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中国花卉生产面积世界最大 仍处世界产业链低端

发布时间:2011年07月13日 01:3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经济参考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生产面积世界最大 出口不足全球消费总额千分之三

  我国花卉业:种的是花 卖的是“草”

  随着2011西安世界园艺博览会(简称世园会)的召开,我国在12年内已举办了三次世园会,这凸显了我国花卉产业发展的巨大潜力和在国际市场上的重要地位。然而,我国虽然是世界花卉生产面积最大的国家,但从单位面积产量、产值、效益看,都还处于低水平阶段。全行业仍徘徊在低端产业链上,亟须从劳动密集型转向技术密集型。

  三大障碍制约花卉产业发展

  我国是世界最大的花卉生产基地和重要的花卉进出口贸易国,截至去年底,全国花卉生产面积已超过1200万亩,花农近150万户。但是由于自主知识产权的种苗少、国内需求没有充分挖掘出来,加上迟迟难以进入美日欧三大世界主要消费市场,我国的花卉产业始终徘徊在低端产业链上。

  我国每年生产的花卉不少,但是这些花卉绝大多数的品种都是从国外进口的,没有自主知识产权。我国生产这些花卉,除了交种苗费外,还得向国外育种商交纳专利费。

  据我国最大的花卉拍卖市场云南昆明斗南花卉拍卖市场的交易商介绍,现在每卖一枝国外普通品种的康乃馨需要交纳6分钱的专利费,一枝玫瑰需要交纳1毛钱的专利费,斗南花卉市场每天的花卉交易量高达400至600万枝,国外育种商每天可获得大量的收入。

  相对专利费来说,种苗费就更多了。据广东的一位花农介绍,一株从荷兰引进的百合花品种,一个种球得花3元,辛辛苦苦大半年,百合花长出后市场价才卖到7元,刨掉其他费用,自己所得有限,大头都让国外育种商拿走了。

  目前,我国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花卉新品种非常少。截至2010年底,占全国选育花卉新品种总数80%以上的云南省,成功选育的花卉新品种也只有145个,其中54个获得了植物新品种权证书,只有3个获得国际授权。

  国内花卉消费市场没有充分挖掘出来是我国花卉产业发展碰到的另一大障碍。从世界花卉市场看,凡是花卉育种比较发达的国家,其国内花卉需求都比较大、消费层次也高,而国内花卉消费市场没有发展起来的国家,花卉育种都比较落后。

  我国凭借巨大的人口基数每年花卉的消费总量虽然也有20亿枝左右,但是人均年消费量却还不到2枝,而发达国家的年人均花卉消费量要高得多,日本为300支,以色列为300支,法国为100支,荷兰为80支,美国为40支。由于人均消费量低,我国花卉的消费层次也非常低,鲜花消费的品种绝大多数都是常见的玫瑰、康乃馨、百合、非洲菊等,这些品种很多都是国外育种商已使用多年的品种,有的在国外已是属于淘汰的品种。基于国内长期、低层次的消费,国内花商和花农也没有尽快更新花卉品种的动力,很多花农多年来都种植同一品种的花卉。

  日本与我国就完全不一样。日本由于年人均花卉消费量比中国高得多,市场上的花卉品种更新的压力非常大,不仅国外育种商得提供更新、更多的花卉品种,本国育种商也需要大力加快品种改善,这大大刺激了日本花卉产业的发展。日本目前的花卉种植面积虽然低于我国,但是其花卉年产值却是我国的10多倍。

  无法畅通地进入世界主流消费市场是我国花卉产业发展的第三大障碍。目前全球花卉消费市场年均以10%至20%的速度增长,特别是欧盟、美国、日本三大消费中心,年消费占世界花卉消费总额2000多亿美元的95%以上,年均消费增长11.8%。中国、印度、泰国、越南、新加坡、马来西亚等花卉消费新兴国家年均消费增长率虽然近年来也达到20%以上,但是从消费总量来说,远不能与欧盟、美国、日本三大消费中心相比。

