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宏观经济学家:经济重点在稳不再使用“猛药”

发布时间:2011年12月15日 04:2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京华时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刘霞辉1962年生于湖南岳阳,1988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硕士,研究员。现任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经济增长理论室主任,从事宏观经济和资本理论研究。

  中央定调“稳中求进”,中国经济明年走向何方?本报记者就此专访宏观经济学家刘霞辉。

  稳中求进重点在稳

  京华时报: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基调是“稳中求进”,这是否体现出国家对低经济增长的宽容?保增长变成稳增长,背后的涵义是什么?

  刘霞辉:今年基调跟去年不一样,去年是控制通胀,但在这个过程中采取了比较紧的货币政策。半年左右的时间,准备金率提得很快,导致今年下半年经济出现下滑态势。因为目前中国的经济还是以投资推动的经济,如果没有足够的投资作为它的牵引力,靠国内消费和进出口都会比较困难。因此,中央提出来还是要稳增长。它虽然没有提保增长,但是事实上,稳增长的意思还是要保增长。因为CPI已经到了4%左右,还有下行的可能性,所以明年我国经济工作比较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要保障经济增速在8%以上。

  京华时报:稳增长和保增长的区别是什么?

  刘霞辉:稳指的是稳定增长,不能往下降。继续往下掉,各种问题就会比较多了。其实,结构性减税、适当放松货币政策都是为了保证经济增速不再往下掉。保增长的意思是不顾一切。

  京华时报:这个词的改变,政策层面将如何体现?

  刘霞辉:稳增长的政策都是比较缓和的,没有类似4万亿等猛烈的政策。还是在适度的范围内保证增长。

  京华时报:“稳中求进”,重点是稳还是进?

  刘霞辉:重点还是在“稳”。好比人吃了很猛的药,病治好了,身体虚弱,现在需要我们的身体恢复到正常的状态。必须是经济不再往下掉,然后在这个基础上再解决其他问题。假如经济继续往下掉,失业增加、老百姓收入得不到保障,社会事业没办法进展,这都很棘手。

  京华时报:货币政策方向没有改变,具体执行会否发生一些变化?

  刘霞辉:利率基本上没有下调的预期。我估计今年年内还会再调低准备金率,今年年末不调,明年开年也得调。

  房价难题逐步破解

  京华时报:会议指出,要坚持房地产调控政策不动摇,促进房价合理回归,加快普通商品住房建设,扩大有效供给,促进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如何看待这个信号之下中央政府跟地方政府之间的博弈?

  刘霞辉:从现在来看,大城市尤其是特大城市房价已经有所回落,新房价格回落比较明显,上涨势头已经受到抑制。过去一直困惑中央政府的一个大难题正在逐步破解。并且这些特大城市慢慢认识到,房价的过度上涨对于经济是非常不利的。比如北京、上海、广州、杭州,都不希望房价涨得太快。

  京华时报:所以说大城市的步调会更一致?

  刘霞辉:中央政府也希望这些地方的房价不要高到吓得老百姓都受不了了,弄得老百姓跟政府形成对立情绪。所以这些大城市跟中央政府的基调是一致的。但是有的地方,就是缺钱,就是要卖土地。当然不希望中央过度干预,(比如)很多二线城市。中央政府也会适当地体量他们的政策,所以这些地区可能在限购方面不一定像大城市那么严格。

  京华时报:你分析北京的房价走势会怎样?

  刘霞辉:从道理上来讲,暴跌不可能,涨得比香港还高也不太可能。

  目前还有减税空间

  京华时报:会议指出加快经济结构调整,促进经济自主协调发展。第一点就是着力扩大内需,特别是消费需求。与此相关的收入政策会否发生变化?

  刘霞辉:只要老百姓工资低,消费需求就不可能上升快。1994年税制改革以后,中央政府集中了比较大的财力,老百姓可分到手的蛋糕相对来讲更加小了。消费要上去,收入先行。没钱怎么消费?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方面在明年可能会有一些动作。目标就是适当地使整个劳动者的劳动收入份额慢慢得到提升。

  京华时报:会议特别提到,扩大内需的重点之一是提高中等收入者比重,中等收入者怎么界定?

  刘霞辉:在国外有比较明显的界定,咱们国家没有做过这方面的详细的分类。咱们国家的中等收入者,跟国外不是一个概念。我个人认为,心满意足的人就是中等收入者。目前这个阶层还没有形成。在执行上,就是把整个收入水平提高,中间层次就自然往上走了。

  京华时报:今年会议突出的一个关键词是减税,你怎么看?

  刘霞辉:减税的意思就是国家少拿一点,剩下的分给企业和个人。应该说这是个人收入所得慢慢上涨的一个重要的途径。

  京华时报:哪些税跟老百姓的生活关系比较紧密?

  刘霞辉:消费税直接跟老百姓有关系,消费税少了,商品降价,老百姓可以多消费一些。但是这个比例不是很大,现在比例最大的是增值税。税对商品的价格影响和个人的收入影响都很大,是中枢性的。我估计房产税是规范的问题,可能会涉及慢慢开征物业税的问题,但这块我们不做预期。

  京华时报:减税的空间主要在哪儿?

  刘霞辉:现在提出减税还是有空间的,这几年财政增收速度比较快,国库相对来说比较充裕,不像之前那么困难。有的企业确实经营有了困难,工资也涨不上去。

  本报记者张然

热词:

  • 刘霞辉
  • 希望房价
  • 房价走势
  • 经济增速
  • 经济研究所
  • 稳中求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