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响应时代召唤 履行崇高职责——深化“走基层、转作风、改文风”活动座谈会发言摘要(上)

发布时间:2012年01月13日 06:1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人民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泥土香里酿真情

  人民日报记者 赵 鹏

  全国新闻战线“走转改”活动启动以来,人民日报社编委会高度重视,不仅制定了周密的活动方案,提出了明确的工作要求,更身体力行、率先垂范。当我们看到社长、总编辑和其他编委会成员都深入基层蹲点调研、采写稿件,看到“走转改”稿件几乎天天上一版,特别是看到有22次出现在头版头条,创造了人民日报重大主题报道的历史纪录时,大家到基层去向实践学习、向群众学习的热情更足了;对照党和人民的要求,锤炼自身、提高素质,真正做到在“走”中实现“转”与“改”的决心更大了,报社各采编部门、各地方分社都行动起来了。

  作为一个在地方分社工作18年的“老兵”,受这种气氛感染,我的热情也被激发出来。去年8月以来,我先后到福建7个地市的10多个县蹲点调研,采写了多篇报道。其中反映闽西老区长汀县群众治理水土流失经验的报道《十年治荒 山河披绿》一文刊发后,中央领导同志作出重要批示;另一篇反映闽东宁德市基层干部坚持23年“四下基层”的《踏着泥泞抓通路》,也受到中央领导同志表扬。我和我的同事们,也从基层干部群众那里得到了肯定和鼓励。前不久,山东省宁阳县的一位乡党委书记给报社寄来一封信,他在信中说:“‘走转改’活动开展以来,小到一个村庄的故事、一个普通人的故事也可以登上人民日报的头版甚至头版头条。从中可以看出,‘走转改’这条路走对了,走到了人民群众心中,走进了新闻工作的真谛中。这样抓新闻,这样办报纸,一定会越办越好!”

  通过“走转改”,我们在基层找到了新灵感,写出了好稿件。收获远不止这些。我们真正走到基层干部群众中间,在敞开心扉的长谈中,体味着根植于大地的勇气与智慧;在相濡以沫的共处中,体验着与时代同行的艰辛与奋进。从一个微笑、一次握手,或者是来自基层干部群众的一条短信中,体悟到一种信任、一份期待,更汲取到一股力量。我有三点体会,与大家分享。

  一、最美的风景在身边,最好的新闻在脚下。

  走基层不容易,奔波在路上,顾不上家、顾不上孩子,对于远在北京的父母更只剩下牵挂;到一线不轻松,酷暑台风是伴随我的风景,天寒路遥是送给我的礼物,但火热的一线、生动的基层、朴实的群众,让我停不下这脚步。

  群众意识和平民情怀永远不能忘记。要在最基层的生活中捕捉素材和内容,就要用群众的视角、群众的感受表达对生活的期望与诉求。不是一脚泥泞、一身灰尘,群众不会把我们当成一家人,也不会把他们最想说的真实想法告诉我们。不是坐在一张条凳上和群众同喝一壶水、同吸一袋烟,群众也不会认为你是真心来了解问题的,人家自然懒得理你,不会给你捧这个场。

  采写《踏着泥泞抓通路》时,我被汽车一个个急转弯甩得七荤八素,躺在床上因为呕吐无法吃饭,突来的寒潮又逼得我不得不临时去买保暖内衣,此时我更深切地体会到了几十年来渔村群众对修路的期盼;采写《十年治荒 山河披绿》时,当我和群众一起呼哧气喘,一步步爬上山顶,看到那曾经寸草不生之地如今绿漫山谷、杨梅飘香时,所有的辛苦,都化作满身激情,奔涌笔端;所有的牵挂,都变成了一腔愧疚,字字含情。我想说,最美的风景在身边,最好的新闻在脚下。

  二、脂粉何如泥土香,质朴自然胜矫情。

  基层报道不好写,写来写去四季歌。18年驻地生活,我对基层并不陌生。文章自有格式,内容早有套路,改文风,该从何处改起?实践告诉我们:新闻报道的源头活水永远来自实践、来自群众。

  “走转改”,就是要求记者走进基层“接地气”、深入一线“抓活鱼”,让文字诞生在亲身经历中,让文章书写在广阔天地间。所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坐在办公室里、看着电视画面、听着干部介绍,自然也能编出文章,但那永远是人家嚼过的残渣。这样的文章,即使再推敲、再修饰,也难以打动人心。

