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面对面]刘震云:文学之路(20111009)

发布时间:2011年10月09日 22:4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dc3c229fd9134616d56a4fa94b6fb846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凭借作品《一句顶一万句》,作家刘震云不久前获得了第八届茅盾文学奖。刘震云说,这部小说是他迄今为止最为成熟的一部作品。从成长到成熟,刘震云在自己的文学之路上走过了怎样一段历程,获奖之后,他又将带着什么样的心态继续前行呢?今天《面对面》将专访第八届茅盾文学奖获得者刘震云。
  
    刘震云,53岁,河南延津人,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代表作《塔铺》、《一地鸡毛》、《故乡天下黄花》、《手机》等。

    视频截图

     获奖不是巅峰 写作刚刚开始

    茅盾文学奖是我国文学最高奖项之一,代表长篇小说的最高水品。2011年共有5位作家获此殊荣,刘震云凭借小说《一句顶一万句》位列其中。这部小说分为上下两部,上部《出延津记》讲的是杨百顺从故乡出走的过程。 下部《回延津记》讲的是牛爱国从异地还乡的过程。通过出走与还乡,展示了杨百顺与牛爱国的命运逻辑。刘震云说,获奖决不是写作的巅峰,对于他而言,写作才刚刚开始。这是由写作者变为倾听者的刚刚开始,这也是他在创作《一句顶一万句》时最大的感受。解放对于作家而言是很重要的,而倾听本身就是一种解放。

     写作在我家不祖传 小时曾想当厨师

    小的时候由于饥饿,刘震云曾经想“当个厨师”,因为“村子里唯一吃得白白胖胖的就是厨师”,父亲也曾经因为赊不到5个馒头而常被母亲“讥讽”。长到15岁,刘震云离开故乡去当兵,一去就是4年。在这段时间里,有些事情悄然发生,刘震云与文学相遇了。刘震云对故乡有着特殊的感情,在刘震云后来的文学创作中,故乡成为他作品中一道独特的风景。

     怀念北大的空气 怀念“锅塌豆腐”

    1977年刘震云退伍,在家乡当一名中学教师。高考制度恢复后,刘震云在1978年以河南省文科状元身份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开始了新的学习与生活。他十分怀念北大的空气,老师们给予他的帮助和言传身教。此外,北大的“锅塌豆腐”也令他久久难以忘怀。他戏言,“最悲惨的事情,是刚刚在食堂排到,前一个同学刚好买走了最后一块锅塌豆腐。”尽管生活过得十分辛苦,但在北京大学求学期间,刘震云发表了自己的第一篇作品。1987年,刘震云的成名作《塔铺》出版发行了,

     主角多是小人物 打响“作家电影”第一炮

    对于小人物的关注,是刘震云作品的一大特征。但从刘震云本身而言,他并不觉得自己作品中的这些人物是“小人物”。在很多人眼中比较平淡的画面,刘震云都用较长的眼光、欣赏的眼光去看待,由此发现生活中的美。《一地鸡毛》开启了刘震云与冯小刚的合作,接下来伴随电影《甲方乙方》、《手机》的上映,刘震云的小说变得更加火爆。与影视的结合,让更多的人更广泛的知道了刘震云的作品,他也客串了多部由自己作品改编的电影,打响了“作家电影”的第一炮。

     每个人都会孤独 我没有追求幽默 我追求见识

    小说《一句顶一万句》的人物,想找个人说话都很难。而在小说宣传海报上“中国人的千年孤独”,更是直接点明了这部作品的主题。在刘震云看来,幽默分为好几个层面,一个是语言的幽默,比如相声小品;还有一个是事情的幽默,这是一种真实的幽默。刘震云说,“我没有追求幽默,我追求见识,追求不同的见识。在不同见识的阳光下,处处是温暖,是趣味。”

    解说1:9月19号,第八届茅盾文学奖颁奖典礼在国家大剧院举行。茅盾文学奖是中国最高文学奖项之一,代表着中国当代长篇小说创作的最高荣誉。2011年,共有五位作家获得了这一殊荣,他们分别是张炜、刘醒龙、莫言、毕飞宇和刘震云。

    记者:在你最初得到这样一个消息,得到茅盾文学奖的时候,你当时的反应是什么?

    刘震云:当时我在菜市场买菜,然后出版人就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评出来了,有你,然后我就买西红柿、鸡蛋,回家中午吃的是鸡蛋西红柿面,当时新浪的主持人还问我,是不是这面吃的跟别的不一样,我说挺一样的,鸡蛋就是鸡蛋,西红柿就是西红柿。

    记者:但心情不一样。

    刘震云:没有大喜。如果是惊喜的话,那就证明《一句顶一万句》写得不够好。

    记者:你很自信这个结果在意料之中吗?

