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成品油改革面临破局 “两桶油”或掌有限定价权

发布时间:2011年11月07日 08:3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北京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国内成品油价格调整屡屡滞后,令定价机制改革呼声再起。近日有消息称,在已上报的新成品油定价机制方案中,三大石油巨头可能会得到有限制的定价权,可以按新机制自动调价。对此,能源专家林伯强表示,如果能自动调价无疑是中国石油价格改革的重大进展,但这并不意味着三大巨头获得了定价自主权。

  定价机制或迎三方面改革

  作为国家发改委能源价格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林伯强此前参加过成品油定价机制改革研讨会,他透露,虽然还没有明确的时间表,但改革的步伐正在加快。目前讨论的改革内容包括三个方面,一是缩短调价周期,从以前22个工作日缩短至10天甚至一周;二是三巨头按定价规则自动调整价格,避免调价滞后的被动;三是考虑适当下调4%的调价红线。

  林伯强认为,这三个方面的调整中,缩短调价周期最为有效,能很大程度上弥补现行机制的不足,而4%的调价红线是否下调必要性不是很大,因为现在油价的波动很容易就满足这个变化幅度的要求。需要明确的是,三大巨头自动调价并不等于是自主调价,而只能是严格按国家发改委制定的原则调价,只有执行权而已。但自动调价可以减少其他因素对成品油价格的干扰,只要油价不是波动太大,就跟随国际油价行情灵活调整。

  “两桶油”态度玩暧昧

  值得玩味的是,在消费者担心石油巨头自主定价会维护其垄断利益的同时,石油巨头则表示不愿意背负自主调价会附加的巨大社会舆论压力,因为自主调价的规则和调价幅度在较长时期内还是会由政府决策。前不久,中石油股东大会上,中石油总裁周吉平就明确表示,目前国内汽柴油价格没有调整到位,与国际油价相比每桶还差18美元,在国内整体经济形势面临复杂局面、尤其是通胀压力比较大的情况下,如果下放定价权,油企按照市场规律调价会引发连锁反应。

  另一位参与过定价机制改革研讨会的专家也透露,中石油、中石化两大集团都对定价权下放持坚决反对态度,但对缩短调价周期、模糊调价公式态度积极,希望最大限度防止囤油。

  民企担心生存受威胁

  新成品油定价机制还没有正式公布,已被炒得沸沸扬扬,其中定价权或将有限下放中石油和中石化,触碰到民营石油企业敏感的神经。

  昨天在全国工商联石油业商会新闻媒体见面会上,会长张跃透露,石油业商会已经向相关部门上书,明确反对定价权下放“两桶油”。

  对于新定价机制,张跃承认民营油企也被邀请参与研究。不过,对于定价权下放,张跃明确反对。“定价权应该是基于市场形成的,不能是赋予单个企业由他们做出来的。”

  张跃担心,定价权下放将进一步挤压民营油企的生存空间。他表示,目前出现的“油荒”已经说明,高度的垄断产生的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据了解,近期全国多地出现排队加柴油现象。市场人士分析,柴油供应不足是造成资源紧张的主因,而非社会需求量的增长。而中石化、中石油、中海油对外柴油资源批发放量减少的主要原因是炼油利润下降,柴油生产积极性回落。

  记者调查

  民营油企账本上的问号

  “我是很无奈地谈油荒,很不情愿地表达。”南京蓝燕石化储运有限公司总经理钱其连摇头说,因为毕竟自己的买卖今后还要看别人的脸色。

  在江苏南京的加油站,钱其连每卖出1升柴油亏损2元至3元,他只在市区个别加油站供油,而且是限供。

  钱其连时刻关注国际油价,每天都要算一笔账。他说,现在纽约、迪拜、辛塔三地原油平均价每桶109美金,6.5桶是一吨,美元汇率按照6.4计算,再乘以1.01的关税,加上812元的消费税,这个结果再乘以1.17的增值税,加上储运消耗等300元的杂费,进口原油每吨大约6600元。这是按照最高的成本计算,自采油部分只会大大降低成本。

  可批发价呢,柴油每吨8250元。即便这样,民企依然很难拿到。

  民企还能赚,国企怎么亏的?

  今年“油荒”在国际油价下跌背景下发生,更显得怪诞可笑,引发市场质疑。

  民营加油站质疑,“两桶油”为求利益最大化,炼厂限供;中石化则反驳,地方炼厂停工和民营油企囤油是主因。

  这样的争执从2006年就开始了。谁在混淆视听,真相到底在哪里?消费者无从辨识,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双方的矛盾和积怨愈来愈深。“情况是一天一天的恶化,现在想买高价油都没有。”张家口联合石油化工有限公司董事长齐放对记者说。

  昨天,全国工商联石油业商会会长张跃否认了民企囤油和地方炼厂停工的说法,“现在柴油每吨8000多元,价格已经很高了,涨价那点钱还不够支付囤油利息的,民企根本不可能去囤油。关键的问题是,民企手里没有资源。”

  全国工商联石油业商会提供的数据显示:对于山东地方炼厂,11月3日的生产能力已经达到42%,远高于平常的38%。需要说明的是,山东地炼加工能力8000万吨,而配置的原油只有170多吨。大部分只能靠加工燃料油来维持。

  相比原油,燃料油加工成本每吨要高出1300元,“即便如此,民企尚能微利,国企炼油厂的亏损到底来自哪里?”齐放反问到。

  市场放开,油价能降三四成?

  "油荒’重复发生是系统性问题,是不正常的现象。”石油业专家高岩说,原油并不短缺,为什么独独我们出现“油荒”?

  一旦定价权下放,调价频率加快,民营油企担心竞争对手在价格上的操控,将使其市场风险大大增加。企业自身需要消化一部分来自油价变化所产生的成本,企业的利润因此会受到压缩。

  由于开采、进口等上游资源都牢牢掌控在三大石油公司手里,民营炼厂和加油站为油所困,这些年被收购、被整合不断涌现。民营加油站市场份额已经从60%跌落到不到30%。

  “除了上书政策制定部门,我们还会通过全国工商联等各种途径,表达民营石油企业的合理诉求。”张跃表示,现在是建立多元市场主体的时候了。

  “如果市场放开,多元主体充分竞争,油价至少在目前的基础上还可下降三到四成。”齐放自信地预测。

  “油荒”垄断是主因,张跃呼吁,应该按照“新非公36条”规定,让民营石油企业也进入石油中、上游各领域,并逐步放开对非国有石油企业的进口控制,逐步增加这些企业的进口配额,准许民营企业进口原油并在市场自由流通。“用价值规律调整市场,配置资源。”

热词:

  • 油荒
  • 成品油定价
  • 定价权
  • 成品油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