  脂粉何如泥土香,质朴自然胜矫情。都知道细节好看、真实、动人,可真要找细节时,却并不容易。不猫下腰放低身段,不动员所有感官,我们怎么可能轻易找到?在闽东宁德和干部们一路走基层回来后,每一闭上眼,那逼仄的山路、陡峭的石壁、翻腾的大海,一幅幅真实画面像过电影一样,飞入脑海。由此,《踏着泥泞抓通路》一文,开笔便无拖泥带水,行文自然立异标新。

  三、行走在路上捕捉新闻,沉淀在心中牢记责任。

  “走转改”应成为记者的工作常态。人民日报社领导提出“走转改”要沉得下、蹲得住、坚持好,要在内涵和外延上不断拓展。

  社会责任、时代使命,要求一个党报记者,既要行走在路上去捕捉新闻,同时永远不能停止思考,特别是在面对变动、变化、变迁,面对复杂多样的社会环境,要时时保持思考的状态。

  “走转改”要深化,人民日报社最近提出了九条深化“走转改”活动的具体措施,正在全社范围内组织落实,“走转改”的长效机制也在日臻完善。对于在采编一线工作的同志来说,“走转改”的深化,关键是思考要不断深化。好的报道可以有很多特征,但至少应该包含四个特征:见人、见事、见情、见理。只要下去了,前两点不难做到;蹲下去了,融入其中,也会情由心生;最难的是第四点:见理。换句话,就是要有思考、有思想,特别是调研型的“走转改”报道。报社领导提出,人民日报的记者要当思考型的记者、要做有思想的新闻。“走转改”,给了我们思考的根基,给了我们思想的翅膀。我们更应该以此为起点,时时把“为了谁、依靠谁、我是谁”的“三问”放在心中,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向党和人民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

  锻造时代精品

  新华社记者 赵 承

  10多天前,一位72岁的太行山老农赶了1000多里路来新华社探亲——他就是河南林州白泉村支部书记张福根。

  去年9月,李从军社长在暮色中带领我们走了1个多小时山路深入白泉村,在万壑松涛中,倾听福根畅谈带领群众艰苦创业、脱贫致富的故事。这些故事后来被写入长篇通讯《守望精神家园的太行人——红旗渠精神当代传奇》。这位老农从此和我们结下了不解之缘……

  自“走转改”活动开展以来,新华社按照中央领导同志要求,深入基层,结交了很多福根这样的亲戚,与群众的感情更近了,采编人员的思想、业务水平进一步提高,推出了一批精品报道。下面,我结合自己参与采写的《守望》一稿,谈点体会。

  第一,走基层,在太行深处寻找思想的火花。

  “生活最深刻,群众最智慧”。这一点不走基层,感受不到。我们走进了太行山,走近了红旗渠。

  当中国从贫困走向富足,我们该怎样对待曾经拥有的红旗渠精神?今天的人们又该如何继续耕耘守望民族的精神家园?

  红旗渠给了我们一个昭示时代的平台。这,就是它独特的新闻价值所在。

  不到太行深处,就无法站到太行的高度。

  一个多月时间里,我们深入太行山,感受这古老山脉的呼吸,倾听老区人民的心声。我们在采访中思考,在思考中采访,采访干部群众40多位,采访笔记上百万字,召开碰头会就有十余次。

  在深入基层大量采访的基础上,从军社长总结出当代红旗渠的“四不”精神:难而不惧,富而不惑,自强不已,奋斗不息。他说:“我们就是要用这‘四不’回答总书记提出的‘两不’,也就是如何做到‘不为任何风险所惧,不被任何干扰所惑’。 ”

  有读者说,《守望》一稿切中了当前社会某些地方信仰缺失的要害,唤起了人们心中那份神圣和崇高。

  思想的高度,决定新闻的力度。而要达到这样的高度,就要投身火热的群众生活,寻找并回答时代命题。

  第二,转作风,将心比心,以爱换爱。

  有几个场景,我难以忘怀:

  一次握手的故事——那是一次在红旗渠上的采访。70多岁的李顺昌正在修渠,满头汗水,满手泥水。从军社长走过去,向他伸出了手。李顺昌手伸了出来,又不好意思地缩回去:“我手脏。”

  从军社长一把抓住:“不脏,不脏。”

  就是这个不经意的握手,打开了老人的话匣子……

  一碗面的故事——在渠上采访时,从军社长问村支书王瑞增:“你对上面还有什么要求?”

