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新闻1+1]2012:中国经济“稳中求进”!(20111214)

发布时间:2011年12月14日 22:1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7dc585ab4b1a47cc9c7d897abe10364c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主持人 张泉灵:您好观众朋友,这里是《新闻1+1》,我是主持人张泉灵。

    今天我们要关注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关于这个会议媒体不约而同地注意到了一个细节,那就是会期。今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召开几乎是十年以来最晚的一次,12月12日到14日。虽然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其实没有一个具体确定说一定要在每年的哪天召开,通常11月下旬到12月的上旬,比如说前年的时候,12月5日到7日,去年10日到12日,但是今年是一直12日才召开,所以今天才刚刚结束。有媒体分析认为说这可能跟今年经济形势的复杂状况有直接的相关,看一个短片了解一下。

    字幕提示:2011年12月14日新闻

    新闻片中声音:中央经济工作会议12月12日至14日在北京举行。

    今天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北京闭幕,早在召开之前就有专家指出一般在11月底到12月上旬召开的会议,今年可能是10年来最晚的一次,而这表明的是决策格外审慎。

    字幕提示:2011年10月18日新闻

    新闻片中声音:第三季度我国经济增长9.1%,增速比二季度回落0.4个百分点点,引发了人们对中国经济未来是否会出现硬着陆的担心。

    字幕提示:2011年12月13日新闻

    新闻片中声音:2011年我国对外贸易面临国际需求下降的严峻考验,加上原材料、人工成本上升带来的压力,发展环境非常复杂。

    2011年,中国经济继续高速增长,但下行趋势也格外引入关注。而近期外汇占款四年来首降,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连续跌停,央行下调存款准备金率,这些经济现象引发了人们对于中国明年经济形势和经济政策走向的猜想,也因此本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备受瞩目。

    字幕提示:2011年12月14日新闻

    新闻片中声音:在充分肯定成绩的同时,也要清醒地看到,当前我国经济发展中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的矛盾和问题仍很突出,经济增长下行压力和物价上涨压力并存,部分企业生产经营困难,节能减排形势严峻,经济金融等领域也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潜在风险。

    而对于国际形势会议也指出,世界经济形势总体上仍将十分严峻复杂,世界经济复苏的不稳定性、不确定性上升。

    张立群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2012年,中国经济发展的风险首先来自于外部,就是世界经济的变数还是比较多的,要有应对准备。第二个是国内投资增长,特别是房地产投资增长也有一定的不确定性。

    会议强调将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宏观经济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增强调控的针对性、灵活性和前瞻性。

    樊纲 中国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明年即使通货膨胀率有所下滑、进一步下滑,它还如果在3%以上、4%以上的话,仍然不可掉以轻心。我们一方面要保增长,另一方面还是要防通胀的,这个时候就需要政策组合来加以应对。

    而对于明年的经济社会发展,工作总基调定为“稳中求进”。“稳”就是要保持宏观经济政策基本稳定,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保持物价总水平基本稳定,保持社会大局稳定;“进”就是要继续抓住和用好我国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在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上取得新进展,在深化改革开放上取得新突破,在改善民生上取得新成效。

    会议提出了明年经济工作的主要任务:一、继续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促进经济平稳较快发展。二、坚持不懈抓好“三农”工作,增强农产品供给保障能力。三、加快经济结构调整,促进经济自主协调发展。四、深化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提高对外开放水平。五、大力保障和改善民生,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

    张泉灵:我们刚才这个短片当中反复地在出现一个词,叫做“复杂”。那么2012年经济的复杂性到底有多复杂,我们不妨来看一个屏幕。首先我们先来考虑一下物价。到11月份的时候,CPI同比已经到了4.2%,从7月份开始连续4个月下降了,按说物价的下降是一个好事情,但是经济的增速同时也在下降,而且这个调头趋势还是非常的明显。如果说仅仅是这一对矛盾,要保证经济的增速在一个合理的区间,同时要防止物价反弹,仅仅是这一对矛盾的话,还相对好办,但是别忘了,我们还有一个调结构的任务。不要说为了保住经济增长的速度,该关的企业不关了,经济结构不调整了,该改革的事情也步推进了,所以这是要同时保证的。然而在2012年还有一个最大的经济的变数,那就是国际形势。怎么说呢?现在整个欧元区的状况是非常非常的不明朗,到去年底的时候,一个基本的判断,说国际形势虽然复杂,但是它可能会复苏起来,但是今年欧元区的状况明年到底会怎么样,会不会真的欧元区解散,虽然这是一个最坏的打算,但是不得不做这样的打算,所以今年,包括到明年2012年,整个的经济形势到底会怎么样,会复杂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接下来我们演播室就请进了国务院参事室的特约研究员姚景源先生。

