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新闻调查]温江村的噩梦(20110924)

发布时间:2011年09月24日 22:5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d7259ce4d5574f1040893d9c44076d22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抢手机、砍人手、团伙作案,他们还是一群孩子,只有十八九岁,却有一个让广东人害怕的称谓"砍手党"。他们都来自广西一个偏僻小山村,几年里 一个三千多人的村子,抢劫被抓的年轻人已经超过百人,虽然这是一个个例,但是依然引起很多人的关注。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是什么原因让外出打工的年轻人变成抢劫犯呢?

    这是阿显家,这是阿山家,一个是死缓,另一个判15年;这是阿星家,他现在被劳教,死缓;我小孩也是这样,也被抓了,现在。

    这个中秋,温江村很多人和冯成金一样没有等来儿子的电话,这个昔日立过战功的英雄,干了30年才退休的村支部书记,妻子早逝。去年,他惟一的儿子因抢劫在广东被抓。几年前,温江村民陆续抢劫被抓时,他曾带着记者一家家走访服刑村民家,如今他自嘲:自己也成了服刑家属的一员。

    中秋夜,冯成金带着5块钱买的菜到黄海连家喝酒,两位老人是亲家,而且他们的儿子同样都在监狱服刑。

    冯成金(广西天等县上映乡温江村):中秋节打电话也没有用的,我没有东西给他,他也没有钱寄给我。

    冯成金说:儿子小学三年级文化,写信吃力,上个月找人代写一封信寄来表示愧疚,冯成金回信把儿子骂了一顿。

    冯成金:(信里)他跟我说,到广东养不了你了,儿子没有给过你幸福、快乐。我回信骂他了,爸爸我是什么人?是红人,你是黑人,我这样说的。

    这个中秋节,温江村忧愁的老人、孤独的孩子同样难以度过,这个害羞的男孩叫晓峰,他早已习惯没有父母陪伴的中秋节,他的父亲因为抢劫被判15年,如今已经入狱6年,晓峰早已记不起他的模样,妈妈也改嫁他乡,只剩下10岁的他、13岁的姐姐与爷爷奶奶生活。

    记者:(如果)见到爸爸你想对他说什么?

    晓峰(广西天等县上映乡温江村):希望他(出狱)去打工。

    记者:不想让爸爸陪在你身边?

    晓峰:不用。

    记者:不用,为什么?

    晓峰:这些年都习惯了。

    这个中秋,晓峰的大伯,村里最早抢劫被判无期徒刑的阿显,因为表现出色获准从韶关监狱打来亲情电话,晓峰一旁坐着,却不愿和大伯说话。

    阿显(服刑人员):他也不愿意跟我通电话,我也觉得很内疚,(希望他)节日快乐,有月饼吃,有新衣服穿,中秋节团圆的日子,就是有一种无奈的感觉,没有办法帮助他们。

    记者刘楠:这是中国最普通的农村,留守的孩子、老人,即使是农忙季节,也很少见到年轻人的身影,村里最漂亮的房子都是年轻人打工赚来的。即使打工多年,也很少有人愿意回到家乡。

    温江村,到处是大门紧闭的楼房,这个三千多人 六百多户的贫困村,离天等县40公里,离中越边境30公里,这里地处岩石山区,土地贫瘠,当地几乎没有企业工厂,村里大部分青壮劳动力都外出广东打工,而犯罪的年轻人相似的轨迹是打工、辞工、团伙抢劫。

    (温江村服刑人员家属):一百一左右服刑人员,一般是判重刑,出来也是少数的。

    除了这张藏起的照片,王丽华家再没有留下大儿子的东西。不过,她6岁的小儿子还是从外面听说哥哥阿林在广东抢劫被判了11年。

    服刑人员家属(广西天等县上映乡温江村):都说你哥哥被抓了,他哭,他还不知道,我不会说,他听人家说。

    小孩(广西天等县上映乡温江村):就是在他们家有一个(服刑),一般我们都不会聊,挺怕的,可能是有一些恐惧吧。

    记者:(村里)这么多年轻人服刑,你们有跟孩子说过这事吗?

