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面对面]关建中:角逐信用评级(20111225)

发布时间:2011年12月25日 22:2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6dbda8e50e3d4ceb84ac0f10b357710e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一家来自中国信用评级机构

    怎样对标普 穆迪 惠誉这三大评级巨头发起挑战

    在它的评级报告中

    美国为何被摘掉了顶级信用的帽子

    中国的信用等级又怎样排在了美国的前头

    在中国本土信用评级市场

    它如何回应公众对于它的质疑

    一个人和一个团队

    建立国际信用评级新秩序的梦想

    最终能否实现

    《面对面》古兵专访中国本土信用评级机构--大公国际掌门人关建中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获得诺贝尔奖的经济学家弗里德曼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他说我们生活在两个超级大国的世界里,一个是美国,一个是穆迪公司,这里提到的穆迪公司是美国最大的评级机构之一,它还有两个兄弟,分别是美国的标准普尔和美国的惠誉国际。但是一家来自中国本土的信用评级机构已经向它们发起挑战,它的挑战能撼动三大评级机构的地位吗?在它的努力下,一个全新的国际信用评级体系能够建立起来吗?今天《面对面》采访大公国际掌门人关建中。

    人物简介:

    关建中,山西人

    曾就职于原航空工业部

    1998年出任大公国际总裁

    2010年主持发布国家信用评级

    当地时间2011年8月5日,国际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将美国主权信用评级由AAA下调至AA+,这是1917年美国主权信用评级被穆迪授予AAA级后的首次下调。随后,日本、葡萄牙、比利时等多国主权信用评级都先后遭遇下调,引发了更严重的危机。这轮评级风波不仅意味着债务危机的风险不断加大,也印证了在资本市场全球化的今天,评级机构所能发挥的重大影响力。

    事实上,标准普尔并不是第一个摘掉美国顶级信用帽子的评级机构,早在2010年7月11日,一家来自中国本土的信用评级机构--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就已经将美国的信用等级评为AA级。

    记者:这样的一个结果当时有什么样的一种反应?

    关建中:当这个反应是最强烈的,就是整个世界震惊的可能也是在这个方面,尽管美国发生了金融危机,/而且是由他们国家发生以后传导到整个世界,给整个人类社会带来灾难,但是人们并不怀疑美国的AAA级别会有问题,大公发出这个声音以后,给美国的级别是AA级。

    主持人:这个一个A之差有多大差距?

    关建中:这个差别很大,首先是作为一个国家信用应该是很严肃的事情,特别是美国它要长期依赖债权市场去融资,来维持国家机器的运行,它的负债总额就是政府借的债已经到十几万亿了,所以这个信用级别对于美国政府来说,就是核心利益,至关重要。降一个级别的话,它必然会从它长期来看影响它融资的规模和成本。

    主持人:什么影响?

    关建中:大家过去认为它是没风险的,其实买美国债券不要有什么犹豫的,大公发出声音以后,不一样了,应该说质疑的声音肯定有了,市场肯定也会在怀疑,要想一想要不要买你的债券。

    主持人:在评级的时候,你们会到美国当地进行这样实地的调研吗?你们的来源数据从哪儿来?

    关建中:大公做国家主权的评级,我们现在基本上没有到这些国家进行实地调研,/

    主持人:那美国也可以谈到,那大公国际你不了解,你不了解美国的国情,你没来实地调研,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关建中:就是各个国家它官方网站公布的信息是权威的,这些信息足以支撑我们对它做出评价,当然我们还有其它的一些数据库做支撑,所以说对美国,包括对其它国家的一些级别的调整或者下降,这个我们是很慎重的,是严格按照我们一套评级的标准去个设计它,去发现它的风险。

    主持人:在这个评级结果公布之后,美国政府的反应是怎样的?有和你直接进行过沟通吗?

    关建中:这个评级信息发布以后的话,/个别的舆论,特别美国的媒体有质疑声,但是也不是太多,美国政府方面确实没有跟我们交流过,到目前也没有。我们认为它也不会和我们交流,因为它自认为大公的评级对它没什么影响,因为它还有三家机构在维护它的高信用等级。

    尽管如此,大公国际的评级结果依然在国内外资本市场、评级业界和传媒界都引发了震荡。美国“每日市场”网站表示:虽然有巨额债务,但美国“永不会失去顶级信用级别”。可如今美国的顶级信用级别竟然被中国剥夺了。德国《商报》说:中国自主评级“这是一个令人吃惊的结果”。英国《每日电讯报》说:中国报告描绘的是一幅全球信用评级的“革命性图景”。

