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中国因素撬动世界经济天平 生产链中最重要一环

发布时间:2011年12月09日 14:5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经济参考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十年来,中国改变了自己,也影响着世界。在“中国制造”充斥全球市场的同时,作为规模空前的新兴市场,10年来,中国累计利用外资超过1万亿美元,是全世界吸收外国直接投资最多的国家之一。巨大的中国市场不但影响着国际商品的价格走势,也左右着跨国公司的全球布局。如今,全球企业都想知道中国消费者的口味,他们把研发中心设在中国,把跨国采购重心放在中国,中国市场也毫无悬念地成为众多跨国企业财报的亮点。与此同时,不断壮大起来的中国企业,也开始扬帆出海,参与全球化竞争。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加快了中国融入世界的进程,对全球经济正产生着积极和深远的影响。

  王乐(化名) 铁矿石贸易商

  中国需求促进世界经济增长

  □记者 杨烨 北京报道

  当记者见到王乐(化名)的时候,他刚刚结束了和一家银行的贷款洽谈,晚上的飞机,还要赶到湖南与一家钢厂谈合作。而在两周前,他还在非洲考察一个铁矿开发项目。

  应酬、考察、谈判……这些就是王乐繁忙的工作节奏,作为一个铁矿石贸易商,这样的生活一晃就是十几年。

  “1998年之前,我在钢厂工作,主要也是负责原料采购,后来和几个朋友决定自己出来干。”公司注册在青岛,这一干就是十几年。这 十 几 年 中 国 经 济 经 历 了 一 个 高 速 增 长 的 过程,大量的基础建设和房地产开发,使得中国的钢铁行业也获得了一个难得的发展机遇。伴随着钢铁工业的发展,铁矿石贸易也进入了快速成长期。

  十年前,我国铁矿石进口量才9230万吨,2002年达到1亿吨,到2004年就涨到了2亿吨,2008年涨到了4亿吨……一直到现在进口量已经达到了6亿吨。我国成了最大的钢铁制造国,同时也成为最大的铁矿石进口国。

  正是因为这个机会,让包括王乐在内的很多铁矿石贸易商狠狠赚了一笔钱。他永远忘不了那个时候的情景,很多钢厂求着要买矿石,相互竞价,行情好的时候一吨矿石都可以赚几十美元,他所在的公司规模也在扩大,不仅在天津、北京都开了分公司,同时资产规模也从之前的几百万积累到了数亿元。中国进口量的增加,拉动了铁矿石价格的上涨,不仅价格飙升到了200美元/吨,且矿石一度达到“奇货可居”的地步。

  “我们现在去澳大利亚、加拿大去看一些项目,那里的人对我们都非常友善,因为他们都能感受到,中国需求对自己本国经济发展的促进作用。”王乐告诉记者,特别是在2008年,受到全球经济危机的影响,铁矿石作为大宗原材料产品也开始大幅度落水,而正是因为中国出台了刺激经济的一系列政策后,中国钢铁行业也成为最先复苏的行业,从而拉动了澳大利亚、加拿大、巴西等矿产资源国经济的恢复。

  不过,令王乐感到遗憾的是,作为最大的买家,中国至今仍然未在铁矿石定价权方面获得主动权,定价权仍然牢牢掌握在国外几家大公司手中。“但是我坚信,中国需求下的中国价格终将会实现。”王乐说。

  “中国需求”在更大程度上影响着国际市场的供需关系和商品定价,铁矿石如此,很多商品也是如此。这种需求来源于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也同样刺激着产品出口国的经济增长。而众多进口的原材料,又在中国加工生产后,以各种商品的形式,出口到全球市场。中国与世界经济在这种商品流动中,实现着共同繁荣。

  卡雨穆 阿富汗商人

  从“采购中国货”到“买卖全球货”

  □记者 张遥 义乌报道

  阿富汗商人卡雨穆和他的两名亲兄弟从1998年开始在义乌经商,主要是将中国生产的饰品、化妆品和建筑材料等产品运回国销售。经过十多年发展,卡雨穆三兄弟从义乌市场的一平米小摊位发展到了如今注册的贸易公司,8名员工常驻义乌负责采购,100多名工人在阿富汗当地负责销售和建材加工。

