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四川雷波县村民养智障者 骗入矿井杀死骗赔偿金

发布时间:2011年07月14日 09:3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人民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4月26日,四川宜宾市高县庆岭乡马桥村,重获自由的谢明呆在家中。2009年,他被人带至雷波,成了一名“无序流动人员”。图/记者沈荣华

  江西的一起“矿难”,是一出现实版《盲井》的再次上演。记者追溯受害人,赴四川雷波县、高县、珙县调查,发现的是一座座现实版的《盲山》。“盲山”里,被人“容留”着一些外人很难想象的“盲流”。

  1

  盲井

  从四川成都驱车向南行进413公里,即抵达凉山州雷波县城。

  虽然全国第二、世界第三的溪洛渡水电站正在这里建设,但是,“雷波”这个地名对外界大多数人来说仍显陌生。它在历史上的大事件有二:诸葛亮南征孟获时双方曾在此交战;红军长征时曾路过此地。

  两者均与战争有关。84%的山地地貌成为雷波交通上的天然屏障,如果不是行军,愿意光临此处的恐怕只有金沙江了。

  近年,不断上演的“盲井事件”,将雷波卷入舆论漩涡之中。

  《盲井》是导演李杨2003年拍摄的一部电影,情节并不复杂:有人将打工者带至矿区害死,伪造矿难现场,并冒充矿工家属骗取赔偿。

  2007年至2011年,全国共有20多起“盲井事件”真实上演,犯罪嫌疑人大多来自雷波。

  命案

  最近一起雷波籍犯罪嫌疑人制造的“盲井事件”,发生在今年3月11日。

  这天,江西东乡县铅锌矿业有限公司一名叫“吉鲁史格”的矿工死亡。3天后,“吉鲁史格”两名“家属”现身,索要120万元赔偿。

  “家属”还带有“吉鲁史格”户籍所在地四川金阳县公安部门开具的死亡证明。

  这引起了东乡县虎圩乡派出所所长邹晔的怀疑:“这个明显不符程序,尸体还在我们这里呢,怎么他们当地的公安部门就开出死亡证明了?”

  虎圩乡派出所民警赶赴四川金阳县调查,发现死者的身份证和户口簿系伪造——“吉鲁史格”弟弟介绍,他哥哥确实名叫吉鲁史格,但不是证件照上的那个死者。

  此外,“吉鲁史格”出事地点也很蹊跷,并非他正常的工作场所。——“吉鲁史格”本该在井下160米的工作面工作,但是,他却从距工作面37米高、尚未打通的通风井摔了下来。

  警方控制了“吉鲁史格”的两名“亲属”和带他来做工的五名矿工。经多轮审讯,一个蓄意杀人并制造矿难假象骗取赔偿的作案团伙浮出水面。

  据冒充“吉鲁史格”亲属的犯罪嫌疑人卢几且交代,2010年10月,他们以5200元从四川雷波买来一名智障流浪人员,冒用金阳县吉鲁史格的身份信息,为他制作了假身份证和假户口簿,今年3月,他们将“吉鲁史格”带到案发矿企打工,伺机将其杀害。

  “到了(矿井)底下,就是看机会了。比如说今天去了,今天有机会,或者是有不安全的地方,就弄死他。”和“吉鲁史格”一起到矿企打工的另一名犯罪嫌疑人卢几呷交代,自“吉鲁史格”3月初进入矿企开始,他们就一直在寻找机会杀死他,最后,他们发现通风井是理想的作案地点,便把他推下去了。

  负责侦办此案的东乡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李斌说,这9名犯罪嫌疑人分工明确:1人负责安排他们到矿上干活;5人带着智障者一起打工并把他害死;2人在家等消息,智障者一旦遇害,他们就冒充家属到矿里索取赔偿;另外1人负责办理各种假证件。

  4月18日,东乡县公安局以涉嫌故意杀人罪、诈骗罪向检察院提请批捕卢几且等9人。

  7月13日,李斌介绍,目前该案侦查工作结束,除一名涉嫌诈骗的嫌犯外逃外,其余案犯全部被警方控制,即将移送检方起诉。

  雷波县委政法委副书记刘兴伟说,遇害的“吉鲁史格”真实身份目前仍无法查实;卖掉“吉鲁史格”的犯罪嫌疑人龙拉铁已被雷波警方刑拘,但相关部门遇到的问题是,找不到合适的罪名和法律依据对其实施起诉。

