做饭,照看她的儿子。阿依古丽下不了床,大小便都得梅莲侍弄。半个月后,阿依古丽的伤痊愈了,梅莲医生的名字从此在哈萨克族牧民中广为传播。

  两年后,当再次见到阿依古丽时,梅莲发现不幸又再次降临到她头上。原来,当年冬天,阿依古丽和丈夫转场到距离九连连部上百公里之遥的冬牧场,不料,他们的儿子在一天深夜因发高烧不幸夭折,夫妻俩备受打击,不久离婚。阿依古丽哭着对梅莲说,如果没有到冬牧场那么远的地方,只要有梅莲,儿子就不会死掉。这件事给了梅莲极大的震撼,她暗下决心,以后不管路途多遥远,都要出诊。和梅莲住了十几年邻居的温淑娥说,这么多年,早已习惯了半夜听见有人敲响梅莲家的窗户请她出诊,每一回,不论春夏秋冬,不管刮风下雪,无论多远的牧场,梅莲都会为了患者跨马出诊。

  山里的牧民多住在河谷、山沟处,交通不便,马成了惟一的交通工具。为了给牧民看病,梅莲不知从马上摔下来多少回。2001年6月的一天,梅莲到牧民玛尔赞家出诊回来的山路上,骑着的马突然受惊,将梅莲从马上摔下,她一只脚卡在马镫里,被惊马拖出几十米,幸亏护送梅莲回家的玛尔赞的儿子及时拦住马才没有酿成大祸,而梅莲的双臂、双腿和整个脊背都被漫山生长的刺玫瑰划得血痕累累,好多天都不敢平躺着睡觉。

  还有一次,梅莲骑着马去距离九连30多公里的裕民县鹿场为一位民族妇女接生,在山间的羊肠小道上从马上摔了下来,但她顾不得疼痛和满身的泥水,又继续翻身上马赶往急等着她的牧民家了。

  为了方便给牧民看病,梅莲学会了一口流利的哈萨克语。

  牧民热马赞说,到县里的医院,没有钱就不给看病,但是到梅医生这里,没有钱也给看病。我们已经欠了梅医生500多元钱的医药费,梅医生说了,什么时候卖了羊有了钱,什么时候再和她结账。

  患者在梅莲这里欠的账,在每年年底卫生室统一结账时,会从她的工资里扣除。去年,梅莲共被扣掉5000多元钱。这么多年来,她已陆陆续续为贫困职工、牧民垫支了4万多元医药费,相当于自己4年的工资收入。

  这些年,梅莲的足迹最远到达50公里外的草场,先后接出诊达6万多人次,仅是梅莲接生的婴儿就有60多个。妇女们都喜欢和梅莲说知心话,认为她是“难得可交的好姐妹”。每年过肉孜节、古尔邦节,为草原上出生刚一周的婴儿举办庆祝活动时,牧民们都会来请梅莲参加,人们亲切地称她“德乎特尔”(哈萨克语,意即草原医生),由她亲手接生的哈萨克族孩子都叫她“脐带妈妈”。

(编者注:本文原载于新华网,时间为2009年1月12日,转载仅为提供资料。)

热词:

  • 梅莲
  • 边境线
  • 白衣天使
  • 中国好人
  • 搜索更多梅莲 边境线 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