    而将美国的信用等级评为AA还仅仅是大公国际摘掉美国顶级信用帽子的开始, 2010年11月,美联储宣布实施第二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通过超发美元刺激美国经济发展,大公国际认为此举表明了美国政府实际偿债能力崩溃和偿债意愿急剧下降,于11月9日将美国的信用等级从AA下调至A+,展望为负面。2011年7月14日,大公国际将美国国家信用等级列入负面观察名单,8月3日,将美国的本、外币国家信用等级从A+下调至A,展望为负面。2011年11月,大公国际宣布不排除继续下调美国主权信用级别的可能。

    主持人:但是三大评级机构,你像标普、穆迪、惠誉等等对于美国的信用评级都是非常谨慎的,但对于大公国际一直在不断地下调这样的一个信用级别,人们认为作为中国的这样一个评级机构,非西方的评级机构是在搅局。

    关建中:也可以说是搅局,这个因为我们一个新的评级的观点,一个新的评级的结果跟他们是有差距的。

    主持人:对美国降级的标准,你们是采用了什么样的一种途径和方式?

    关建中:我们是看上层建筑对国家的经济管理绩效如何,这是检验它的一个标准。第二个我们要确实看它经济结构,经济发展的动力在什么地方,这个是与西方评级理念、观点是完全不一样的。比如说我们来看西方发达国家,他们是长期依赖信用扩张,信用透支来发展经济。到目前为止它就没有发展动力,第三个我们还要看它的金融体系,信用危机、全球金融危机所证明的西方过度地发展金融,其实金融它是不创造价值的,它是分配剩余价值的,长期以来把这个东西搞错了,所以我们要看金融和它实体比例的关系是否恰当。再一个我们看它这个中央政府和各级政府的财政收入状况,因为这是偿还债务的一个根本来源,/最后我们还是要看它的外汇储备情况,那么对于具有国际储备货币发行权的国家,我们看它对币值的一个变化情况,你像美国它这个长期以来实施美元贬值,特别是量化宽松政策,那是公开的进行贬值,这个时候我们认定它是一种违约行为,是对债权人利益的伤害,就这些标准支撑着我们来看美国它的信用风险在哪里。在相当长时期内,所以我们断定这个级别我们还会继续下调。

    长期以来,与美国拥有的顶级信用相反,标普、穆迪、惠誉这三大评级机构对中国的信用评级并不高。2010年7月,大公国际宣布中国的信用级别为AA+时,穆迪、标普、惠誉分别将其评为A1、A+和AA-,2011年12月5日,大公国际宣布继续维持中国本币国家信用等级AA+,外币国家信用等级AAA。与三大评级机构的做法截然不同,大公国际一直将中国的信用等级排在美国之前,这同样引发了众多质疑。

    主持人:但又怎么证明你提出这种方法是一个正确的?

    关建中:我认为是认识我们当前这个信用世界的方法,这是根本的不同。由于这个认识的方法不同,所以产生的评级的理念、标准有巨大的差异。

    主持人:他们的方法是什么?

    关建中:首先三家不约而同认定这个,每个国家它首先要对它进行政治排序,也就是说,他们是按照西方的政治理念来先把每个国家的政治体制进行排序,而且特别表明这是最重要的。第二个它就强调人均GDP,这是反映了这个国家的经济实力,按人均GDP排序的话,美国是很靠前,包括现在我们知道的西方这些最发达的债务经济体都是最靠前的,这个跟一个中央政府的偿债能力也没有必然联系,因为它是国民收入的一部分,不体现在你的财政的收入能力里边。第三个它就提出强调了,一个国家的这种开放的程度,也就是这个国家的经济、金融的自由化跟偿债能力,会影响它的偿债能力,也就是越开放,你偿债能力越强,它得出这样一个结论。那么第四点,你比如说它强调了中央银行独立性,是不是有国际储备货币发行权,这个是定位AAA级别的标准里边,要想达到AAA级这是必要的,这样的话就使得它的这个标准意识形态化非常明显。所以我当时在这儿总结的时候,我想这个不仅是意识形态的问题,它把美国许多国家战略都体现在里面了,就是打开国门,为西方资本要打开国门,你必须开放。

    主持人:那当这样不同的结论出现以后,对于公众而言,人们怎么看这两个完全不同的结果?

    关建中:对这个公众来说呢,我认为它具有比较性,这个是很重要的。也就是原来没有这个比较之后,人们在只能去相信它,现在有了一个大公,有了大公的声音,它可以质疑它,甚至怀疑它,这个是很重要的。

热词:

  • 面对面
  • 关建中
  • 角逐信用评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