  “我最大的要求就是水源一定要保障。没水,老百姓会骂,我们要哭的。”

  “我一定向市委书记转达。这也是我们的责任!”

  王瑞增听了连声道谢:“下次再来,我让老伴给您做碗手擀面。”

  在林州,人们探亲谢客都要请吃面。一碗面,是他们表达亲情的最好方式。一碗面,盛的是本色,更盛着我们与群众的亲情。

  一次探亲的故事——12月27日,福根不顾天寒路远,进京探亲。“上次见面后很是挂念,就想来北京看看你们。”和亲人再次见面,福根激动得眼圈泛红。

  福根爷孙俩受到新华社亲人一样的款待。从军社长除为爷孙俩和家里人添置衣物外,还从家里拿来一床崭新的蚕丝被。他说:“你盖着它暖暖的,想到我。”

  转作风,视群众为亲人,收获的就是真心话,真挚的爱。也唯有此,才能写出有真情实感的作品。

  第三,改文风,就要有大胆创新的意识。

  作风决定文风。如何充分展示群众“身边的感动”、大力唱响“劳动者”之歌?是我们在林州获取大量新闻素材时所思考的问题。

  确立红旗渠“四不”精神的主题后,为更好体现思想内涵,我们找到了“太行”这个意象。意象,本在文学和绘画里常用,我们在新闻通讯中,将之与内容有机融合。

  意象找到了,就像是画好了一条龙,我们还需要点一双眼睛让它活起来——

  一天凌晨四点,参与采写的总编室主任刘思扬在睡梦中被电话铃声惊醒,是从军社长打来的。他说:“我想到了一个新的题目:《守望精神家园的太行人——红旗渠精神当代传奇》,围绕守望精神家园这条线,可以把整篇文意打通。你看怎样?……”

  《守望》一文在大量新闻事实的基础上,运用了穿越手法及绘画技巧等创新手法,产生了意想不到的美学效果。

  《守望》一稿播发后,有读者说,没想到,新闻通讯还可以这样写。

  一个多月的“走转改”实践,是一个“痛并快乐着”的过程,其中有与群众情感交流时的畅快,有被群众热情拥抱的感动,有为全面准确传达群众心声的辗转反侧——这样的感觉是我20年新闻生涯中从未有过的。实践中,我认真思考“为了谁、依靠谁、我是谁”的重大命题。我深刻认识到,基层,永远是新闻的源头;人民,永远是我们的老师。作为新闻人,我们要做党的政策的宣传者,群众心声的传达者,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的践行者,努力写出有情感温度、思想深度和时代高度的优秀作品。

  行程万里探水文

  光明日报记者 何 平

  在这次“走转改”活动中,我和另外两位同事王国平、韩寒组成了一支基层水文站调研小分队,用11天的时间调研了青海、重庆等五省市的5个基层水文站,在光明日报大视野版整版推出了“走基层”特别报道《默默芬芳最动人——献给“把脉江河”的水文工作者》,描写了长期工作在高寒边远、潮湿溽热地区工作的水文人的坚守与奉献,反映了他们的心声和期待,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

  稿子见报后,水利部部长陈雷专门作出批示,对光明日报关注基层水文职工表示感谢。常年驻守在海拔近4000米的黄河上游玛曲水文站站长晁代河说,通过媒体的宣传,水文职工艰苦的工作生活环境会为更多人所了解,基层水文站存在的困难也将会逐渐改善,水文的明天一定会更加美好。

  自新闻战线开展“走基层、转作风、改文风”活动以来,光明日报社迅速响应,并探索如何进一步深化“走转改”活动。在报社领导的周密安排下,我们的调研小分队打破部门界限,由经济部、策划部、文艺部等编辑部门的三位年轻记者组成,发挥团队优势,经过与水利部的沟通,选取了青海循化撒拉族自治县循化水文站、重庆忠县中坪村两河水文站等5个基层水文站作为调研地点。