  我国花卉产业由于自主知识产权的花卉新品种比较少,国外向我国转让的花卉品种又不高,使得我国花卉产品质量非常低,极度缺乏国际竞争力。记者在西安世园会采访时,一位日本专家就直言不讳地告诉记者,中国花卉生产面积虽然大,但是花的品质却不是很好,结果只能是价格低,进入不了主流消费市场。

  据云南花卉产业办公室统计,由于难以进入主流消费市场,目前国内最大的花卉生产地昆明的出口主要是东南亚、南亚国家,向这些国家出口的花卉占到其出口总额的90%。也由于没有国外主流消费市场的支撑,我国花卉年出口额目前也仅为5亿美元左右,只占世界花卉消费总额2000多亿美元极小的一部分。

  我国花卉产业仍处于世界产业链低端

  由于三大障碍的存在,我国花卉产业目前仍处于世界花卉产业链的低端。从全行业利润率看,我国虽然是世界花卉生产面积最大的国家,但从单位面积产量、产值、效益看,都还处于低水平阶段。我国花卉业仍处于高速低效、数量扩张阶段,花卉产业的资源优势还未转化为产业优势。

  在荷兰、哥伦比亚等花卉发达国家,平均每平方米土地年生产月季250支至500支,而我国仅生产100多支。在品种方面就差得更多了,荷兰一枝最新推出的花卉往往是我国同类普通花卉价格的10倍以上,有的甚至达到了上百倍的差距。再加上专利费、种苗费的存在,使得我国花卉业的利润率非常低。

  与发达国家的花卉企业相比,国内花卉企业规模也偏小,竞争力弱,至今还没有出现有国际影响的大企业。我国花卉生产企业基本上是从农户及国有苗圃生产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以分散经营、小农经济为主体的格局仍未根本改变,生产设施和生产技术水平仍相对落后。企业生产组织形式普遍表现为“大而全”或“小而全”,生产专业化程度低、规模小,市场竞争能力弱。不少企业既搞引种、繁种试验,又要搞生产、经营和销售;既生产切花、又生产盆花,顾此失彼。企业无法形成自己的特色和拳头产品,只能在低水平上相互竞争,经营路子越走越窄。

  从全国的花卉布局来看,全国各地的花卉产业还没有得到有效的整合,生产布局十分不合理,低水平、重复建设严重。受市场利益和政府产业规划的驱动,我国不少省份急功近利、一拥而上投资花卉业的情况目前十分严重。许多地区都试图种植每一种花卉,百花园式的生产结构十分普遍。一些地区不考虑当地气候条件、地区消费水平,盲目发展鲜切花生产,造成低水平的重复投资和盲目建设。花卉生产单产低、质量差,已对我国花卉产业造成了很大的消极影响。

  由于处于较低的层次,品种比较简单,我国花卉产业很容易被其他国家模仿,目前越南、泰国等东南亚国家的模仿已对我国花卉产业产生了很大的威胁。据一些专做东南亚花卉生意的花商告诉记者,近三年来,越南、泰国等东南亚国家的花卉产业发展得非常快。如泰国以前自己种的鲜花并不多,现在却种了很多与昆明地区类似的鲜花,品质虽然比我国差些,但是由于是本地生产本地销售,有很大的优势。越南更是凭借比我国还低廉的劳动力价格,在花卉产业上对我国构成了更大的威胁。目前,在东南亚市场上,越南玫瑰凭借价格优势已异军突出,国内花商、花农普遍感到巨大的威胁。

  亟须从劳动密集型转向技术密集型

  我国花卉产业长期处于世界花卉产业链的低端,使我国花卉产业今后的发展前景非常不明朗,这客观上需要我国花卉产业尽快进行产业升级、走出产业链的低端。而要达到这一目的,就必须使我国花卉产业从劳动密集型尽快向技术密集型转变。

  我国要加强花卉产业的科技研发能力建设,使我国拥有可以打入国际市场的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花卉新品种。据记者调查,目前以云南为代表的中国很多省份已开始引导本省花卉产业进行艰难的转型升级,加大了对自主知识产权花卉的研发投入。

