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视频]台湾校园情报站被撤销

发布时间:2011年07月08日 21:4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c722f036737343e7b35ab5c5b87bbf40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主持人:欢迎您继续关注《海峡两岸》。据台湾媒体报道,近日,台湾法务调查部门对下属机构进行了调整,其中最为引人关注的是"社文站",也就是岛内俗称的"校园情报站"将被裁撤。那么这个"社文站"曾经在台湾社会当中充当过什么样的角色?对于它即将走入历史,台湾的民众又是如何看待的?今天就这样的话题,我们将和台北演播室的两位嘉宾展开探讨。一位是时事评论员唐湘龙先生,一位是台北大学的教授郑又平先生。欢迎二位。

    唐湘龙:桑晨好,全球央视的观众大家好。

    郑又平:桑晨好,各位朋友们大家好。

    主持人:首先在这里想请郑教授给我们大家简单介绍一下,"社文站"它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职能部门,同时它充当的又是什么样的角色呢?

    郑又平:"社文站"它的全名叫做"社会文教站"。有时候我们又称之为"社会文教组",或者简称为"文教组",它的一是隶属于调查局第二处,过去叫做保防处的一个单位。这个单位其实它的背景跟它的原由,可以说是冷战时代背景下一个历史产物。到了今天为止,我们回头去看,当然有一点不堪回首,这个单位其实它在1995年的时候,就曾经由调查局副局长,当时已经退休的调查局副局长高明辉先生,在接受《联合报》访问的时候就已经讲出来它们的背景。调查局退休的副局长高明辉先生接受媒体访谈的时候,他明确指出来,早在上个世纪60年代,70年代的时候,台湾的情治单位,包含了警备总部保安处,还有安全局以及调查局,都大量派遣情治人员进驻校园。在校园里面,他们负责就是要去掌控、监视任何可能出现的,有违常规的异常现象,以及一些被当时情治单位标志为所谓的问题学生、重点学生这些分子。当然,这其中还包含了一些比较具有批判性、自由思想的教授学者。这个最早我们可以看到,曾经在媒体上曝光过的,就是在1977年到1981年,调查局当时成立了一个叫做"春风专案","春风专案"锁定的对象,就是全台湾高中高职,以及大专院校校园里面的学生、老师还有社团活动。当时他们所监控的包含了校园里面所可能出现的学生运动,还有社团活动的发展方向,以及有问题的教授跟学生。

    像我们一些有名的老师,王小波老师、胡佛老师都曾经是受到掌握的对象。像胡佛老师上课的时候,如果胡老师上课的发言对政府当局有过度批评的现象,下课之后,往往坐在教师后面的一位老先生,就会上去跟胡老师咬耳朵说两句话,胡老师下一堂课就会收敛他言论的尺度。

    不仅是这样子,到了1994,1995年,我自己回台湾开始任教的时候,我还有从政大毕业的学生,在我们中正大学念研究所的时候,他就来告诉我说,教官有来跟他交谈,问他有没有兴趣担任调查局的布建人员。我当时就严正告诉这个学生说,千万不要去涉入这样子的工作。

    主持人:从郑教授的亲身经历来看,"社文站"在台湾社会存在还真的由来已久,而且它主要功能就是对于校园当中一些重点学生和老师进行监控。我们想知道,这个俗称为"校园情报站"的机构,它究竟是在一个什么样的情况之下成立的呢?唐先生。

    唐湘龙:理论上来讲,校园里面有什么情报呢?刚刚的背景,郑教授所说的背景,其实很有意思,它之所以叫做"春风专案",就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要如何避免某一些,可能特别在20世纪80年代跟90年代的时候,在台湾有所谓的三运合一,三运指的是工运已经起来了。各种类型的社会运动,包括一些环保运动等等,起来了。然后再来就是学运。学运其实长时间以来,是国民党的切身之痛,这种痛其实已经成为国民党执政经验当中,已经成为遗传基因的一部分,因为早在大陆时代的国民政府,就始终都不知道,也拿捏不准,在校园里面的氛围跟潮流的摆动,始终都落后于整个潮流之后。这种情况老实说,时至今日都没有什么根本的改变,你会发现说,马英九即使相对而言是一个比较强势的,有声望的,以及有名气的政治人物。可是他在民调当中,大家看到,基本上民进党两头包,很老的部分,老人家支持民进党的多。但是另外一块,国民党也没有占到便宜的,就是在所谓的首投族,年轻人这部分。换句话说,刚离开学校的,还带着一点点学生气息的,国民党经常都抓不到。难道国民党没有做工作吗?有。因为国民党过去这种切身之痛,它的历史经验使得它到了台湾之后,进行社会全面控制,在那种冷战架构下面来讲,必须要把自己的布建系统一方面要非常多元化,同时层次要非常丰富。所以很多管道去布建,多重监控。

