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记乘客回家之旅:“就算站到乌鲁木齐也开心”

发布时间:2012年01月09日 04:1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京华时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暂别北京,挥挥手。

终于上路了,吃一口。

回家真开心,喝一杯。

  春运第一天,以发送大学生和农民工为主的各趟临客列车开始了春运之旅。虽然车况不如空调车,速度难比D字头,只要能拿到回家的票,乘客们心里还是满意的。只买到站票的新疆籍大学生小罗说,即便要一路站到乌鲁木齐,回家的感觉也很开心。

  昨天,本报记者采访多名L29次学生专列乘客,并跟随L19次农民工专列乘客登车采访,以记录他们的归途故事。

  【大学生·小罗】

  买到站票回家自备马扎上车

  春运第一天的北京西站,广场上人头攒动。看着售票口排起的长队,提前赶到西站候车准备回家的新疆籍大一学生小罗心里有了小小的“侥幸”。

  背着行李包、拎着一路的“干粮”、攥紧手里的小马扎,一大早,小罗和同伴拖着行李,打出3个小时的富裕时间从学校出发,坐公交车来到北京西站。他们将乘坐当天上午新加开的学生专列L29次临客列车回乌鲁木齐。

  “以前在老家,从来不知道乌鲁木齐那么‘热’,车票那么难买。”本来打算购买T69次列车车票的小罗只订到L29次临客列车的无座票,这48个小时全程站立的旅程,让这名首次回家的大男孩有些犯怵。当他看到售票口那些排着长队却车票仍无着落的旅客,他把手里红色的车票捏得更紧了。

  第一次从学校回家,小罗跟其他同学一样,在学校订购了学生团体票。填报车次的时候,他填写了从北京西站开往乌鲁木齐的T69次列车,车票拿到手时却发现,T69次没票了,只订到加开的L29次,且是一张无座车票。33个小时坐回乌鲁木齐的旅程瞬间变成了48个小时的站票,这曾让小罗抱怨不已。

  于是,脑筋灵活的他动了退掉这张学生票、改为自己购票的念头,尝试用今年最新的购票方法,通过网络和电话购买回家的车票。

  “抢车票的时候正在准备期末考试,想从网上订,一大早先上网去刷,但都很难登录,打电话订也没成功。那时候我才知道乌鲁木齐是一趟热门线路,票很难买。”小罗说起自己“换票”的经历,觉得自己还是经验不足。但是看到售票厅内黑压压的人群里那些没有拿到回家车票的异乡人,他觉得自己还是幸运的。“我准备了小马扎,累的时候也能跟同学挤一挤。48个小时,就算站回去也开心。”

  【小商贩·老何】

  误车近十小时不料“最幸运”

  “我是今年春运最幸运的旅客!”看到记者随车采访,乘坐L19次临客列车去四川的老何主动上前搭话。他家在廊坊,平时靠跑运输养家,妻子是四川人,在廊坊经营一个小卖部。今年春节一家三口决定回四川过年。“没办法,两边都有老人要照顾”。可没想到买的8日凌晨两点的火车票,他却误当成当天下午两点,携妻带儿好不容易到了火车站,还带了很多行李,却发现火车早已开出近10个小时。

  “老婆一直埋怨我。”老何无奈只好重新排队碰运气。“我到退票窗口等,看是否有人退票,没想到还真碰上了,正好有两个人退票。”虽然是站票,老何还是硬着头皮买了下来。“没办法,既然已经来了,也想早点回家。”

  老何说,他的右腿因为关节炎刚做过手术。站着回成都,40多个小时对他来说不可想象。“当时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先上了车再说。”

  上车后,老何向列车员求助。了解情况后,列车员为老何一家安排了这趟临客列车唯一的硬卧车厢。

  据列车长介绍,这节车厢属于“卧带座”,卖票的时候按照硬座卖,为了尽量扩大营运能力,把这节车厢作为硬座席使用。记者看到,这节卧铺车厢被分为两部分,其中三格用帘子隔开,用作乘务人员的休息室,其他卧铺则改成硬座,“普通硬座一排坐3个人,卧铺的下铺能坐4个人,上铺和中铺用来放行李。”列车长说。

  列车长表示,这节车厢主要是用来照顾特殊旅客使用的,一些身体有残疾的、老人和孕妇都特别怕挤,列车将尽量为他们提供一个宽松的环境。“他带着孩子,自己腿脚还不方便”。

  从北京西站到成都,L19次列车要走将近41个小时,老何觉得,这已经够好了,“147块钱坐41个钟头,多划算啊!”老何笑着说。

  【建筑工·吕先生】

  购票渠道虽多今年买票最难

  相比老何一家,来自四川达州的吕先生没那么幸运。他在北京一家建筑工地做“大工”,因为一直拿不到工资,所以拖延了回家的时间。来京5年,吕先生觉得今年的车票最难买。“往年都能买到T字头的票,今年我提前10天买,全是站票。”最后只买到L19次临客列车的座票。

  吕先生对自己当年第一次从北京回家过年的旅程记忆犹新,“那时候人都或坐或躺在地上,直接从头上踩过去。现在这趟车都有座位,人还少点儿。”

  因为要坐30多个小时的绿皮车,吕先生只好把妻儿留在北京过年,自己一个人回四川,“小孩刚刚一周岁,不想让他跟着这么辛苦。”吕先生计划初五返京,“老婆一个人在北京照顾孩子我不放心,早点回来还能错一错返京高峰”。

  列车长告诉记者,由于今年实行网络和电话购票,很多农民工兄弟平时不上网,也不了解电话购票,可能会因此错过很多购票机会。

  本版采写本报记者范经华 韩旭 本版摄影本报记者王苡萱王海欣

热词:

  • 小罗
  • 老何
  • 临客列车
  • 春运
  • 购票
  • 乌鲁木齐
  • 干粮
  • 大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