  云南锦苑花卉产业股份有限公司是中国从事鲜花生产经销最大的民营企业,公司常务副总裁李飞鹏对记者说,早在几年前公司就设立了自己的花卉研发部门,现已引进20多个科研人员,截至今年5月底已研发出了23个自主知识产权花卉,成为了目前国内拥有自主知识产权花卉最多的企业。“这些自主知识产权花卉不仅使我们有信心继续保持在东南亚市场上的优势,更重要的是,使我们有了进军世界主流花卉消费市场的可能。”

  “不过,花卉产业全面转型的困难也非常的大,主要有两个问题,一是缺资金,二是缺人才。”李飞鹏说。

  缺资金是国内花卉企业转型过程中最头疼的问题。据记者调查,日本花卉业发展神速,究其原因,加大资金投入是一个重要因素。日本政府非常重视研究经费的投入。每年日本在花卉研究上投入500多亿日元,其中政府投入达200多亿日元。国家有研究部门和试验基地,县、市、镇也有自己的研究所或试验场。国家、县政府所设的科研单位的研究设施、仪器先进,经费充足,平均每个科研人员拥有研究经费500万日元。

  而我国在花卉研究上投入非常少,如我国最大的花卉生产省份云南,政府每年只投入资金800至1000万元。再加上花卉企业都是农业企业,在我国农业企业贷款又非常困难,无法用花卉作抵押贷款,使得我国花卉企业投入科研的经费非常少,很难进行花卉新品种的研发。

  在人才方面,我国花卉企业中,大学生比例非常少,有花卉研究能力的更是稀缺。作为我国从事鲜花生产经销最大的民营企业,云南锦苑花卉产业股份有限公司20多个科研人员,根本无法满足花卉新品种研科的需要。

  市场潜力大 成长性绩优

  各路资金争相涌入花卉产业

  记者 毛海峰 浦超 西安 昆明报道

  随着花卉产业的转型,加上国内外市场的拉动、国内花卉产业链日趋完善和政府政策环境的改善,我国花卉产业目前正越来越成为国内外投资的新热点,不过资本炒作风险也开始大量出现,广大投资者需对此提前防范。

  投资者眼中的高成长性产业

  现在,我国花卉产业在转型过程中面临的外部环境非常好,尤其是受国内外市场拉动、国内花卉产业链日趋完善和政府政策环境的改善三大因素的影响,花卉产业正成为我国农村经济中最具发展前途的产业之一,成为广大投资者眼中的高成长性产业。

  首先,国内外市场的快速成长为我国花卉产业发展提供了广阔空间。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国内花卉市场目前正急剧扩大,花卉逐步进入千家万户,鲜切花替代了点心盒成为走亲访友的高雅礼品。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城市,花卉产量每年以30%至40%的速度增长,仍远远满足不了需要,我国现已成为世界上七个鲜切花消费大国之一。即使这样,国内人均年消费量仍不到2枝,花卉消费市场仍有巨大的潜力可挖。

  而在国际市场上,我国长期以来只扮演着一个小角色,花卉年出口额仅为5亿多美元,在国际市场上有巨大的增长空间。尤其是随着近年来国内进行花卉产业转型,逐渐重视花卉品质,我国也开始有一部分花卉打入欧盟、美国、日本三大世界花卉消费中心,国外市场前景非常看好。

  其次,经过20多年的发展,国内花卉产业链日趋完善,为各类资本进入该产业提供了必要的条件。从花农到花商,从育种科研人员到花卉流通企业,目前国内花卉产业链已基本完善。虽然与欧美发达国家相比,产业链层次还较低,但是完善的花卉产业链已经有了生机勃勃发展的态势。

  此外,多个省级政府的高度重视使国内花卉产业环境大大改善。据记者调查,目前不仅云南、四川、广东等传统花卉强省重视花卉产业的发展,陕西、甘肃等原本花卉产业较小的省份近年来也开始把花卉产业作为农村新兴产业加以扶持。不少地方政府专门从财政拨款用作扶持资金,鼓励花农扩大种植面积,改善、培育新的花卉品种,使花卉产业面临着极好的外部发展环境。