  “为了跑采购,我到过中国十多个省市,渐渐发现了新的商机。”卡雨穆说,“中国人对玉石有特别的情结,我在新疆看到过很多精美的玉石,但价格都比较贵。我们阿富汗盛产青玉,而且价格大概要便宜一半。在中国做了十几年生意,贸易渠道我已经熟悉了,下一步准备从家乡采购玉石到中国来卖,应该会有市场。”

  而对于阿尔及利亚商人阿布都来说,他的大海贸易公司早已定位于“进出口”,“从买卖中国货到买卖全球货,商机一定是存在的。”

  “W T O的规则就是鼓励充分的市场竞争,我们已经看到了中国入世的积极效应,希望通过‘买卖全球货’进一步实现多赢。”俄罗斯O M E D公司义乌办事处的首席代表汉萨说。

  汉萨还表示,“十年下来消费者也渐渐明白了,‘中国制造’并不是刻意低价销售,而是可以按需生产,一分钱一分货。”汉萨说,“我们尤其喜欢买中国制造的小商品,因为就俄罗斯而言,轻工业是我们的弱项,而中国商品正好为我们补了‘短腿’,全球化经济正是要体现这样的分工协作。”

  加入世贸组织十年,中国商品走向世界的同时,各国商品开始通过日渐成熟的贸易流通渠道进入中国。很多人只关注中国的出口,却没有意识到中国也是个进口大国。2000年,中国是世界第七大出口国和第八大进口国;如今,中国已成长为第一大出口国和第二大进口国,中国的进口在过去十年中以年均20%的速度递增,这一巨大的变化是不能忽视的。

  杰西卡·伯纳斯 美国公民

  圣诞礼物几乎都是“中国制造”

  □记者 乔继红 纽约报道

  杰西卡·伯纳斯,一名普通的美国母亲,当记者问起她对“中国制造”的印象,她说,近10年来,美国市面上的中国产品像“吹气球”一样的快速膨胀增加。“像我的日常生活里,几乎所有的衣服都产自中国。”

  圣诞节快到了,伯纳斯最近正在采购圣诞礼物。她是一名大楼管理员,没有太多时间去逛商店,所以只能在网上购物。她说,不管是孩子想要的滑冰鞋,还是圣诞树,还是礼物包装盒,几乎全是“中国制造”。“对我来说,产地不是很重要,实惠才重要。”作为一个精明的主妇,伯纳斯在乎的是价格和质量。

  记者问起中国产品的质量,伯纳斯回答说,“不能一概而论,有的好,有的不好,”在她的脑子里没有一成不变的传统看法,每个产品都是个体。“比如现在也有很多产自印度尼西亚、越南还有拉美一些国家的产品,每个都不一样吧。”

  美国民众中,大部分人的心情跟伯纳斯的一样,他们购物时,不在乎产地,在乎的是能不能满足生活需要,能不能“值回价钱”,是不是符合自己的收入水平。

  而事实证明,选择“中国制造”确实给美国人省了不少钱。据中国驻美大使馆的数据,过去10年,中国产品使美国消费者节省了6000多亿美元。研究表明,“中国制造”平均为每个美国家庭增加了1000美元的可支配收入。

  如今,美国制造业面临“中空化”,除了部分高科技创新产品外,大多都外包出去在海外生产,目的在于节约成本。“美国制造”越来越少,有一部分美国人开始着急,记得C N B C做过一次电视专题,一位美国老太太竭尽全力支持“国货”,不在乎价钱,只在乎“美国制造”,但要完成一次日常购物常常要开车跑很多个地方才能买齐。通常情况下,大部分人还是更愿意选择物美价廉的“中国制造”。毕竟两三倍甚至更多倍的价差不是每个人都能吃得消。

  一位哈佛大学的教授曾说,“中国制造”为促进美国经济增长、控制通胀水平发挥了积极作用。

  伯纳斯跟记者谈完,收拾东西准备回家,这个时候一直站在她旁边的同事翻翻衣领,对我说:“快看,我的衣服也是中国制造,鞋子也是”。

  如今的美国随处可见“中国制造”的影子。对于美国普通民众来说,从服装,到箱包,到家具家居,再到电子产品,如果不是有人问起产地,他们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这么多东西来自中国,“中国制造”已经是他们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十年间,“中国制造”以其物美价廉的优势,迅速进入全球市场。

