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视频]两岸黄埔人诉说鲜为人知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1年06月07日 21:4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35679cdb951c4057bbda72310bb8b744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专题:海峡两岸

    中国网络电视台(海峡两岸):6日,上百位黄埔校友和后人,齐聚北京政协礼堂。他们都是专程来参加第二届《中山 黄埔 两岸情》论坛的。到访的来宾当中,既有白发苍苍的黄埔老兵,也有年轻的黄埔后代。他们和黄埔军校之间有什么故事?他们对黄埔有怎样的感情?请看记者从现场了解到的情况。

    本届“中山 黄埔 两岸情”论坛的主题是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来自海峡两岸以及海外的黄埔校友及亲友,以及专家学者共计300多人相聚在一起,共同缅怀孙中山先生的丰功伟绩,纪念在辛亥革命中牺牲的革命战士。

    在论坛现场,我们认识了一位老人。他是中国十大将军之一罗瑞卿的儿子——罗箭。罗箭告诉记者,他的父亲是黄埔六期的学员。从他小时候开始,父亲就经常给他讲述当初考进黄埔军校的故事。

    罗箭:当时的革命青年大家都有这种抱负,就是说最好的办法,就是参加军校,参加北伐。所以他当时从家里跑出来以后,到了成都。当时四川有个军阀叫刘湘,他是拥护北伐,拥护孙中山拥护北伐,他就主动自己出钱包了一艘大船,这个船就从朝天门出发,往下走到武汉。这个船上就有几百名我们四川籍的,参加报考武汉军校的学生。

    黄埔军校是1924年,孙中山在中国共产党和苏联的帮助下,创办的一所新型军事政治学校。它以“创造革命军,挽救中国危亡”为宗旨,为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培养了大批优秀的军事人才。在反帝反封建、争取国家统一与民族独立的斗争中,黄埔师生战功显赫,为中国革命做出了重大贡献。

    黄埔军校在中国军事历史上的地位是有目共睹的,更重要的是,它培养起来的师生情谊,对黄埔人的一生都有着莫大的影响。罗箭为我们讲了一个他从父亲那里听来的故事。1947年,正值国共内战时期,时任晋察冀军区司令员的聂荣臻,部署华北部队在清风店地区歼灭国民党第三军主力一万七千多人,军长罗历戎被俘。战斗结束后,罗历戎提出一个出人意料的要求,他说,他想见见自己的老师——聂荣臻。

    罗箭:罗历戎听说华北野战军是聂荣臻的部队,聂荣臻是他黄埔的老师,他就提出来想见聂荣臻,大概说,他自己有想法和一些话想跟聂帅谈。

    原来聂荣臻在黄埔军校任职时,罗历戎正是黄埔的学员。他对聂荣臻一直非常敬仰,所以直到被俘,都还想再见老师一面。

    罗箭:听说罗历戎要见他,聂帅就拉着我父亲还有萧克将军说,走,咱们去见见他们。所以在那样一种情况下见,聂帅就非常幽默说,我们黄埔师生在这个地方见面了。罗历戎就觉得特别不好意思,说你看,我现在是俘虏,聂荣臻还安慰他,他说,我们黄埔学生,后来分裂了,就是政见不同,就说你放下武器,我们都还是师生,都是朋友。

    罗箭告诉记者,这个故事对他触动很大。而通过对父亲几十年的了解和观察,他对黄埔精神的理解也越来越深刻。他说,黄埔与其它军校不同的地方,就在于它建立在信仰的根基上。

    罗箭:虽然不是中国建的第一所军校,但是它是我们中国第一所用信仰建校,就是说,黄埔军校的学生,我是为了一个信仰,共同的信仰,大家才来的。这信仰是什么,就是要解放中国。

    “升官发财,行往他处;贪生畏死,勿入斯门”,这是挂在黄埔军校大门上的一副对联,也是许多黄埔新生对军校的第一印象。曾经是黄埔学员的台湾退役将领陈兴国,为记者讲述了他对这两句话的理解。