  民资、外资、风投争相涌入花卉产业

  高成长性和美好的发展前景,使花卉产业成为了国内外投资新热点,民间资本、外资和风险投资争相涌入,力图都要分一杯羹。

  在这些资本中,民间资本是最早进入花卉产业的。云南锦苑花卉产业股份有限公司常务副总裁李飞鹏对记者说,公司早在1994年就进入花卉产业,近年来不断扩大投资。到今年5月底,公司已拥有6000多亩花卉种植基地,有近2000户农民为公司种花,种植花卉品种100多个,出口30个国家。

  李飞鹏说,近20年来,国内民间资本已在花卉产业上进行了多轮“博弈”,死了一大批企业,也成长了一批企业。现在云南数得上的较有实力的民间花卉企业不过5家,这些企业可以得到银行1000万元以上的信贷,同时都有自己的花卉新品种研发人员。

  外资是从2005年以后开始大举进入国内花卉产业,而且介入的程度越来越深。先是提供育种,再是到国内有条件种植的地方“圈地”自己种花,然后蔓延至流通领域,可以说,现在外资已是我国花卉产业的重要投资者。

  对于外资大规模、深度进入我国,国内花卉企业十分有压力。一些花卉民营企业家告诉记者,外资进入我国,除了带来资金外,还有较高的花卉种植技术,再加上地方政府对外资招商引资的欢迎,外资已对我国花卉产业的本国资本造成巨大威胁。

  风险投资是最近几年才进入国内花卉产业的,数量并不多,主要集中在昆明、上海、北京、深圳等少数城市。这些风险投资大都采用股权融资的方式,控制10%至20%不等的股权,不参与公司经营,只求从高成长的花卉产业中赚取高额利润。目前,风险投资在国内花卉产业中的影响总的来说并不大。

  谨防游资炒作的负面效应

  只要有资本介入的地方,除了投资外必然会有投机,国内花卉产业也不例外。自从本世纪初国内花卉产业快速发展以来,该产业已出现了几次资本投机炒作的事例,尤其是前些年炒作兰花,对花卉产业造成了相当大的负面影响。

  据记者了解,2005年、2006年,在不断的炒作下国内兰花身价暴涨,高品相的兰草,其株苗一度甚至被炒到几十万元、上百万元。炒作兰花一个最典型的方法就是由几个资金雄厚的庄家投入几百上千万资金,于兰花市场联手坐庄。庄家以3万一苗的价格购买一批兰花,然后又以5万一苗的报价对外销售,合伙庄家又给买回后,再以10万高价卖给另一个庄家,在市场上争相抬价,将兰价不断抬高,玩一出“击鼓传花”的游戏,造成兰花“神话”。

  在不断买进卖出的过程中,再通过媒体的软性宣传,造成某一个或某几个兰花品种价格飙升,吸引其他投资者跟风买进,使市场兰花的价格远远背离了价值。当大批人砸进重金投入兰花市场时,兰花造富的故事就此大量产生。在预计没有更多资金注入时,庄家便大量抛出手中的兰花,从中套现。当庄家资金抽走多了后,必将影响兰花价格,在无足够资金支撑下,兰花价格出现暴跌,炒作的散户将血本无归、负债累累,甚至倾家荡产。

  疯狂的兰花炒作,对我国花卉产业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一是野生兰花几乎消失殆尽。由于过度采挖,曾经丰富的野生兰花资源,现在几乎消失殆尽。这种情况在全国所有适合野生兰花生长的地区都普遍存在。一些采兰人采取“地毯式”挖掘,见兰就挖,连残根剩苗都不放过。过度采挖使全国野生兰花资源急剧减少,我国兰科植物处于濒危态势。

  二是非理性的资本投机对花卉产业正常的资本投资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一些原本长期投资花卉产业发展的投资者,因资本投机的暴利吸引也进入了投机领域,在投机“泡沫”破灭后,不少投资者深受打击,有的甚至退出了花卉行业。

  在记者采访中,不少花卉专家建议,在花卉产业越来越成为国内外投资新热点时,为了全行业的健康发展,资本炒作花卉的风险更需要提前防范。

责任编辑:吕鹏

热词:

  • 李飞鹏
  • 低端
  • 花卉消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