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黑龙江畔的小丁子村——俄语频道赴逊克县走基层采访纪实

发布时间:2011年12月12日 14:3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4400FC7A638B4d17A87B626C601F84CA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在俄语频道“走基层”活动中,我所在的小组远赴祖国最北部的黑河市,深入了解和感受了黑龙江畔一个俄罗斯民族村的独特魅力,这就是逊克县的小丁子村。小丁子村坐落在中俄边境线上,与俄罗斯的边境小镇隔江相望。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和历史渊源,小丁子村的村民以中俄混血人口为主,甚至形成了一个特殊的混血民族,被民政部正式命名为边疆民族自治村。我们此行的目的就是研究这个中俄两国交往融合的活标本,探访小丁子村村民的普通人生活,揭开这个带着传奇色彩的村庄的神秘面纱。

初印象:一个安静、富足的小村子

        我们的旅程可谓长途跋涉,从北京出发的班机经停哈尔滨飞行近四个小时才到达黑河机场,从黑河机场驱车两个多小时到达逊克县,再从县里赶往小丁子村。十月末的东北已经是一片冬日景象,朔风劲吹,寒气凛人,下午四点左右天色就暗了下来,我们在天黑前终于赶到了小丁子村。初到目的地的我们仔细观察村子的每一个角落,唯恐放过任何有新闻价值的线索。

        村子的中心是一条新修的水泥路,路两旁零散分布着村民的院落,大概有几十户人家。院子外围是带有浓郁东北气息的木栅栏,村民们在宽敞的院子里堆放着收割完的玉米、秸秆等,院子里收拾得干净、整洁。透过宽大的院铁门,能看到院子里停放的拖拉机和其他农用机具。村支书向我们介绍了小丁子村的基本情况,由于边疆地区地广人稀,每个村民大概都能有几十亩地,在提倡科技种田致富政策的鼓励和推动下,村里已全面实现了农业机械化。除了种地之外,村民们还凭借水资源这一得天独厚的优势,在黑龙江中搞水上养殖和捕渔,日子过得还是相当殷实。近年来,随着中俄文化、经贸交流活动的增多,边境旅游蓬勃发展。每年七、八月份,前来小丁子村观光、游玩的国内外旅客络绎不绝,村里的旅游业也日渐带动发展起来。每年荷花盛开的季节,吸引周边大批游客前来观赏,也给村民们带来了一笔不小的收入。我们从村子里走了一遭便绕到了江边,江面十分开阔,中间有一个小岛,旅游旺季时游客们可以在岛上烧烤、休闲娱乐。对岸是布拉戈维申斯克市的一个小镇,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一座建筑,据说是废弃的面粉加工厂。

        为了深入了解村民生活,第二天清晨,我们起了个大早,冒着零下几度的严寒,跟随拍摄村民打渔的过程,真实地体验了一把渔民生活。简陋的小铁皮船坐两个人就已经呈遥遥晃晃状,天气又冷得几乎伸不出手,影响了记者和摄像的工作,被采访的渔民面对镜头时也有点紧张,采访进行得比较困难。第一阶段的走访就告一段落了。


 
再了解:小丁子村的百年历史变迁

        如果仅仅是了解到村民生活的富足、江上打渔的辛苦,那小丁子村和东北大地上数之不尽的村子又有什么两样呢。随着走访的深入,我们了解到更多小丁子村的历史和风土人情。

        走进村民的家里,看着一个个鼻梁高挑、眼窝深陷的面孔,我们仿佛置身于异国他乡,有忍不住用俄语和他们对话的冲动。但是,村民们都说着一口地道的东北话,只有寥寥几人能勉强挤出几个简单的俄语单词。据村支书介绍,在几个月前,村里仅有的能讲一口地道俄语的老太太去世了,这让我们觉得十分遗憾。如今,生活在村里的中俄后裔大多是第三代混血,尽管外表上还带有十分明显的外国人模样,但其他方面基本已经完全汉化。

        小丁子村之所以能够成为中俄混血聚居村,和特殊的地理位置、特定的历史渊源是分不开的。中俄两国自古以来一衣带水,民间边贸往来频繁。据史料记载,1914年到1924年,黑龙江两岸边贸往来经历过一个高潮。闯关东来东北边疆谋生的男人们跨过大江到对岸去做起了生意,娶俄罗斯女子为妻并带回到小丁子村生活,而俄罗斯由于国内战乱,许多边境地区只剩下妇女和老弱病残,为躲避战乱,她们也过江到了小丁子村。许多俄罗斯人到了中国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去过,汉俄民族联姻,繁衍生息,成就了小丁子村历史上的一个繁荣时期。村里老人告诉我们,嫁到中国的俄罗斯妇女大多能歌善舞,每到节日,村里就热闹起来。春播前夕,为祈祷丰收,祝福新的一年平安吉祥、风调雨顺,村民们都要过巴斯克节、柳条节等俄罗斯传统节日。如今,将近一百年过去了,随着纯正血统的俄罗斯老人以及第一代中俄后裔的相继离世,俄罗斯节庆活动已基本没有了,停留在如今小丁子村里老人们的回忆中。

