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入夏电荒或促梯级电价改革 居民用电将分三种类

发布时间:2011年06月08日 09:1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南方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进入六月,各地近日持续高温,用电保证的问题再次凸显。在即将进入用电高峰的初夏,电价的一举一动都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如推行阶梯电价、对部分上网电价和销售电价进行调整,等等。业内专家认为,受CPI高企等因素影响,年内推行阶梯电价并不容易,但不断加大的电荒预期,也呼吁煤与电建立长效的市场机制,特别是逐步理顺电价,才能解决这一能源“顽疾”。

  ■南方日报记者 彭国华 实习生 杨云琴

  ■名词解释

  阶梯电价改革

  去年10月公布的《阶梯电价改革方案(征求意见稿)》出具两套方案,方案一的“起步价”为110千瓦时,家庭用电量低于110千瓦时,电价保持基本稳定,之后在210千瓦时以内和以上分别进行提价;方案二“起步价”是140千瓦时,起步阶段电价每千瓦时提高1分钱,之后在270千瓦时以内和以上分别提价。

  ●发改委称择机实施阶梯电价业内专家分析:“年内推行不易”

  据国家能源局数据显示,2011年1—4月,全国用电量增长12.4%,其中有60%是重工业用电增长,表明高耗能行业增长出现了非正常的反弹。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表示,目前缺电只是局部地区、短时间内的缺电,如果现在状况没有改善,到了第二季度迎峰度夏时,电力缺口会进一步拉大,届时将会面临更为严峻的考验。

  据新华社报道,6月2日召开的华中电网迎峰度夏新闻通气会上传出消息,华中地区今年以来供电形势持续紧张,截至5月底,六省市相继采取有序限电和错峰用电措施,全网限让电量共计40.7亿千瓦时。

  国家电网公司能源研究院战略规划研究所所长白建华6月1日在“电力供需形势与能源发展方式”专题讲座中也透露,整个迎峰度夏期间,华北地区缺电将达600万千瓦,华东地区缺电将达1600万千瓦,华中地区缺电将达700万千瓦。

  5月底,国务院批转了国家发改委《关于2011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意见的通知》,意见中提出要“调整销售电价分类结构,择机实施居民用电阶梯电价”,这一提法再度激起人们猜测年内会否实行阶梯电价。

  事实上,早在2010年10月,由于国家发改委公布《阶梯电价改革方案(征求意见稿)》,“阶梯电价”的提法便开始受到舆论的广泛关注。在时隔半年之后,这一提法重新引发人们对用电价格走势的关注。

  林伯强告诉南方日报记者,“拟将推行的阶梯电价改革主要是针对居民用电,而工业实行的则是区别电价。”居民用电分为三个“阶梯”,分别是基本生活需求、正常家庭生活和奢侈型用电。

  林伯强表示,预计阶梯电价的出现形式将与去年公布的差不多,但对于各地、各居民“不会一刀切”,城市与农村居民、发达地区与不发达地区等因素,可能会实行不同的“起步价”。

  事实上,浙江、四川等省早已开始实行阶梯电价,其中浙江“起步价”设为50千瓦时,四川设为60度。相比之下,发达国家的“起步价”相对要高得多,比如日本则设为120千瓦时、韩国为100千瓦时。

  林伯强认为,在目前用电格局颇显紧张、能源价格持续走高的情况下,实行阶梯电价是必需的,应该在保证居民生活用电的基础上,“让富人承担更多一点的社会责任”。

  对于有媒体解读阶梯电价将年内实施的报道,林伯强表示“年内推行不易”,关键需要看有关部门的决心,否则的话很容易像以前一样不了了之。林伯强向南方日报记者透露,受原材料价格、劳动力成本上涨等因素的影响,加上当前能源紧张的格局,预计CPI高企的现象将长期存在,这将制约有关部门阶梯电价推行的力度。

  ●电价局部调整难填缺口“软缺电”成本甚于“硬缺电”

  如果说居民用电可能出现的“阶梯电价”尚属预期的话,那么工业用电早已开始实行的“区别用电”,则已经宣告在当前紧张情况下,高耗能、高污染(“两高”)行业成为限电与加价的对象。

