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重庆毒枭自学化学制冰毒 保护伞显能量阻碍侦破

发布时间:2012年01月19日 05:5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重庆晚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人物简介

  谭力仁,1967年生,渝北人,曾因犯故意伤害罪和盗窃罪获刑8年,在狱中结识敖兴满。虽然初中文化,但他酷爱读书钻研,自称“儒商”。

  出狱后,他跟随敖兴满多年,因私吞毒品被追杀。逃至中缅边境,他研制出新一代毒品冰毒,返回重庆与敖并肩而立,共同占据了重庆毒品市场70%以上份额。

  亡命云南时遇到红颜知己

  他自学成才,成为重庆制炼新型冰毒第一人

  谭力仁的发迹,必须“感谢”敖兴满的追杀。

  当年为了保命,他四处躲避,最终在云南瑞丽落脚,呆了整整两年。

  在瑞丽,他看到了海洛因的萧条,看到了新型毒品流行,也看到了贩毒的风险,看到了制毒的甜头。在这里,他认识了红颜知己严昌凤。严是重庆铜梁人,在瑞丽做生意多年。

  得知谭力仁的想法后,严昌凤为其引荐了当地毒贩蒋才云、钟大荣等,让他接触到一些制毒工艺。

  虽然只有初中文化,但谭力仁爱读书、肯钻研。在中缅边境地带,他不断向毒贩学习制毒方法,还向化学老师、药剂师请教化学原料的合成方式和配置比例……他向严昌凤夸口:“失败千百次都不可怕,只要成功一次,就足够了。一旦制毒成功,不出3个月,获利就会上亿元!”

  屡屡失败后,谭力仁、严昌凤等人终于“自学成才”,掌握了冰毒的提炼制作工艺,并迅速发家壮大。警方介绍,在那个年代,重庆尚无人能够提炼冰毒,因此谭力仁堪称重庆人中制造冰毒第一人。

  制毒成功澳门豪赌一掷千万

  “衣锦还乡”包下五星级酒店套房住两年

  为了让冰毒尽快在内地销售,谭力仁决定带着在云南的资本积累和制毒团队回家发展。

  专案民警表示,据查证,自2007年下半年回渝后,谭力仁就没回家住过,而是一直在陈家坪一家五星级酒店包下一个豪华套房居住,直至2009年7月落网。

  按照套房挂牌价800多元/天计算,谭力仁的个人住宿费用就高达50万元。此外,谭力仁过着极度奢侈的生活,一日三餐都聘请专门大厨烹饪。他还常去澳门豪赌,往往一个晚上的输赢就在2000万元左右……

  面对财大气粗、今非昔比的谭力仁,曾经不共戴天的重庆老毒枭敖兴满,也对他礼让三分。从此,两人分庭抗礼,联手占据了重庆毒品市场70%以上的交易份额,甚至我市14个重要黑社会团伙的毒品,都由这新老两代大毒枭提供。

  2008年9月,谭力仁安排严昌凤在沙坪坝区西永镇金刚坡香蕉园租下一个农家大院,作为地下炼制冰毒的窝点,并高薪请来“制毒高手”李顺平一起制造冰毒。

  2009年3月,谭力仁的冰毒制造厂开了分店,地点在沙坪坝区曾家镇双龙村龙台寺附近……

  之所以敢有恃无恐地迅速扩张自己的制毒规模,原因在于谭力仁也找到了保护伞罗力。

  当时的罗力,已位居市公安局禁毒总队副总队长要职。谭力仁按照敖兴满的“交友”方式依葫芦画瓢,笼络住了罗力。

  村民偶然举报牵出制毒窝点

  民警抓“假烟窝点”,查获冰毒近1吨

  2009年5月11日,在谭力仁团伙制毒半年后,一个突如其来的举报,给了谭力仁团伙沉重打击这就是重庆打黑史上充满了传奇色彩的“5·11专案”,一个由群众举报而成功捣毁特大制毒工厂案。

  当日,一位村民来到歌乐山派出所反映:金刚坡半年前来了一家神秘工厂,长期关着门,却机器轰鸣,并散发着一种刺鼻难闻的味道,怀疑这是假烟生产作坊。

  派出所民警到场查看,叫门不应,但屋内有机器声。民警破门而入,却被眼前一幕惊呆了:厂房内摆满许多大型瓶罐和过滤器皿,仅是盛装制毒原料的大型汽油桶就有11个,厂房内还有叉车。

