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浙江渔船因捕鱼摩擦被撞沉 有老板遥控收保护费

发布时间:2011年11月09日 20:4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华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岱山渔船被撞后沉没过程

  奉化渔船撞击岱山渔船的地点在143渔区 岱山籍渔民,习惯在143、152、1591、1952海区作业,这也是和奉化渔民发生磨擦最多的地方。 高薇 制图

  日前,两艘舟山渔船在黄海海域作业时,遭到宁波奉化船老大的蓄意撞击,导致两船一沉一伤。记者调查发现,事发海域靠近中韩交界处,鱼类资源丰富,由于作业海区重叠,岱山与奉化两地渔船捕鱼矛盾由来已久。

  目前,(浙江)省边防总队正在办理此案。省里高度关注,昨天下午召开协调会,督促依法处理这起案件。

  被撞20分钟直至沉没

  被撞沉的浙象渔23063船的岱山船老大林依军回忆说,10月22日天刚刚亮的时候(早上5点),他和17个船员还在睡觉,奉化船就撞了过来。

  对方一共撞击了4次,左右机舱各一次,中舱一次,船头一次。每次,都是开足了马力。看到船体进水,要沉,18个船员从船尾躲到船头,跪倒求饶,说要钱要渔具都给,但对方还是不依不饶。

  不光撞,还扔燃烧瓶,阻止其他岱山渔船前来救援。整个过程持续了20分钟。撞的过程中,还用力顶,想把船顶翻。对方的船员戴着头盔,船头装上了开冰山的“尖刀”,无论船体还是马力,都比自己的船要大。

  现场有二三十艘奉化籍渔船在围堵,看到快沉了,才散去。岱山的救援船才敢逐渐靠拢,把林依军等18人接到自己船上。至今,受害船只船员惊魂未定。

  跟林依军同时被撞的,还有舟山船老大柴巨伦的浙定渔15161船。当时,他的船上有17个船员,所幸逃得快,没有沉,如今船已修好,重新出海了。

  林依军说,他的船长53.8米,宽7.2米。按照行业标准,6.8米宽的渔船就是大船了。凭借多年的积蓄,亲友借钱,以及银行贷款,他在2008年从象山买回了这艘渔船,耗资600万元。捕鱼十多年来,林依军总算是拥有大船了。在渔区,渔民们辛苦赚钱,能拥有一艘属于自己的船是梦想,有了小船,又向大船奋斗。真正的渔民,都是几十个人拼股,造一艘大船,然后自己既当老板,又出海。而那些有钱的老板,是不出海的,一个人就控制了许多艘渔船,连船长都是雇来的。林依军是一个人一条船。船上有14顶网,每天潮涨潮落,收网4次,半个月返航一次,把海鲜运回岸上卖掉。刚休渔结束的时候,第一趟能赚百万元,最差的也有30多万元。上半年到现在出海共9次,离过年还能出海5次,一年总共能赚500多万元,发财梦才刚刚起航,就被摧毁了。没船捕鱼了,但贷款还得还。船员难招,他还得给17个船员发工资,下半年工资最起码90万元。

  “红线”附近的渔民生存状态

  林依军说,当时没潮水,没有作业,他的船是小锚抛在那里,人员都在休息,结果还是被对方恶意撞沉。回头想想,是自己没交“保护费”。

  出事的海域位于黄海鱼类资源丰富的区域,是渔民捕鱼的好场所,奉化和岱山两地的渔船也特别多,常年在这里捕鱼,经常产生摩擦。

  在船载卫星地图上,这里显示一根红线,即中韩交界水域,中国渔船未经韩国允许,严禁穿越红线去韩国水域捕鱼。

  韩国对每艘渔船每年的捕捞量是有规定的,完成数量了,渔民就开始休息了。而中国渔船是个体户,都喜欢拼命捕捞。韩国一侧的水域鱼类资源要比中国一侧的多。因此,在143渔场的红线附近,密密麻麻都是中国渔船,奉化船只特别多。

  林依军的渔船,是大型帆张网,每张网的长度达600米,大锚固定后,网就跟随潮水转了起来,潮水把鱼逼进网里,每6个小时收一次网。

  1海里(1.852公里),只能放3张网,而他的船有14张网。几百海里的红线,只能容纳几十艘大船撒网,不超过100艘船。而一个岱山县大衢岛,有证照的渔船就有800多艘。林依军所在的田涂村,在143渔场,就有130多艘渔船。

  专业人士说,岱山和奉化两地一直有不少渔民在143海区作业,主要作业方式为帆张网和拖网两种。由于两地船只作业海域基本重叠,双方一直遵循“先入为主”的规则,也就是谁先到渔场谁先下网生产。