  之所以选择“基层水文站”作为调研题目,原因有两个:第一,是因为水文工作相当重要,但却少为人所知。汛期防洪、枯水期蓄水,以及平时大型水利工程、市政工程的建设都需要水文数据。2008年四川汶川特大地震时我曾经在唐家山堰塞湖采访,抢险队伍撤离后,堰顶只留下了三位水文人在坚守,向指挥部报送堰塞湖排险决策的基础信息,水文的重要性可见一斑。但与水文发挥的巨大作用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水文人大多默默无闻,大家对水文人的工作和生活情况知之甚少。我们在江西采访时,有一名水文职工说曾经在网上发过一张他们观测水位的照片,问网友“这是什么工作的场景”,没有几个人答得上来。

  第二,是因为水文工作相当枯燥和艰苦,向社会反映他们的生存状态很有意义。由于采集水文数据的需要,很多水文站都设在偏远地区,那里人烟荒无,交通不便。他们每天的工作内容基本上相同,枯燥的工作要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搜集数据一天都不能间断,要一直坚持下去,一干就是一辈子。他们的敬业精神和对工作的执着值得颂扬。

  11天5省的采访时间很紧凑,除了睡觉,我们几乎都在不停地和水文人沟通和交流,吃饭也成了工作餐,尽量让他们说出心里话,讲述他们自己的故事。有时候盘山公路很颠簸,同事们都晕车了,在用手紧紧拽着扶手保持平衡的情况下,还不忘采访同车的水文人。11月份的青海已经很冷,一早的气温都能到零下10摄氏度,黄河上的风也刺骨;但11月份的南宁还很热,从测船上岸的几步路,衣服就被汗浸得半湿;而在重庆,我们住在村子里,一墙之隔,外面就是大山。

  稿子的四个小标题:水文人说:“一天一个点,一年一条线”,是希望通过形象的语言来介绍水文工作的内容和性质;村民说:“水文人是鸭子变的吧?”是为了反映水文工作的艰苦和水文人的敬业;孩子说:“发大水的时候,我爸爸能上电视”,是为了介绍水文工作的作用;鹩哥说:“小郭,测流!”是为了反映水文人在枯燥的工作中寻找快乐的积极心态。这些标题都是通过与采访对象深入交流得来,相当口语化。

  稿子还反映了水文人目前存在的困难。水文人不仅存在地域性和行业性的职业病,例如高原肺气肿、血吸虫病,以及行业普遍存在的风湿、关节炎、胃病等,水文行业发展也面临着后继人才匮乏的难题。

  值得欣慰的是,看到报道之后,分管水文工作的水利部副部长刘宁表示,要结合光明日报开展的“走转改”基层水文站调研活动,进行专题调研,解决基层水文站发展中存在的实际困难。前不久,在黄河包头段封凌的关键时期,刘宁副部长带队调研了当地三个基层水文站,专程邀请光明日报作为唯一一家新闻媒体参加。

  脚下沾有多少泥土,心中就沉淀多少真情。光明日报社编委会提出,“走转改”不仅是一次活动,更要制度化,经常化。今后,我们将带着真情融入基层,一定会写出更生动的作品、写出更深厚的作品,传递来自老百姓的声音,表现老百姓的喜怒哀乐。

  深入“走转改”,我们一直在路上!

  “走转改”中的行与思

  经济日报记者 齐 平

  “行与思”,是经济日报刊发的调研报告《一个产业小镇转型升级的行与思》中的“关键词”。而行与思,既是“带着问题采访、带着思考调研”的一种状态,也是在“走转改”过程中不断探索、坚持创新的一种导向。

  随着“走转改”活动深入推进并转向常态化、制度化,在确保一线蹲点取得效果的同时,经济日报积极探索把“走转改”活动与重大报道、热点引导、舆论监督结合起来,与报纸的改进创新工作结合起来,在广度和深度上进行拓展,彰显经济报道的特色。载体上,策划先行,创新运用专栏、专版、专题等,使“走转改”报道“拉长”、“拓宽”、“变深”,各类报道的分量更足了。选题上,将党和政府的政策要点、各地各部门的工作亮点和社会舆论的关注点结合起来,直面难点、热点问题,回应社会关切。

  “走转改”活动开展以来,报社先后组织多次对中小企业的调研,我有机会参加了其中的两次,这种“带着问题采访、带着思考调研”的历练,使我受益匪浅。

  2011年下半年以来,社会上关于中小企业融资难的各种反映很多,时而传来企业主因资金链断裂“跑路”的消息,不少人认为中小企业整体上有脱离实体经济的倾向。真实情况到底如何?经济日报社编委会要求记者深入基层一线,通过全面调研,了解中小企业的生存发展状况,分析存在的问题及成因,在形成对当前中小企业发展的整体思考的基础上,提出可行性解决途径。