    吴景山校长(广西天等县上映乡温江村温江小学):没有,不敢说。就是语文老师的话,如果他给学生写作文,老师来反映的话,就是说写身边的人怎么样,有的孩子不写,就哭。

    记者:就因为父亲服刑,不知道怎么写?

    吴景山校长:对。

    抢劫给村子带来的巨大伤疤在隐隐作痛。

    小霞(广西上映乡天等县温江村 服刑人员家属):一个人在家顾小孩很辛苦,每天睡不着,还要照顾他,(小孩)要到一岁多可能还要开刀。

    这个中秋节,22岁的小霞还在等待丈夫的消息。2个月前,她正准备带着出生不久的孩子,找外出打工的丈夫照全家福,却听说丈夫又被抓了。此时,丈夫出狱刚两年半。

    小霞:现在照不了(全家福),相信他一定会改,可是他还是改不了,出来碰到他那些朋友,跟那些朋友接触多了,好玩他也就跟着去了。

    小霞的丈夫阿亮,就是2004年深圳落网砍手党小头目。当年18岁的他一句:"我们整个村的人都是来抢劫的"震惊深圳市民,没想到出狱后两年半又走上了老路。

    小霞:我想他在里面中秋节快乐,健健康康,在里面好好做事,不管怎么样我都会等他。

    如今,温江村外出抢劫的年轻人几乎被抓尽,而以温江村为中心附近几个村也出现了外出抢劫现象。最临近的连加村有数十名年轻人被抓,连加村当了8年乡人大代表的老支书一个儿子也因为抢劫被抓,留下两个幼小的孩子给他老俩口照看。

    服刑人员家属(广西天等县上映乡连加村):以前在家都好好的,到外面去,他不听话,你对得起你两个小孩吗?你这样搞。

    地处偏僻的小小温江村,一百多名外出打工的年轻人集体走上了犯罪之路,虽然只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极端个案,但却吻合了一种令人不安的现象。中国社科院今年发布法治蓝皮书中称:2010年新生代农民工已近亿人口,新生代农民工犯罪案件约占全国城市刑事案件的三分之一,特征之一是共同犯罪、团伙犯罪突出,这些年轻人原本外出打工寻梦,他们的人生究竟出现了怎样的拐点?开始走上了抢劫之路呢?

    中秋节,阿星家80岁的老奶奶独自守着三层楼房的大宅子,她的儿子外出打工,一去就是19年,她更不清楚多年没有打过电话的孙子阿星正在监狱服刑。

    阿星(服刑人员):我们村很多人都是说抓了,妻离子散就是家破人亡,所以这个也是很沉重的打击。

    这个爱看人生哲学书籍的阿星,就是曾经轰动一时的杀人犯。5年前,刚满20岁的他刺死拖欠工资962元扣押其身份证的工厂老板向警方自首。当年,少年阿星杀人事件曾被广泛报道。5年后,他坦承,不止是报复老板,还是预谋抢劫,当时他最敬爱的村支部书记邻居冯成金中风凑不齐6000元医治费,他和冯成金的侄子决定去抢钱。

    记者:当时几千块钱对你意味着多久的工资能赚到?

    阿星:几个月吧。

    记者:那点钱没有通过别的渠道可以获得吗?

    阿星:那时候没有去想别的渠道。

    记者:对他抢劫怎么会发展到人命的这个地步呢?