    姚景源先生,其实去年的时候,在经济工作会议上也说整个经济的状况是面临一个复杂的局面,那么今年再提复杂,新的复杂形势在哪里?

    姚景源:我觉得中国经济我们讲现在是处在一个复杂局面,它首先表现为就是外部的局势复杂,就是中国经济的外部环境应当说是更为复杂。我曾经讲过,我说我们今年年初我们在研判外部局势的时候,我们曾经是略有乐观,但是现在看美国是失业率居高不下,欧债危机是日趋严峻,所以在外部这种不确定性、不稳定性在迅速地增加,那么它显然对中国经济会带来较大的影响,这是外部。就我们自身来讲呢?我们的经济运行的复杂性在于经济下行的压力和物价上涨的压力并存,在于我们大家都知道我们一些企业现在是生产经营困难,特别是小微企业就更为困难。还有一个是我们整个经济增长我们受到资源和环境的约束是在日益加剧,我们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的问题仍然突出。

    张泉灵:姚先生目前经济下行的压力到底有多大?

    姚景源:我们现在看整个经济增长确实是在下行,比如说在国内生产总值来看,我们去年第四季度是9.8%,今年一季度是9.7%,二季度9.5%,三季度是9.1%,四季度肯定还是在一个下行的状态。比较突出的,我是讲我们看出口,出口中国今年一季度增长率是26.5%,二季度是22.0%,三季度是20.5%,我们到10月份19.5%,11月份大家知道我们现在已经到了13.8%,所以我们现在看无论是从整个经济增长速度,还是工业的增长速度,还是出口都出现了一个下行的这样一个状况。这种下行的状态我觉得有三个原因。第一个原因呢,它还是我们主动调控的结果。大家知道我们中国经济今年很重要的做的一件事情,就是使经济增长由过去那种政策性刺激增长把它转到常态,转到要以来经济内生力量让它自主增长,这是一件很不容易,非常应该做的一件事情。在这件事情我们稳住了经济增长,当然我们在使经济增长由政策性刺激转到这种内生的自主增长的过程当中,我们经济增长出现增速回落。我讲这是我们主动调控的结果,这是必要的。

    张泉灵:想要的。

    姚景源:第二个,我们确实应该看到是由于世界经济的这种衰退导致我们外需减弱,所以我们的出口受阻,也导致我们整个经济增长速度一个适当的下行。当然这个经济增长下行,我讲也有它的好处,就是说经济增长下行有利于我们抑制物价,经济增长的这种适度的下行也能够使我们加大结构调整的力度。

    张泉灵:那接下来我们来看一下目前针对这样一个复杂的经济形势到底要采取什么样的宏观政策的调整方案。那宏观政策调整方案无外乎两个,一个是财政政策,一个系货币政策。我们来看2007年以来这一点到底有什么样的变化?我们从下往上看,我们看2007年,2007年当时的经济增长速度是相当快,因此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说稳健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希望增速稍微下降一点。到了2008年发现这个物价上涨的势头还是非常的快,所以“双防”,稳健的货币政策就变成了从紧了,银根继续收紧。但是到了2009年的时候,外部环境一个重大的改变,金融危机开始了,因此宏观调控政策紧急调头,开始变成了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在2010年的时候,虽然这个说法跟2009年完全一样,积极的财政政策、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但是这句话的重音其实是有改变的,怎么改?2009年叫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到2010年的时候,就叫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就是你别那么宽了,你适度一下,所以这是2010年的变化。到2011年的时候,就从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变成了稳健的货币政策。2012年定调,这个字跟2011年是完全一样的,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但是虽然字面一样,这个语气上、分寸上会不会有所变化?我们继续来请教姚景源先生,您觉得明年确定的这个稳健的货币政策跟2011年的稳健的货币政策当中有没有区别?

