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三九集团湖北酿酒厂高层被曝假发票掏空3亿资产

发布时间:2011年06月13日 16:4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红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6月9日,襄樊市环城南路,湖北省襄樊市三九酿酒厂平静有如往常,但回忆起这半年来酒厂发生的变动,张强(化名)依旧觉得一切很突然,“才半年不到咧,领导就都进去了,都换新的了。以前我们都觉得这班人会出事,但太久没等到这么一天,这会儿忽然来了。”他觉得“像是地震一样”。

  据湖北诚达信会计师事务所有限责任公司出具的初步审计报告显示,三九酿酒厂“在企业股权被查封冻结的两年零十个月内,酒厂的净资产由2004年12月31日股权转让时的负1800万元猛然上升到负2.5亿,平均每月净资产亏损达600多万元。”后经审计查实,实际国有资产流失高达3.3亿,其中并不包括马永富私设体外循环的6000多万元款项。

  2011年2月,湖北省纪委专案组进驻襄樊,对三九酿酒厂初步审计出来的2.5亿国有资产流失一案进行立案调查。三九酿酒厂腐败窝案的查处就此拉开序幕,随后该酒厂包括财务总监熊光英、财务部长张家英、财务部副部长王树林等领导,数名经销合作商接连被检察机关批捕,而故事的主角三九酿酒厂党委书记兼厂长马永富,也在5月22日被湖北省纪委“双规”。

  “随着案件的升级,一个原本只涉及三九酿酒厂的国有资产流失案,捕获了酒厂大批管理人员,更牵连襄樊市大批官员。”接近此案人士透露,这个1400人左右的小酒厂还可能卷入到襄樊近年来的最大窝案之中,窝案的爆发或许会让这座城市处于风口浪尖。

  这无疑给人们留下了许多可供想象的空间,而故事还应当从6年前说起。

  产权交易内幕揭秘

  2005年11月22日,三九集团将下属企业三九长江实业公司的100%股权作为资产包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挂牌,该资产包包括三九长江实业的全资子公司三九酿酒厂的所有产权。

  当时深圳鹏程会计师事务所作出资产评估报告显示,襄樊三九酿酒厂负资产1800多万;另一个下属企业负资产180万;湖北三九长江实业公司总部净资产336.3万。交易的条件是:以湖北三九长江实业公司总部的净资产336.3万的价格作为标底价,揭牌人另要负责2700多万元的职工安置费用,还将承担总负债3个多亿的债务。

  这等于用4.5亿购买这个企业。由于涉及资金数额巨大,加上企业以往常年亏损,内部结构复杂,无人敢涉入。挂牌三个多月,无人问津。

  三九酿酒厂厂区处于襄樊市中心城区的黄金地段,面积达163亩。有接近马永富的襄樊本地人士告诉记者,马永富当时希望能100%接手三九酿酒厂。其中一个打算是,在企业改制时,直接让酒厂破产,然后转卖酒厂所在的地块从事房地产开发。

  让酒厂破产,首要的代价便是让1400多名职工全体下岗。对于马永富多次接盘的要求,三九长江公司党委均予以拒绝。其中原因,是洞悉了马永富的想法。

  随后,自然人郭力以336.3万元现金和对应的职工安置费2700多万元,以及承担3个多亿的债务购得了该资产包。

  将这么一个负债严重的企业买下来的人,竟是一个24岁出头的毛头小伙。对于郭力当年接盘,不少媒体对此表示惊讶。记者从三九集团独家获取的一份内部报告发现,此次产权交易并非外面看起来这么简单,而郭力也并非纯粹的自然人。

  该报告显示,当时郭力接盘是由三九集团决定,并由湖北三九长江实业公司委派前往揭牌的。理由是“为了保住企业平台,保住企业的经营方向”。

  自然人揭牌要先出具资信证明,郭力当时作为三九长江实业公司的一个普通员工,并没有如此庞大的资产后盾。按照相关政策规定,不能向企业进行借款。彼时,三九集团负责此项工作的骆仕斌对此表示,“只要不从企业拿钱,找谁借钱都可以。”

  最后,郭力向当时酒厂业务合作商华惠忠借款340万元,郭力由此得以出具了资信证明。

  但郭力与三九集团签订产权转让合同后,回到湖北省工商局咨询产权转让变更时发现,三九酿酒厂的股权在挂牌交易之前已经被法院冻结,无法完成过户。“三九酿酒厂的股权还没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挂牌,就已经被三九集团的债权银行嗅到风声向深圳中级法院申请财产保全,三九酿酒厂的股权在挂牌之前就已经被冻结。”郭力回忆此事时称。

  直到2008年12月31日,在由国资委、湖北省国资委和华润集团、三九集团共同确认了三九长江公司及下属的三九酿酒厂“国有性质、产权交易的合法性及交易合同合法有效,仍继续履行手续”之后,三九酿酒厂的股权终被解冻,但三九酿酒厂至今依旧没完成改制。“因为在股权冻结几年间,酒厂负资产骤然上升到2个多亿,股权完全转让之前,这增加的负资产必须处理清楚。”

  但在股权冻结三年的时间里,郭力作为三九酿酒厂的实际拥有者,因股权一直没法过户无法履行所有人的职能,马永富则继续控制三九酿酒厂。酒厂开始了三年时间不同寻常的真空运转。

责任编辑:张洋

热词:

  • 老鼠仓
  • 张家英
  • 资产包
  • 酿酒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