    主持人:通过刚才这样一番描述让我们再次印证"社文站"的确是在特定的历史背景下,特定的年代之下,形成一个特定的机构。我们想知道,这个机构它之前究竟都承办过哪些比较有名的案子,当时给台湾民众的观感又是怎么样的呢?郑教授。

    郑又平:"社文站"回顾它过去的历史,或许它的缘起曾经是企图要去掌控、监视校园里面的异常活动,或者是一些问题学生、重点学生或者是重点教授。但是我们也必须说,他们在过去所有工作内容运作状况之下,其实"社文站"原则上都是相当严谨的,遵守了法律的分际。还不至于在没有明确的事由之下,就随便去逮捕学生或者教授。甚至于有很多经过几十年被列管侦查毫不自知,而且没有受过骚扰。正因为"社文站"非常认真去做了布建的工作,它在台湾各个校园,乃至于所有相关媒体或者是文教机构里面,它都有非常绵密的触角去接触各种讯息,所以他们对于情报的掌控堪称是精确,甚至于有些时候它可以相当精准判断出来事情的走向与发展。

    在司法调查方面,后来人们发现说,"社文站"居然扮演了相当重要的一个角色,协助了司法办案。譬如说在1990年的时候,台湾的大学联考曾经出现过一个电子舞弊案件,当时有人利用传呼机,用振动的方式去传送考题的答案。这个案子当时主要就是"社文站"介入之后协助检方调查。不只是这样子,在1996年的时候,台湾因为"黑道"猖獗,所以法务部门推动了"扫黑专案",而在这个"扫黑专案"里面,当时锁定的就是本省挂的"天道盟"。这些人在各地工程里边去围标,并且进行恐吓取财的事情。像这样子的罪证,大部分都靠"文教组"或者是"社文站"长期以来监控所搜证到的证据,才让检察官能够顺利将他们逮捕到案并且起诉。后来到了1997年的时候,台湾曾经出现过一个重大的经济犯罪案件,就是一个叫做富格林投资公司,它在吸金28亿台币之后,恶性倒闭,这个负责人潜逃海外。整个案件的侦破其实也是靠了"社文站"所掌控到的各种情报讯息。

    最近这几年,"社文站"开始做自我职能的调整,其中一部分就是他们企图要去做协助社会风气的提升,这样子的工作。2010年,"社文站"就在台湾的各高校校园里面,推动了一个宣传反贿选廉政宣导的活动,当时也的确透过他们的丰富经验,说明各种贿选的花招,让学生们能够明确了解到什么是违法贿选行为,当时也颇受到学生的肯定与支持。所以总的来讲,这些年他们的职能转变,也的确发挥了一定的功能。

    主持人:的确,从刚才所列举的这些事件当中不难看到,"社文站"在当年帮助台湾司法部门侦破很多案件过程当中,还是起到很重要的作用。但是关于这个机构,我们同时也看到,岛内媒体评论说,尽管它近年来加紧进行定位调整以及功能转变。更多朝向为学生服务方向发展,但是它之前还是劣迹斑斑,总是让人感觉到不太舒服。唐先生,能不能给我们解释一下,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个评价?

    唐湘龙:校园本身比较强调独立性,这是学生或者学术圈的特质。校园你说它象牙塔也行,但基本上它希望借着校园那一堵墙,建构一股最少在里面可以各安其位,所谓校园自主跟所谓自由学习的风气。这样子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其实在近代政治上面来讲,不太有人敢去违反,敢去碰触。因此,绝大部分对于校园的了解、监控、掌握,几乎都必须另以其他之名,以及用比较隐讳的手段去进行。我们最近看到,包括国民党党务系统,他们所公布的一些老党员资料。非常有意思,特别被媒体挑出来看的,包括了民进党一些当朝人物,所谓"四大天王",不管叫做谢长廷,叫做陈水扁,叫吕秀莲,游锡堃等等,民进党台面上几乎数得出名号的这些人,他们几乎都在大学的时候被党务系统所吸收。老实说,在党政军一体的情况下来讲,当你会被党务系统所吸收的时候,你就有可能成为所谓的我们刚刚讲的社文网站,调查系统吸收的对象。你表现越忠贞,在党务考核上面平常越好的时候,你就越可能成为他们吸收的对象。在过去,其实我们不需要等到进到社会之后,才开始感受到那种周围人际关系某种戒慎恐惧。在台湾,包括我的年纪来讲,在高中阶段之后,其实多多少少,整个社会教育跟家庭教育的提醒,就会提醒你,在学校讲话要小心。这种在学校讲话要小心是有所本的,因为你三不五时会从周围的同学,有的时候毕竟都还是年轻的孩子,不见得口风守得非常紧,三不五时,有的时候也许要去夸耀一下他自己的力量,他甚至于会主动告诉你说,你之前讲了什么什么东西,我们都知道了,或者谁谁谁已经都报给谁,谁知道了。