  但是帆张网作业有很强的排他性,在生产效益好的海域,双方均有占地需求,经常为争抢作业场地发生摩擦,矛盾积累已久。

  这个说法,得到了舟山海洋与渔业局的证实。

  有老板在岸上遥控船老大

  “他们总共出动了30多艘船,把我们围起来,我们逃命都来不及,没时间去呼叫高频,更没时间报警。

  “何况,海警也没法尽快赶到。”林依军说,这些地方都能看到韩国的山峰了,距离舟山本岛约400公里,浙江边防、渔监的船,很少开去。他的船,也要20个小时左右才能返航。

  “两艘直接来撞我们的船,分别是闽福鼎渔01955船和闽福鼎渔01986号。他们的老板都是奉化人。他们的船员戴着头盔,朝我们扔燃烧弹,撞了还会盯着你的船,听说对方是1560马力的船,比我们大,直到把你顶翻,海水进入,让你没命。”

  当时的情况紧急到什么程度?林依军说,要逃命,放在船上保险箱里的15万元钱,都没有机会拿出来。“船沉了,万一我们18个人都掉海里了,淹死了,怎么办呢?”

  舟山渔民说,在那里收“保护费”的,基本上都是宁波奉化人。“有些奉化船老大都不干活的,自己不下海,只在岸上遥控。船上的老大是他雇来的,会听他的话。

  奉化桐照村在这个渔场只有40余艘大型帆张船,虽然数量要少于岱山,但一直处于强势地位,岱山渔船则处于劣势地位。一帮奉化老板在这里收保护费,交了钱才可以进场捕捞,否则就要驱赶你、撞你。

  浙象渔23063船老大林依军说,去年他就被通知要向奉化的船老大缴纳保护费,按照行情,小船每次交一两万元,大船要交三四万元。如此算来,他每年要交五六十万元。交了钱,也不准对外讲。船老大们,有苦只能往肚子里吞,怕被报复。

  肇事船来自“中国第一渔村”

  村干部称已经做好赔钱准备

  冲突的另一方是宁波奉化市莼湖镇桐照村。

  这个村位于奉化市东南,象山港北岸,三面环海,经济发达,造船、捕鱼历史悠久,被中国渔业协会授予“中国第一渔村”称号。

  村支书林国锵是宁波市人大代表。对这起撞船事件,他认为吵架终归是双方都有问题,从表面上看,桐照村是打赢了,实际上岱山田涂村组织得早。但他承认没有这方面的证据。

  “我们不回避撞沉了对方的船,已在做赔偿的准备工作,等损失评估出来了,就赔钱给他们。”林国锵说,他们也在配合海警做好刑事案件的调查工作。

  当地村民说肇事船老大口碑不好

  肇事船老大之一的李建辉,是闽福鼎渔01955船的老大。

  当地村民说,这艘船是他一个人的,刚从福建买回来,9月15日才出海,尺寸不符规范,可能还没有去渔业部门办证。

  40多岁的李建辉,有家有孩子,捕鱼十多年了。当地人对他的评价不太好,认为他“霸道,经常打人”。

  桐照村有大小500多艘船,编成了21个中队,李建辉是一个中队长,带领了20多艘渔船。

  村民说,在奉化市海洋与渔业局,也知道李建辉这个人。他没证也敢去作业。这次出事后,他去公安做了笔录。

  对于赔钱,这被认为“没事的”。“他们撞之前,就已经把钱准备好了。参加的船,都已经把钱给他了。”有村干部说。

  多出来的那么多外地牌照渔船

  是哪里冒出来的?

  董标兵说,中日、中韩渔业协定生效后,大量中国渔船进入允许的水域作业,导致船多鱼少。近海的鱼捕捞完了,边界上的鱼多,大量渔船都往边界跑。这样一来,就会出现抢地盘的情况。

  经济发展了,渔船越造越多,也越造越大,作业半径越来越大,从传统的家门口作业方式,变成了跨区域捕捞。外来船只也可以自由进入其他海域捕捞,于是也就容易引发案件。

  渔业资源衰竭,虽然限制马力指标,各地进行分配,但捕鱼的船只并没有根本性减少。

  船只买卖放开后,有些渔区产业发展不同,船只转卖。大量外来船只涌入浙江。比如,这次肇事船挂的都是福建牌照,老板是奉化人。在现场,还看到许多江苏如东牌照的渔船,老板也是宁波人。

  宁波的经济条件比舟山好,所以购买大船的能力也就强。他们原先的马力指标用完了,便开始跨省买船,但上面分配给奉化的马力指标并没有增加,多出来的那么多外地船是如何办理落户手续的?董标兵说,这个问题让他感到纳闷,也值得渔业主管部门深思。

  个别地方成立的渔业协会

  雇用一些渔运船“维持秩序”

  个别省市、地区甚至村,在霸占渔场,参与船只在向群体化发展。

  “浙江有些地县市的渔民,自发成立了渔业协会,这样的协会刚开始是救助渔民,相当于渔业保险互助。后来,有的异化为抢夺渔业资源的地方帮派。”董标兵说,船多的欺负船少的,船大的欺负船小的,时有发生。