  南方日报记者从广东物价部门获释,目前,广东已对包括钢铁、水泥等8个行业和珠三角地区的焦炭、平板玻璃、造纸等11个“两高”行业的淘汰类和限制类企业实施差别电价。这意味着,这些行业的用电价格要“贵”人一等,这让大部分“两高”企业被淘汰出局。

  据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统计数据,2010年,中国居民用电占全国用电总量的12.2%,其余85%为大工业和工商业用电。业内人士认为,高耗能行业反弹或是电荒不断加大的主要原因之一。

  事实上,一边是高耗能行业用电需求的非理性扩张,另一边是电力供应的不足,水电、电网输送能力、火电发电动力不足,都进一步加剧电力缺口的“剪刀差”。

  林伯强表示,2010年火电行业亏损面超过了40%。煤炭价格较几年前则增长了一倍以上,而上网电价却无力消化燃料成本上升的压力,许多火电企业,煤的成本已经占到运行成本的近80%,火电越发越亏,发电积极性降低是此次电力供应紧张的根本原因。

  为提升发电“主力军”——— 火电的积极性,5月底国家发改委对全国15个省市电价进行调整,其中既包括部分地区的上网电价,也包括一些地区的工农商业销售电价。

  尽管比起4月份对全国10余省市上调上网电价的范围有所扩大,但对于5月的上调能否解决电荒问题,林伯强表示“不好说”。林伯强告诉记者,如果当前局面再不调整上网电价将影响发电的积极性,导致矛盾进一步扩大,因此调价是必须的。然而,此次上调上网电价仍显得有点“破绽百出”,电荒较严重的省份如江浙一带并没有调整,只调整了十几个上网电价较低的省份,而后者是否会如预期一样支援前者,其实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林伯强表示,如果说以前的“电荒”是由于装机容量不足的“硬缺电”,那么目前则是在电力装机充裕的情况下的“软缺电”,由此导致的缺电负面效应对社会影响更大。

  ●未来两年电荒还将蔓延理顺电价和控制煤价才能“根治”

  据国家能源局数据显示,2011年1—4月,全国用电量增长12.4%,其中有60%是重工业用电增长,表明高耗能行业增长出现了非正常的反弹。林伯强表示,目前缺电只是局部地区、短时间内的缺电,如果现在状况没有改善,到了第二季度迎峰度夏时,电力缺口会进一步拉大,届时将会面临更为严峻的考验。

  事实上,电荒的预期不只向夏季延伸,明后年都成为人们想象的对象。据国家电网公司预计,未来两年电力供需紧张形势将不断加剧,预计2012年最大电力缺口约5000万千瓦,2013年将超过7000万千瓦。

  为保证电力上游煤炭的供应,5月份国家发改委还推出“重点合同煤价大检查”,期望煤企仍按较低的优惠价格给电企供应煤炭,从而防止电煤缺口进一步扩大。对于已发现擅自涨价的企业,发展改革委要求煤炭企业退还多收的价款。对于拒不服从的,将勒令这些企业不仅退回相关多收款项,还要缴纳相应罚款。

  林伯强告诉记者,尽管电煤的供应有规定中的“重点合同煤”,但其实履约率或不足50%,合同煤与市场煤只要有大的差价,煤炭企业就能找到不进行履约的“好办法”。

  目前,国内通胀形势依然严峻,市场预计5月CPI预计在5.6%左右,“创13个月的新高”,交通银行分析师称,受大旱天气、发改委上调上网和工商业电价及翘尾因素影响,6月份CPI很可能将达到6%。

  随着通胀预期的加大,林伯强认为短期解决电荒的措施是“两头做”:调电价和控煤价。光调电价不够,因为煤价可能会跟着电价涨,因此也要压制煤价。但压煤价不能只针对电煤,而是对所有煤全面限价,这是短期的“猛药”。

  而长期的举措则是建立有效的定价机制。事实上,煤、电、油、气等供需中的突出矛盾和气荒、电荒、油荒,追根究底都是价格问题,最经济的解决方案是建立长效机制,可以采用“摸石头过河”的渐进性改革,建立市场化的价格机制,从而解决电荒“顽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