  陈永岚 瑞典投资贸易促进署副署长、中国代表处首席代表

  投资欧洲“中国企业确实长大了”

  □记者 梁嘉琳 北京报道

  “从瑞典卡尔马省中国商贸城,到斯德哥尔摩工业园中兴通讯和华为研发销售中心,再到国家电网公司瑞典新能源合作项目。瑞典投资贸易促进署中国代表处成立前五年,我们就从中国引进了100个投资合作项目。”瑞典投资贸易促进署副署长陈永岚说道。

  从首席谈判代表再到副署长,华人陈永岚推动瑞典成为英国之后,欧洲第二个在中国设立招商引资代表处的国家。“2002年,中国各地政府都在为招商引资绞尽脑汁,我们反过来到中国来招商引资。”陈永岚回忆道,“那一年,中国政府首次在‘引进来’战略之外,提出‘走出去’战略。”

  最初他们接触的是华为和中兴,因为波罗的海地区拥有全球闻名的移动通讯和3G通讯设备制造业,比如瑞典的爱立信、芬兰的诺基亚,华为和中兴在瑞典设立研发中心,可以获得区域内全球领先的资源和信息优势。

  陈永岚说,2008年以前,中国走向瑞典,既有科技企业搞产品开发等,也有民营企业搞高端市场的产品销售,既有大企业在新能源、矿产等方面的战略性投资,也有地方政府、行业组织在瑞典设立办事处,“数量不少,但规模不大”。

  在陈永岚看来,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全球经济格局有了很大变化,中国企业家们从此前尝试性地自建机构,到发起大胆的股权投资和并购,“华锐、金风等中国风电龙头企业也在与我们接触,有到瑞典发起股权投资的意愿”。

  陈永岚印象最深的是,中国吉利汽车2010年收购瑞典沃尔沃汽车。这个消息见诸中欧报章时,业界、工会一开始都不看好,但经过这几年,在国际化团队组建、高度市场化的本土运营经验、砍价等谈判技巧等方面,中国企业确实长大了。

  谈到中国投资对瑞典的影响,陈永岚说,我们的工作已经远远跳脱出国际贸易、单项投资、招商引资,而是一种双向互利的跨国资本流动,瑞典有技术和产业优势,中国有资金和市场优势,甚至可以惠及第三方市场。“华为在瑞典的研发中心有500个工程师,70%都是瑞典本地人。”陈永岚举例说。

  “2010年,瑞典政府提出5000亿克朗的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计划,覆盖路桥、铁路、物流中心、航站楼等领域,欢迎中国企业今后参与我们的全球招标。”陈永岚最后发出邀请。

  2010年当年中国对外投资达688亿美元,比2002年增长了25倍,跃居全球第五位。中国企业走走看看、学学思思的求索之路,迄未止息。

  张涛 诺西公司采购经理

  在中国采购,全球生产链上无法替代的一环

  □记者 侯云龙 北京报道

  “十年来,中国已经成为诺西最为重要的采购市场,而当初在中国建立全球采购总部的计划,也已经顺利完成。”负责诺基亚西门子通信(以下简称“诺西”)在中国采购工作的采购经理张涛这样向《经济参考报》记者说。

  张涛介绍,自己的工作包括为诺西设在中国和欧美等其他地区的生产线采购芯片、集成电路等各类电信设备。这几年来,他和超过50余家中国电信设备生产商和供应商打过交道。在他看来,诺西在中国的采购,已经成为诺西全球生产链上不可或缺和无法替代的一环。

  “这些采购需求可能来自诺西在中国、印度或者其他全球任一一个生产工厂,也可能来自诺西的研发中心。”张涛说,在接到任务后,就得马不停蹄地开始联系中国的各个供应商。

  从2009年开始,诺西在中国的采购金额已超过了10亿欧元。“这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前是无法想象的。”张涛说。

  张涛介绍,尽管自己负责的采购工作只占诺西在中国采购量的一小部分,但据他了解,相对低廉的价格已让诺西受益匪浅,从2007年开始,通过在中国市场的大规模采购,诺西的生产成本在逐步下降。他介绍,自己负责的一项采购,已经使一种电信设备的生产成本,在三年内下降了10%左右。

