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追记优秀党员徐建平:为飞机付出生命 拒外企十倍月薪

发布时间:2011年07月28日 20:2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华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生命的天梯

  ——追记优秀共产党员、空军航空兵某师装备部原副部长徐建平

  新华网北京7月28日电(张玉清、李国文、张汨汨)

  【人物简介】徐建平,空军航空兵某师装备部原副部长。江苏泰兴人,1981年入伍,1985年入党,专业技术6级,高级工程师,空军高层次科技人才,先后荣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10次,被四总部评为作战部队优秀专业技术人才;被总政表彰为全军优秀共产党员;被空军评为十大学习成才标兵、首届十大杰出青年候选人。2011年2月27日因病去世,享年48岁。

  没人能够想象,在生命的最后几个月里,徐建平经历了多么巨大的痛苦。

  晚期肝癌。医生举着CT照片,难以置信地连连摇头:“怎么这时候才来……什么?之前还在工作?”

  病情急剧恶化的时候,老徐正在进行高强度的新机改学习。白天,他挣扎着走进课堂、走上训练场,哪怕虚弱得直不起腰来,也要勉力支起聆听的耳朵;晚上,他在灯下摊开书本,夜夜复习到凌晨。病痛袭来,老徐用拳头顶住腹部,没有呻吟,只听到艰难的喘息,豆大的汗珠雨点般落下,在白瓷砖的地板上积成一摊……而他的另一只手,还在紧紧地握着钢笔——“我们盼新飞机盼了十几年,现在新飞机来了,困难再大,也不能把问题带回部队!”

  8个星期的改装学习,他没有缺过一堂课,最后以4次满分、总评93.5的高分通过了课程考试,在平均年龄比他小10岁的改装学习小分队里,老徐名列第二。

  然而,也就是这8个星期,无情地加速了他体内病魔的脚步。2011年早春,当新改装的飞机在万里碧空间徐徐攀升,为新机付出生命的老徐,在航空兵“天梯”事业中奋斗了28年的老徐,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年华铺就天梯

  在人民空军航空兵的阵列里,有着这样一群兵。

  他们日日与战机为伴,对机身的骨骼筋络了如指掌,却永远没有机会驾机冲上云天;他们送出的战机在万里空疆中翱翔驰骋,自己却终年身处机场一隅,停机坪才是他们最宽敞的舞台。

  他们是战鹰安全的“守护者”,是通向蓝天的“筑梯人”——他们,是航空机务兵。

  徐建平就是机务战线上的一员。

  机务兵很苦,工作多在露天,严寒酷暑,早出晚归。冬季,凛冽的寒风刀割一样,吹得连电烙铁都无法升温,机务兵还要脱掉大衣,只身钻进冰窟窿一样的进气道里维护;夏季,炎炎赤日直射在无遮无挡的机场上,腾起一阵阵让人窒息的热浪,而机务兵还要在飞机返航后,钻进火炉一样的发动机喷口里检查……

  冻伤和晒伤是季节轮换的标记,油渍与汗渍是终年常伴的迷彩。穿着一身灰蓝色的工作服,徐建平在这样的岗位上,一干就是28年。

  从普通学员到地面机械师,再到机务中队长、机务处主任、航空兵师装备部副部长,毛头小伙成了业务骨干。从地勤到空勤,无论年资深浅,大家都喜欢叫他一声:“老徐”。

  28年的积累,老徐摸透了手中的飞机。那些密密麻麻的螺丝、阀门、线路,在他眼中已成为整齐列队的士兵。机械专业出身的他,同样精通仪表、电气、特设、无线电……机务中队长惯例由空中机械师担任,而徐建平,是第一个担任机务中队长的地面机械师。带领全中队的机械官兵,他创造了保障飞机安全飞行26618小时的纪录。

  空中几万小时的安全,是靠地面上成倍的时间与工作量积累。老徐说,飞机最通人性、最知冷暖,你付出多少,它一定会有精确到毫厘的回报。

  2004年,老徐升任团机务处主任。此时,他所维护的这型飞机已经全面进入老龄化阶段,故障高发,航材短缺,安全压力与日俱增。一次,一架飞机发生重大空中特情,故障之罕见令各级震惊。老徐带着几名骨干吃住在机场,连续七个通宵,才彻底搞清了原因。

  问题虽然解决了,但大家思想上却有了不小的疙瘩,不少人开始怀疑这款老飞机的质量,甚至提出质疑:老飞机还能不能飞?

