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新闻调查]脏油之链(20111217)

发布时间:2011年12月17日 22:4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d0cd21638c6c41baa496bcf562fd18d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采访人物】

    记者 孙宝印

    洪龙 江西省南昌县公安局副局长

    万爱梅 犯罪嫌疑人

    万勇 江西省南昌县公安局治安管理大队行动中队 中队长

    胡滨 九江生物能源公司副总经理

    田国辉 江西省南昌县畜牧水产执法监察大队 队长

    张胜飞 犯罪嫌疑人

    李冠彪 广东省东莞市公安局麻涌分局治安管理大队副大队长

    王文义 犯罪嫌疑人

    龚小牛 江西省环宇生物柴油有限公司技术员

    郭建斌 江西省吉安市遂川县养猪专业户

    江西省吉安市某收油商

    章凯旋 江西省公安厅副厅长

    华敬锋 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副局长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无论在城市还是在乡村,人们对于这样的场景司空见惯,并且形象地把这些从下水道、饭店后堂阴沟里掏捞出来的垃圾称作为地沟油。在过去的数年间,媒体和公众多次质疑过这些神秘人物的动机,也曾经在城市边缘的养猪场、窝棚发现过提炼潲水油的小作坊,有关地沟油最终变成食用油回到了餐桌的说法一直流传于坊间。

    肮脏的地沟油真的可能回流到餐桌吗?从地沟油到食用油这其中会有着怎样一条链条呢?

    8月22日,公安部部署在全国开展了“打四黑除四害”专项行动,严厉打击黑作坊、黑工厂黑市场和黑窝点。其中,打击制售地沟油是行动的重中之重。9月,江西警方在排查中发现一家生物柴油厂有重大嫌疑。

    洪龙(江西省南昌县公安局副局长):突击检查(中),她当时跟我说了一句这样的话:她说我没有生产食用油。

    记者:这是谁说的?

    洪龙:万爱梅说的。

    今年40岁的万爱梅是南昌县人,从十几岁起就在福建等地做生意,与一些油品公司有过交往。2008年,万爱梅和两个弟弟合股600多万注册了江西省环宇生物柴油公司。

    万爱梅(犯罪嫌疑人):在我手上没有(卖食用油),但是我不知道人家有没有,不知道人家是怎么想,咱心里就不清楚。

    洪龙:她就讲这样一句话,讲完以后就不讲了,当时我听在心里头,我就有点怀疑。

    记者:为什么她说这句话引起你怀疑呢?

    洪龙:我感觉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

    被警方高度怀疑的环宇公司位于江西省南昌县武阳镇境内,从省道大路拐到这条高低不平的土路走上几百米才能见到工厂。

    生物柴油的主要原料就是地沟油,而一家生物柴油公司的法人代表面对警方的检查时,却主动撇清与食用油的干系,难道这个生物油厂里真的另有玄机吗?

    万勇(江西省南昌县公安局治安管理大队行动中队 中队长):我们当时到现场一看,我们就看到白土。

    记者:这边是大量的白土。

    万勇:现场就是这些白土,感觉这个可能有生产其它油的嫌疑。

    白土的主要成分是硅藻土,在油脂加工中用于动植物油脂的脱色净化,使得油脂的颜色更加清亮,那么在生产生物柴油的过程中到底需要不需要用到白土呢?我们来到江西省一家规模较大的生物柴油厂求证。

    记者:在一个生物柴油厂里面有可能出现白土吗?

    胡滨(九江江南生物能源公司副总经理):不可能。

    记者:为什么不可能?

    胡滨:我们从工艺上讲,我们不需要白土。

    记者:你们不需要脱色吗?

    胡滨:我们脱色,我们有催化剂啊,有甲醇(钠)啊。

    不过,环宇公司对于警方的怀疑给出了解释:这就是工厂早在去年6月就不再生产生物柴油,而改为生产专门用作动物饲料添加剂的饲料油,用白土吸附地沟油中的杂质,是生产饲料油必不可少的一道工序。

    记者:饲料油的生产肯定是要用到白土的?