  中国廉价的劳动力成本和原材料成本,使得众多跨国公司受益匪浅。大量的跨国公司都将在中国建立供应链作为其全球战略不可或缺的部分。“国际化基点正日益从欧洲转向中国”———2010年出任诺西CEO一职的苏立这样认为。事实上,类似的话,摩托罗拉、阿尔卡特-朗讯、爱立信、思科等国际公司的大佬们也说过。这不仅仅因为这些公司在中国市场上的快速增长,更是因为中国在全球化经济中扮演者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任何一家像诺西这样的高科技公司,要完成设计、采购、生产、销售的一连串工作,都无法脱离中国市场。

  张建敏 尚德电力投资关系部主管

  本土化发展拉动当地就业

  □记者 梁嘉琳 北京报道

  “我们海外的销售公司都是本地化雇工,欧洲、美国、日本分公司从销售员到总裁都是当地人。中国人和外国人,归根到底都是尚德人。”尚德电力投资关系部主管张建敏向《经济参考报》记者说道。

  张建敏说,2007年尚德开始收购海外太阳能电池厂。2009年,尚德宣布斥资1000万美元,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凤凰城建设太阳能电池生产工厂———尚德电力成为中国首家在美国设厂的太阳能电池组件制造商。“目前产能只有50兆瓦,相对于整个尚德刚达到2400兆瓦的产能,还是很小的。我们在美国建厂雇了近百位蓝领工人,主要负责把中国制造的太阳能硅片板焊接组装起来。”

  对于上游产业,张建敏说:“没有中国光伏产品产业的高速发展,就没有这几年全球光伏产业供应链的高速发展。全球多晶硅(光伏产品关键原料)产量从2004年的不足2万吨,增加到2010年的16万吨。光是去年,中国从美国进口的设备及支付的技术转让费就多达30亿美元。”

  对于下游产业,中国光伏电池和组件对美出口,也为美国下游产业———尤其是光伏发电安装业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张建敏说,根据初步统计,尚德每在国内创造10个就业岗位,大概会在美国衍生出15个就业岗位。

  “对于我们来说,本土化是最好的全球化。这是尚德的重要价值观。”张建敏总结道。

  加入世贸组织十年,中国企业的海外投资,为当地经济发展做出不可忽视的贡献。中国水电集团总经理范集湘曾说过:“要把他国当故乡,要融入这个国家,而不能给人家一个概念,你赚了钱就走,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这样就)就很难立住脚,扎下根。”诚哉斯言。

  陈雷 友邦保险集团北京分公司业务总监

  外资险企:老牌公司在华焕发青春

  □记者 李唐宁 北京报道

  “中国是友邦保险的‘老家’,中国市场为友邦品牌提供了新的成长空间。友邦保险能够成功在香港上市,并成为香港历史上最大的IPO,都得益于友邦在中国市场的成长。”友邦保险集团北京分公司业务总监陈雷说“中国让友邦这个老牌的寿险公司重新焕发了青春。”

  对于加入世贸组织十年的发展,陈雷认为,尽管外资保险公司在中国市场的份额仍排在亚洲最低,但中国市场巨大的潜力和空间仍给外资保险公司带来了诸多改变。

  2004年底,中国保险业结束入世过渡期,率先在金融领域实现了全面对外开放。十年间,名列《财富》500强的40多家境外保险公司大多数已经进入中国保险市场,然而,在已成长为已亚洲第二大保险市场的中国,外资寿险公司所占市场份额目前仍在5%左右徘徊。

  在中国保险市场这个“强者恒强”的领域,外资保险公司的发展面临着来自内资保险公司的激烈竞争和挑战。但陈雷认为,尽管扩张之路仍步履维艰,但外资保险公司其为中国的保险行业作出的贡献却是有目共睹的。

  对于外资保险公司在华发展的前景,陈雷认为,能否把好的经验引进到国内,帮助中国保险业向更健康、更专业的方向发展,应是外资公司今后将面对的重要课题。

  加入世贸组织十年来,金融领域不断开放,在巨大的市场潜力和发展空间的诱惑下,众多外资金融公司进入中国市场,在给中国市场带来先进的管理理念和丰富金融服务的同时,外资金融公司也因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而获益匪浅。

热词:

  • 中国风电
  • 中国钢铁
  • 经济参考报
  • 我国铁矿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