  “我维护的飞机,我有信心。”顶着巨大压力,老徐思忖多日,终于吐出了掷地有声的一句。他提出了细致到极限的“厘米检查法”,又逐步构建起了专门针对老旧飞机的科学维修和预防体系。卓绝的努力下,全团全年6000多小时的飞行保障任务圆满完成。

  就这样,20年“伺候”同一款飞机,日复一日地拧螺丝、查线路、上机油。看似重复的工作,却无时无刻不在悄悄发生着新的变化。任务的变换、季节的更替、飞机使用年头的增加……细小的量变积累成质变,质变的规律靠人去总结、去预见。它考验智慧,考验耐性,更考验着机务人的责任心、使命感。在这里,你永远不会感到疲沓,永远会遇到前所未见的挑战。机务工作没有尽头,而这,也正是机务的魅力所在。

  也是这份魅力,把老徐与飞机紧紧地“吸”在了一起。即使肩上已经扛了四颗星,他仍然喜欢“泡”在机场、“泡”在一线、“泡”在飞机之间。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他从一个停机坪转到另一个停机坪,机场就是他最大的“办公室”。

  “不到一线,怎能真正对工作知根知底?”他说。

  “你有什么问题,哪一块不清楚,只管去问老徐。”同事们说,他能立刻指出来:到哪本资料书、第几页去查。飞机疑难故障会诊,往往是老徐“人到病除”。飞机复杂的构造在他眼中成了万花筒,部件与部件之间都有着最奇妙的默契。

  “记录单上一字千斤啊,”老徐说,每一次的放飞维护,他一定紧盯到最后一个环节。看着自己精心维护的飞机滑出跑道、稳稳拔升、冲上云霄,是最牵动机务人情怀的一刻;在“飞行记录单”的“机务放飞”一联里,问心无愧地签下自己的名字,又是机务人最凝重的一刻。“这是我们的功劳簿,也是我们的军令状。”

  几十年间,徐建平填满的飞行记录单一本又一本,所有的笔迹工工整整,力透纸背。

  心血铸成天梯

  从机械员到师装备部副部长,徐建平带出了一茬又一茬年轻的机务干部。然而,提起这位“授业恩师”,大家不约而同,最先想到的竟是这样的形象:横眉立目,指着你的鼻子一连声地问:你行不行?你行不行?!

  年轻人怕的不是他的态度,而是大多数情况下,你真的“不行”!

  包益华至今记得那次排故汇报,他满心地“感觉良好”:“……通过以上措施,故障排除完毕!”

  老徐皱着眉头:“还有什么现象能引起这类故障?其他原因用这个方法管用吗?效果好是怎么个好法?……”

  一连串的问题,把包益华问出了一身汗。从那以后,只要参与排故,他一定把所有连带问题细细捋一遍,若是跟着老徐排故,更得提前“备课”,就这样,还经常被问得头皮发麻。

  就机务行业来讲,“严”将手下无弱兵。而老徐的治下之严,已经从“严格”上升到了“严苛”的程度。

  ——机务干部集合进场,他会拿着秒表掐时间,迟到一秒钟就得挨批——他还专找人多的时候批,以“闻者足戒”;

  ——干部在不在岗,遇到问题是猫在办公室还是到了一线,他了解得清清楚楚,谁回家换个煤气都躲不过他的“法眼”;

  ——机务中队的门厅里总是挂着一块小黑板,那是中队的“点将台”,每周点一人,围绕某一问题讲课,讲完不算,还要接受老徐的“拷问”……

责任编辑:陈琰

热词:

  • 老徐
  • 徐建平
  • 航空兵师
  • 优秀党员
  • 飞机返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