  事后统计,现场冰毒成品和半成品近1吨,如此庞大的制毒规模,在重庆缉毒史上史无前例。

  民警当场控制了一名正在制毒的男子。这人戴着护目镜,身旁机械声嘈杂,没有发觉民警已破门而入。

  经查,制毒男子叫李顺平,是谭力仁和严昌凤高薪聘请的制毒高手,这里正是谭力仁团伙的制毒工厂。

  李顺平交代,严昌凤也在制毒现场。然而,民警搜遍整个厂房及周边,也没见严昌凤,只在厂房后门外山坡边找到一大包冰毒成品。

  原来,民警破门而入时,严昌凤来不及叫走李顺平,匆忙只身从后门逃走。为避免下山途中遭遇盘查出现危险,她扔掉了身上揣着的市价数万元的冰毒。

  由于案情特别重大,市禁毒总队牵头成立了“5·11制毒工厂专案组”,组长正是罗力。

  保护伞显能量阻碍专案侦破

  打通监狱关系,女毒贩躲避追逃藏身监狱

  罗力清楚意识到:大水冲了龙王庙,这里正是自己庇护下的谭力仁的老巢。

  关键时刻,自然要替人消灾,罗力的保护伞功能开始显现。

  专案会议纪要显示:会上多位民警提议,李顺平已供出老板谭力仁和严昌凤,应该对两人立即上网追逃。

  然而,罗力要求先上网追逃严昌凤,抓获严昌凤后再抓谭力仁,理由是:如果严没有归案,谭可能什么都不会交代。其他民警只得服从,将严昌凤单独上网追逃。

  罗力怎么会不知道严昌凤是谭力仁的制毒骨干?专案研讨会一结束,罗力便给谭力仁打去电话报信,吩咐他近来不要到处活动,且务必藏好严昌凤。

  严昌凤已无路可逃,能藏身何处?这时,谭力仁找到了他精心挑选并扶持的另一个保护伞狱警刘勇。

  刘勇是谭力仁当年服刑时的管教民警,两人私交不错。出狱后,谭力仁有意识地与刘勇以朋友相处,不仅逢年过节送礼,还助其家人开了一家麻将馆。

  谭力仁找到刘勇,请他帮忙收留一下被追债的表妹刘丽(其实就是严昌凤)。虽然明知“刘丽”来路不正,为回报谭力仁,刘勇还是将她带进监狱家属区监狱家属区位于监狱大院高墙内,居住其中的所有人员都是监管人员或其家属。

  因此,谁能想到:严昌凤竟然混入监狱藏身?

  欲乘飞机外逃在机场被拦截

  单独审讯时,保护伞给毒枭递托“刚起”

  因为严昌凤始终没抓到,“5·11专案”迟迟没有进展。

  2009年6月中旬,随着重庆打黑除恶专项斗争号角吹响,与罗力共同参与“5·11专案”的部分民警冒着被处理的风险,做出了一个大胆决策:6月30日,他们瞒着罗力,对谭力仁也上网追逃。

  正是得益于这个决策,案子10天后就有了突破性进展。

  7月10日,谭力仁准备乘机飞往云南,在江北机场被抓获。民警从其身上搜出4部手机、9张电话卡及34万元人民币现金和港币;在其行李包内,还查获了一张严昌凤留给他的字条显然,谭力仁准备潜逃。

  专案民警对谭力仁展开询问。然而,谭力仁全盘否认制毒以及与严昌凤、李顺平等人有瓜葛。

  原来,在专案民警审讯谭力仁之前,时任专案组组长的罗力曾提前“提讯”过谭力仁。当时,罗力用眼神示意支走了另一位民警,他和谭力仁单独相处,两人有了一番对话

  “喊你娃最近不要到处跑,你还敢坐飞机?”罗力很愤然。

  “我现在该怎么办?”谭力仁祈求罗力支招。

  “啷个办,只有‘刚起’!”这是罗力留给谭力仁的最后一句话。

  重庆话“刚起”,意思就是不承认,什么都不要说。正是有此提示,谭力仁此后在民警面前都矢口否认,也让侦查多次陷入困境。

  不过,随着打黑除恶的攻坚深入,随着市公安局对罗力锁定和拿下,随着敖兴满、严昌凤、许其贵、周光全等人相继落网,“7·30”专案民警各个击破,终于梳理出最近10余年来,敖兴满、谭力仁两代毒枭与保护伞罗力的利益瓜葛,固定出一条条完整的证据链,即便在谭力仁零口供的情况下,依然查实其制贩毒的犯罪行为。

  本版稿件 重庆晚报首席记者 朱昕勤

热词:

  • 谭力仁
  • 冰毒
  • 重庆话
  • 侦破
  • 保护伞
  • 罗力
  • 自学成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