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新闻周刊]本周视点:湄公河惨案

发布时间:2011年10月15日 23:0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481507556a734c4abb3254af6f7ad53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这周我们都为一组照片震惊甚至是震怒了,那就是发生在湄公河水域泰国境内的那起血案到目前已经确认有12名中国船员遇难了。这起血案发生在10月5日到现在为止已经过去了十天,而这十天是非常不平静的,本周新闻视点就用一种记录的方式来关注一起血案。

    资料图片

    康辉:这一周我们都被一组照片震惊,甚至是震怒了。那就是发生在湄公河水域泰国境内的那起血案,到目前已经确认了有12名中国船员遇难了。这起血案发生在10月5日,到现在为止已经过去了有十天,而这十天是非常不平静的。本周《新闻周刊》的视点,我们就用一种记录的方式,来关注这起血案,关注这群跑船客,还有这条河的未来,而且我们在记录当中等待着真相。

    短片一湄公河惨案

    现场:泰国清盛,停靠着出事船只的码头祭奠现场

    十月十三日,星期四晚上七点四十分,刚刚赶到泰国清盛的遇难船员家属,在停靠着两艘出事船只的码头举行了追思会。滞留在泰国清盛港的中国船员在遇难船员家属到来之前,事先布置好了追思会的现场。 

    遇难船员家属:我希望泰国警方赶紧把这个案子破了。给我弟弟一个清白。

    遇难船员家属:我们要的就是真相大白。

    十月五日,在“玉兴8号”“华平号”船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十几天过去了事件依然没有清晰。“玉兴8号”船东郭志强说,十月五号早上八点,曾接到船长打来电话,说“玉兴8号”已快到码头。而此后船长和他便失去了联系。不久,他接到了在该航段航行的另一艘内河货轮船员打来的电话。

    “玉兴8号”船东 郭志强:说我们船在下面出事了,船大概在九点的时候,背着武器的有七、八个人,用高速快艇把这两条船劫持在岸边。

    郭志强说。12时左右,“玉兴8号”船长曾用高频紧急向附近船只呼救。

    玉兴8号船主 郭志强:大概在十二点不到一点,他只说出了四句话,第一句就是,我在泰国的吊车码头,赶快报案,赶快叫救护车,有人受伤,就说了这四句话,然后就所有的通讯都没有了。

    随后郭志强派清盛的业务员赶往金三角的吊车码头。从泰国警方得到消息:华平号和玉兴8号停靠在吊车码头,两条船上不见一个船员。玉兴8号上驾驶室到处血迹,有多处弹眼,两张船上共收出8、9十万颗麻黄素。直到10月7号和8号,中国船员的遗体在湄公河流域才被集中发现。

    泰国清盛警长:我们已经从这里的一个中国船员得到确认,这具尸体是玉兴8号船的一个船员。

    据泰国《曼谷邮报》的报道称,打捞出的遗体大多数被蒙住双眼,双手被手铐铐住或者被绑,其中两具遗体的脖颈还被折断,死状凄惨。究竟是谁杀害了中国船员如今泰国、缅甸等方面都相互推诿。此前泰国媒体称,此次湄公河惨案是缅甸少数民族武装佤邦联合军所为。对此,缅甸佤邦政府10号发表公开声明,否认了这一说法。

    缅甸佤邦发言人:媒体上公布了这个事情跟佤邦有染以后,我们也进行了调查,证人看见泰警枪击这五名船员。

    然而泰国外交部新闻司司长他尼13日晚表示,根据泰国警方的初步调查,两艘被劫中国货船被劫持时的地点并不在泰国水域,泰国军警与货船上的武装分子交火时,两艘货船实际上已被武装劫匪所控制。而据泰国军方披露,这起中国船员遇害的案件有可能是缅甸一位大毒枭所为。

    泰国军方指挥官:根据我们的信息源,在每艘从北面驶来的船上,装有1千万片药片。

    据了解,华亭号载有中国籍船员6名,玉兴8号载有中国籍船员7名。同在湄公河流域航行多年的“中盛号”货船船主吴德昌说,此次遇袭的两条船都只是本本分分做生意的普通商船。

    “中盛号”货船船主 吴德昌:“华平号”是拉货的船,从中国拉农产品到泰国,然后从泰国拉百货回中国。“玉兴8号”以前也是货船,然后变更为这个油船,拉油,从泰国拉到缅甸去,“华平号”航行了七年,“玉兴8号”航行了九年了。