    陈兴国:就是说你当革命军人,你不要想,我是来升官发财的,或者你贪生怕死,你也不要来考军校,用这两句话来勉励军校的学生,希望你进了学校,你就是一个理念,就是革命。

    陈兴国祖籍是湖北,1947年随母亲到台湾。那时他只有5岁。他说,虽然年纪小不懂事,不过离开家依然很舍不得。

    陈兴国:因为我父亲是在1945年台湾光复的时候,从大陆派过去接收台湾,经过两年我才跟我母亲到台湾去跟他会合。基本上来讲,五岁嘛,对大陆印象不是很深,但是懵懵懂懂当中觉得,乡情在。

    高中毕业后,陈兴国顺利考上了黄埔军校。他说,军校的生活规律而严谨。让他印象深刻的是,品德教育在这里格外受到重视。

    陈兴国:就是说你一定要在品德上经得起考验,比如说考试,你要诚实,不可以做小抄,或者偷看人家,抓到马上就退学。所以在军校里要求,在品德上可能比在学术上要求要高。

    虽然学习和训练很辛苦,不过陈兴国说,那时的黄埔军校,条件已经好得多了。

    陈兴国:我们到广州黄埔军校去参观,老校址去参观,我们就觉得,当初他们就是一张毯子,通铺,现在学校学生都很好了,两个人或四个人一间,一个小房间,起码有一个独立空间,每个人都有一个书桌,自己做作业,还有图书馆,餐厅还有冷气。当然在过去来讲那是天方夜谭,不可能有冷气给你吹。

    时代在前进,黄埔也在向前发展。陈兴国已经是第二次参加“中山 黄埔 两岸情”论坛了。他说,两岸黄埔人早就盼着能有这样的机会,聚一聚,聊一聊,希望这样的活动能继续开展下去。

    在北京市台联的邀请下,黄埔校友及后代们,参观了位于北京前门的台湾会馆。台湾会馆始建于1890年前后,距今已有100多年的历史。早在清朝康熙年间,就陆续有台湾人到北京参加会试。为了让赴京赶考的台湾学子有个落脚的地方,一位台湾进士兴建了这个会馆,从此,这里就成为台湾同胞在北京聚首的场所。

    在参观台湾会馆时,我们遇到了一位老人。她专心地观看图片展览,仔细阅读文字解说,还不时地与讲解员交流展览的内容。她,就是周恩来的侄女,周秉德。

    周秉德正在观看的展览,叫做“在北京的台湾人”,这个展览展示了1949年以来,最重要的16位台湾人士,从台湾共产党的创始人谢雪红,到现任的世界银行副行长林毅夫,反映了台湾人士在北京的发展脉络。周秉德告诉记者,这些人里,她和不少人都见过面,有些还很熟悉。

    周秉德:林丽韫过去的时候,她给我伯父周恩来都做过翻译,日语翻译,对日语是很熟的。所以后来她看见我以后也特别高兴,我们有时候在一起碰到了还一块儿拍个照。

    周秉德:蔡啸他原来是军人,他在做空军工程学院的时候在西安,是我老头的领导。有时候他们会有一些交往,我跟他没有直接的,但是我经常会听我老伴沈云华说他非常好,很好的一个领导。

    周秉德:林毅夫,咱们大家都知道,他是非常聪明的,很有经济头脑的人。从台湾回到国内来也是很不容易的。因为他是黄埔出身,我们有时候,我们黄埔后代聚会的时候他会参加。比如两会,他也是政协委员,两会的时候,一起这些人聚会一下,他会参加。他去美国赴任以前我们在一个桌吃饭,还拍过照。是很了不起的人。

    记者:这里面您认识不少人。

    周秉德:认识几个,不是很多。但是反正看了以后都还知道,很亲切,也觉得台胞发挥作用还是挺大的,各个方面都有他们的影响。

    周秉德告诉记者,她与台湾的渊源,始于她是黄埔人的后代。由于这个身份,她经常要参加两岸交流的活动,也因此认识了许多台湾的朋友。而她与黄埔结下缘分,则是因为她的伯父——周恩来。

    1924年黄埔军校成立之后,同年7月,人在巴黎的周恩来接到通知,被派往黄埔。那时他只有26岁,正在巴黎进行革命工作。周秉德说,一听说要去黄埔军校任教,周恩来十分兴奋,想赶快回到国内开展工作。但是当时他连回国的路费都没有。于是,就发生了这么一段鲜为人知的小插曲。