    万爱梅:你也知道有悬浮物,还有辣椒什么东西,因为那个毛油过来你要加点白土就是吸附悬浮物,做饲料油要用到白土。

    万爱梅的解释听上去合情合理,但这家生物柴油厂到底有没有生产饲料油的资质呢?

    记者:这个公司本来叫生物柴油公司,那么生产饲料油在它的生产范围之内吗?

    万勇:饲料油是不在它的生产范围之内,它的工商执照上有一个饲料油的研发,这个研发不能量产销售,量产销售是不允许的。

    记者:但你实际上是在生产,而不是技术研发?

    万勇:对,就一边生产,一边来办理这些手续。

    从工商注册资料中不难发现,环宇公司的经营范围仅仅是生物柴油制造和饲料油研发,并没有生产饲料油的资质。我们在调查中也发现南昌县还没有一家企业获得饲料油生产许可证。

    田国辉(江西省南昌县畜牧水产执法监察大队 队长):我们整个南昌县到目前为止,从我们执法大队成立以来,没有一家办证。

    记者:没有一家办了饲料油的生产许可证?

    田国辉:嗯。

    记者:这个情况是您怎么了解到的?

    田国辉:因为我们跟省里面也联系过。省里面也说到现在,包括江西省都没有办一家。

    一家没有饲料油生产资质的生物柴油厂,一年多来生产了2300多吨的饲料油,这些饲料油又流向了何处呢?

    洪龙:当时我们账目理出来了,就是流向广东 有1600(吨),我们就加大这方面的审讯力度,但她就是回避,她一回避我们当时就更怀疑。

    记者:怎么看出她在回避?回避广东老板?

    洪龙:很简单的,我们在提审的时候 ,比如说你卖到哪里去的?他们在本地(卖出去)的,她什么都说得清清楚楚,广东一个大头她就是不说,只字不说。

    记者:这个大头到底占比例有多少?

    洪龙:占了她的2/3以上。

    环宇公司刻意回避的这个广东老板到底是谁呢?从公司的往来账目上可以看出,他叫张胜飞。

    记者:张胜飞在东莞市的麻涌镇注册了一家饲料制品经营部,但是按照工商注册那个地址,难以断定他就是在这个院子里边,甚至当时警方也是连续找了好几个地方之后才确定是这儿。但是你即使来到,这个大院子里边,你甚至也难以断定,它到底在哪一部分。因为院子里有三家工厂,那么最后经过警方的调查,这个地方就是张胜飞的这个经营部,但是从外观(看)呢,你可以看到,没有任何的招牌和迹象表明它是一个所谓的饲料制品经营部。

    张胜飞今年26岁,是河北邢台人,初中毕业后一直跟着家人做油品买卖。张胜飞说,他从环宇公司购买的饲料油,大多转手卖给了在东莞做食用油生意的王文义。

    记者:那王文义开的什么公司?

    张胜飞(犯罪嫌疑人):也是做食用油贸易的吧。

    记者:食用油,对吧?那你也卖给他东西,他是开食用油公司的?

    张胜飞:这个圈子里,好多做食用油贸易的,也有针对饲料厂来做生意的,这个是这个圈子里是很普遍的一个事情。

    在获得张胜飞的口供后,东莞警方在10月11日找到了王文义位于东莞市洪梅镇的工厂。

    记者:这就是当天你们来的时候原状吗?没有动?

    李冠彪(广东省东莞市公安局麻涌分局治安管理大队 副大队长):对,我们来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

    记者:这是干什么的地方?

    李冠彪:这就是王文义他们这个炼油厂,调油、生产花生油的地方。

    今年36岁的王文义是湖南衡阳人,小学毕业后一直在广东等地打工,近年来开始涉足食用油贸易。

    记者:销到什么地方?

    王文义(犯罪嫌疑人):销到佛山、中山。

    记者:销到佛山、中山的什么地方?

    王文义:一些小粮油店。

    记者:他们那边直接零售了?