  链条

  在有据可查的资料中,雷波籍男子吉拿古哈是全国最早被发现利用“盲井”手法作案的人。

  2007年冬天,河北武安市一家铁矿,21岁的吉拿古哈将“自己”火化,随后,他伪造出矿难现场,以此为由向矿方索赔了11万元。——这名被火化的男子只是名义上的“吉拿古哈”,其实,他是被吉拿古哈及同伙杀死的受害者。

  雷波县公安局统计,截至2009年底,由雷波籍案犯制造的“盲井事件”共20起,其中2007年、2008年各1起,2009年18起。

  这些案件中,2009年末发生的“黄所格事件”曾引发媒体广泛关注。

  当年11月23日,湖北黄石大冶市,一名叫“黄所格”的矿工,上班才第三天即不幸“坠井”身亡。26日,自称“黄所格”七叔的家属赶到大冶。27日,矿方提出赔偿20万元,“家属”表示满意。后来,警方调查发现,在矿难中死亡的“黄所格”,4年前就在四川雷波老家自杀了。

  正是2009年,“盲井事件”在全国大量出现。来自福建永定县、三明市,河北宽城县、遵化市、迁西县,山东蓬莱市、招远市,浙江江山市,辽宁抚顺市、朝阳市,云南耿马县、湖北大冶市、四川甘洛县等9省15县(市)民警,纷纷赶到雷波,要求协查雷波籍犯罪嫌疑人伪造矿难骗取赔偿的案件。

  舆论开始关注到,雷波可能存在一条与“盲井事件”相关的犯罪链条:犯罪嫌疑人在这里买到智障人士后,带去外地各矿井,将其杀害并骗取赔偿。

  “娃子”

  “黄所格事件”发生后,那些被谋害的死难者渐渐引起人们关注,他们来自何方?

  2009年12月26日,湖北媒体《楚天都市报》刊发《千里追踪伪造矿难杀人敲诈案》提到:

  “目前发生的敲诈杀人案,被害者很多为身份不明的智障人员,而雷波山里圈养的‘娃子’,大部分也有智障。”

  “当地一些山村像养牲口一样圈养着一些痴呆人员,当地人称为‘娃子’。他们是‘主人’的私有财产,可以买卖,甚至条件成熟时,以他们的性命作为赚钱工具。”

  “有一些人好吃懒做,成天四处游荡,碰到神志不清的流浪人员,悄悄跟在后面,拿出吃的喝的进行哄骗,然后圈养在深山中,贩卖给需要劳力的家庭。”

  “还有更歹毒的人,将哄骗来的或买来的‘娃子’进行训练,带到全国各地去打工,伺机推下建筑工地,或在矿井下杀死,以骗取老板的赔偿金。”

  “去年县政府曾发出通报,要求各家各户交出‘娃子’,返送回乡了一批。”

  “去年6月,在该县公安局后面的深山中,警方一次性解救了40名痴呆人员。今年在卡哈咯山区也解救了7人,这些人员被圈养在草棚中,平时帮人放羊、干农活。”

  这则报道刊发3天后,雷波县政府发布一份题为《关于记者用语错误的纠正》的新闻发言人材料指出:

  被农户“容留”的智障人员,均与农户“同吃、同住、同劳动”,不存在“像养牲口一样圈养”的情况,有的智障人员在清理时还不愿意离开;当地没有“娃子”,“娃子”是奴隶制度下奴隶主家庭拥有的奴隶;雷波进行的是“清理”工作,不是“解救”。

  2

  盲流

  雷波县不满意“娃子”的叫法,对于那些在“盲井事件”中遇害的人员,雷波县政府有一个称谓:无序流动人员。

  针对当地村民“容留无序流动人员”的情况,雷波采取了三次行动,第一次,组织警力进村第二、第三次,均是以乡镇政府为主进行“清理”。

  尽管“清理”行动发现了外省籍妇女儿童,但是,雷波县并没有让“容留者”受到法律追究。雷波县委政法委介绍,“一旦交出便既往不咎”是第三次“清理”行动中的“潜规则”。“哪个(容留者)不怕坐监?他要藏起来,你就更找不到人了,他要是都丢在街上,你就更找不到了。”雷波县委政法委副书记刘兴伟坦承。

  “清理”

