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家是刘琼芳爱的港湾

发布时间:2011年11月14日 09:2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记者袁涛 报道):1955年,23岁的刘琼芳从广东光华医学院毕业,分配到石家庄市第一医院工作。这个身材瘦小的小姑娘背着一个大木桶,和学校的5名同学来到了离家千里之遥的华北大地。

      远离亲人后的孤独和无助,考验着6位年轻大学生的毅力。没过多久,同来的5个人先后离开了这里,只有刘琼芳留了下来。她很快学会了捅炉子和蒸馒头,习惯了吃面食和大白菜。太行山的风和华北的雪,把岭南姑娘刘琼芳锤炼成了地道的石家庄人。

      1958年,刘琼芳和高中同学扬长江结婚了。扬长江是军人,长期驻防在祖国的南疆。

      1960年,在共和国最艰难的时期,女儿文君出生了。她没告诉丈夫,怕影响他的工作,家里也抽不出人来照顾她,只能自己带孩子。产后第二天她就拖着虚弱的身体生煤炉子,喂奶,洗尿布,缝小衣服,刘琼芳每天从清晨一直忙到半夜。两年后儿子杨箭出生,身边没有任何人照顾孩子的刘琼芳,总是把姐弟俩锁在家里。

       一天,刘琼芳回到家,看到女儿用手拼命的护着脸,一只受到惊吓的大公鸡正在攻击着三岁的杨文君。可是,杨文君的额头还是被大公鸡啄了好几口,最险的一口差点啄到女儿的眼睛。刘琼芳含着泪对女儿说:“孩子,不是妈妈心狠,实在是没办法,医院里有那么多的病人在等着,他们很多人是从很远的大山里赶来的,有的已经病得很重了。”

      擦过泪水,刘琼芳又赶回医院。同事们劝她,赶紧把孩子送托儿所吧。“我上下班没个准点儿,孩子要是上托儿所就得准时接送,忙不过来呀!”刘琼芳的确很无奈。

      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冬夜,医院送来了一位重病的病患,她闻讯后立即赶到医院。女儿在半夜醒来后,看着黑黑的房间非常害怕,穿着一件单衣就出门找妈妈。小文君根本不认识去医院的路,独自在马路上蹒跚的走着。一位同事下班时发现了小文君,心疼的一把搂在了怀中,抱着孩子直接找到刘琼芳,抱怨的说:“我知道你工作忙,可是你孩子在马路上流浪你也不管?”小文君用稚嫩的声音说:“我妈妈在救人,救人是最重要的。”刘琼芳抚着孩子的脸,潸然泪下,把她送回家,锁好门后刘琼芳还是回到了病房。

      儿子在小的时候,常常因扁桃腺发炎引发高烧,刘琼芳为儿子做了扁桃腺摘除术,顺便把女儿的扁桃腺也切了。女儿后才明白妈妈是怕家里的事耽误她的工作。“其实我的身体很好,扁桃腺也没发过炎。”

      生活的艰难和过度劳累透支了刘琼芳的健康。39岁那年,她被查出患有高血压、冠心病、心律失常。住院时,丈夫并没有在身边,只有11岁的女儿陪床照顾妈妈,而9岁的儿子被送到同事家中。

      1974年,丈夫杨长江转业到了石家庄,一家人终于团员了。家里有人照看了,但刘琼芳却更忙了。她几乎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病人身上,一件白大褂,一付听诊器,陪伴着她送走了一次次日落,迎来了一个个黎明。

      家人习惯了刘琼芳一回到家就开始看书和研究病历的生活。对家的照料,她付出的最少。女儿和儿子根本没有吃过妈妈做的饭菜,他俩的学习妈妈也很少辅导。而家务事,一切都由丈夫杨长征在默默地付出着。

      这一切,家人给予最多的是理解。杨文君说到母亲的时候,眼圈湿润了:“我母亲乳腺癌手术后伤口很大,非常痛苦,她为了能早日返回岗位,伤口还没长好就开始恢复性锻炼。稍稍好一点就每天给病人看病,回到家继续研究病历。”

      作为刘琼芳的子女,常常会有一种莫名的“母爱缺失”感觉。1987年杨文君难产,躺在医院里,她的心里使劲儿的呼唤着妈妈,但是妈妈的身影却没盼来。刘琼芳的同事时常过来安慰这个待产的女儿说:“你妈妈在抢救病人,我们先来看你,希望你坚持下去。”直到孩子出生后,刘琼芳拖着疲惫的身子来到杨文君的床前,看着熟睡中的女儿,愧疚的哭了起来。

      而在女儿中年时,刘琼芳看到女儿经常在吃药,她看了药名后近乎晕厥,女儿吃的是治疗癌症的药物!杨文君患了乳腺癌,她怕家人担心,并没有声张。刘琼芳根本不能接受命运的这种安排,她时常精神恍惚的自言自语:“文君还那么年轻,她怎么就得了癌症?为什么我还不知道?”可是,刘琼芳的心里全都是病人,她没有时间和女儿推心置腹的交流,她又怎么可能知道女儿患了癌症?

      50多年中,很多领导都找她看过病,有的是她多年的老患者。但是她从没有让他们为自己办过一件私事儿。那些年,儿子、媳妇、女儿、女婿因单位不景气相继下岗,全家压力很大,她也绝口不提任何要求。

      老伴杨长江是了解刘琼芳的,他时常对子女们说:“你妈一辈子没求过人,尽管她是全国人大代表,是劳模,时常都能碰见领导干部,但是要她在领导面前开口办自家的私事,恐怕你妈妈下辈子也办不到。”

      在刘琼芳肺癌晚期最后一次住院的时候,每天早晨,杨长江就到市场买来老伴最爱吃的蔬菜、水果,换着样为她做好吃的,不论刮风下雨,一日三餐准时送到床边,一口一口地喂她吃,从不让护士帮忙,他说只有他才知道老伴吃饭的习惯。

      老人每次走进病房,总会先摸摸刘琼芳的头,然后坐在她身边,握住她的手,和她轻轻地说话。刘琼芳带着呼吸机不能发音,但老伴能从她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中明白她的意思。一天,她指了指床头柜,嘴巴轻轻动了一下,护士马梅没看明白,拿来纸和笔想让她写出来,老伴说:“小马,不用写了,她想吃块糖。”刘琼芳笑着点了点头。

      每天中午,老伴就给刘琼芳梳头,梳得特别仔细,晚上陪到很晚还舍不得离开。有时老伴不在身边,刘琼芳就会写:“老伴怎么还不来呀,想老伴了。”一天,杨长江亲着刘琼芳的额头说:“老伴,你要快点好起来,我不能没有你啊。”

      刘琼芳是幸福的,在老伴精心照料下,她走了。

      刘琼芳生前和老伴最爱的是旅游,她和杨长江制定了许多旅游计划,但是她却先走了。今年夏天,杨长江捧着刘琼芳的照片来到西安,他一遍又一遍地呼唤着:“老伴儿,我带你来西安了,你看到西安了吗?”

      刘琼芳去世后,杨长江一直把刘琼芳的骨灰放在了自己的房间里,他说老伴根本没有离开,孤独的老伴每天凝视着她的骨灰老泪纵横。

      刘琼芳把自己所有的时间都奉献给了病人,医院才是她的家,而自己真正的家和家人,很难从病患那里得到她。作为妻子、母亲、奶奶,她欠家里的感情债太多太多……但是家人并没有抱怨,因为他们明白,妻子、母亲、奶奶是一个救死扶伤的好医生。

热词:

  • 刘琼芳
  • 医生
  • 中国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