    阿星:买水果刀之后就想说:要是他不给就吓唬他,本来是问他要钱(拖欠工资),他就说怎么问我要钱?你走了没人开机器,我还没找你呢,是不是?所以就火了,做了之后就害怕。

    记者刘楠:这间废弃的危房就是阿星来深圳的第一站,十年前刚满15岁的他兴冲冲地投奔父母,七个人挤住在一间屋子里,他冒用了叔叔的身份证,从此开始了每天站在机器前12个小时的城市新生活。

    阿星:比较艰苦,就是融不入这个社会,这又是深圳,虽然好赚钱,但没有什么本事或者没有什么学历的话也比较难。因为农民工嘛,是不是?怎么说呢,(一天工作)12个钟头几百块钱,真的是,不是我干不来,就是说毕竟太少了,攒一个月就是一年车费来回都没有。

    少年阿星杀人事件在当年曾经引起广泛关注,2011中国法治蓝皮书撰写人之一,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副教授靳高风就是关注者之一,对于外出打工的年轻人群体犯罪现象,他做过深入研究。

    靳高风:由于这种城乡二元机制导致,我们从经济上来说城乡收入的差距;我们从社会上来说,他受教育、就业的困难和社会保障的欠缺;从文化上来说,道德观念的冲突和文化的差别。从他个人的情况来说,就是说他受到城市物质生活、文化生活的诱惑,自己难以抵制这种诱惑产生的犯罪;另外,还有城市人往往对他的歧视,导致这个农村人心理状态的变化,都是导致这个犯罪的原因。

    深圳公明镇马田村虽然本地人只有千余人,聚居的广西打工者却有近万人,其中温江村人就有近两百人,他们大多通过老乡介绍进入这里的新兴橡根厂工作。阿星的父母、姐姐、 弟弟,包括他自己都相继到这家工厂工作。

    阿星每天工作12个小时,看到表叔阿显在深圳不工作还能赚大钱,他羡慕不已。

    阿星:他们就是不怎么工作,又玩又赚到钱,所以就开始动心了。

    记者:当知道他们那是偷抢来的时候,你会对他们另眼相看吗?

    阿星:那时候没有,跟在他们身边,你就当他们是朋友的话,你就没有想他们是好孩子坏孩子。

    记者:你就没去想?

    阿星:那时候没有去静下来去想一下,不过现在想起来觉得这是比较无知的。

    记者:当时知道那是违法的行为吗?

    阿星:我也不太清楚,混得可以,就这样想,比较崇拜他们。

    阿星至今清晰地记得,2000年表叔阿显开小车回家引起轰动。

    阿星:全村的人都说。

    记者:全村的人?

    阿星:就是人家开一部小车回家,那是轰动。你打工十多年,你连个摩托车都没买到,人家一抢就搞定了,是不是?眼光就不一样了。

    记者:当时大家知道那是抢来的钱吗?

    阿星:怎么讲呢,没进厂哪里来的钱,这个肯定知道。

    阿显是村里最早带头抢劫,也是最早被抓的人,因为持枪抢劫和故意伤害罪,他被判无期徒刑,也是因为抢劫,他曾经短暂成为百万富翁,成为阿星们羡慕的对象。

    种地收入微薄,外出去淘金成为很多温江村年轻人的梦想,这就包括阿星同龄的伙伴阿庆、阿林,他们因抢劫,后来分别被判14年和11年。

    阿庆:老人家每个人都知道出广东的人都是没有一个干好事的,老人家也很恨那种人,但是人在这里太多了也没办法,他自己恨人家,他自己家里面也有人(在外面)干坏事,反正没办法。

    阿林:你看我不读,我也看你这样子不读,我们那一代的人都读到五年级就不读了。

    阿林和阿庆都是小学三年级辍学,去邻县私营小锰矿打工。

    阿庆:脚断的也有 手断的也有,非常辛苦,出来之后都是脸黑黑,只看到牙齿,经常打群架,挖矿的时候,有时挖矿的人看到,那边挖的人多,也有抢的,为了这种东西很容易打架,因为太困难了。

    记者:争抢资源打架(打架的)没有受到惩罚吗?