  在“黄所格事件”触动公众神经之前,“无序流动人员”问题已引起雷波县政府注意,警方开始对境内“无序流动人员”情况进行摸底。

  警方发现,在马颈子、山棱岗、莫红、瓦岗、卡哈洛、锦城、上田坝等中心乡镇,有不少村民收留智障人员。

  2009年1月10日,雷波县公安局组织人员,荷枪实弹进入县城附近的帕哈乡磨石村等地,对锦城镇范围内的无序流动人员实施“清理”遣返。

  这是雷波县唯一一次主动进行的“清理”工作。之后,该县对“无序流动人员”的“清理”方式,以“村民主动上交”为主。

  雷波县委政法委书记苦卫东表示,雷波境内山脉交错、交通不便,从县城到卡哈洛等地往返需要一天时间,只凭警力挨家挨户搜查,难以完成“无序流动人员”的“清理”工作。

  经县委讨论,雷波县政府决定,以乡镇为主体、民政配合的方式“清理”“无序流动人员”,也就是说,让各乡镇主动清理、上交无序流动人员。

  这一行动当年6月开始,9月结束,共“清理”115人。雷波县政府统计,他们都是外地人。

  这次“清理”结束,并没有堵住各地频发的“盲井事件”。

  2009年10月29日,雷波籍男子吉纳古日伙同他人,在辽宁建平县一家铁矿矿井内将两名渣工打死,伪造矿难现场骗取赔偿。

  12月,湖北大冶曝出“黄所格事件”。雷波县委在一份文件中认为,这给该县造成“极其严重的负面影响”。

  外省人

  去年1月5日,雷波县委下发“2号文件”,要求进一步“清理无序流动人员”,行动重点是:全县各乡(镇)非法收养、容留的无序流动人员;县内各矿山企业、建筑工地等使用未成年人或使用限制民事行为人员等非法用工现象。

  和上次“清理”相比,这次行动的主体同样是乡镇,方法也基本相同:各乡镇将农户家非法容留的“无序流动人员”集中后,送交县政府。

  至9月22日行动结束,雷波县政府再次“清理”165名“无序流动人员”,其中智障人士27人、未成年人23人、女性28人,部分未成年人来自甘肃、云南等外省。

  通过两次行动,雷波县共“清理”了280名“无序流动人员”。尽管这些被“清理”出的人员中有妇女、儿童及被买卖的智障人员,但是,当地没有任何容留者遭受法律追究。

  其实,早在第一次“清理”行动中,雷波县政府就发现,“少部分智障人员是通过买卖的形式进入雷波的”,警方在调查过程中传讯了5名涉案人员,仅以训诫了结。雷波警方的理由是,《刑法》修改后取消了“拐卖人口罪”,对买卖成年男性的行为无打击处理的法律依据。

  对于第二次“清理”行动中出现的外省籍妇女儿童,雷波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江泽明认为:“这些小孩,他们自己思想意识不成熟,所以才会到处流动。”

  政法委书记苦卫东再三强调,“清理”行动中,政法委从来没有接到过相关举报和案件线索。

  当前,雷波县正在开展新一轮“清理”行动,在这轮行动中,已“清理”出3名“无序流动人员”,全部遣送原籍。

  雷波县委政法委副书记刘兴伟说,当地警方接下来的重点工作,就是协助外地警方打击“制造矿难骗赔”的行为,在逃的20多名雷波籍嫌犯中,警方目前已抓获4人,今年的目标是要抓获一半在逃者。

  3

  盲山

  “盲井事件”将公众关注的视线引向了“盲流”,而他们的身后,是一座座“盲山”。

  《盲山》是导演李杨拍摄的第二部电影,讲述的是一名女大学生被骗至小山村当新娘、想尽办法也无法逃离的故事。

  四川宜宾市高县人谢明、珙县人罗辉,是雷波县第三次行动中“清理”出来的165名“盲流”中的两位。他们的亲身经历可以说明,在雷波崇山峻岭中“盲流”们的生活。

  农活

  2009年,谢明还在宜宾市打工。8月23日,他遇见3人,其中一人名叫白尔布,说可以在宜宾屏山县给谢明找点活干,工钱100元一天。

  第二天一早,谢明和这3人踏上了去屏山的班车。车至屏山,白尔布说,当地没活干了,先去他家等两天再去找工作。谢明的身份证、手机、钱包随即被拿走,并被对方带至雷波。

  当天深夜,一行人乘面包车到达白尔布位于汶水镇莲花石村的家中。从雷波县城到莲花石村共有20公里路程,交通只有一条山路,由于行人稀少,进出者非常显眼,外人很难隐蔽地进入或离开。

