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CCTV记者走基层之东宁行

发布时间:2011年12月12日 14:1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从东宁回来的路上,窥见林海雪原一角。虽还未到冬天,东北的山野平原却已是冰凌覆盖,戎装素裹。下午三四点钟的光景,正赶上落日时分,暮色四合,一边是日悬沧海,野旷天低;另一边却是白露成霜,雾霭氤氲。回想起此次采访行程,心里感慨万千。
 
        初次外采,马不停蹄的三天半。期间既有凌晨蹲点,采访遭拒的尴尬;也有深夜讨论、策划审片的辛苦;既有雪天抢拍,坐“过山面包车”的惊险;也有连轴拍摄,来不及漱洗,以致蓬头垢面的狼狈。然而,当所有这些付出最终被量化为七盘带子装进行囊的时候,大家的心里,也一瞬间被喜悦和感动塞得满满的。如果说编辑室的编译工作给人的感觉是按部就班的稳定,那外采工作则更添了一份艰辛磨难的质感。这份厚重的质感不仅仅留存于带子里和稿子上,它更是以一些微而动人的故事永远留存于我们的回忆中。

 
        东宁是中俄边境的重要口岸之一,也是我们采访故事的开启之地。为了赶上早上6点开关,我们出发时间定在了5点半。前一天深夜刚刚抵达的我们,一大早又跟打了鸡血一样出现在宾馆前台。虽然负责接待的当地宣传办丁主任就我们要早起外采一事跟宾馆打过招呼,可当一袋袋包子鸡蛋冒着热气欢腾着迎接我们的时候,我们还是倍感意外——本没打算惊动他人,整个厨房却提前开工忙碌了一个早上。正当我们不知如何感谢时,厨房大师傅却若无其事地说:央视记者来给我们做宣传,我们应该大力支持。
 
        然而口岸的采访并不顺利,即便是好话说尽,过往的游客和商人却不愿面对镜头说上只言片语。一筹莫展之际,我们遇上了曲大姐——我们此次采访的重要人物之一。短发、皮衣,目光炯炯,言语着力,作为土生土长的东宁人,精干、爽快是她给我们留下的第一印象;一口流利而道地的俄语更是让我们外籍同事都叹为观止,再加九年俄语导游经历,使得她对口岸的发展兴衰有着自己独特的看法和观点。好不容易抓住这个人物,领队果断决定:做一个深度采访,讲述咱老百姓自己的故事。采访约在第二天早上六点开始,大姐十分爽快地答应了下来,末了她热情地说道:你们不用吃早点哈,等到了发货点,我请你们吃正宗的俄罗斯“沙士雷克”。——“沙士雷克”在俄语里是“烤羊肉串”的意思,我们几个面面相觑,短暂发懵之后爆发出一阵大笑:清晨六点的烤羊肉串,这样生猛的早餐大概也是生平头一回经历了。
 
        另一个采访对象徐老师,研究木耳环保种植技术十几年,他将锯末变废为宝培养出来的木耳质优产高,远销俄罗斯。在他的指导下不少东宁人走上了致富的道路,而他本人却甘于清贫,坚守着本行,数十年如一日从事着一个月两千块钱的教师工作。当天下午的拍摄约在商户家,他是自己骑着自行车过来的,当我们急忙出去相迎时,看到停在这个个子小小皮肤黑红的小老头儿身旁的,竟然是辆旧的粉红色女士自行车。
 对徐老师的拍摄也颇费周章,因为空间狭小,场景需要精心设计。徐老师在摄像的指导下进行着各种场景的演绎,几遍之后大家都累得冒汗,徐老师也面露困色,可他却只是憨厚地说:“从来没有拍过你们这个东西,真是好玩。恩,好玩!”

        第二天我们跟徐老师说想买点东宁木耳带回北京,徐老师答应给我们联系商户。谁知中午他竟然自己带着十斤干木耳来了,足足有半个麻袋。起先我们说好的价钱是四十块钱一斤,当我们掏出准备好的四百块钱时。徐老师却从兜里掏出十块钱说:“我跟商户讲价了,给你们讲到三十九块钱一斤,只能讲一块钱,讲多了他们不给卖。”我们赶紧推托,徐老师硬是把十块钱放下起身就走,我们赶紧追出门口,他却只回过身来跟我们摆了摆手,踏上他那辆粉红色的女士自行车,绝尘而去。

        在这样浪漫、温馨的故事里我们结束了在东宁的采访。作为一个口岸县城,东宁显得小而冷清。它既没有满洲里的粗旷辽阔,也没有绥芬河的温婉瑰丽。然而,东宁人却用自己的质朴和真诚迎接着各方宾朋。没有客套的寒暄,也没有做作的外衣,有的就只是实实在在的一颗心。而这样的一颗实实在在的心,正是我们此次东宁之行的目的,也是“走基层”活动追寻的核心价值之所在。

        踏花归来马蹄香,清音三日犹绕梁。虽然在东宁只有短短的三天半,但是留在我们心里的这些美好的小记忆仍在初冬寒冷的北京温暖着我们,继续前行。


                                                    CCTV俄语频道

锁佳迪

热词:

  • CCTV记者
  • 走基层
  • 东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