    有,这也是有派出所那边也过来处理,因为也抓不到人,也没办法。

    我们查阅了天等县县志,其中也记载了温江村屯与屯间曾发生的大规模群架,争夺资源的群架,危险的打矿,让当年两个十三四岁的孩子最终决定去深圳打工,然而工作却一直不好找。

    阿庆:太小了没人要,这个失望也没办法,因为那个时候小,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在深圳,像马田村这样的打工同乡聚居区达290个,640万人,他们就像把村子从广西农村搬过来一样。老家的亲戚、邻居、同学都能找到,彼此有了依靠。

    阿林:深圳这个地方,你人生地不熟的,同乡的住在一起比较好,是不是?合得来,不然你去跟别人住的话,那人家欺负你或者怎么样都不知道,我们就是住在比较近的地方,联系比较方便,到了公明镇,我们就是老乡,说话,房屋都在隔壁,那一块都是我们那些,一个乡的也有,一个村的也有,隔壁也有。

    记者:就好像大家集体迁徙过来似的。

    阿林:对。都是在那两三个厂房(工作),老乡有时周末在一起吃饭。

    记者:干抢劫这行的多吗?

    阿林:好像都是,(那时候)大部分都是这样。

    靳高风:在我们乡村,费孝通先生提出《乡土中国》,维持我们乡村的这种运行的规范主要靠礼仪规范,维系它存在的包括我们的舆论、我们道德的谴责,我们是一个熟人社会。在这里,到了城市之后,它是一个陌生人社会,它的舆论的谴责、道德的谴责感丧失了,丧失之后,如果说他看到别人能用一种非法的手段挣到很多钱,而且风险很小的时候,他们可能就选择这种犯罪的手段。

    在老乡的影响下,阿林、阿庆也从小偷小摸慢慢发展为抢劫。

    阿庆:我看他们在这里玩得习惯了,就改不了,没钱就抢。

    记者:那是别人赚的钱,是人家赚的钱。

    阿林:可是你抢了他就是你的,我根本不知道被抓了是什么后果。

    广西天等县上映乡服刑人员家属:每逢佳节倍思亲,不知道他想不想我们。

    阿林的大伯谈起阿林伤心不已,他自己还有一个儿子在监狱服刑,一个大家庭里两个孩子抢劫被抓,他认为主要是教育问题,两个孩子都是小学辍学。

    广西天等县上映乡服刑人员家属:文盲是主要原因,文盲,再加上法制没有普及,文盲可能要占大半,像我们这个村,连自己名字不会写的很多,比如说他们小孩去抢劫,不关我的事,没有那种义务,各管各的。

    记者刘楠:温江村惟一的小学,也是(村里)百余名服刑人员曾经共同的回忆,他们大多小学没有毕业就匆匆外出打工,而如今,就在学校不远处有四栋楼房,年轻人都在高墙内服刑,而学校的老师回忆说,他们在学校都是老实本分的孩子。

    广西天等县上映乡温江小学原校长张有勋:我肯定要有些难受,原来在学校里面他们很听老师的,对老师、对家长都比较尊重,到广东为什么会出现那么多坏事?我也很伤心。

    阿显:我认为都是教育的问题,在这里坐牢的文化水平是小学,我们以前来广东打工,进厂很难进,很难进,跟城里相差太远了,文化水平又低,意志力又低,到时候肯定会走入歧途的,。能够改变命运只能就依靠学习了

    这个昔日村里抢劫的带头大哥正在监狱里研究国学,他还不知道眼下村子里很多孩子到初二就外出打工了,自己上小学五年级的侄子晓峰准备退学了。

    广西天等县上映乡温江小学校长吴景山:他爸爸还在广东那边劳改,他懂事了,这个学期到了中途就不来,我都动员多少次。

    记者:为什么不想上学?

    晓峰:别人打我,不敢上课。

    记者:你不想上学那想干什么?

    晓峰:在家看电视。

    记者:最难受的时候怎么办?

    晓峰:就这样坐着。

    记者:爷爷奶奶能帮你吗?

    晓峰:不想让爷爷奶奶到学校去,怕别人笑话。

    中秋节,为晓峰退学的问题,温江小学吴校长再次到晓峰家来做动员工作。

    吴景山校长(广西天等县上映乡温江村温江小学):我们天天去,他就不欺负我们了,你一天去一天不去,就感觉好像冷漠人家,你要天天去,懂吗?不要骗爷爷,不要骗老师。

    记者:那你以后的理想是什么呀?想做什么呀?