    现场:佛寺告别仪式

    周五上午,中国遇难船员的遗体告别仪式在泰国清盛当地一所佛寺举行。(音乐)一天来,一天回,家属们在泰国的时间只有短短的两天。来自云南昭通的文代先,丈夫、儿子和弟弟都在“华平”号上工作,三名亲人全部遇难。目前,丈夫的遗体还没有找到。

    玉兴8号船长杨德毅的妻子:没有办法面对这个现实,希望他回到我身边,我接受不了这个现实。

    康辉:本周就在那些船员们再也无法到达的目的地泰国的清盛,他们的家人为他们举行了追思会。这种痛失亲人的悲痛,我相信我们能够体会,我们也能够感受得到。在这些悲痛的人当中,文代先是最让人牵挂的,因为在这起惨案里面,她失去了丈夫、儿子、弟弟。她的丈夫是船长,弟弟是舵手,儿子是刚刚上船不久的一名水手。其实在湄公河上像这样的跑船客,他们经常是这样的亲戚、同乡,大家一起在这个行当当中来谋生养家。可是这条曾经的“黄金水道”,如今变得越来越不太平了。本是这是一份谋生的工作,但是现在在威胁着他们的生命。

    短片二 “黄金航道”上的讨生者

    本台特派记者 沙晨:大家看到的玉兴8号和华平号就是遇难中国船员工作的船只。在河对岸不到500米的距离,就是老挝。往上游不到10公里就是缅甸,也就是泰国、缅甸、老挝三国共管的极其复杂的水域,就是我们常说的“金三角”。

    在泰国的清盛口岸,这里的居民依然保持着往日的平静生活,弹痕累累的玉兴8号和华平号还停靠岸边留待调查。在这条航道上,两艘往返了八九年的普通商船为何惨遭袭击?而中国船员的集体遇害,也让流经六国曾有“黄金航道”之称的澜沧江-湄公河航道再度进入公众视野。

    西双版纳州政府新闻办主任 段金华(电话采访):澜沧江-湄公河航运由中老缅泰四国政府共同签署通航的一个协定。2001年6月26日,在中国景洪港举行通航仪式之后,航运逐步进入了正轨,实现了蔬菜换石油,花卉换水果,冷果换热果的贸易正常化。

    西双版纳澜沧江船东协会秘书长 成英杰(电话采访):原来的船很小嘛,现在的船经过三代的改进改造了,刚开始的船才80吨到120吨左右,现在350吨、380吨的船都有了。应该就是在四国通航协定签订以后,做得越来越正规,越来越频繁。

    今年正是中国、老挝、缅甸、泰国4国在澜沧江-湄公河航道实现自由通航的10周年。10年间小船变成大船,跑运输的船舶也从最初不到10艘,到如今的115艘左右。但这条日益繁荣的国际航道也因为途径“金三角”地区而暗含凶险。由于金三角地带毒品泛滥且有多支地方武装出没,最近三四年持枪抢劫商船事件开始时有发生。

    中国船员:他们四艘快艇一前一后就(拿着枪)叫你停船,船头还摆了一颗炸弹。

    西双版纳澜沧江船东协会秘书长 成英杰:以前就是小打小闹的,也就是抢抢船,以检查的名义在船上搜刮一些财物,最近两三年就越演越烈。

    在这条航道上跑船的人大多有被劫的经历,劫匪会粗暴地拿走他们想要的东西,但一般不伤害船员,而十几名中国船员被杀害这类恶性事件还是首次。在这条航道上求生的近千名中国船员,虽然不时会有担惊受怕,但他们还是坚持着这份辛苦而有风险的生计。在此次遇难船员的名单中,除了有云南本地人外,很多都是来自四川、贵州的外省人。

    西双版纳澜沧江船东协会秘书长 成英杰: 原来本地的船员也是很多的,他在本地好像,他好找活路干,本身家里面有一些橡胶这些经济作物,一般来说外地的船员多一点。这次遇难的同胞里面都可以看出来,家在农村的居多,基本上都是上有老,下有小。这次遇难的华平号的轮机长。他本来都是已经准备走了,回老家,回贵州去安享晚年的了。买票走到了昆明又把他接回来的。

    每个月少则两千 多不过五六千元的收入,在西双版纳虽远远称不上体面,但对于很多来自云贵川等贫苦山区的船员来说,却是他们养活家人的谋生手段。而这些常年活跃在澜沧江-湄公河流域的船员们,谁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同伴会遇害于异乡。而他们中间的一些人也许会选择暂离 多年漂泊水上的生活。

    康辉:凶手到底是谁?现在泰国警方和缅甸佤邦互相地指认。目前,这个案件是由泰国警方来负责调查的,但是缅甸佤邦建议中国政府组成以中国警方为主的调查团,到肇事的现场深入地调查。无论是当天执勤的泰国的警察,还是有嫌疑的佤邦,都必须逐一接受中国警方调查团的调查。我们现在在等待着真相,因为只有真相才能给逝者以安慰,给生者谋更多的平安。毕竟对于大多数的那些在湄公河上跑船的人们来说,虽然现在,因为这起惨案,他们的内心在充满着恐惧,可是未来,恐怕他们还得像原来那样手无寸铁地继续跑下去。

    短片三:晦暗的河流

    记者:你们担心什么呢?

