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民企老板:企业如果仅25%的利润,等于一年白干

发布时间:2011年11月15日 14:2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北京晚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本月,我国第一大税种增值税的起征点大幅上调;明年1月1日起,上海部分行业将试点增值税制度改革,逐步将目前征收营业税的行业改为征收增值税——关于“减税”的利好消息,让许多一肚子税负“苦水”的中小企业看到了希望,不过,他们的压力不仅仅来自税收本身。

  一个民营企业家的账本

  以下数字来自一家每年交税近千万的民营企业,面对旁人艳羡的目光,老板方民只有苦笑——

  讲述

  “企业如果只有25%的利润,

  相当于一年白干”

  方民(应要求化名,机器设备生产企业负责人,创业15年):

  对于企业来说,要交的税一般分为两种,就是流转税和所得税。流转税分为营业税和增值税两种,如果是产销超过180万的就是一般纳税人,要交17%的增值税,产销少于这个数字的小规模纳税人则要交营业税,生产型企业交6%,服务型企业交3%。增值税从名字上说自然是产品增值部分纳税,而营业税则是只要开发票就需要纳税,所以很多企业都会选择成为一般纳税人。

  我们企业就是一般纳税人。举个例子,我每年进货的费用大约是4000万左右,销售额大约是5000万左右,有25%左右的利润,这是我们行业比较好的水平了。但是,这种利润率下,我们企业基本上等于一年白干。

  为什么呢?我的增值部分是1000万,这一部分要纳增值税,可实际纳税的时候要比这个多很多。我花出去的4000万成本中,最多有3000万的货物能有增值税发票,其他的很多日用消耗品只能拿到普通发票,那这些花销在纳税的时候就不能被抵消,所以,从增值税纳税额上,我差不多得为2000万的增值交税。

  当然,增值税虽然是17%,但是在财务计算上严格算下来是14.5%,所以增值税我实际上是交290万。之后,我还得按照增值税的10%交城市建设费和教育附加费,一共29万。另外还有残疾人福利费等等,这些都是明面上的税负。

  减去这些纳税之后,企业毛利还剩680万左右。我要按照这个数字交纳25%的企业所得税,170万。

  交完这些税后,留给企业的约是510万,似乎是企业利润只有一半交税,但是如果我把这些毛利给股东们分红,那就还要交20%,也就是102万左右的个人所得税。

  剩下408万,还要给员工开工资,现在生产企业的技术骨干、销售主管等员工,每个月开3000元的工资根本留不住人,可我们先按平均工资3000元算,再按照这个数字还要给员工交1000多元的社保,最后的支出差不多是4500元,每个员工我需要开出每年6万左右的工资,我们公司每年的人力成本大约是380万元,最后剩下来的分红也就不到30万了。股东们投资上亿,辛苦一年,最后对着这30万分红,大家的心情如何,还需要我描述吗?

  评析

  “挣扎在生存线上的‘小微企业’

  其实没有纳税能力”

  王福重(经济学家,主要研究领域为经济学基础理论、国际经济学和公共财政):

  现在我们对交通运输业和服务业征收的是营业税,营业税是根据你销售收入的总额纳税,增值税只征在你这个环节增加的那部分价值,你购进的那部分在你购进的时候已经纳过税了,所以要减掉,而营业税没有减的这个过程,每卖一道就都照你这个全额收,所以这个税负是相当重的。增值税解决了这个重复课税的问题。比如你进了100块钱的原料,产品卖了200块钱,营业税就按200块钱来征,增值税则按100块钱来征。所以,从制度上讲,营业税改成增值税是可以降低税负的。

  至于最近增值税和营业税起征点上调的问题,其实现在这个起征点从减税的实际效果去看是没有意义的,调整前的起征点是1994年定的,即便是调到5千到2万元之后,北京好多烤白薯、炸油条的营业额都已经超过这个起征点了;所以小企业主们感受不到负担减轻。但这个方向必须肯定,起征点毕竟是大大提高了;我的理解,这是第一步。

  税收的一个重要原则是“能力原则”,就是有能力的人才纳税,提高起征点本身正是朝着这个方向走的,我相信以后还会逐步提高,并且最好能达到这样一个程度:“小微企业”以后就不要交任何税了,就像给农民取消了农业税一样,处在一个零税负状态。现在我们的“小微企业”负担很重,很多就是在生存线上挣扎,它们其实是没有纳税能力的。

  关于税收用途的追问

  除了税额税率,中小企业主们也密切关注税收的去向,而这一点让他们尤为憋闷:

  比如那些为外省市农村户籍员工们支付的社保费用,不仅对企业而言,是个不小的压力;而且,这笔费用很可能并不能为企业和员工带来任何实际好处。

  讲述

  “每年一百多万的社保费,

  恐怕都白出了”

  于海(应要求化名,某家具企业负责人,有员工四百多人):

  我们做家具的,原材料供应商好多都没有正规增值税发票,为了规范,我们现在要求供应商都必须提供正规发票,但又不是所有的购进货品都能抵扣,间接导致我们现在的原材料成本升了5%到8%。