    晓峰:就是去打工,读书读腻了。

    记者:你们以后想做什么?

    村里小孩:想赚钱。

    村里小孩:赚钱就打工,找废铁。

    村里小孩:找废铁,找废铁然后去卖,或者找塑料。

    村里小孩:去广东、上班 、打工。

    温江村小学吴校长最担心的是很多孩子早早有了外出打工的念头。

    吴景山校长(广西天等县上映乡温江村温江小学):就是这样,从小的话好像没有什么事,但到了初中、高中就没有人读,小学都可以,入学都是百分之百,个个入学,但到初中的话就不读书。

    村民(广西天等县上映乡温江村):我们这个村的孩子,好多人初中都没有上去,就像我的小女儿,刚到15岁就到深圳打工了。

    靳高风:教育是预防犯罪最基本的,也是最有效的手段之一,教育比较好的话,外边的犯罪率就相对比较低,温江村也能看到。贫困地区的教育,实际上我们认为是发展是不够的,他们然后就是说稍微能够我们说长大成人,稍微能够干重体力活就外出打工,就不再受教育,这实际上导致他们到城市之后比较少的就业机会,比较少的培训,比较少的赚钱途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说受到别人的示范作用或者受到别人的诱惑,他们往往会容易走向违法犯罪的道路;另外一方面,社会面临着一种大学生毕业之后就业相对比较困难这种情况,这种情况就导致农村,在农村人的观念里面就认为:读书是无用的,我还不如早赚钱,早成家,这样还能节省更大的成本,老百姓都是会算账的。

    在一份温江村犯罪统计调查的45人名单中,只有4个初中学历,其他41个都是小学学历,85%的人犯罪时是18岁到25岁。眼下,怎样避免下一代孩子受到教育落后的影响,重蹈覆辙,当地政府、村委会是否意识到这个问题?又做了哪些现实的努力呢?

    记者:大家还都挺喜欢让你来画画写字的,这个给他们带写带画,要多少钱呢?

    赵民善(广西天等县上映乡温江村 村支书):两百。

    温江村每家大堂都挂有祭拜祖先的字画,而字画的作者大多出自一人之手,他就是这个中秋节刚刚走马上任的新村支书--赵民善。

    记者:您现在新当选村支书,对您来说现在最迫切的事情是什么?

    赵民善:把文化搞上去,就是每个村子有个文化室,我是非常爱画画写字的,(有知识)什么我都挺过得去的。

    面对村里很多年轻人外出抢劫被抓,赵支书认为当务之急是加强教育,普及法律知识。他说他小时候在村里文化室学到很多,遗憾的是,高中毕业因为近视眼没上成大学,现在他要恢复十几年前撤销的文化室。

    赵民善:(以前)每个屯都有文化室和学校,但是后来没有了,现在全部都是忙,忙人一样

    全部都是忙,只会做工,其它都不知道,所以就造成现在这样,你们说随便问法律法则什么的,他根本不知道,你请来一帮派出所的或者是警察,你拿一大堆的法律知识来宣传没人看。我只要把这个文化室引导大家能学习文化,把法律融化在里面。

    如今,赵民善带头建起了村里第一个篮球场,动员村民集资修路,他还选好了第一个屯文化室的地点,就是撤点并校后废弃的屯小学。赵支书还说村里上个世纪10个屯有10个学校,撤并后只剩下一所学校。

    赵民善:一些孩子上学要走一个小时,如果有一天有孩子落水,还是在公路上被车撞,是问题很大的,因为他们的路太远了,幼儿园上边的村子都有了,又撤了,为什么撤呢?找不到老师。