    王文义:对。

    至此,一条利用地沟油制售食用油的链条清晰可见。但是,这些肮脏的地沟油是怎样摇身一变就成为了餐桌上的食用油的呢?这一道道环节又是怎样形成的呢?

    在环宇公司众多的合同中,有一份合同非常特别,这也是当时警方检查时发现的线索之一。

    万勇:合同上要求两个以下酸价,所以这份合同也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

    记者:一般来说,饲料厂对饲料油的酸价要求是多少?

    万爱梅:一般做四到五个。

    记者:这个(合同)对酸价的要求,是远远高于对饲料油的要求?

    万勇:对,两个以下的酸价。

    记者:等于下家对她也有质量上要求?

    万勇:质量要求和(其它)饲料厂的不同。

    酸价是油脂的一个重要指标,酸价越低说明油脂质量越好,新鲜度和精炼程度也就越高,这份合同的特别之处在于客户特意要求环宇公司提供的饲料油酸价必须小于2,这是在其它合同中不曾出现的,而这正是张胜飞与万爱梅签订的饲料油购销合同。

    记者:当时你提了什么要求?对品质上的要求?

    张胜飞:没有提什么要求,我只是问她,我说你生产的油是什么品质,她跟我说了一下,我说就按你的品质。

    记者:她说她做的油是什么品质的?

    张胜飞:她说做的油(酸价)一般都在两个,两个以内。

    万爱梅:他有问我们的酸价,我说三个以下 ,一般两到三个,当时他要求签两个,当时我也挺担心。

    记者:这是张胜飞主动提出要把酸价降到两个?

    万爱梅:我就觉得他挺刻薄的,我说出两到三个他就签两个。

    那么,万爱梅的原料油要经过怎样的加工才能成为饲料油 ,并且达到张胜飞要求的质量标准呢?

    记者:炼油有这么多道(工序)?1 2 3 4 5 6 7 8 9 10,一共有十条,贴到这是什么意思?

    龚小牛(江西省环宇生物柴油有限公司技术员):按照这个做,按照这个做。

    记者:按照这个程序一步一步做?

    龚小牛:对,做生物柴油。

    记者:如果做饲料油的话 ,方式跟它有不一样地方吗?

    龚小牛:差不多都是一样。

    记者:那边十条,这边变七条。

    龚小牛是环宇公司聘用的工作人员,他告诉我们,由炼制生物柴油转到炼制饲料油只要设备到位,掌握一般的油脂加工技术就可以,不存在很大的技术难题。

    记者:这是干什么?这个地方?

    龚小牛:这是地流池。

    记者:地流池。

    由于地沟油杂质很多,因此,过滤是所有生产的第一道工序。

    记者:你说这上面的这些东西都是油里面的那些杂质留下来的是吧?

    龚小牛:是。

    记者:我看有好多残渣,还有木头、还有塑料的,塑料盖子都有,好像还有一点铁皮,有这么一层。

    记者:经过第一道粗过滤之后,油首先被送到这两个罐子里面来,这个罐子叫做脱水罐,里面需要加上盐水,经过油水分离之后,剩下的油是首先经过这个管子运到下一个程序当中去,需要加上硫酸、甲醇钠等这样一些化学成分形成生物柴油,但是在生产生物柴油一年之后,环宇改弦更张了,它是怎么改的呢?来看这儿,机关就在这儿,它是加了一道管子,把里边的油输送到了这个地方,在对面又有两个罐子,这两个罐子叫做脱色罐,怎么脱色?加的就是白土,加上白土以后,把异色、异味去掉。来看,这里面就是摆了一袋一袋的白土,其实白土就是一种经过加工以后的黏土,它的吸附能力非常强,他们会把这个白土从那个槽里面投放进去,然后用负压的方式把白土放到这个罐子里面去,来完成这样一个脱色、脱味过程。

    在经过过滤杂质、脱水、脱色和去味之后,地沟油必须经过脱酸才能达到较低的酸价。

    记者:为什么要安这么一个东西呢?

