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媒体调查湄公河航运 江匪横行三年危险时刻存在

发布时间:2011年10月17日 04:5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京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10月15日中午,西双版纳关累港,一名等待消息的船员躺在船后的吊床上。航道封闭后,留在船上的船员无所事事。版摄影/本报记者 赵亢

10月16日晚,船员们在关累码头岸边,点燃蜡烛祭奠死难者。

10月14日,关累码头,船员们在船上吃午饭。

  核心提示

  他们的命运被普遍关注,是10天前,十多名中国船员的遗体浮现在湄公河上。

  他们是货船上的水手,他们航行在特别的水域。一年中的多半时间,他们在毒品盛行、河道蜿蜒的湄公河金三角水域,往返穿梭。

  这样的航程中,几乎每年都会有人丧命,常见的是被奔腾的河水吞噬或死在江匪枪下。

  但他们无法放弃,“为了家人,我们必须这样生活”。另一方面,下了船,转型如此苦难,他们“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湄公河惨案发生后,航线暂停。船员们窝在船舱里,等待未来。而如果航线的安全问题解决不了,他们的命运依然叵测。

  本报记者 崔木杨 西双版纳报道

  10月13日上午,西双版纳州关累港,海事处的办公楼里,几名工作人员正低头办公。

  目前,他们的工作之一是禁止码头内的货船出港。此前,10月5日,在距此200余公里的金三角水域,12名中国船员被杀害,1人失踪。随后,云南省政府宣布航道停航。

  一名海事局的工作人员对“禁航”感到有些尴尬。他说“有些水手说,这不能真正保护他们的安全。”

  一名待在港口的水手说,“只要我们离开这里,航道上的危险时刻存在。”

  危险的“丝绸之路”

  “你们可能认为很美,”一名水手说,“可对我们来讲,危险就在身边,而且来时毫无征兆”

  狭长的澜沧江(湄公河在中国境内河段名称)关累港内,塞着20余条挂着中、缅、泰、老四国国旗的货轮。

  货船上,光着膀子的水手们挤在船舱里,他们抱怨着近来政府采取的一些安全措施。

  “停航是安全了,可这样憋在港里,生活怎么办?”载鑫号的船长罗建春说。

  一名轮机长说,本来今年想多赚点钱,给老婆把养老保险补上,现在看,泡汤了。船员们说,他们很多人并没有人身意外险等保险,养老保险也是自己交。

  湄公河国际航道全长768公里,1992年通航后,承担起中国、老挝、缅甸、泰国四国之间的水上货运任务。根据四国通航协定,商船通航范围为中国思茅港至老挝琅勃拉邦。

  有媒体称这条航道为亚洲水上丝绸之路。它向东奔腾,江水两侧热带雨林连绵起伏,高大的棕榈树下,盛开着五颜六色的花朵。

  “你们可能认为很美,”一位水手说,“可对我们来讲,危险就在身边,而且来时毫无征兆。”

  在西双版纳州,从事这项工作的水手大约600人。据船员们统计,过去的日子里,已有数百人次受伤,近20人死亡。绝大多数人丧命在境外的金三角水域。

  “每次去金三角,我都对家里人说,跑完这趟就不跑了。”一名老水手说,“可我自己清楚,要想赚钱,这辈子只能活在江上。”

  水手们说,跑这趟线,好的时候每月能赚2000元,比在当地打工要多三成。

  水手们的选择,让他们付出了代价。

  10月5日湄公河惨案中出事的玉兴8号船,船长杨德毅一家都在和江水打交道。这一次事件,他的妻子失去了儿子、弟弟,而杨德毅下落不明,生还希望渺茫。

  枯燥与快乐并存

  一旦起航,水手们就会进入一种艰苦且危险的状态。不过两岸的美丽风景,也让他们开心

  清晨6点,澜沧江上的薄雾渐渐散去,江水两侧,热带雨林散发出的清香弥漫。水手们从床上爬起来。

  每间长方形的舱室三四平米大,摆着两张床。船长住在距驾驶室最近的舱室。

  拖鞋、大短裤、颜色各异的T恤衫,这是水手们常年的装束。起床后,水手们要冲洗甲板,过不了多久,柴油发动机就会发出响亮的“突”“突”声,震得所有地方都在颤抖。

  “只要开船,柴油机就会吼个不停,通常每天16个小时,有时更多。”一水手说,他们从不担心会在工作时犯困,因为根本睡不着。

  澜沧江上的货船模样千篇一律。前甲板宽广,用来装货,后甲板面积不及前面二十分之一,七八平方米大,是水手们吃饭和活动的地方。

  出航时,离境的货船顺水而下装满大蒜以及温寒带水果等货物,返航时拉回来热带水果、棕榈油等其他物资。

  在这条航道上,货船会从清早航行至天黑。着急赶路时,甚至会昼夜航行。

  水手们说,一旦起航,他们就会进入一种艰苦且危险的状态。

  日光很毒,站在甲板上只需一分钟,裸露的皮肤会针扎一样疼。水手们整日在甲板上忙碌,经常脱皮。有些时候情况更糟,高温可能让甲板表面温度蹿至近80℃。钢板滚烫,皮肤不小心碰上去,会留下一串串水泡。而若要走进两岸的原始雨林去修理搁浅在沙滩上的货船,则要时刻提防成片的旱蚂蟥和毒虫。

  这样的航行,每次都要持续一两个月,跑上半年的情况也时常发生。一名水手说,一旦开了船,何时停下取决于有没有货运输。

  船上的生活苦闷、枯燥,不过水手们依旧乐观。

  13日,夕阳下,一名下颌留着胡子的水手,把一块野猪肉塞进嘴里,肉是上次航行时缅甸猎人送上船的。

  “看看这里的一切,”他指着掩映在晚霞里的群山,“我喜欢这里,你们城里人看不见这些”。

  另一名水手则说,在船上就能看见岸边的猴子、梅花鹿、甚至是大象,“我想不出来有什么生活能比这更开心”。

责任编辑:南淄博

热词:

  • 湄公河
  • 水手
  • 航运
  • 丝绸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