  次日大早,谢明被再次转移。他被带至距莲花石村22公里外、帕哈乡磨石村的另一户人家。磨石村离雷波县城10公里,地险人稀,山路较莲花石村更险。

  就在谢明抵达磨石村的这天,他未来的“工友”正在来这里的路上。

  8月25日,宜宾市人才市场,18岁的珙县少年罗辉在找工作,一名叫山木且的磨石村村民告诉他,自己家里正缺一名小工,罗辉也“无序流动”到了磨石村。

  26日,谢明被“容留者”要求干农活。“他们说给我钱,一天100元。”谢明说,自己不相信还能拿到报酬,但他也没有反抗。

  最初,谢明要干的活并不重,“容留者”对他也还算和气,只是吃得不好,一天两餐,餐餐洋芋。罗辉则被“容留者”拉着到处走走看看。在这里,他们彼此不能见面。

  到了9月底,麦子都种完了,谢明被要求干的活渐渐加重。

  谢明开始拒绝劳动,他得到的是关禁闭和饿肚子,“最长一次有四五天没吃饭,水都不让喝。”后来,谢明被送回莲花石村白尔布家。他继续不合作,被反锁在房间里,只能得到维持生命的食物和水。

  10月21日是谢明印象最深刻的时间节点。这天他吃得不错。原因是白尔布喜得贵子。

  次日,谢明提出要回家,但被白尔布要求“先给钱”。“我说,我干活你没给我钱,怎么还要我给你钱?他说有车费、住宿费、医药费,让我给他四千块钱。”

  谢明没有钱,他又被关了起来。

  下井

  另一边,选择妥协的罗辉,已开始帮山木且做农活,山木且答应每天给他50元工钱。罗辉记着日子:“从10月20日到12月2日离开他家,干活40天,工钱2000元。”

  与罗辉失去联系的父亲罗坤中,自9月份开始,频频接到匿名电话,“说你家娃儿被人拐骗,要我拿三万块钱去取。”

  不久,罗辉被山木且交给熊石举、朱格符、阿色古三人,离开雷波,开始了一个多月的跨省下井之旅。

  ——他先是被带到贵州安顺市金织煤矿做工;5天后,他被转移至云南昆明市石林县平凹煤矿下井;8天后,他再次被转移至曲靖市乐平县小海子煤矿,干活30天。

  在这三个地方,罗辉都得到了“每天50元工钱”的承诺。但是,无论是在白尔布家做工,还是在外省下井,他一分钱也没有拿到。在外地煤矿做工,不下井的时候,他被反锁在房间里。

  罗辉挖煤期间,罗坤中曾收到儿子的一条短信,说自己被困在煤矿,希望父亲去救他。只此一条,再无下文。

  与此同时,被白尔布“容留”的谢明也开始服软,帮对方做农活,“一般上午喂猪,中午做饭,下午去山上砍柴。”

  白尔布是不是和他“同吃同住同劳动”呢?

  谢明说:“他不做。我砍完柴,他会和我一起把柴背回家。”

  12月下旬,谢明被白尔布交给其他几个人,说是要带他去义乌打工。谢明说,去义乌的面包车上,有三个像他这样被控制的人,分开坐着,彼此不能交流。同时,他们还得到警告,不要逃跑,否则会被砍死。

  经过两天三夜的行程,谢明等人到达义乌一个隧道工地,不知为何,工地方和他们的“老板”没有谈拢,耗了3天后,谢明被带回雷波。

  逃离

  去年1月26日,谢明再次被转手,这次,他听说自己将被带至山西挖煤。在雷波县城转车时,由于没买到车票,他被带到旅馆住宿。睡觉时,他被反锁在房间里,有人轮流看管。次日凌晨6时,趁看守者睡着,谢明从旅馆逃出,跑到派出所报案。