    龚小牛:脱酸。

    记者:生物柴油需要这个东西吗?

    龚小牛:生物柴油不用。

    记者:生物柴油饲料油要用这个东西吗?

    龚小牛:饲料油要用。

    为了更好地降低酸价,万爱梅经人指点在去年8月新建了一个蒸馏塔,从那时起,环宇公司生产的饲料油就能够把酸价控制在2到3之间。

    记者:最后蒸馏出来油的效果怎么样?

    万勇:据我们调查,从这个塔里面蒸馏出来的饲料油,颜色比较纯。

    记者:到什么程度呢?

    万勇:颜色就是比较接近我们的食用油。

    记者:这应该是他们生产的时候遗留在管子里的?

    万勇:对。

    记者:量还挺大。

    万勇:这就是提炼出的高纯度的饲料油。

    记者:还真是挺透亮的。

    万勇:味儿很冲,现在还是有一种辛辣的味道。

    记者:有咸臭的味道。

    万勇:咸臭,对。

    记者:经过了粗过滤、脱水、脱色、脱酸等等一系列工序之后,这样的东西已经是环宇公司最终的产品了。据警方调查,从2010年6月开始,这家公司已经生产了2300吨这样的产品,而其中1600吨是运往了广东东莞。

    万爱梅把她生产的饲料油命名为高质量饲料混合油,每隔一段时间,她就会按照张胜飞的要求,用油罐车把油运到广东东莞麻涌镇,张胜飞将这些饲料油一部分转手卖给了饲料厂,另外一部分则卖给了王文义,一个做饲料油生意,另一个做食用油买卖,两个完全不应重合的经营范围,他们怎么来做生意的呢?

    王文义(犯罪嫌疑人):我也问过是什么油。他就是说是米糠油。

    记者:那个油一般来做什么?

    王文义:也是食用的 ,也可以食用的。

    记者:米糠油是可以食用的?

    王文义:对。

    不过,张胜飞的说法与王文义完全相反,他认为王文义应该知道他所卖的油只是饲料油,是根本不能让人食用的。

    张胜飞:就是我那个经营部那里,都写得很大的那个标语,很明白的。我那是饲料油制品,严禁人食用,我的罐上我的墙壁上都写着好大好明显的字,他来谈的时候我都跟他说,我这个做饲料用的。

    走进张胜飞的饲料制品经营部,最惹眼的就是写在储油罐上的一条警示:饲料用油,严禁食用。

    张胜飞:(王文义)他也去过我那个厂子,我那里写的东西,他也都见过,然后我又跟他强调过这是做饲料制品的油。

    记者:你进了他的车间?

    王文义:去过一次,去了就走了,我也没注意这些东西。

    记者:车间有两行很大的字,饲料用油,严禁食用。

    王文义:没有。

    记者:你没有看到吗?

    王文义:没有。

    而在王文义看来,张胜飞并不在意王文义到底是经营什么油的。

    记者:他有没有问你,你是搞什么油的?

    王文义:没有问过。

    记者:你没有跟他说,你是经营食用油的吗?但是张胜飞说,他知道你是经营食用油的。

    王文义:他知道我就不清楚,但是我们也没去讲,也没去怎么样。

    记者:你为什么不讲,你是经营食用油的?

    王文义:我们见面也少,也很少谈,也没有谈这方面的事。

    巧合的是,万爱梅与张胜飞的合同当中,也有一句话引人注意,供方所提供的原料只能用作饲料添加剂及工业用途,严禁提供给人类食用,其实“不得供人类食用”本来就是饲料油买卖毋庸置疑的一个前提,而这样的表述出现在一份饲料油的买卖合同当中,又有什么含义呢?

    万爱梅:就是说对(张胜飞)他有一个约束力,我要跟你说清楚,这个是非食用油,是饲料油跟工业油。

    记者:这句话是在你要求下写进合同里去吗?

    万爱梅:对对对。

    记者:你跟你所有的买方都会提这个要求吗?