  “入这个协会,要交钱,手上能调动的资金就很大。捕鱼有季节性,为了多赚钱,抢夺好的渔业资源,一帮人雇用一些渔运船来‘维持秩序’。”董标兵说,渔运船大,马力大,实际上是在“看场子”。

  “他们驱赶其他船只,甚至去撞人家的船,保护一个村或者一个乡的渔民。即便是撞死了人,也集体赔付。这样的协会,是非法的,在放纵违法犯罪。”董标兵说,死人伤人事件,都是这个协会在出钱,虽然是自发成立的协会,但总有人在牵头,应该打击这种严重破坏渔场生产秩序的违法行为。

  “有的县市的船只,不光岱山、嵊泗的渔船怕他们,就连象山的船只也怕被他们撞。”董标兵说,渔船是个人的,很容易受到个人利益驱动,迫使这样强势对待弱势,以强欺弱,这次是双方矛盾沉淀多年的集中爆发。

  渔民都是粗嗓门

  态度不好就动手

  董标兵说,渔民常年在海上漂,一口风一口水,用生命换来的财富,都是粗嗓门。法制观念淡薄,喜欢逞强、逞勇,头脑发热,对自己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知之甚少,一时冲动就会把其他船只干掉。

  “你不信,你去问他们,这次撞船,他们是否意识到这是违法犯罪?包括渔村的村干部。他们会认为赔钱了事。”董标兵说。

  他说,现在渔船都是跨区域作业,舟山渔业部门又管不了宁波的船,这种矛盾就比较难调和,你让谁不捕,谁先捕,没法划分。因此,海上发生的扣人、扣物案件,时有发生。因为网距纠纷、渔船碰撞等问题,态度不好就要动手。

  “渔船在呈家族化发展,个别省市个别区的渔民霸占渔场,利用船只大、马力大,船员多的优势,自我划定渔场,以故意威胁、撞船等方式,不让势单力薄的渔船进入,独霸一方。”在董标兵看来,渔民文化素质不高,容易从众,集体去撞别人,胆子也就特别大,这个案子就有标本意义。

  浙江省人大代表、全国道德模范郭文标,救助过不少渔民。

  他说,争渔场的事,不光舟山嵊泗、宁波奉化有,台州温岭松门、玉环也很多。“这个风气越来越厉害,有些流织网放下去两三个小时就该收起来的,大家好轮流作业,但他三五天才去拉一次,偏不给你机会。”

  “海上分不清谁对谁错,靠实力和关系,渔业部门管不过来,也没有证据。海上不像陆地有那么多目击者和监控,容易找到证据。有人雇十多二十条船,”专门用石头打砸其他小船,郭文标说。

  最新进展

  省边防总队已基本查清这起案件

  回头来看,岱山渔民早在9月就将信访函送到了省里多个部门。

  信访函反映的是部分奉化籍渔民长期拉帮结派霸占渔场。以奉化桐照村人林松杰、李建辉为首的还特地建造了两艘渔运船,对不服者采取驱赶、故意损坏作业网具、撞船等手法,强制他船离开。

  发生在舟山和宁波之间的这场渔船碰撞事件,主管部门是如何看待的?

  记者就此采访了舟山市海事办主任董标兵,他是舟山处理渔事纠纷的负责人。

  采访当天,他刚坐船从岱山的渔村调查此事回来。

  他说,大海虽大,但有鱼的地方太少,大家都想去鱼多的地方捕鱼,根源是渔场太小,渔船太多,于是引发了激烈冲突。

  信访函有多名岱山船老大的签名。

  董标兵说,今年10月,舟山渔业部门还专门奔赴奉化、临海、象山等地,和对方的渔业部门进行了接洽,希望各地渔民和平共处。

  多名渔政人员都认为,从案件剖析来看,工作中应该冲破以往的守旧模式,在捕鱼的特定时间、区域性渔场,应该及时遏制可能发生的冲突,应该探索新的工作模式,海洋那么大,不可能等到出事了,警察才出动。

  事实上,目前渔监、边防都有巡逻船驻扎在出事的渔场,无论是岱山渔民,还是奉化渔民,都在抛锚等待处理结果,谁也不敢先撒第一网。“基本上还是对峙局面,如果没有人坐牢,或者判了缓刑,冲突还会升级。”渔业部门担忧。

  昨天下午,由省政法委综治办牵头的有关这起冲突的协调会议在杭州召开。

  省综治办召集了宁波和舟山两个地市的相关负责同志,以及各地海洋渔业局、省边防总队等部门开了协调会,商量如何处理这起事件。省边防总队作为海上警察,已基本查清了这起案件,责任认定后,近期将对外通报。

  省综治会的协调会议上,有关领导督促相关部门要严格依法办案,以维护渔场安全生产秩序。 (新华网浙江频道/都市快报 孙自鸣)

热词:

  • 保护费
  • 捕鱼
  • 红线
  • 渔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