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全民放贷”愈演愈烈 银行外资金助推通胀预期

发布时间:2011年07月18日 13:1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黑龙江晨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有分析表明,一段时间以来,社会资金出现了从银行体系内流向银行体系外、从正规融资市场流向民间借贷市场的迹象,民间融资暗流涌动。高杰告诉记者,在民间借贷市场,想月息5分(年息60%)借到钱还得靠关系,6分、7分很正常。

  新华社17日电(记者 王宇 任芳 吴雨)  中国人民银行最新统计显示,上半年我国社会融资规模为7.76万亿元,而同期银行新增人民币贷款为4.17万亿元,银行贷款占社会融资规模比例继续降低,同时银行体系外资金融资占比则攀升至目前的46%,如果算上民间借贷资金,银行外资金已接近甚至超过全社会融资总量的“半壁江山”。

  有分析表明,一段时间以来,社会资金出现了从银行体系内流向银行体系外、从正规融资市场流向民间借贷市场的迹象,民间融资暗流涌动。

  银行外资金活跃

  “前段时间我去徐州出差,发现当地做资金拆借生意的人特别多。在钢材价格回落的背景下,当地的一些钢铁贸易公司也做起了资金拆借生意。”民间借贷的风起云涌,让中融联合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研发部经理高杰感触颇深。

  高杰告诉记者,在民间借贷市场,想月息5分(年息60%)借到钱还得靠关系,6分、7分很正常。这些资金一部分来自于民间放贷者的自有资金,也有一部分可能来自银行贷款。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向记者描述了他对当前银行外资金流动轨迹的研究结果:在银行存款准备金率不断上调、贷款规模被控制的背景下,过去一段时间,资金的供需缺口明显加大,无论是银行间市场还是民间借贷市场,资金价格变得比两年前要贵得多。因而,导致资金从银行涌出,进入到货币市场和投资品市场等利润更高的领域。而在股票市场持续低迷、房地产市场被限购的情况下,有一部分资金通过担保公司、理财产品、信托和民间集资等途径,进入到民间拆借市场。

  他指出,与过去几年相比,当前民间借贷正呈现出三大新特征:“一是范围广,民间借贷正在从两年前的江浙等沿海地区扩展到山西、内蒙等内陆地区,从制造业领域扩展至商贸流通甚至普通家庭。二是利息高,一些地方的民间拆借年息已超过100%,达到近年来的最高水平。三是参与者众,在高息和资金需求饥渴等因素作用下,不排除有的借款人将资金转手借给下家,出现资金拆借‘二传手’。”

  钱流外溢

  推升资金价格

  专家指出,银行体系外资金除了一部分进入实体经济发挥了应有效用外,也有一小部分在进入市场后发挥了消极作用,助推通胀预期,形成价格泡沫,增加企业融资成本,最终侵蚀着实体经济。

  去年上半年以来,当过剩的社会资金涌入大蒜、绿豆等商品市场后,曾引发相关产品价格飙升,“蒜你狠”“豆你玩”一度成为网络上的流行语。今年以来,当我国猪肉市场供需关系趋紧时,投机性资金进一步抬高了肉价。然而,当民间借贷利率抬升后,又影响了资金的价格。作为最终结局,所不同的是,前者推高了肉价,后者推高了“钱价”。

  资金价格被推高的危害不容忽视,造成的直接后果是一些企业被逼入绝境。“浙江80%的小企业靠民间借贷维持经营,有段时间月息达到一毛五,合年息就是180%,一般企业利润率只有几个点,所以很多企业是这个月借了钱下个月就得关门,实在还不起。”理财行业专家、金诚财富总裁韦杰说。

  “民间借贷为企业周转资金、维持经营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同时,其潜藏的风险绝对不容小觑。”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指出,民间借贷容易陷入借新还旧、越滚越大的恶性循环,一旦资金链断裂,就会面临巨额资金无法收回的局面。而在民间利率高企、“全民放贷”愈演愈烈的情况下,民间借贷市场会形成泡沫,只有在利率不断上升的预期下才能保持平衡,一旦平衡被打破,后果不堪设想。

  “去年温州的民间借贷局部一度出现高达98%的年息,今年有地方已出现超过100%的年息!可以说借贷双方都在‘走钢丝’。”中国中小商业企业协会会长助理易中舸认为,过高的直接融资成本,势必导致企业在战略、可持续发展、信用体系等方面的缺失,形成巨大的社会性隐患,也必将严重损伤实体经济的质量。

  把资金引向

  实体经济

  比民间借贷利率不断攀高更让人担忧的是,如果融资成本越来越高,势必引起资金逃离实体经济的严重后果,中国经济的发展后劲也将受到威胁。

  “不用想都知道,什么样的老板敢去借年息100%的钱,借来后会把这笔钱用在什么地方。”宁波江东吉帆布艺沙发店老板洪卫军告诉记者,身边借高利贷的朋友,除了有的是短期应急外,有些确实不是为了做一般的生意。

  “过去两年来,受利率高企和制造业利润降低的双重夹击,相当多的企业主放弃经营了十几年的主业,进入房地产市场、投资品市场甚至是高利贷市场,这是实体经济之殇。”对外经贸大学金融学院院长丁志杰说。

  专家指出,今后应采取措施改变资金价格扭曲现状,同时应打破投资领域的垄断,降低部分行业的准入门槛,鼓励资金更多进入到实体经济中。

  “当前应在坚持稳健货币政策的同时,努力缓解资金供需失衡,把民间借贷利率打下来,从而扭转一些企业‘重投机轻经营’的行为。”郭田勇说。

  “要让民间资金告别暗流涌动状态,使其浮上水面。”清华大学教授、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李稻葵认为,目前应放松金融机构准入管制,进一步通过金融业改革,对民间金融予以引导和规范,以使其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

  “防止资金外溢、避免经济泡沫化,是未来中国经济工作的重中之重。今后中国经济无论怎样转型都要以‘实业立国’为根本。”国家信息中心副研究员张茉楠指出,未来需要加大改革力度,让电信、金融、能源、铁路等高利润行业真正向民间资本开放,消除民营投资的“弹簧门”和“玻璃门”,为民间投资提供更加广阔的空间,让资金流到应该去的地方。

责任编辑:侯永胜

热词:

  • 民间借贷
  • 理财产品
  • 实体经济
  • 银行体系
  • 通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