    万爱梅:一般都会提。

    记者:但是我们在你的合同当中,只见到你跟张胜飞合同当中有,而其它没有。

    万爱梅:有有有,饲料厂直接使用我这个产品,我就没有去强调,因为这个产品拿给它是直接消化的,我的中间商拿过去,我知道他要拿去卖给饲料厂,所以说,我写这一点,就是约束他,一定要拿给饲料厂去。

    记者:但你还是有担心?

    万爱梅:就是说(地沟油)回流到餐饮桌上,我们多多少少也听这些新闻,我们也不想惹这些没必要的麻烦。

    就这样,万爱梅的饲料油卖给了张胜飞,张胜飞又转手卖给了经营食用油的王文义。我们了解到,张胜飞所有卖给王文义的饲料油都经过了进一步的加工,他们之间又有着怎样的默契呢?

    去年十月,张胜飞和两个河北老乡一起注册了胜辉饲料制品经营部,并且花了20万元买回了一套冻化分提设备,使用这套设备可以将油脂再次过滤,并且能够降低油的凝固点。

    记者:其实你已经对万爱梅这个产品已经满意了,为什么还要再过滤一遍呢?

    张胜飞:我加工过的,就是说给人第一印象比较(好),不结冻了,第一眼观察的时候比较漂亮一点,那个具体的事情,我真的不是特别清楚。

    那么胜辉经营部为什么要把这些降低了凝固点的饲料油,全部都卖给王文义呢?

    记者:饲料油会对凝点有要求吗?

    张胜飞:没有什么要求。

    记者:饲料油是没有的,那什么人会对凝点比较低的油比较在意,一定要求凝点比较低的?

    张胜飞:王文义了。

    记者:也就是说你所有的从张胜飞(那里)进来的油,都是他把这个凝固点降到10度以下的油?

    王文义:对。

    警方在调查取证中发现:降低凝点的要求是王文义向张胜飞提出的,那么 降低凝点的目的是什么呢?

    记者:王文义要卖油的话,一定要把凝固点降到10度以下?

    王飞(广东省东莞市公安局 治安管理大队):因为张胜飞的油实质上是地沟油来的,地沟油这个凝固点比较高,因为它里面含了这些动物油脂这些杂质比较多,凝固点比较高的话,就在常温下容易出现白色的,那种凝固的油脂。

    记者:这在正常的植物油,是不应该出现的情况吗?

    王飞:正常的情况下不应该出现。就是在南方这种天气,室温下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记者:怎么样能断定有了这样的机器,肯定就是为了要造这种伪造的食用油呢?

    王飞:因为我们前期侦查的过程中,也咨询过其它部门。作为饲料油来说,第一个饲料油的纯度,不需要那么高;第二个,饲料油的那个凝固点不需要降低。

    记者:也就是意味着,当有的客户跟他提出,要把这个凝固点降到10以下的时候,张胜飞作为行内人,他应该确知,这个并不是用来做饲料油的。

    王飞:对。因为张胜飞这个人,他买回来(原料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来看,从江西购进了1600多吨,他一部分就是转手卖当成饲料油,什么油也罢,他就转手卖掉,(还有)有一部分二次加工,就是通过冷凝,然后过滤以后进一步提纯降低它的凝固点,这一部分油就专门当食用油来卖。

    记者:在张胜飞的经营部里,一个最大的罐子是他原料的储油罐,包括环宇公司的进货都先存在这个地方,过去他就直接把它卖掉了。从去年年底以后,为了提高这个油的冷凝点,进了一套设备。来看这三个黑罐子,这些油会被送这个黑罐子里边来,把它给降温,降温之后固体部分就会留在罐子的下部,而液体部分会在上面,这样形成一个分解的作用,所以叫分解机,再从这里面把这些油送到过滤机里面来,经过这个过滤以后,固体留在中间这个箱体当中,而液体就会流下来,这部分东西就已经是它的成品了,最后这些成品再输送到这个大罐子当中,这就是成品罐。来注意,在罐子上面,张胜飞特意写了两行字“饲料用油 严禁食用”。但实际上他的客户当中,恰恰就有经营食用油的人。

    王文义和几个湖南衡阳老乡合股开了一家食品公司,他们在东莞市洪梅镇租了厂房,进行食用油的加工与分装,经过查证 ,王文义一共从胜辉饲料制品经营部买回200多吨经过深加工的饲料油,这些用地沟油炼制的饲料油经过这里的加工又会有什么变化呢?

