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医改三年收官 四个人眼中的医改

发布时间:2011年12月29日 05:4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人民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今年是医改收官之年。这场已历时三年的医改,成效如何?医改涉及的方方面面,都感受到了什么变化?本报分别采访了一名医院院长、一位基层医生、一家药企的总经理和一个普通患者,通过讲述他们的故事,希望能传递医改行进的足音

  闫大妈看病,少掏了多少钱

  本报记者 丁 汀

  记者站在闫大妈的新房前,看到新起的水泥院落时,有点不大敢相信:这是去年过年时,据说连鞭炮都舍不得放的人家?

  闫大妈叫闫淑荣,是北京市怀柔区雁栖镇北上关村人,今年51岁。

  自从2004年被查出患了类风湿性关节炎开始,用老伴儿王国忠的话说,“家就‘败落下来’了”。看完中医看西医,一个月光药费就将近两千。五六年下来,十好几万就没了。全家指着唯一的劳动力——大女婿挣钱。女婿是个孝顺孩子,挣多少交给大妈多少,可毕竟能力有限,一个月的收入也就一千来元。几年下来,家底儿就被掏了个精光不算,还欠下了亲戚朋友不少钱。  

  花起钱来就跟无底洞一样,揭不开锅在闫大妈家变成了真事儿。80岁的老母亲,为了不让女儿家断粮,每个星期从北下关村走好几里路赶来送米送面。

  医生告诉闫淑荣,要根治,必须马上进行髋关节置换术。但到医院一了解,手术费用可得一大笔钱。从诊断室里出来,全家四口人翻遍了所有口袋,才凑出了一千多元钱。老伴儿攥着钱蹲在地上,哭了。

  转机出现在2009年。根据相关政策,闫大妈成了城镇职工医疗保险的受益者。按照城镇职工医疗保险,除去起付线以外,住院可以报销85%。一家人也看到了做手术的希望。

  在闫大妈家,记者看到了医保报销清单,记录了她从2010年4月26日到10月29日期间通过医保报销的每一笔费用。

  从2010年4月起,闫大妈先后住了三次院,做了两次髋关节置换术,前后治疗费用共花去了13万多元,医保报销了5万多。加上因为家庭人均月收入不足800元,怀柔区医保中心替她申请了3万元医疗救助金。看病的钱她只掏了一小半。

  据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相关负责人介绍, 北京基本医疗保险实现从“制度全覆盖”到“人群全覆盖”,参加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后,住院医疗费用最高支付限额提升至30万元。

  “做完手术,我又能走路了。报销后,一个月自己只用掏300块钱的药费,负担比以前轻多了。”虽然个人支付的数额还不少,可是闫大妈表示知足:“如果不是医保,我想都不敢想做手术的事啊。”

  无底洞一填,女婿咬咬牙,就把小院盖起来了。

  对于患有类风湿性关节炎的病人,冬天是令人痛苦的季节。闫大妈的手指关节开始变形,脚也开始肿胀,没办法穿进普通的鞋子了。闫大妈家里,还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她自己也说:“在家用电器方面,我们家暂时还提不上。”可是她自始至终都在笑着,因为——

  “最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

  应院长当家,多操了哪些心

  本报记者 苗 苗

  “不好意思,久等了。”说话间,一个高大魁梧的男子走进办公室。他,正是此次采访的对象——浙江东阳市人民医院院长应争先。

  “聊聊我们院的‘医疗增加值’吧!”应争先说。

  医疗增加值,说的是医院业务收入减去变动成本后的剩余部分,相当于企业的边际利润。如果以此作为衡量,可以促使医院通过增加门诊人数、压缩变动成本等方式实现发展,一方面能实现医院的良性发展,一方面也能使病人享受到廉价的医疗服务。

  每个月核对用药情况的报表,是应争先日常重要的工作之一。控制大处方是降低变动成本的重要环节。门诊病人处方限额线、住院病人床日药费控制线和科室药品比例控制线,这是医院用来卡住大处方的三条“红线”。“每个月会有相应的药品使用情况报表,哪些科室使用超标一目了然。当超过上一年使用的5%的时候,相关科室会受到处罚。”

  大到医疗设备的采购,小到办公用品的使用,都成为降低变动成本不可忽视的重要环节。各项“斤斤计较”,给患者带来了实惠:门诊每人次平均费用从2003年的177.86元降低到2010年的135元。

  看病费用降低了,会不会影响医护人员的积极性?服务质量又如何保证呢?

  医院已经推行了近十年的岗位绩效工资改革无疑成为激活医院活力的关键,而2002年时任医院副院长的应争先正是这一套制度的设计者和推动者。

  按照分配方案,医院实行全员绩效工资制,职工个人所得薪酬与个人的绩效、科室的绩效以及全院的绩效挂钩,并实现了随着医院业务收入增加而逐年增加。当看到各病区医疗运行指标质量考核一览表的时候,记者注意到,具体的考核指标涉及医疗质量、医疗安全、抗生素使用等数十项。

  从2004年至今,应争先已经在这个医院当了7年的院长。他毫不讳言:现在越来越累——

  “最近这几年我们和新加坡、台湾等医疗机构或者管理机构持续合作,合作越深,了解越多,愈发发现了差距所在,这也就督促我们不断制定措施,推动进步。跟不上不行啊!”

  “现在大家对医疗服务要求在不断提高,服务也在不断细化,在一个病人身上会花费更长时间,这也意味着医护人员数量要增加。一个医生每年工资收入10万,如果每个病区增加1名医生,一年在人力成本上就要增加260万,这部分压力医院如何消化?”