  2011年9月下旬,社领导带队到浙江诸暨店口镇蹲点调研。我们采访组一共5名记者,在一周的时间里,我们深入10多家民营企业的工厂车间,看产品、问市场、算成本、谈转型,其间还多次与诸暨市和店口镇党政负责人深入交流,倾听他们对当前形势的判断。每天的采访结束后,我们还要开一个碰头会,讨论采访情况,确定稿件主题,选择报道角度。

  调研的过程就是这样一个行与思互动的过程。经过这个反反复复的过程,在我们的认知里,中小企业群体的轮廓越来越清晰,地域文化的特征也越来越鲜明。

  “到店口镇之前,我们以为当前中小企业最大的问题是融资难。但深入这里的企业后,我们发现缺乏资金并不是他们遇到的唯一难题,吸引人才、研发技术、产品转型、品牌建设等,都是迫在眉睫的问题。”采访感言里的这段话,真实地记录了我们认识的转化。

  店口镇调研报告刊发于2011年10月3日。10月1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确定了加强小型微型企业金融服务和财税扶持的政策措施。我们逐条分析,为调研采访的结论符合中央的精神而感到高兴。

  去年11月初,我再次参加了报社组织的“走转改——中小企业调研行”。这次调研从7个新闻业务部门抽调24名记者,其中前方记者20人,组成3个调研组,分赴珠三角、长三角和福建省三个制造业聚集的地区实地调研。在一周时间里,我们进企业、下厂房,分别采访了9个地区的52个企业、44个政府主管部门,采访对象上百人,收集到大量鲜活真实的第一手素材。

  马不停蹄地调研回来后,按照社领导的要求,我们没有立即动手写稿,而是多次召开情况汇报会,各路记者相互交流,对三个地区的相关资料进行分析、归类和总结,找出当前中小企业存在的共性问题。在后期为特别报道《风雨中向前行——我国中小企业聚集区生存状况扫描》统稿时,我感到正是由于前期“行”得扎实、“思”得充分,我们的分析判断言之有物,我们的对策建议言之有据。

  我所经历、所参与的,只是经济日报在“走转改”活动中诸多精彩的一个片段,但这段行与思的实践足以使我体会到:“走转改”是对新闻本原的回归。“走转改”活动不仅锤炼了我们的职业精神,也提升了我们的专业水准。因为要解答纷繁复杂的经济社会问题,答案永远在路上,永远在基层。走出去、沉下去,才有视野的不断拓宽,才有认识的不断提升。

  刘云山部长说:“在路上心里才有时代,在基层心里才有群众,在现场心里才有感动。”这也是对我们每一名新闻工作者的激励和鞭策。我们要牢记新闻工作者围绕中心、服务大局的根本职责,更好地为推动科学发展、促进社会和谐贡献力量,彰显中央党报的公信力、吸引力和感染力,提升新闻工作者的责任感、使命感和荣誉感。

  在新的时期,经济日报将进一步完善长效工作机制,把“走转改”活动与建设“高端权威、国际一流、世界影响”财经大报的奋斗目标结合起来。我要和同行们一样,继续练好“扎马步”的基本功,只有蹲的姿态更持久,行的脚步才更坚实,思的羽翼也才更高远。

  讲实话 讲真话 讲家常话

  中央电视台记者 张 萍

  2012新年夜,我收到了几条珍贵的短信。北京儿童医院院长李仲智说,希望你把北京儿童医院作为长期蹲点的地方,我们随时欢迎你。北京儿童医院小儿肿瘤专家王焕民医生说,想起你的报道,想起你为睡在医院窗台上的马子硕盖上的小被子,感叹心与心的沟通。同仁医院的苗锦鹏医生也给我发来短信,他说,你和梁铮铮的两组医院报道,让我和周围的人感到温暖。已经在北京儿童医院接受治疗的马子硕的妈妈说,过年了,子硕的奶奶让我给你买点啥,我知道你不会要我们的东西,只能送上真心的祝福。

  这4句真心的祝福,就是“走转改”带给我的最好新年礼物。我相信,这几个月以来,参加“走转改”活动的记者都能够收到类似的祝福,这些祝福来自基层、来自群众、发自内心、带着感情,这些祝福也是对我们在新的一年里继续走下去的期待。

  在做《北京儿童医院蹲点日记》的两个月里,这个二环边上的基层,带给我许多的泪水和收获。

  一、怀真感情,动真脑筋,下真功夫。

  到北京儿童医院的当天,我向医院要两样东西:一把可以睡觉的椅子,一张可以自由进出病房的门禁卡。医院同意了,没有给椅子,而是给了一个舒服点的长沙发。每当深夜躺在沙发上时,我总在想,用什么样的“走转改”报道,让医患之间多一份理解,还能避免“板砖”?