    姚景源:我们讲明年我们中国经济我们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要稳中求进,所谓稳中求进的话,我们这个“稳”要做到三个方面:一个“稳”就是要稳定经济增长速度,这个经济增长速度不能让它较大幅度地下滑,要把它稳住,那么这是第一稳,稳定住经济增长速度;第二个“稳”就是要稳定物价。然后第三个“稳”就是要稳定住社会大局。那么稳定好社会大局应该说是要建立在前两个稳定的基础上,只要我们经济增长速度稳定,我们的物价稳定,我们就能够做到我们社会发展的大局稳定,而做到这三个稳定最重要的就是要保持宏观经济政策的稳定性,所以我们就是要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

    张泉灵:但是也有分析认为说可能2012年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比2011年稳健的货币政策稍微宽松一点,您的判断?

    姚景源:我觉得我还不是赞成这样一种分析,我觉得我们要保持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我们还是要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和积极的财政政策。大家知道我们也会根据整个宏观经济运行当中各种各样的情况,我们会实时适度地进行微调、进行预调,而且我们在今年就已经做到了,我们要根据宏观经济形势的不断的变化,要更加注重宏观调控的这种政策的前瞻性,注意把握好调控的力度、节奏和重点,这些都是对积极的财政政策各稳健的货币政策的一个完善、一个补充。

    张泉灵:刚才我们从宏观的层面来分析了明年的经济形势,以及用什么样的方法来进行调控和应对。那接下来我们换一个角度,因为针对今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其实百姓也有很多的期待。因为对明年我们的经济生活,我们的家庭生活当中,百姓现在也有一些不明确的地方、有一些举棋不定的地方,比如说我们工资的收入和物价的增长哪一个更快一点呢?再比如说明年的房价是否会继续回落呢?我们一起来看一个短片。

    提高中等收入者比重,楼市调控不动摇,物价上涨压力,对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媒体的这些标题是公众的另一个视角,而这样的关注与将过去的2011年密切相连。

    字幕提示:2011年7月9日新闻

    新闻片种声音:今天上午国家统计局发布最新经济数据显示,6月份我国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CPI同比上涨6.4%,涨幅再创新高。

    高涨的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在6月份创下了三年以来的新高,对此,稳定物价、遏制通胀的调控措施不断出台,在今年的前三个季度中,央行共上调了七次存贷款基准利率,之后今年以来一路攀升的物价也从7月份开始回落。

    字幕提示:2011年12月9日新闻

    新闻片中声音:从10月份的涨幅5.5%到11月的4.2%,CPI的同比数据大幅回落1.3个百分点,创下今年以来的最低涨幅。

    把物价调控放到突出位置,效果已经显现,但回顾曾经出现的“蒜”你狠、“豆”你玩、“姜”你军等等,心有余悸的人们也期待一个更平稳的结果。

    北京市民:很多物价一高起来以后,马上国家就出台一些政策,像肉价涨完了又掉,总体来说我觉得基本还可以,但是水果确实涨了。

    北京市民:蔬菜价格降了,一毛多、两毛多都能买到。希望明年价格能够稳定下来。

    而就在刚刚落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也并没有对物价问题掉以轻心,而是强调经济增长下行压力和物价上涨压力并存。在此背景下,如何处理稳增长和调物价之间的关系是一个需要面对的挑战,而这样的关联还有地产的调控。

    王正宇 北京世联地产房地产分析师:到下半年(二三线城市)开始呈现和一线城市一样的起伏规律,也一样一开始先是成交量的下滑,然后再变成价格的波动,在目前来看一线和二三线城市规律基本趋同了。

    “金九银十”变成“铁九铜十”,而在最近,在严厉的调控之下,房地产将在2012年迎来冬天的说法屡屡出现在媒体之上。但在经济出现下滑的担忧之下,地产调控是否放松的猜测也再次出现,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此也给出了明确的答案。

    新闻片中声音:要坚持房地产调控政策不动摇,促进房价合理回归,加快普通商品住房建设,扩大有效供给,促进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

    扩大有效供给,促进价格合理回归,在会议内容被报道之后,今天的股市也迅速做出反映。午后的房地产股继续下滑,而无论是物价的稳定还是房价的调整,所蕴含的都是对民生的关注,明年经济政策如何呼应这种社会期待呢?

