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深州监狱首次公布越狱案细节 狱方存有侥幸心理

发布时间:2011年10月28日 05:3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京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王振轻曾用自制工具撬开的监区大门,目前大门已经焊上了一块铁板,防止有人从里面够到锁。供图/河北司法厅郭嘉

  ■ “河北深州越狱事件”追踪

  本报讯 (记者刘一丁)昨日,河北司法厅、河北监狱管理局组织媒体到深州监狱、石家庄监狱参观,并通报9月11日深州越狱事件的细节。这是在深州越狱事件后,河北官方首次公布越狱细节。

  河北监狱管理局副局长刘建华称,王振轻目前还在深州监狱禁闭室中关押。检察院仍在调查。

  逃犯自制工具撬开门锁

  据介绍,王振轻住在第二监区的二楼202房间靠门口位置的上铺。9月7日左右,下了一场清雾,可能给他提了一个醒。在9月11日凌晨,又有一场大雾。

  因监舍的门没有上锁,王振轻就翻下床走出监舍,走到监区大门,用自制的变压器芯上的小金属片磨制成梯形的工具打开监区的门。

  当时两名值班狱警和两名值班犯人都在睡觉。打开监区大门后,王振轻从走到监区西侧的垃圾站,垃圾站的门是开着的,而且门很破旧,可以拆下来。

  当时小电网是有电的,后来测得电压是6300伏,王振轻在垃圾站捡到一根聚乙烯管,他把垃圾站的铁栅栏门拆下放在墙头边上,用聚乙烯管支开电网翻出小电网。

  王振轻继续走到西南侧大墙旁,在大墙内侧有一道隔离区,隔离区的铁栅栏上有一道滚网(螺旋状的铁丝网),王振轻在翻越滚网时剐伤了左脚。

  在隔离区,有一个浇水用的水管,长约9米,王振轻用水管缠住监狱大墙照明灯支架,靠水管的帮助翻上大墙。在王振轻逃跑处,电网与围墙间的空隙较大,有35到40厘米,他个子较小,便钻出电网,顺着水管滑下。

  在王振轻离地面还有不到两米时,被一名在墙外隔离区巡逻的武警发现,但他很快就钻进了附近的玉米地。武警追了一段,发现无法找到,便向领导汇报。监狱也开始组织人力抓捕。

  据审讯,抓捕过程中,王振轻在包围圈里被围困了三天,但最终还是逃了出去,一路扒车,十几天后回到老家河南郸城即被抓获。

  服刑人员已全部停工

  9月20日,即深州监狱狱长霍新发被免职后,阚学军接任。阚学军称,现在深州监狱在全力以赴保安全,并对基础设施进行了必要的改造。

  吸取王振轻越狱的教训,深州监狱将两道电网加密,并对监区的门锁旁焊上了铁板。而且拆除了监狱内容易隐藏的平房建筑。值班室的床也早已撤走,每天严格执行一小时一巡视制度。犯人也全部停工,每天组织学习。

  王振轻越狱后服刑人员已经全部停工,所以“承包制”也都停了下来。

  “现在我们在努力加快新监狱的建设,争取在11月底前搬进新监狱,搬到新监狱会完全改变这种生产模式。严格执行五统一。即监狱统一联系生产项目,监狱统一管理统计考核账目,收入统一交财务,监狱统一生产资料。”阚学军称,“承包制”不会再执行下去。

  回应未及时公布信息

  为什么王振轻脱逃后信息却一直没有及时公开?

  对此,刘建华表示,在这之前信息不够透明是因为当时我们的班子不齐,当时这方面的工作没有人专管,而是由人代管。所以信息传达方面做得不够到位。

  刘建华说,王振轻脱逃后,司法部和河北省委省政府为加强监狱管理,“我是22号刚刚到任,原来我在保定监狱任职。9月24日王振轻抓获后,我负责罪犯的监管、教育改造等工作。我到任后有人专门管理这一方面,所以信息传达就变得直接了。”

  ■ 对话

  河北省监狱管理局副局长刘建华称,监狱警囚比例低于国家有关决定

  监控报警设备多年未投入资金

  9月22日司法部和河北省委省政府为加强监狱管理,选了两名有基层工作经验,业务较为熟练的人充实到监狱局领导班子当中。刘建华是其中之一。刘建华带领媒体进入深州监狱内部参观,并对王振轻越狱细节予以了回应。

  狱方主观存侥幸心理

  新京报:哪些方面原因导致了王振轻越狱事件的发生?针对这些原因都采取了哪些措施?

  刘建华:第一方面是物防不到位。深州监狱的基础设施非常差。深州监狱始建于1970年,当时作为战备监狱建设,建设构建不符合现代监狱的管理要求。而且40多年来,年久失修。你也看见,这个监狱没有一栋新的建筑物。十几年前,就一直在讨论深州监狱是否搬迁的问题,直到2010年初才决定不搬家,在附近建设改造。

  第二方面技防装备也没有跟上。同样因面临搬家,为免浪费,像监控、报警、照明、通讯等多年来没有投入资金。

  第三人防方面也不到位。客观方面,深州监狱是河北省警囚比例最低的监狱之一,只有8%,而河北省较好的石家庄监狱的警囚比是20%。国家有过会议决定警囚比不低于18%。

  在主观上讲,也存在侥幸心理。我们有规定要求值班时干警一小时一巡查。而深州监狱没有执行这项规定。

  “绝非八成犯人有手机”

  新京报:对于违禁物品的查处情况是怎样的?

  刘建华:越狱事件发生后,对监狱内进行了严查,对于报道中提到的手机问题,不能保证没有,但不会有八成的犯人有手机那么严重。

  现在调查发现,监区内确有猫狗,但是否作为宠物存疑,可能用于警戒和抓老鼠。深层问题正在调查。白酒问题监狱确实曾经查处过。

  另外,关于拉闸限电的问题,监狱的电网是不会拉闸停电的,只有在维修的时候。生活区的线路与电网的线路不同。

  新京报:据调查,在王振轻越狱当天凌晨四点,监区停电了,有没有这种情况?

  刘建华:这个未掌握,还要调查。

  承包问题要深入调查

  新京报:在2003年时,时任狱长刘贵卿在任时,出了一份关于生产承包的文件,从那时起开始搞监狱承包。这种承包是否合规?

  刘建华:深州监狱的生产模式全名应该叫做工作目标责任制。我这里有两份文件,是2008年和2009年深州监狱工作目标责任制的规定。按照省局的要求,考核时队伍建设、监管改造、生产经营三个方面各占30分。而深州监狱私自提高了生产经营的比重,占40分。

  新京报:深州监狱的实际情况与文件不符合,据调查深州监狱也没有执行五统一,而是各监区可以自己找生产项目,交完定额后,剩下的自己处理。

  刘建华:我们得到类似的反映,这一点还需深入调查。如果是这样,是违纪行为。

热词:

  • 深州
  • 聚乙烯管
  • 越狱
  • 监狱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