  我们这一行是劳动密集型企业,这两年人工费用涨太多了,工资涨,社保费也得跟着涨,压力真的很大,光这笔钱一年就要一百多万;现在社保的种类很复杂,农民工、农村务工人员、外省市城市户口职工、本市职工全都不一样,我们车间的职工90%是农民工,将来回乡的时候,公司给他们交的这部分保险,都拿不走。不给他们上这个险吧,违法;上吧,两边都不合适,工人觉得你不如直接发给他钱,企业压力也这么大,这笔钱恐怕还白出了。

  评析

  “企业负担太杂,

  才会觉得社保压力大”

  王福重:社保费用是企业成本的一部分,应该交也是必须要交的,企业觉得这个负担受不了,一方面是因为过去一直不交,现在突然交了,受不了;另一方面就是其他负担太重了,企业无力再承担这个。只要是交增值税、营业税的企业,你就要交城市建设费、教育附加费等等;而且工商部门、税务部门、卫生部门、质检部门甚至街道办主任,企业一天到晚要应付很多部门,多余的是这些东西,而不是社保。

  我的观点是应当取消增值税,增值税是流转税的核心,也是我们的第一大税种;但除此之外,还有消费税和营业税,在商品里面有这么多税种,税收叠加严重,增值税和消费税就是重复的;而且,增值税这个行业能抵扣,那个行业不能抵扣,税制紊乱。最终,这些税都反映到商品价值上,为什么我们的东西比美国贵?就是流转环节税太高。我们可以渐渐改革这个问题,首先把流转税统一为增值税,然后降低,逐渐取消。

  讲述

  “我们交上去的税,

  还会被拿去补贴垄断企业”

  于海:我们这种传统行业,不是高科技企业、创新企业,还在产业链的最下端,什么优惠都没有。但其实我们这样的企业解决了很多人的就业问题、尤其是接纳了很多无力进入政府、垄断国企等高福利行业就业的中、低层群众。

  我自己也做股票,每次看那些上市公司的公告,我都真心羡慕他们。享受税收优惠的企业很多业绩都很好,有些企业甚至能靠这个扭亏,就靠政府给的十几个点的税收优惠盈利。回头看看我们,这几年不少家具厂子都倒了。

  方民:我们给国家纳税很多,但银行贷款我们几乎申请不到;能享受到税收优惠的开发区只欢迎那些大型垄断企业或者外企,对我们民企不感兴趣;很多管理部门在程序上对我们格外严苛。

  我们交上去的税,还会被拿去补贴垄断企业,比如中石化、中石油等等。现在还有这么高的通货膨胀压力,我们的资产也被贬值,我们生产成本又在不断增高,之前给员工开2000元的工资,员工的生活还算稳定,可是现在即便是4000元的工资,员工也不敢随便下馆子,更买不起房子。这样的情况下,企业很难保证稳定。

  评析

  “必须给中小企业

  应有的保护和照顾”

  王福重:从竞争上来说,很多小微企业处在行业的下游,处于不利地位,但承担的税负和大企业是一样的;从政策上来说,对它们也有歧视,它们获得各种资源都非常难,比如贷款。所以,必须真正减轻中小企业的负担,同时给予他们应有的保护和照顾。在香港没有一家沃尔玛、家乐福,因为它们和小企业相比没有优势,香港的“小微企业”几乎没有任何税;在德国,大型超市5点之后是要关门的,就是为了照顾小商店。

  [声音]

  财政部驳

  中国税负痛苦

  世界第二

  据新华社电 今年以来,我国财政收入增长较快,与之相关的话题受到关注。14日,财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从国际比较来看,我国目前的宏观税负水平并不高。

  2009年,福布斯杂志发布了“税负痛苦指数”榜单,其中中国税负痛苦指数为159,在公布的65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列第二。近期,这一话题再次引发热议。财政部负责人指出,税负痛苦指数的统计方法并不科学。

  按照福布斯税负痛苦指数的统计方法,各税种都选用最高的边际税率来计算痛苦指数。按照此方法,我国个人所得税痛苦指数为45,企业缴纳的社会保险费用痛苦指数为49,个人缴纳的社会保险费痛苦指数为23,增值税的痛苦指数为17,财产税的痛苦指数为0,直接加总得出中国内地的税收痛苦指数为159,仅次于法国的167.9,名列全球第二。

  这位负责人表示,这种税负痛苦指数在反映税负高低问题上存在缺陷。一是指数选取的名义税率不等于实际税率,实际税率往往比名义税率低。二是最高的边际税率只适用很小比例的纳税人,不能反映一国居民的总体税负状况。三是简单相加的假设前提是对每个税种赋予同等的权重,而这一假设与实际情况相差很大。

  2009年宏观税负

  中国 25.3%

  世界各国平均水平 36.4%

  发达国家平均水平 40.8%

  发展中国家平均水平32.9%

  宏观税负 指政府收入占GDP的比重,是衡量政府收入规模的重要指标,反映了一个国家政府参与国民收入分配的程度。

  主笔:张棻 周明杰

  素描:宋溪H185

热词:

  • 小微企业
  • 宏观税负水平
  • 增值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