  此时,正值雷波开展“清理无序流动人员”行动。

  谢明说,自己告诉接待他的两名民警,拐卖他的人正在旅馆睡觉,但是,民警并没有实施抓捕,也没有做笔录。

  后来,谢明被带往雷波县武装部招待所。按照雷波县的部署,各乡镇上交的“无序流动人员”全部住在这里。

  1月28日,在招待所的第二天,谢明见到了罗辉。

  ——在云南曲靖结束“挖煤之旅”后,罗辉被人带回雷波,和谢明逃离控制的过程一样,他也是趁看守者睡着时从旅馆逃出的,只是,他逃出的时间是1月25日,比谢明早了两天。

  罗辉逃出后也立即报案,但是,警方也没有实施抓捕行动。

  2月3日,谢明和罗辉将各自遭遇写成《申诉书》,交给雷波县委政法委。两人详细介绍了自己被骗、被强制劳动、被限制自由、被带出打工以及逃出的全部经过,其中,罗辉还对自己的工钱念念不忘,计算出自己一共被拖欠3950元工钱。

  谢明被告知,他应该去宜宾市报案,“他们说,宜宾的公安才能帮我抓人,要回我的身份证和钱。”

  2月26日,在雷波县武装部招待所住了一个月后,谢明、罗辉被雷波县民政局副局长勒格格日带队送回老家。罗坤中见到儿子后,送了一面锦旗给雷波县民政局。

  罗坤中回忆,勒格格日当时说,罗辉工钱的事会调查,查实后就会汇过来。

  谢明也得到了类似承诺。

  至今,他们都没有得到被拖欠的工钱。尤其是罗辉,他永远都见不到那笔钱了。

  2010年4月5日,在高县沙河镇打工的罗辉因车祸遇难,离19岁生日还差一个月。

  在雷波、贵州、昆明、曲靖打工赚得的钱,成了罗辉为这个家庭赚到的最大一张白条。

  4

  逝者

  在2010年雷波“清理”上来的165名“无序流动人员”中,有8人永远不会受骗了。他们死在了雷波。

  雷波县民政局给这8人的登记表中,在“姓名”一栏,4人“哑巴”,1人“无姓名”,另外3人分别是张东、熊忠涛、圆友土。

  这8名“无序流动人员”,生前都曾被送至雷波县中心医院内科救治,死亡原因都是“多器官功能衰竭”。

  拒食

  雷波县中心医院内科主任刘利方回忆,这8名病人是2010年7月至8月份陆续送来的,年龄在20岁至50岁之间,平均体重只有40公斤左右,特征是“惊人的虚弱”。

  虚弱到什么程度?刘利方说,自己之前从来没有见过“肌肉松弛到那个程度的病人”,“肌肉就像一件衣服挂在骨头上。”

  原因呢?刘利方推测:“应该是长期不进食造成的。但一般7天以内不进食,不会这样肌肉松弛。他们应该是长期如此的结果。”

  刘利方还介绍,8名病人全部“表情单一、神情呆滞、反应迟钝,问他们问题也不回答,刺激反应比较差,很麻木”,但是,医院也没有从他们身上查出病症,他们“心肺、肝功能、肾功能、血常规都基本正常”,也看不出外伤。

  “他们的病情就是逐渐不能吃饭,不能运动,日渐消瘦。”

  “我们每天都让他们去运动,好好吃饭,可是他们从来不回答,只是那样望着我们,眼睛无神。”

  “到后来,甚至我们检查都没办法进行了,因为他们站不起来,扶到仪器旁边就会倒下去。”刘利方说,“癌症晚期的病人,营养都比他们要好一点。”

  “我们给他们打氨基酸、脂肪素、葡萄糖,给他们口服药物、送食物,可他们都不吃,到最后试着给他们插胃管强制进食,可是胃管是要他们配合吞咽才能插进去,不然可能引起窒息,但他们不配合。”

  安葬

  “基本上是没有求生欲望了。一个人要是放弃求生的欲望,生存希望就很渺茫了。”刘利方想了想,又补充:“他们的精神状态,就比放弃求生意愿的还要糟糕。”

  “就算我有时候扬起手说‘你再不吃我就打你’,他们还是那样呆滞地望着,仍然不吃。甚至我告诉他们,你们有同伴死了,所以你们一定要多吃饭,多走动,可是这些话基本没什么效果。”

  刘利方不知是什么导致病人出现这种状况,他推测:“很大可能是生前受了非常严重的精神刺激。”

  他介绍,8名病人入院治疗时,距他们一墙之隔的另一间病房里,躺着一名70多岁的女性植物人,她靠流质水果、鸡蛋、营养粉等食物,撑得比那8名病人还久,直到今年上半年才过世。

  刘利方强调:“他们精神上应该受过什么刺激。”