    村里不少初中生外出打工,让赵支书很担心。他说自己的孩子初中差点也辍学,被他及时阻止,结合自己的教育经验,他要从十三四岁的孩子抓起。

    赵民善:我两个孩子我曾经求他读书,他还不哭我先哭了,13到15岁辍学率最多了,我这样总结的,所以必须在这个年龄阶段,要孩子能得到家长和老师的帮助,把思维和生理交接得上,才能读到初中毕业。

    让孩子留在学校,而不是过早地外出打工,渐渐成为很多村里人的共识,冯成金的侄女秀红是村里少有的大学生,他的父亲每天早上四点磨豆腐卖,供她上学。

    秀红(广西天等县上映乡温江村):一年实际加上学杂费也是七八千,然后生活费,可能会将近一万了,其中贷款就是六千,然后爸妈这边养猪也有收入,养猪纯收入也是一两千。

    记者:那你这几年贷款下来的钱工作多长时间才能还呢?

    秀红:去贷款的时候,合同上写的是14年,分期付款。

    秀红的父亲(广西天等县上映乡温江村):有人讥笑我,上大学没有用,反正你上大学同样跟我一样去打工,(但我认为)没有文化,干不了什么的。

    这是中秋节前,王金线收到的信,孩子父亲因为在深圳抢劫已经入狱7年。

    记者:我看你把每封信都折叠很整齐?

    王金线(广西天等县上映乡温江村 服刑人员家属):就留下来,到时侯重新再看。

    为了供女儿读书,王金线在私营锰矿打工,当地没有什么企业,挖矿几乎是村民种地外惟一的增收手段。

    记者:挖矿的地方远吗?

    王金线:坐一个小时的摩托车。

    记者:一天能赚多少钱?

    王金线:赚三四十块都有,有时不得钱都有。

    记者:不得钱是什么意思?

    王金线:如果有人来整顿就没有了。

    让村民增收,给王金线这样的服刑人员家庭办低保也是赵支书正努力张罗的事。

    赵民善:要修水利,从今年开始有了葡萄了,葡萄也是有一定的收入,把我们温江村搞得好了,他就感觉到家乡的温暖,可以让他从心理上珍惜父母在家乡的辛勤劳作。

    温江村村民外出团伙抢劫的现象也引起了当地政府的高度重视。

    我们上映乡有很多外出务工人员在外面犯罪而服刑,对这种现象我们也非常痛心。

    记者:从基层政府来说,对于遥远的外出打工者,你觉得我们能对他们做些什么?

    广西天等县上映乡党委书记丁洪正:一个是我们可以跟亲人一起加强在外面驻办,驻外办事机构的联系,我们工作人员对他们做工作,对他们做好服务,这是第一个;第二个我们每年春节,他们回来的时候,我们可以通过我们的工作人员,到下面去可以跟他们了解他们的思想动态,也可以做他们工作。

    温江村所在的天等县是广西崇左市最大的打工大县,43万人口有三分之一在打工,为了更好地掌握外出打工人员的信息,最近几年县劳动服务中心对每个村的外出打工状况都做了详细的登记。

    广西天等县就业服务中心黄主任:我们做这个表,一个是掌握出去的人搞农村养老保险,我们也采取了补救、动员,我们刚才已经说的,有部分你带我出去,自己出去打工,我们也通过他们到这个厂了解以后,厂里面有的人带出来的尽量帮他们找工作,帮他们找工作,不要流窜社会上都可以。

    我们从县劳动服务中心新统计的名册上看,90%以上打工的人都是初中以下学历。黄主任介绍说天等县从2006年开始为外出务工人员提供免费技能培训,去年已经培训五千人次。

    广西天等县就业服务中心黄主任:我们培训工种有计算机,还有焊工、电工、还有烹饪,我们只能发通知,他个人愿意来,我们就培训,原来(工资)是一千块钱,你拿这个证进去可以拿到一千六、一千八。

    天等县13万在外打工人群中,9万人集中在广东的老乡聚居区深圳公明镇马田村。阿星入狱5年后,他的父母、姐姐、姐夫依然没有离开这里,紧挨着高架桥边,一家人每月400元的出租屋,全天都在轰轰作响。

    16年打工,出租屋里却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当,为什么不回老家那个盖好的3层楼房,而要蜗居在这个轰鸣的出租屋里?他的解释是他早就不会干农活了。2009年曾经回家养猪,一年下来还赔了一千多元。

    记者:你觉什么时候可以回?您可以落叶归根?

