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杭州宁波纳入低空开放试点 私人飞机拟趁势起飞

发布时间:2011年11月29日 10:2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浙江在线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浙江在线11月29日讯 “低空开放”在10年前就是一个热议的话题。在浙江,像朱松斌等一拨人早已大玩私人飞机,有远见的温商许伟杰也早早地在通用航空产业里“圈地”。但是,私人飞机并不是插上翅膀就能飞,因为低空管制,私人飞机上空举步维艰。

  据国家空管委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根据低空空域管理改革方案,从2012年1月起,扩大低空空域放开范围,整个东北和中南地区,以及唐山、西安、青岛、杭州、宁波和昆明6个分区将放开低空空域。此前,长春、广州、海口“两区一岛”已经开始试点放开。此次扩大放开空域后,试点地区面积将占全国陆地空域面积的31.6%。这意味着试点城市的特定区域1000米以下的空域,将以更便捷的手续向通用航空企业等开放。

  低空空域政策的破冰,以及随着低空开放试点的逐渐扩大,浙江涉足通用航空的企业、飞行爱好者、私人飞机拥有者等将有什么样的连锁反应?

  拥有私人飞机的浙江人中,有来自杭州、金华义乌、宁波等地。这些人中,又以温州人最渴求“上天”的乐趣,他们甚至憧憬当中蕴含的商机。

  于是乎,这几年,空中“猫捉老鼠”画面时常出现,乃至演化出一个新名词——“黑飞”:私人飞机拥有者起飞前不提交飞行计划,也不在当地空管部门登记,无序地乱飞。

  去年7月7日晚,杭州萧山国际机场,近20个航班,因之前曝出“不明飞行物事件”延误。这起“UFO”事件后来被越来越多人怀疑是一起“黑飞”肇事。

  相对杭州“UFO”事件众说纷纭,近来省内发生的其他确凿“黑飞”事件也不少。

  本报去年3月9日的报道:3月初,温州市区杨府山附近,不少居民反映有直升机飞行。经相关部门查明,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是当地著名的私人飞机爱好者、鹿城航空航海运动协会会长朱松斌。那天,他驾驶一架两座罗特威Exec162F型直升机,在杨府山地区上空飞行了20余分钟。事后,朱松斌遭到罚款两万元的行政处罚。

  去年4月27日,本报又报道一起“黑飞”事件:4月23日,温州民航部门监测时发现,乐清有一架未经审批的直升机,接连两次在空中出现。他们边赶往乐清,边联系了当地派出所。这一查才发现,直升机驾驶员还是“无证驾驶”。

  这件事随后得到确认,是温州“飞机狂人”许伟杰和他的飞行员王乐喜。“他比我罚得多一点,罚了2.9万元。”朱松斌对这件事,自是了解。

  说起许伟杰这个人,还另有“黑飞”惹事。2009年5月,一架神秘的直升机,两次降落在南京,惹得当地警方和空管部门,纷纷前往调查,甚至引来反恐部门介入。这场“风波”的主角,也是许伟杰。

  现状温州:

  通用航空市场将是一块巨大“蛋糕”

  温州鹿城区临江镇沙头村,靠近瓯江的100多米海岸线上,建有一溜码头。引人注目的是,码头建筑的房顶,赫然写着“沙头小机场”。

  鹿城航空航海运动协会及俱乐部之前以145万元价格,圈下了这片地。这里也是温州老板眼下玩私人飞机的大本营。

  “也只能在周边小范围玩玩,不能进市区。”朱松斌说。

  浙江有多少人拥有私人飞机?被称为“飞行狂人”许伟杰多次在公开场合曾透露,浙江有20多个人拥有私人飞机,数量超过30架。朱松斌说,“据我所知,真正批过手续的,应该也就两三架吧。”

  两人估计为何差距这么大?一种说法是,省内一些私人飞机虽然买过来了,但并未完成报批手续,还处于“只能在地上,不能上天”的窘境。

  朱松斌自称名下有3架飞机,分别是罗宾逊、罗特威和蜂鸟。按他之前说法,后两款飞机在国内根本无法取得适航证。

  除了飞机“黑户”问题,省内真正拥有私人飞行执照的发烧友,其实也很少。“就拿温州来说,我知道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我,另一个是乐清的。”朱松斌说,另外还有两个人,拥有飞行学习执照。

  不难发现,一架私人飞机便宜的才一两百万元,对于浙江的富人们来说,其实算不得什么阻碍。但目前低空领域尚未开放,私人飞行审批程序复杂,造成很多人对私人飞机兴趣浓厚,但鲜有出手。

  私人飞机“黑飞”频频惹事

  浙江私人飞机估计超过30架

  几年前,朱松斌拉着一帮喜欢玩刺激的富豪,搞起了鹿城汽车摩托艇协会。2009年,迷上飞机的朱松斌正式将协会命名为温州鹿城航空航海运动协会,并成立了海陆空俱乐部,正式将私人飞机俱乐部的概念引入协会。

  “现在协会已经有百来号人了,很多人是冲着感受私人飞机这个想法来的。”朱松斌说。

  在温州,钟爱私人飞机的原因,不外乎这3种:温州人天生爱冒险,寻求刺激;用这种新奇而略带炫耀性的消费,显示自己的成功;便于经商中提高身价,用于商务接待。

  然而,公开资料显示,根据相关法律规定,我国私人驾机飞行有3个硬性条件:所驾飞机须获得民航局核发的“飞机适航许可证”;飞行员须有合法有效的飞行驾照;须向军民航空管理部门申请飞行区域和飞行计划,批准后方可飞行。

  “每一个的手续都很繁琐,管得很严。”朱松斌说。

  朱松斌举例,他曾想给自己的一架飞机“上户口”,然而前提条件提及,要有一个非营运的航空公司,还要有自己的机场……“这也太难了。”

  又如,向军民航空管理部门申请飞行区域和飞行计划,不仅申请耗时耗精力,而且如果跨省飞行,还需要向两省军管部门提出申请,“等到批下来,早就不需要飞了。”

  于是,很多人干脆放弃了申请,直接“黑飞”。

  “近段时间‘黑飞’少多了。”朱松斌说,主要是现在处罚也很厉害,前段时间他一个朋友在贵阳“黑飞”,就被罚了10万元左右。

  来自民航浙江安全监督管理局的数据,2000年至2010年,该管理局先后严肃查处非法飞行事件9起,按相关法规对5人实施了警告及以上的行政处罚,共罚款8.8万元。

  他们为什么要“黑飞”?

  2009年,杭州建德风之友航空俱乐部成立,这曾是浙江省内首家私人飞机俱乐部。但是俱乐部几经转手,昨天记者几次拨打电话,都无法联系上这家俱乐部负责人。

  关于杭州成为低空开放试点城市之一的情况,民航浙江空管分局相关人士昨天答复记者,尚未接到上级通知。记者采访中发现,萧山机场、通用航空企业、飞行爱好者等业内人士,几乎都清楚这项政策,但对于这项政策在明年年初,能够开放到什么程度,都持一个观望的态度。

热词:

  • 私人飞机
  • 宁波机场
  • 直升机
  • 私人包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