  圆友土死于2010年8月2日,是8名病人中最先撒手人寰的,当月,还有6人相继死去,“无姓名”熬到了9月18日。

  雷波县公安局8月27日给其中一人进行了尸检,法医邓德强介绍,死者身高1.65米,35岁左右,体型消瘦,鉴定结果是“排除机械性外伤致死”。

  雷波县民政局统一安葬了这8名死者,地点在雷波后山公墓里。

  他们没有墓碑。每个人坟前有一块石头。

  [链接]

  邓福江的盲流生活

  邓福江吃着最后一颗洋芋,“吧唧吧唧”。接着,他用满是灰尘的手指,将一根葱叶上的泥巴粗粗剥去,卷曲,送入口中。最后,他拍拍手,用一种熟视无睹的神情,扭头看着站在门口的记者,撅动下颚。

  这是下午4点,他“吃早饭”时的情景——他刚起床。

  他的头发花白、卷曲,脸上的皱纹纵横交错。他一只眼睛瞎了,另外一只眼睛很难对同一个物体对焦5秒以上。

  他住的是一间约8平方米大的小屋,已经倾斜。小屋内,坑坑洼洼,没有电器,没有现金或存折,没有其他人,仅有一炕,一灶,一锅,以及数捆干柴。

  邓福江没有可称为“财产”的东西,也没有亲人。他出生在1940年代,是一名“娃子”,1956年民主改革后,他认了养父,有了家,当上了民兵连长。而后,他精神出现问题,接着,失去上述一切,最后,成了一名“无序流动人员”。

  和那些被谋害在井下的人相比,他是幸运的,曾3次被救回。

  他第一次被救回是在2008年9月,救他的是同村村民何贞明。当时,何贞明外出东北打工在成都转车,在火车上见到邓福江时,震惊了。

  像大多数智障人士和精神病患者一样,邓福江精神出现问题后,行动仍有一定规律性,比如,他每天都要步行4公里去县里的垃圾堆觅食,一有机会就会去工地或农田帮人做力所能及的劳动……但是,他不会离家太远,也不会太久。

  当何贞明在火车上见到邓福江时,邓已经从村子里消失达5个月之久,大家都以为他已客死他乡。

  和邓福江在一起的,还有3名陌生男子。何贞明叫来列车长和乘警盘查:3名男子都是雷波西宁镇人,正要带邓福江去山东的煤矿打工。

  何贞明对“盲井事件”有所耳闻。他让列车长抄下3人的身份证号,并告诉他们:“你们带他去打工,饭要让他吃饱,人要平安,赚的钱你们就分了,要是有什么事情,我们就来找你们。”

  当年10月,邓福江回到村子。好景不长,2009年3月间,邓福江再次失踪。

  这一回,邓福江赶上了雷波“清理无序流动人员”行动。2009年6月至9月间,雷波一共清理出65名“无序流动人员”,其中,五官乡的一户人家交出了邓福江。

  在“无序流动人员”中,邓福江是属于让人“喜闻乐见”的那一类。发病后的他,依然保持着优良秉性:主动帮陌生人干活,不管是农活还是搬砖,并且还很卖力,同时,他拒绝任何报酬,只接纳地上的“无主之物”。

  因此,当邓福江2009年10月第三次失踪时,村民并不觉得奇怪。他们觉得,像邓福江这样的人,“容留者”必然是喜闻乐见的,不管是养在家里干活还是带出去打工,他都是很配合的对象。

  这一次,邓福江在雷波马颈子一户“容留者”家里呆了3个月。因为当地又在开展“清理无序流动人员”行动,他又被交了出来。

  没有人知道邓福江在此期间过着怎样的生活,甚至很少有村民注意到,这次回来,邓福江的眼睛瞎了一只。

  村民认为,在当下情况下,邓福江的失踪几乎是无法避免的。

  ——虽然他是五保户,但由于不会花钱,五保费被存在村里,由组长给他买洋芋,再向村里报账。记者看到,两年来,组长给邓福江买洋芋的记录还没有写满半张纸。

  相对而言,县城垃圾堆里总会有富余的食物,因此,邓福江更习惯出门自谋生活。

  村民们指着他的背影说,如果有善心,就应该把他送到精神病院去,否则,他再失踪,就只是时间问题。(记者曾鸣 实习生王雪 徐云)

责任编辑:陈琰

热词:

  • 雷波县
  • 清理
  • 雷波
  • 矿井
  • 圈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