    刘震云:那倒没有,那也很可能它评不上,我只是觉得它评不上的话,它并不妨碍我对它的看法,我跟它相处那么长时间,我肯定知道它是好的。你比如讲《一句顶一万句》,没评上茅盾文学奖,它会减色很多吗?

    解说2:《一句顶一万句》这部长篇小说分为上下两部,上部“出延津记”讲的是杨百顺从故乡“出走”的过程,下部“回延津记”讲的是牛爱国从异地“还乡”的过程。通过“出走”与“还乡”,《一句顶一万句》展现了杨百顺和牛爱国的人生历程与命运逻辑,但这部作品的名字却引发了人们的好奇。

    记者:为什么叫《一句顶一万句》呢?

    刘震云:一句有见识的话,胜过一万句废话, “一句顶一万句”这个说法不是从我开始的, 2000多年前有人说过,孔子说朝闻道夕死可矣,就是早晨我得到一句有见识的话,我晚上死都可以,孔子这个话是很讲究的,他不说朝闻道朝死可矣,朝闻道夕死可矣,就是明明白白活一天,这就是“一句顶一万句”,一天顶一万天。其实《一句顶一万句》还可以起另外一个名字。

    记者:会是什么?

    刘震云:《一天顶一万天》。

    记者:我不知道对您而言现在是否是你文学作品上的一个巅峰?

    刘震云:不是吧,我觉得我的写作刚刚开始。为什么说刚刚开始呢?是由写作者变成倾听者的刚刚的开始。

    解说3:从写作者到倾听者,是刘震云在创作《一句顶一万句》时的最大感悟。作为一个倾听者,刘震云在这部作品中将每一个人物的话都原汁原味地记录下来。这不仅让人联想起他的另一部与说话有关的作品《手机》,《手机》这部作品的主人公是电视谈话节目主持人严守一,因为职业的关系,严守一每天都要说很多的话,但在这部书的封底,却写着这样一行字:“世上有用的话,一天不超过十句”。

    记者:似乎说话的这个关键词还是在您的作品中延续?

    刘震云:当然我觉得说话是重要,说什么样的话,谁在说话,是作者在说话,还是书里的人物突然自己想说话,而这个话别人没说过。我觉得这个是靠作家的想象力抵达不了的,而是人物自己我觉得他突然觉得我应该有一个情绪和心灵的出口,所以当严守一的奶奶去世之后,他突然觉得他在世界上没有任何人可以说话了,没有任何人可以说话,他应该怎么表述呢严守一像他6、7岁一样,拿着一个手电,一个人又到村口的同样的土岗上往天上写了一个字,奶,想你。我突然觉着的话,往天上写字的这种状态,我特别的想跟严守一坐在一起聊天。他可能他在说,我在倾听,够了。当你由一个写作者变成一个倾听者的时候,你的写作也变得无比的自由,接着就有了《一句顶一万句》。

    记者:但很多人也会说,这些书中的人物也是你作家创造出来的。

    刘震云:你是创造出来了这么一个人物,但是这个创造是怎来的,过去的话,可能是刘震云让谁来的,现在的话是你们两个在一个十字路口相遇了。我曾经说过一个去我们河南汴梁的理论,我也出发了,我出发的同时,可能书里的人物也早就出发了,然后在一个黄河边上,大柳树下,我们遇到了,我说你去哪,去汴梁,你呢,也去汴梁,抽起烟来,特别对劲,说咱俩一块走吧。

    记者:只是个同路者。

    刘震云:是个同路者,是你的朋友。这样的写作状态是不是更水乳交融一些,情感上,当然比这个更重要的是解放。

    记者:哪方面的解放?

    刘震云:倾听本身就是一种解放。


  记者:我现在就很解放,很自由。

    刘震云:好的主持人一定是一个最好的倾听者,而不是最好的提问者。

    解说4:在《一句顶一万句》这部作品中,刘震云用细腻的笔调描写出故乡延津的风土人情,1958年,刘震云出生在河南延津一户寻常人家。

    记者:这个写作是你从小的梦想吗?

    刘震云:写作在我们家不祖传,因为我妈不识字,我妈她妈更不识字,到我这儿开始以写字为生,如果我不是喜欢写作的话,我不从事写作。我小的时候一个理想的话是当个厨子,因为在我童年的时候中国人还比较饥饿,你吃多少粮食,不是你想吃多少就能吃多少的,是给你发多少你吃多少,叫粮票。在农村的话,也不是你想吃多少吃多少,分给你多少你吃多少。所以我们镇上一个厨师叫老孙,他是我们方圆几十里惟一吃的白白胖胖的一个人。

责任编辑:刘一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