        在小丁子村走访期间全程陪同我们的村支书也是个第三代中俄后裔。他这几年不知道接待了多少像我们这样的探访者,回答我们提出的问题已经驾轻就熟。他作为一个村干部,有着和普通村民不一样的想法。他对于小丁子村的未来有自己的规划,对于小丁子村俄罗斯印记的逐渐消逝也有自己的担忧。他说,小丁子村以后的发展离不开俄罗斯这个印记,发展旅游产业还得主打异国风情这张牌。逊克县政府对小丁子村的发展给予了许多政策支持,通往县城的道路几年前刚修好,如今,村里又准备在县里的统一规划下打造俄罗斯风情街和俄罗斯大食堂等项目来吸引更多游客。

        来小丁子村之前,我们就了解到这里的不少村民都是“影视明星”,很多影视剧组都曾来这里挑选演员。几经周折,我们采访到了曾在《西伯利亚流亡记》中出演的邱常利老人。邱长利得知我们是电视台的,便非常热情地配合我们的采访,当天还特意打了笔挺的领带,带了一顶俄罗斯特色的帽子,采访过程中时不时能绉几句俄语。邱常利是无国籍的俄罗斯侨民,他的爷爷是俄罗斯军官,他从小跟随父母到中国生活,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有加入中国籍,成了无国籍的侨民。他说就因为是无国籍人,这些年在政策上还享受了不少优待呢。邱常利老人是个不折不扣的“演员迷”,家里摆满了几乎所有参与拍摄过的影视剧剧照,有一张年青时身着海军服的剧照还真是挺有几分英姿飒爽的气质,也许当年他爷爷做军官时就是这副模样吧。邱常利的生活非常潇洒,家里打扫得窗明几净,他有上百亩地全部租给别人种,整日清闲着等待再上荧幕的机会。

深挖掘:逊克县的俄语教育和知青文化

        小丁子村没有自己的学校,村里的孩子都要到逊克县里去上学。于是我们采访了逊克县边疆镇民族中学,这是目前县里仅存的一所开设有俄语课的中学。我们给初中二年级的学生上了一堂别开生面的俄语课。当我们的外籍同事瓦夏走进教室时,孩子们掩盖不住满脸的意外和喜悦之情,一张张天真的面孔和眼神里流露出的对知识的渴求给我们留下了深深的印象。刚学俄语一年多的孩子,第一次面对外籍老师时表现得有些紧张、无措。半堂课时间过去了,孩子们依然表现得不够积极、主动,直到进行两组对决歌唱比赛时,孩子们的兴致才稍微显露出来。倒是课后,一帮好奇的孩子围着瓦夏,问起了各种各样感兴趣的问题。相信,这堂俄语课将会给他们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

        在与学校领导和老师的交流中,我们了解到逊克县的俄语教学面临着很大困难。就像一年前,逊克县还有5所中学开有俄语课,如今只剩民族中学这一所学校在坚持俄语教学了,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很多,硬件的不足,就业的导向作用等等共同造成了今天的困境。这已经引起了有关方面的重视,黑龙江省为了鼓励中学开设俄语课,还给出了高考加分这样的优惠政策,同时也在着力加强中俄两国学生之间的交流、学习。我们期待着这些措施能够保护好俄语教学的火种。

        在返程途中我们还参观了黑河市知青博物馆。博物馆内的馆藏和展览内容十分丰富,将一段宏大的历史浓缩在一张张照片和一件件细碎的物品里,栩栩如生的蜡像再现了当时的生活和劳动场景,令人仿佛置身于那段激情燃烧、既辛苦又浪漫的岁月。我不禁感慨多少青年人把自己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献给了这一片肥沃的黑土地。而今日我们需要思考的是如何用自己的青春担负起国家和社会的责任。我们不再有“上山下乡”的艰苦磨砺,走基层却是我们难得的体验生活和锻炼自己的好机会。

        在这次走基层采访活动中,我们一行八人团结协作,不仅体验了外采工作的乐趣和意义,更重要的是真实地感受了地方和基层的生活原貌。我们在小丁子村耳闻目见的是一个个平凡的人物,一个个平常的故事,但就是这些普通人身上承载的却是中俄两个民族交往和融合的厚重文化。村头、田间、工厂、学校,每一个场景都似乎风平浪静,背后又无不透露着隐忧和希望。这就是最真实的中国,最真实的生活,也是我们此行最大的收获。 


                                     俄语频道 刘三琦

热词:

  • 黑龙江
  • 俄语频道
  • 逊克县
  • 走基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