    记者:你会出几种油?

    王文义:调和油,花生调和油,就这两种。

    记者:花生油是怎么做的?

    王文义:花生油就是这个油调的,也不是说花生油。就是调一点香精的,调一下它的颜色,并不是什么花生油。

    记者:只是调了花生油的香精?

    王文义:对。

    警方查明,王文义等人不仅从胜辉饲料经营部购进饲料油,也从一些正规油厂购进豆油、棕榈油,分别储存到不同的油罐里作为原料油,然后加入花生香精勾兑成花生油、花生调和油。

    记者:假如要调十吨的油的话,他会放多少这样的香精呢?

    李冠彪:每十吨的原料加七到八斤的花生香精。

    记者:七到八斤,也就是说十吨里边要加四桶这样的香精。

    李冠彪:嗯。再加十五斤左右的棉籽油,因为那个原料油比花生油的颜色要淡一点,通过添加棉籽油把它那个颜色调深一点。

    记者:调得更像花生油?

    李冠彪:对。

    记者:就是又调色又调味?

    李冠彪:加到这个搅拌罐里面,上面有个马达,搅拌十五分钟,就成了他们所说的花生油。

    在大油罐里调好香精和颜色过后,这些假冒的花生油以及其它未经调色调味的所谓的调和油,经过自动灌装机贴上碗碗香、康庭、福轩等20多种品牌标签(出售),被批发到了惠州、佛山、中山等地的粮油店。

    记者:这个大仓库,全是油桶,这面积可不小。那边儿呢?

    李冠彪:就把那些空瓶子贴标签。

    记者:这叫满香园玉米香调和油,这个叫厨霸王,要真是从包装上看不出跟一般的正品油有什么差别。

    记者:这就是王文义等人加工厂的最后一道工序,罐装流水线,可以看到流水线上还有几瓶没有装完的瓶子,它保留下了当天被查处时这里的情形。而当初张胜飞他们卖给这里的油,也就是从这样的流水线当中灌进瓶子里面去的,就这样,当初的地沟油和垃圾油经过了一道道转手,一道道所谓的加工以后,摇身一变,变成了这样漂漂亮亮的成品油。

    据张胜飞向警方的交代,他总共向王文义卖了200余吨的油,如果把这200余吨(的油)灌装到这样的5公升的桶里面来的话,总共可以装四万桶。

    郭建斌是江西省遂川县的一个专业养猪户,猪场里养了100多头猪。每天晚上,他都要到县城的一些饭馆、排档收集泔水,回来喂猪。

    记者:你是跟几家都说好了?

    郭建斌(江西省吉安市遂川县养猪专业户):十多家吧。

    记者:那怎么,是你去拉了潲水以后,你要付钱给他们吗?

    郭建斌:要付钱。

    记者:要付钱,是么。

    郭建斌:要付钱。

    记者:一家餐馆多少钱?

    郭建斌:一家,就是两三百块钱一年。

    记者:一年。那你这样的话,十几家的话,总共得多少钱?

    郭建斌:两三千块钱,三千多一点。

    泔水不能够直接喂猪,一定要煮开后,撇掉上面的浮油才能拿去给猪吃,这些浮油便是人们常说的潲水油。

    郭建斌会把这些浮油都收集在一个大桶里,大约一个月时间就能装满300斤左右。这时,就会有人以每桶400元拉走这只装满了潲水油的大桶。这样,除去要付给餐馆的费用,郭建斌收来泔水除了喂猪,每年还能有一千多元的收入。

    记者:就是他来收油,除了你这家还收别人家的油吗?