  话语之间,有人来敲门,提醒之前约好的来自台湾和香港的医院培训合作方代表到了,于是,应争先起身告别。刚走出办公室,突然扭头,对还在办公室里的工作人员说:“走的时候,记得关灯啊!”

  控制成本,提升医疗增加值的理念,恐怕也渗透在这样的点滴之间吧!

  冯经理卖药,少绕了几道弯

  本报记者 刘成友

  占地600亩的山东齐都药业,掩映在淄博市临淄区的大片树丛里。须仰视才见顶的8层楼高的立体仓库,只一两人在操作管理,机械手码垛、取货,伸缩自如,分毫不差。齐都药业大容量注射剂年生产能力8.5亿瓶(袋),没有这样规模的仓储物流,应付不了。

  这么多注射剂,通过什么渠道,销往哪里?

  公司总经理冯波告诉记者,在山东省今年的基本药物招标采购中,齐都药业共有30个品种规格中标。中标前后相比,药品价格大幅下降,产销量大幅上升,公司在山东省内销售收入增长了30%。

  山东省基本药物采购招标最显著的特点是“单一货源承诺、最低价中标”。“药品生产企业要么中标、要么退出,竞争空前激烈。齐都很多中标的药品,价格只比第二名低1分钱。”总经理助理袁洪雨说。

  中标基本药物后,冯波感受到的最大变化在于,职工目标更明确,不用天天“跑”了;货款回笼加快了,配送费用支出减少了;企业实现了满负荷生产,成本降低了。

  袁洪雨说,以前,各地自行采购药物,一次招标,中标的企业可能有10多个。但是中标并不意味着你的药就有市场,还需要一家一家地“磕头作揖”做工作,打通各个环节。国家基本药物采购招标制度的实行,让冯波一班人从原来的疲于奔命中解脱出来。

  新制度规定,各基层医疗机构每年须预付当年药款总额的10%作为周转资金,加之山东省对医疗机构的财政补贴能及时到位,齐都药业的回款周期由原来的平均4个月降低到45天左右,有力地保证了公司资金周转。

  其他环节的成本也略有降低。袁洪雨说,比如,中标后市场份额扩大了,月销售额由原来的4100万元提高到5400万元,带动了现有车间满负荷生产,拉低了单位产品的生产成本。再比如,中标后,企业在与商业配送公司的谈判合作中占据了主动,原来需要支付8%—10%的配送费,中标后齐都的市场份额扩大,配送公司利润被挤压,又降低了大约2%的配送费用。

  尽管如此,企业也有“苦衷”。由于中标产品价格大幅下降,企业利润大大降低。以250毫升塑瓶葡萄糖输液为例,中标前平均价格为每瓶1.47元,中标后降到1.13元,目前每瓶平均利润不到一分钱。袁洪雨说:“虽然企业销售额大幅增长,但利润却降低了。自5月份开始,公司利润下降还挺大。”

  冯波说,尽管如此,国家基本药物制度有利于降低虚高药价,让利于民。企业还是积极支持并参与招投标,为国家医改做贡献。从长远看,中标基本药物,有利于扩大公司品牌知名度和影响力,有利于非基本药物的推广。

  叶大夫开方,少担了多少忧

  本报记者 蒋云龙

  “给病人开药,自然是要从病人的角度来开:怎么开药能让效果尽量达到最好,同时最大限度地为病人省钱才好。”

  说这话的小叶医生在北京方庄医院工作。他到这家医院的时间不长,但是已经和很多患者都成为了好朋友。他说,“病人都知道,我们开药、做治疗方案,都会从他们的角度出发。”

  长期以来,社会上普遍存在着“大处方”、“以药养医”等不合理的现象,群众深恶痛绝,医生群体也因此形象受损。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医患之间缺乏信任感,矛盾不少,极端冲突的案例也屡见报端。

  小叶医生说,“在我们医院,患者可以放宽心。”新医改三年,多重措施齐发力,解决百姓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其中关键,就是通过对相关机制的改革,来避免“大处方”和“以药养医”等不合理现象。

  “我们这儿的药都是基药目录里边的。国家定价,患者不担心被坑,我们开药的时候心里也坦荡,不怕被误会。”他讲,只要是目录里有的药,都由政府统一招标采购,取消了流通环节的加价,直接按中标价销售,最大程度上为百姓省钱。同时,基本药物全部纳入了基本医疗保障药品报销目录,最多可为患者报销90%的医疗费用。这样一来,开药这个过程被最大程度地透明化了。有时候会有病人抱怨目录里药品不够,但是几乎没人抱怨药价无法负担或者医生故意开高价药。

  方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吴浩说,为了避免传统医院“以药养医”、医生为拿回扣多开药的弊病。新医改施行了公立医院“收支两条线”制度。医院所有收入都上交到财政部门,然后根据医院开支需要,财政部门再拨下相应的款项。医生的收入和开药多少没有关系,而与工作绩效挂钩。医生从靠开药吃饭转变为靠服务病人吃饭。

  “不过,作为医生,还是希望收入水平能有一些提高,这样才能吸引新人来基层工作。”他说,“新医改之后,对于患者而言,减少了不必要的开支,让大家看得起病,是一件大好事儿。对于医生而言,按照绩效算工资,刚开始的时候相比过去收入是有了提高,医生们也很拥护。但是,现在随着时间推移,也出现了很多新变化。物价在涨,患者增多,医生的工资却没变化。比如我们医院,今年门急诊量比去年同期增加了55%,但是因为待遇低,招不到新人,我们工作量都很大。长远来看,这也是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

  本报记者 李红梅整理 制图:宋 嵩

热词:

  • 医改
  • 髋关节置换术
  • 葡萄糖输液
  • 基层医疗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