  我想,要解决这个问题,需要转换角度,从患者的角度出发,看患者眼中的医院。我需要找到一个命运的“载体”,用“样本追踪”的方法,全程记录一名有代表性的患儿看病求医的真实过程。

  为了找到这样一个孩子,我跟拍了一个患了肺炎的患儿,每天跟着他挂号、看病、打吊针,拍了5天,孩子的病好了,过程不精彩,白拍了。我接着连续跟拍了20多个孩子,始终不理想,那时候挺气馁的,用这种笨办法找,找到哪天才能找到呢?从确诊的患儿入手,倒是挺快的,但是患儿排队、挂号、确诊的过程就没有办法真实记录了。怎么办?只能继续找。一天深夜,我经过医院的走廊,一回头的瞬间,我看到了一个趴在妈妈肩上的孩子,正蔫蔫地望着我,这个眼神的交集,最后成为我们节目的开始。河北农村3岁白血病患儿马子硕的求医路,就这样被我们从头记录了。

  播出时,连续5天,《马子硕的求医路》让亿万观众追着看、跟着哭。很多观众说,看着子硕,想到的却是自己,13亿人每个人都可能经历这条艰难的求医路。透过“艰难”,观众体会到了医疗资源供需矛盾和分布不均的复杂性,看到了医生、医院和政府在缓解“看病难、看病贵”过程中做出的种种努力。

  “看了马子硕的求医路,没想到党媒还有这么有力的报道。”这是网友的心声。

  二、不唯苦、不唯远、只唯真、只唯实。

  我在北京儿童医院蹲点时,《皮里村孩子的上学路》已经播完,产生了巨大的反响,那个时候以皮里村为代表的很多节目,生动地反映了我国不发达地区和老少边穷地区的真实现状,节目感人肺腑。皮里村是基层,京城腹地也是基层。皮里村一共40多个孩子,北京儿童医院每天要给上万名孩子看病,其中80%来自其他省市的农村。领导说,走基层“不唯苦、不唯远、只唯真、只唯实”,不仅要解决皮里村孩子上学没路走的问题,还要能反映“看病难”这样全国人民普遍关心的复杂问题。

  在医院蹲点,跟着马子硕挂号,跟出了一群号贩子。跟着马子硕住院,又碰到了40户钉子户,跟着马子硕去河北二院治疗,又发现新农合的钱不到位,几十名白血病患儿时刻面临被赶出医院。我们报道后,马子硕的治疗费有着落了,回到北京住院了。新农合的钱到位了,河北二院的几十名孩子不用出院了。直面难题,推动问题的解决。我们要把患者的苦,报道得让医生医院动情;我们也要把医生医院的难,报道得让患者观众感同身受。

  “如果‘走转改’能让记者做出更多像这样的好新闻,那么,它注定不是个走形式的活动!”一位网友给我的留言令我印象深刻,我们是走走、转转、改改就结束了,还是动真格。我曾经看过一部电影叫《女人香》,电影中男主人公说过这样一句话:“我们在人生中会遇到无数的十字路口,每一次,我们都知道哪条路是正确的,但我们从来不选它,因为我们知道,正确的路有多难走。”在拍摄北京儿童医院的这两个月里,我多次见到了91岁的院士张金哲老先生,他现在还每周出诊两次,每一位患者走进来他都起身相迎,患者看完病离开时,他再起身相送,老先生比我大60岁,他用一生选择了一条正确的路。我想,我会和我的同事们一起,沿着“走转改”这条正确的路,一直走下去,做一名脚上永远沾满泥土,永远讲实话、讲真话、讲家常话的记者!

热词:

  • 走转改
  • 时代命题
  • 时代使命
  • 守望
  • 唐家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