    船员:(儿子伤心起来)

    这是一对父子,父亲是轮机长,已经在湄公河上跑了十多年,儿子上船才一年多,已经被频繁的威胁吓坏了。

    儿子:如果没有安全保障,谁还会在这里跑。命都没有了,挣钱还有什么用呢,没用了。

    周五清晨六点多,26艘滞留在泰国清盛港的中国商船,在中国公安领航船以及泰国水警的护送之下,启程回国,这一次逆流而上的行程,大约要走两天。

    今年8月,因为发生了中国旅行团被劫持事件,湄公河上的中国客运就已经停止了;而这一次,云南省宣布暂停所有航运。这条曾经繁忙的黄金水道,在惨案之后变得有些萧条。

    画面:回程的路

    西双版纳澜沧江船东协会秘书长成英杰:现在我预计(停航)最少三个月,多则一年,因为(上游)澜沧江面临枯水了,这两天按正常情况下,这两天应该是货运的黄金季节了。航运的损失太大了。

    “蔬菜换石油,花卉换水果”本来每年以两位数增长的民间贸易,因为惨案停摆。经济损失还在其次,更前途未卜的是版纳等地的船运业,以及一千多名跑船客的生计与未来。

    西双版纳澜沧江船东协会秘书长成英杰:到今天为止,我不敢说是明天了,就是到今天为止,应该是走了一小部分。因为他们这些船员就好像等待一个说法,也希望政府尽快地把这个事情搞好,查出凶手,把这个航道整安全了,还是想跑的。

    有安全才有未来,船务公司、水事部门、跨国合作共同构成了这张安全网。但现实是,这一次玉兴8号有三位船员根本没有任何保险,缺乏起码的保障,而其他环节也未能起效。

    国际关系学院东南亚所 张学刚副所长:水事部门、船舶公司,对我们船员保护措施做得还不到位。是不是也要反思自己,走出去的同时,也要进一步加深对当地情况的了解,特别是对当地治安复杂,犯罪形势比较严峻的地区,要加强风险预估和紧急事态的防范。

    回看十年前中老缅泰签署的《通航协定》,“疏浚河道”、“航运安全”、“信息交换”被放在四国合作的最前面,但如今看来,安全合作的机制与联动显然严重滞后于严峻的现实。

    国际关系学院东南亚所 张学刚副所长:(惨案)再一次提示各方要进一步加强湄公河水运方面的安全合作,以及人员之间信息的沟通。如果能够更快地把这些信息,比如受袭这些信息能够传递出去,相关执法部门能够更快地动作起来,也许不会发生这样严重的事件。

    一个月前,四国通航协调会在大理闭幕,这个一年一届的会议也是目前湄公河安全最高的协作机制。本周泰国外长表示,四国应在现有机制下加强合作,并组建联合执法队进行巡逻和护航。

    社科院海事研究中心 王翰灵主任:最大的阻力就是,各国都有主权,沿岸国愿不愿意有关的国家介入,来对当地的航行安全的措施进行干预或者进行合作,这就需要有关的国家,有这样的政治意愿,大家建立一个共同的机制。

    一江连六国,又途径金三角,协调之难可以想象,但是湄公河惨案的鲜血,必须加速这个进程。江面上飘起的孔明灯,在祭奠无辜的逝者,而自发赶来吊唁的船员与中国商人,则在哀思中期待着真相与平安。

    康辉:本周的这一起湄公河的血案,很容易让我们会想起去年马尼拉香港人质的事件,当时《新闻周刊》也制作了一期节目,题目您还记得吗?“马尼拉之痛”。而在一年之后的今天,我们更加深切地知道了,这种痛不仅仅是在当时。事后菲律宾方面的那种推诿和阻滞,也在一次又一次刺痛着幸存者还有遇难者的家属,而且至今我们没有等到道歉和赔偿。那么追责也好,惩戒也好,更是无从谈起。所以我们希望这一次的“湄公河之痛”,不要再像上次那样,伤口无法愈合,痛得那么无助,那么无奈。现在就让我们一起保持压力、等待真相。

责任编辑:刘一

热词:

  • 湄公河惨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