    郭建斌:肯定收别人的,不可能就收我一家,(我一家)一两百斤、几百斤,人家一个月跑一趟,不可能,县城都还有,不要说这里。

    地沟油是人们对于多种废油的统称,一般来源有三个:一是宾馆饭店附近下水道中的地沟油和潲水油;二是屠宰场的动物脂肪油;三是厨房中多次炸过的老油,收油商们不仅从养猪户那里收购潲水油,还会与大学、机关和大酒楼等产生大量餐厨垃圾的单位直接签订合约,收购这些地方的地沟油。

    记者:有一份收油商和饭店签的协议书:内容就是收油商负责这家饭店的化粪池和隔油池的清理工作。怎么清理呢?来看这个地方就是下水道,下水道直通了饭店的后厨,后厨的一些废油、老油通过下水道,流到这样一个池子里面,这个池子就叫做隔油池,这个池子大约是两米见方,深度是一米五左右,从这个缝隙可以看到里面有一些白花花油乎乎的东西。那么按照协议,收油商每个星期到这个地方来清理两次,把这里的油脂收走以后,在他的小作坊里当中经过加温、去水处理以后,就被叫做毛油卖给了他的下家。

    收购郭建斌养猪场潲水油的是吉安的一名收购商,她把这些废油集中存放在吉安市市郊一个非常偏僻的院子里。

    记者:这里是一家废弃的肉联厂的厂房,吉安市2/3养猪场的废油就会被运到这个地方去,由于这个废油当中有许多是水杂含量比较大的,所以说工作人员会把这些油倒到这样一个方锅里面来加温,加温之后,水和油就分离了,漂浮在上面的这些油就会被放到这样一些铁桶里面去,这就是这个地方的产品,环宇公司的一部分油就是从这里买到的。

    收油商告诉我们,她的客户当中包括化工厂、油脂厂和生物柴油厂,从去年8月份起,她开始向万爱梅的环宇公司供货。

    记者:万爱梅的公司你是怎么接触上的?

    江西省吉安市某收油商:万爱梅是一个司机给我们介绍的,来我这里拉货,然后他说(南昌县)莲塘有一个收地沟油,我就到她那里去看一下。

    查阅收油商的账目可以发现,她以每吨不到3000元的价格收购地沟油,再以5000元左右的价格卖给化工厂,从中可以赚取每吨2000元的差价。但是,她与万爱梅的交易,却可以让她赚到3000多元的差价。

    记者:当时这个万爱梅给你出价多少?

    蒋玲玲:6350(元)。

    记者:一吨?

    蒋玲玲:对。

    而同一时期生物柴油的价格,只有一吨6500元,以这样的高价收购原料,环宇公司的目的显然不会是为了做亏本买卖。事实上,也就是从去年8月开始,万爱梅改弦易辙开始生产饲料油,这样她高价收购的地沟油才会获利。

    记者:一般来说你的价格是多少呢?

    万爱梅:应该是7200块钱一吨。

    万爱梅将加工后的低酸价饲料油以每吨7200元的价格卖给张胜飞,可以每吨获利数百元,而张胜飞对这些饲料油进行过滤、降低凝点后,再卖给王文义,也是因为王文义给出的价格会高于其它买家。

    记者:你怎么选定他呢?就怎么会卖给他呢?

    张胜飞:他出的价钱高一点。

    记者:他出多少钱?

    张胜飞:比平常的油贵一两百块钱,七千六七(每吨)的样子。

    记者:要高出去一两百块钱。

    张胜飞:对。

    那么,王文义为什么要购买张胜飞的饲料油来假冒食用油呢?这其中又有着怎样的利益驱动呢?

    王文义:去张胜飞那里拿,也是他们说便宜。

    记者:他说便宜,一般市价上进货多少钱一吨?

    王文义:就是比正常市面上便宜五六百块钱。

    沿着地沟油的整个链条,追溯掏捞、粗炼、收购、精加工、批发、零售这六个环节。我们可以看出,每个环节都是有利可图,而一旦方向瞄准餐桌,利益就成了暴利。那么,在暴利面前,地沟油到底有没有正规的出路呢?

