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怎样呵护“草根经济”(乡村观察)

发布时间:2011年10月16日 05:5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人民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日前,劳务输出大省安徽省开展创建省级农民工创业园活动,把农民工创业园建设推向一个新的高度。

  安徽省每年输出近千万打工人员。2008年受国际金融危机冲击影响,大批农民工返乡,安徽省正式启动农民工创业园工程,使之成为广大农民工创业的实训基地、孵化基地和示范基地。在优惠政策吸引下,一大批积累了一定资金、技术、管理经验的农民工返乡创业。

  3年已过,300个农民工创业园已覆盖安徽所有县区。农民工创业园成效如何?面临哪些成长的烦恼?

  政府搭台,降低门槛,突破农民工创业瓶颈,引来大批凤还巢

  2009年年初,肥西小庙镇农民贾蕾告别外出打工生涯,自己在家门口创业。

  之前的8年,贾蕾一直在上海浦东一家包装企业打工,从车间工人干到车间主管,可心里却一直不踏实,“万一企业出了什么问题我们也就失业了。”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冲击对企业的影响,印证了她的担忧,而真正让贾蕾下定决心自己创业的,是安徽省推出的优惠政策。

  2008年,安徽省出台创新举措,推动各地建设农民工创业园。考虑到农民工创业资金不雄厚、企业规模小、成本低等特点,安徽省在创业园建设上采取政府“筑巢引凤”的方式:创业园的土地、厂房等前期基础设施均由政府投入建好,农民工只要带着设备就可直接入驻生产。这种做法突破了一直困扰农民工创业的固定资产投资瓶颈,帮助返乡创业农民工减少创业成本、降低创业风险、提高创业成功率。

  2009年3月,贾蕾将打工积蓄10万元全部投入成立“明星纸箱厂”。

  9月25日下午,记者来到合肥市庐阳区农民工创业园,见到贾蕾时,她正和十几位工人分拣纸箱。贾蕾一边忙活着,一边给记者介绍创业园的好处:“第一年房租全免,水电费减半,第二年、第三年房租减半,物业管理费三年全免。现在的租金每平方米是5元钱,在外面都得12元以上。我这个厂,放到外面去没有30万办不了。”

  优惠政策还不止这些。2009年10月,工厂资金链紧张,政府出面为贾蕾申请了20万的无息贷款,让其渡过难关。如今,过去的二手设备已经换成了全新设备,年产值已经达到300万元。贾蕾所在的庐阳区农民工创业园,3年来已吸纳创业农民工14户,孵化成功6户。

  截至目前,安徽全省农民工创业园已为入园企业减免税费逾3000万元,发放组织就业和社会保险补贴859.5万元,发放小额担保贷款6126万元。

  创业带动就业,促进农民增收,助推地方经济,创业园带来多赢效应

  “农民工创业园具有培育微小企业、扩大就业、增加农民收入、发展地方经济等四大功能。做得好,就是一举多赢。”安徽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就业处处长吕泉认为。

  “不好意思,厂房还是太小了点。”走进合肥市包河区淝河镇农民工创业园,合肥安瑶电器的总经理梁月宝笑道:“不过好在挤进来了。” 梁月宝坦言,若不是之前的一家企业孵化成功,搬出去了,自己估计还得多排一年的队。

  “看着这些企业进进出出,不断发展,我们真正感受到农民工创业园对于实现这些草根创业者的梦想、实现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多赢所起的作用。”包河区人社局副局长张远伍说。

  的确,农民工创业园的发展,带来的是一个多赢的局面。

  在安徽省滁州市全椒县大墅镇的农民工创业园,3个入园企业一次性便在全镇范围内吸纳了280名农民工就业。截至5月底,安徽全省建成的农民工创业园共有934户企业入园创业,吸纳就业6.6万人,其中70%以上是就地就近转移就业的农民。

  石沛镇孤山村农民梁本洋笑着告诉记者:“在农民工创业园打工,还能照顾田地,收入比以前高了不少。”据统计,安徽省农民工创业园职工人均年收入达1.3万元,每年给当地农民直接增收3.8亿多元。目前,全省农民工创业园已累计创造产值100余亿元,正成为地方经济特别是乡镇经济发展新动力。

  扶上马,送一程,农民工创业,还需改善软环境

  “政府已经帮助我们走出了创业第一步,接下来的发展,我们这些泥腿子迫切希望政府能扶上马,再送一程。”记者在各地采访时,很多创业农民工都表达了类似的希望。

  阜阳市阜南县“雪雨洁具”的马士永,是当地农民工创业园里多个洁具厂老板的“带头大哥”。

  入驻创业园后,准备大干一场的马士永和其他创业农民工买进了大量生产洁具的原料铜,占用了不少资金,国际金融危机冲击的影响超出了他们很多人的预计,铜价一路从一吨5万元下降到了2万元,外贸不景气,订单大缩水,资金实力不强、主要做出口的小企业相继关门倒闭。马士永同样元气大伤。

  “如果当初政府能够及时指点,帮助我们进行科学应对,及时转型,一些企业可能不会倒闭。”马士永感叹。

  采访中,贾蕾表示自己最担心的是即将到来的第三年,根据入园之前签订的合同,3年后必须离开创业园。

  “员工刚稳定不久,搬出去离家远了,很多人不愿意,又得重新招工。”另一方面,刚刚站稳脚跟的企业马上搬出去,失去了优惠政策,意味着更高的成本,企业能不能扛过去?贾蕾坦言自己对于将来的发展有些迷惘。

  “农民工返乡创业项目,是典型的草根创业,容易受到市场冲击。入园后,政府应加强对企业经营发展的指导,结束孵化期后,政府也不能置之不理,而是应该继续送一程,这是对企业负责,也是对地方经济发展负责。”吕泉介绍,第一批入驻创业园的企业孵化期即将结束,对于成功搬离创业园的企业,安徽省要求各地政府继续关注,跟踪服务,帮助其解决生产发展中遇到的问题。

  记者采访发现,农民工创业园的发展也出现了一些需要防微杜渐的不良苗头。一位地方领导告诉记者,这几年考察了不少农民工创业园,最大的感受便是良莠不齐,一些地方的农民工创业园连基本的硬件都不配套,纯粹是为了套取项目资金,应付上面检查;有些地方摊子铺开后就没有了声音,政策宣传等不到位,导致偌大的园区入园率却不高,白白浪费了土地,更有甚者,将给农民工创业的园区腾出来给招商企业使用。

  “多少知名的大企业都是从一个小作坊起步的。农民工创业园是由政府投资建设和管理的创业场所,这是硬件。由政府提供优惠政策和创业服务进行扶持,这是软件。软硬件做的有多好,‘草根经济’发展的舞台就有多大。”吕泉说。

责任编辑:魏铮

热词:

  • 创业园
  • 草根经济
  • 实训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