    新闻片中声音:会议指出,面对复杂多变的国际政治经济环境和国内经济运行新情况新变化,必须继续抓住科学发展这个主题和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这条主线,牢牢把握扩大内需这一战略基点,把扩大内需的重点更多放在保障和改善民生,加快发展服务业、提高中等收入者比重上来。

    张泉灵:好,我们来看百姓最关心的几个集中的问题。第一个,明年物价会反弹吗?第二,明年房地产调控会坚持吗?第三,中等收入者比重怎么提高?

    继续请教姚景源先生。首先是物价的问题,因为CPI已经连续4个月往下走了,明年真的物价还有反弹的风险吗?

    姚景源:我觉得明年的物价我们一定要看到两个方面,一方面就是我们今年对调控物价的一系列的宏观政策和措施在明年会继续发挥作用,所以明年总体上看我是讲物价不会像今年这样严峻,那么另外一方面呢,我们也要看到,就是说我们导致物价上涨和通货膨胀的一些深层次的矛盾和问题,我们还没有从根本上得到解决,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我觉得对明年的物价我们还是不能掉以轻心,还是不能盲目乐观,还是要把控物价放在宏观调控的一个很重要的位置上来。

    张泉灵:大家同样关心房价,会不会比如说明年有经济下滑的压力,你刚才说了,某些地方政府就坚持不住了,房地产调控就会可能成为泡影?

    姚景源:我觉得我们明年稳增长,经济可能会出现下行,但是我们要稳增长,稳增长当中,我们不会因为房地产产业的问题而改变宏观经济政策,因为我们看房地产来讲,比如说明年我们大家知道今年全国新开工的是有1000万套保障房,那么今年是新开工,这一千万套保障房明年就是在建和续建一千万套,而在建和续建是实实在在的投入,如果加上明年新开工还有一定数量的保障房,应该讲明年、今年新开工的一千万套保障房的在建、续建,加上明年新开工的,所以可以肯定地讲,明年保障房对于整个经济增长的贡献和拉动肯定会好于今年,而且明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确定我们还是要加大保障商品房的供给,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稳增长也是一定要坚持对房地产这种调控要毫不动摇,一定要让我们的房价能够合理地回归。

    张泉灵:最后您给我们讲一讲中等收入者的比例怎么能够提高?

    姚景源:应该讲一个良好的社会分配它是叫做一种橄榄型,就是两头小,中间大,小的上面是高收入,下面是低收入,中间是比较大的,就是中等收入者的比重。这种橄榄型的这种分配和收入的结构,第一有利于社会和谐稳定,第二它要有利于扩大消费,一个国家要真的想让消费成为拉动经济增长最重要的力量,那么最重要的措施就是要增长或者叫加大中等收入者的比重。这个问题应当讲我们已经讲了十多年了,所以我是讲,我们今天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我们再次提出这个问题,所以明年我们整个经济工作我们一定要围绕着这件事情。所谓增加中等收入者的比重,我觉得当前我们要做的实实在在的事情还是要加大、加快中低收入者的收入。因为我们现在不是橄榄型,我们是个金字塔型,我们是中间收入群体数量不够,我们相当多的还处在中低收入这么一个状态,所以我们要把这种金字塔型的收入状况,我们把这种结构调成橄榄型,那么我们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要让我们中低收入群体的收入能够更快、更多地能够得到增加。

    张泉灵:好,感谢姚景源先生的分析。

    明年经济形势复杂,这对于我们整个调结构和经济的决策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但是只要能够看得清、算得准,我们依然可以在风险当中找到机会。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