    由于中国人独特的注重煎炒烹炸的饮食习惯,大量的餐厨垃圾和由此衍生的地沟油是无法避免的现实。去年一年,这位收油人在吉安地区收购了730吨废油,这只是一座一百多万人口的中部小城所产生的一部分废油量而已。

    事实上,地沟油绝非一无是处,现有技术完全可以将其变废为宝,生产生物柴油、化工助剂等工业产品。不过在全国范围内,这些正规的化工企业,即便受到政府税收等方面的政策扶持,也难以与非法炼制地沟油的不法厂商竞争。

    胡滨:现在这个生物柴油原料,一直就是很紧张。

    记者:按说(地沟油)的产出量非常大的,还会出现原料不足的情况吗?

    胡滨:肯定是需求量大。

    这是一家年设计生产能力7万吨的生物柴油制造厂,地沟油是其主要的原料。但是,由于地沟油的收购价越来越高,这家工厂自2006年成立以来从来没有满负荷生产过。

    胡滨:原来的收购价是5000到5500(一吨),甚至2007年收购到过6000。

    记者:现在呢,这个价格呢?

    胡滨:现在应该是到5000下去了。

    记者:这种价格的变化,您怎么分析呢?

    胡滨:我想还是跟公安部。对山东格林(公司制售)地沟油给予打击(有关),这个市场应该是要整顿。

    有一项统计表明:国内涉足生物柴油企业的数量,一度曾经达到300多家,而目前,这一统计数据已经缩水了三分之一。

    记者:那过去你们这儿也难买油,而且价格这么高,那也就意味着,很多油可能就真的流向其它非法的渠道了。

    胡滨:我想应该是有一部分(流向了)。

    这次专项行动,公安机关打掉集掏捞到销售多环节于一体的制售地沟油犯罪网络60个,查实涉案油品6万余吨。

    华敬锋(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副局长):现在我们通过120多起案件,抓获了700多人,而这700多人呢,都是证明从事(非法制售地沟油),并且这个地沟油都是查实流向餐桌的,这是一个标志;第二个标志,就是一些企业,就是(非法生产)地沟油的企业关停,少数的犯罪分子闻风而跑;第三个呢,就是一些黑工厂、黑作坊,让我们彻底摧毁,这个大概有一百六七十个,这是一个成效,在打击非法(生产地沟油)的同时,取得这么多战果的同时,我们还看到什么呢,一些正规的,利用地沟油生产饲料(油)的生产生物柴油这些企业也叫好,他们的收购价普遍下降,开工量猛增,效益明显好转。

    记者:如果说这个专项整治行动结束的时候,那么它们会不会死灰 复燃?

    华敬锋:我们打击犯罪是无穷期的,我们要履行好我们的职责,对构成犯罪严厉打击,保持高压态势,使犯罪分子不敢为,不能为。

    记者:那这次专项打击可能是以公安为主来进行的,但是如果说,真正转换一种日常性的工作,您觉得这块还需要怎么下力?

    章凯旋(江西省公安厅副厅长):这项工作光靠公安机关一家,单打独斗也不行。我们就希望有关部门给我们大力支持。现在地沟油,你说我们公安部门,我们(只能)通过情报信息依法打击刑事犯罪,打击非法经商人员。但是要从技术方面,从管理方面,从发证机构方面要进行严查严管,要重新理顺这个管理链条。

    华敬锋:我们积极向有关部门建议,携手从源头上建立起监管,这是我们的(共同)责任。

    在公安机关对地沟油犯罪严打高压的同时,一方面从源头上加快立法制定餐厨垃圾强制统一收购的办法;另一方面,通过协调环保、城管、工商、食品监督等相关部门对于餐厨废油的管理,最终将餐厨垃圾变废为宝,也许这才是让地沟油不再流回餐桌的根本之道。

    每天,郭建斌还会去餐馆拉回泔水,还要撇下潲水油存着。他希望,他搜集的潲水油都能流向正规的出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