    阿星的父亲:肯定到60岁左右,还要想继续打工十年。

    记者:16年留下积蓄了吗?

    阿星的父亲:没有,没什么积蓄。都把打工得来的一点钱全部都建房子了。

    记者:那你现在和老家的人有什么联系吗?

    阿星的父亲:没有,大部分人一般都是没有。孤独,反正每天都是耐着性子。

    记者:深圳公明镇有大批天等县人聚集在那里,我们怎么给他们(提供)服务呢?

    广西天等县就业服务中心黄主任:我们天等有一个流动党支部在那里,也就是为老乡们办实事,我们跟公安部门每年都联系,像今年我们开返乡农民工会,我们会上都提到这个问题,我们天等人出去打工要遵纪守法,不要搞违法乱纪。

    事实上,不仅是劳动力输出地天等县在努力,面对老乡聚集区的一些特点,外来工密集的深圳也在探索各种途径,加强对外来工同乡村的管理,在外来务工人员较为集中的社区,建立"同乡村"党组织,让外来工参与社区管理。而今年7月,广东发布《关于加强社会建设的决定》要求在外省籍人口较集中的地区,探索建立以地籍为纽带的党(团)组织,探索吸收优秀外来务工人员,参与社会管理工作的多种途径,推动社会融入和生活融合。

    记者:600年前,麦家祖先来此开创家业,全村人都姓麦。而如今,这里本地人与外地人已经是一比十的严重倒挂,本地人与外地人的相处能像祖先留下的这四个字"泉水源长"吗?

    事实上,在深圳公明镇马田村,本地人和外地人的生活已经有了交集。在马田村的龟山公园跳舞场原本是十几个本地人自娱自乐、健身舞蹈。舞场前四排是本地人的固定位置,而后排每晚吸引了几百外来打工者共同跳舞。

    如果我们本地人没有来的时候,他们没有位置,他会站在我们前面,但是如果来的时候,他们会很自觉站在后面,从来不会插队的。

    反正我没有站到前面去过,我也不清楚,因为我喜欢在后面。

    越来越多的打工者有机会成为深圳人。2010年,深圳允许外来工攒足积分后可转成深圳户籍,2010年有近五千个指标。马田村的小柳,中专毕业,打工12年,申请深圳户口成功。

    小柳:我们的目标还是在这里扎根的,因为作为我们来讲,还是蛮喜欢深圳,其实这里要是说转深圳户口最大的一个重点,就是说为了小孩子读书,(申请户口)一方面可能报很多的证件,就是包括配偶,配偶可能据我现在了解必须是高中或者中专以上,好像就是配偶最好是这种条件,那么我们也就尽量去满足这个条件,甚至在深圳去考试,我们原来是考计算机专业,那么计算机专业可能就是,比如说Word、Excel,还有图形图象处理这些。

    温江村,外出青年抢劫的高峰发生在2004、2005年。如今,抢劫的现象虽然已经逐渐减少,但下一代孩子也开始走上辍学、外出打工的道路,这是温江村要面对的一个新问题。

    记者:如果要你想办法怎么中断犯罪之路?

    阿星:怎么讲呢,所谓重新开一条路,怎么讲就是说由人带头,做一点生意,不要说回报很多,让他们看到了希望。

    阿星的愿望正在一步步变成现实,如今的温江村已经出现成功的致富带头人。

    阿星:像我堂哥那样子,我认为他就是一个很好的意见领袖,他现在到汕头,据我了解的话,很多人都跟着去汕头打工去了,在这里做好好的。就像一个河流一样,上面的水肯定要往这边流,除非你再开一条路,那边的水是干净的。

责任编辑:刘一

热词:

  • 新闻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