    这种当然,你感觉上面来讲,好像就只是两三个好朋友在哈拉那种语言,竟然都会成为所谓校园情治收集的对象。时间久了之后,慢慢大家就会有一种寒蝉效应,在校园里面,即使是同学之间,年轻人嘛,基本上打打闹闹开玩笑难免,口无遮拦,童言无忌。可是到了高中之后,你讲话就得要小心,不知不觉迫使年轻人在政治上要早熟,这其实并不是好事情。很夸张的这种事情是很多的,包括我在高中时候,我的邻校的同学,不过跟同学开玩笑讲说:他长大了之后,他什么都不想,他只想找一个没有人的岛屿占地为王,在那个地方当岛主。第二天竟然就会接到调查系统,请他到办公室里面去聊一聊。就觉得怎么会发生这种情况?不过就是一个念高中的孩子随便讲一讲而已,这种开玩笑的话哪个年轻人不会讲呢?可是就会有人去。你就知道,那个布建最少在我念书的那个时代,是非常严密的。今天的气氛当然不一样了,但是也因此可以对照说,为什么今天"社文站"的裁废问题,会引起大家一点点小小的关注,因为很容易勾想到自己年轻时代在校园里面的那种感受。

    主持人:是不是因为这方面的原因,使台湾当局日前做出了裁撤"社文站"这样一个决定?郑教授,就您的了解,除此之外,还有没有其他方面的一些考虑?

    郑又平:我觉得"社文站"今天遭到裁撤,其实是一个时代发展必然的结果。今天海峡两岸进入了一个和平发展新的时期。在这样子一个新的时代背景之下,其实过去那种冷战的,白色恐怖思维,企图去随时掌控校园,监控所谓的问题、重点学生或者是团体,都已经丧失了它的必要性。甚至于我们必须说,在这个台湾越来越自由多元之后,整个社会开始转型。在台湾正式解严之后,这些情治单位自己的职能角色也的确开始做了一些微妙调整。未来他们所要着重的方向,可能不再像过去那样子企图掌控思想,掌控一些特定人物,深恐任何人会危害到所谓安全问题。不只是这样子,他们已经开始逐步走向一个导正社会风气,强化公民社会这样子一个职能角色。校园跟媒体总算今天可以回复到礼教清净的环境,我相信高校的校园也好,或者是台湾媒体编辑部门也好、采访部门也好,大家都会乐见今天这样子一个转变的出现。不只是这样子,台湾这些年来,老百姓的素质也不断在提升,大家都对于法制的观念有相当明确的认知。这也难怪,像这样子的单位,今天要在校园里面,或者是在媒体,或者在民间社团里面持续存在布建,大概是不见容于一般人的许可范围之内。所以我个人认为说,时空背景的转换跟今天"社文站"被裁撤是有密切关联。

    主持人:随着社会的发展和进步,"社文站"所起到的作用和存在的意义的确没有过去那么大了。关于当局裁撤校园情报站机构的决定,唐先生,就您的观察,岛内的民众他们有什么样的反应?

    唐湘龙:其实岛内民众反应很平淡,其实台湾是一个政治被过度谈论,甚至于总是带有一点点阴谋论以及嘲讽负面的态度在看待的环境。媒体经常用到就是说,人人心中都有一个"小警总","警总"是一个代号,就是情治系统意思。那个时空环境里面,每个人不需要等到人家来纠正你,你心里面都会有一个"小警总"会提醒你言行尺度要小心。那种所谓在心里面自我审查,自己做自己思想审查,在过去是很明显,很严重的。但是今天其实已经没有了,台湾基本上就是一个彻彻底底大明大放一个环境。

    眼前裁撤所谓校园里面的情治系统"社文站",除了把早就已经没有在实质运作的机构,连名都拿掉之外,让校园里面干干净净,名实相符,我认为还有一些时代意义。可能大家比较少注意到,现在两岸学生交流非常多,台湾校园里面有很多大陆孩子们来这个地方念书,所以校园里面有越来越多,我相信将来会越来越多,台湾有很多年轻人也到大陆去念书,大陆很多年轻人来到台湾念书,我相信这些大陆孩子都已经在台湾的校园里面自由自在走来走去,然后求学、交友,高谈阔论的时候,以台湾的角度来讲,我们当然不希望大陆孩子在这个地方感觉到说,好像曾经有存在过一个叫做"社文站"的,是不是秘密也在进行对他们某种安全监控跟言行考核,不希望引起这样的误解。所以我觉得"社文站"的撤离,除了时空背景之外。以今天两岸交流环境来讲,"社文站"从学校里面离开,对于当下已经非常热络的两岸学术跟校园交流来讲,我认为将来会有非常正面效应。

    主持人:通过今天两位嘉宾的介绍,可以说帮助我们大家对于台湾"校园情报站"这个机构的历史发展做了一个简单的梳理,我们看到随着两岸不断交流以及台湾社会的发展和转型,这个机构也即将走入历史了。再一次感谢两位嘉宾对以上话题所做的详细介绍和分析,谢谢。   

    编辑:林楠
   

     

责任编辑:刘岩

热词:

  • 台湾
  • 校园情报站
  • 被撤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