    周秉德: 我伯母跟我谈起他回国的这个事还说起来,说他当时本来国内的中央告诉他,等着把游费,旅费给他寄过去以后他再回来,但是他已经出去了三年多了,在欧洲做了各种考察,然后加入了共产主义小组,参加了很多的工人运动等等,学生运动他都有参与,做了很多社会调查,他很急于想回到国内来,充分发挥自己的作用。所以他没等着旅费寄过来,就急急忙忙离开了法国。在离开法国的时候他没有钱,就“烤黄鱼”过来的,我伯母告诉我,他是“烤黄鱼”过来的。就是没有正式的舱位,就在一个轮船最底下舱,很热很热,很闷的,没有正式舱位,不是正式舱位的那种地方,很受苦,很艰难回到国内的。

    来到黄埔军校之后,周恩来迅速熟悉环境,并于1924年11月担任学校的政治部主任。黄埔军校与其它学校不同的一点,就在于它把政治教育放在首要地位。然而在此之前,政治部却被认为是一个“空架子”,几乎没有什么政治工作可言。周恩来的到来,就像为这个死气沉沉的部门打了一针兴奋剂。

    周秉德:回来以后,他确实跟前面的政治部主任大不一样,马上就重新调整了机构,怎么样能够做得更好,他就开展了各种各样的活动。像办板报,办刊物、杂志,然后让大家练歌,还组织了一个剧社,大家演一些现代戏,因为当时没有现在咱们那么好的传媒、宣传的方式。所以通过演戏、话剧来做些形象的宣传是很起作用的。

    在短短几个月中,周恩来将政治部的各个组织机构全部建立了起来,担负起全校的政治学习、训练和宣传任务,学校的教育成果得到进一步加强。正因为这样,以黄埔学生为骨干建立起的黄埔军,在政治素质上比其它军队都要高出一筹,成为一支所向披靡的力量,在之后的历次战役中,都发挥了重要作用。

    1925年,为讨伐叛乱军阀陈炯明,革命军进行了两次东征,其中以黄埔一期、二期学员为主力组成的黄埔学生军,英勇善战、不怕牺牲,在战斗中发挥了先锋骨干作用。值得注意的是,这些黄埔学生军严格遵守纪律不扰民,因此获得了很好的口碑,老百姓也愿意给他们帮助和支持。

    周秉德:我们既然是为老百姓,他们能够有幸福的生活去战斗,因此我们一定不能扰民。买东西必须要付钱,借了东西一定要还,住到哪儿离开的时候要打扫卫生。不能够强拉夫,不能够用空头的军票,那就是空头支票了,我给你个军票,要你两头猪,那都不行,必须得给人家付钱。

    所以当时粤东的老百姓看了这个军队很奇怪,而且是耳目一新,觉得这样的军队确实给我们老百姓做事,要打倒军阀,去推翻列强的欺压,所以他们就很拥护这个军队,给这个军队东征的胜利做了很好的辅助工作。

    国民革命军通过两次东征,统一了广东全境,为后来的北伐战争奠定了基础。在战斗中,黄埔学生军虽然损伤惨重,但是获得了宝贵的实战经验,这是他们在日常的训练中体会不到的。

    1926年,周恩来离开广州前往上海,结束了他在黄埔军校的工作。但是他和黄埔的缘分并没有就此停止,甚至可以说贯穿了他的一生。在1936年的西安事变中,张学良和杨虎城扣押了蒋介石,中央派周恩来等人去西安与蒋介石谈判。当时场面十分紧张,但是周恩来的一句话,让整个气氛都缓和了下来。

    周秉德:周恩来一进门就说,蒋先生,咱们有十年没有见面了,你可比原来显得苍老了,这一说蒋介石就放松下来了,点点头,叹口气,他说:恩来,你是我的学生,你应该听我的话。就这样讲,周恩来马上就说,刚才我说的那些话。你只要放弃“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不光是我周恩来可以听你的话,我们整个红军都可以听你的指挥。我们就是要团结起来共同抗日,这个是先提条件,这个也能够得到应允。后来证明也确实是如此。

    同是黄埔人的经历,让对话有了平台,也为国共接下来的合作开了个好头。周秉德说,周恩来十分重视在黄埔的这一段经历。在他的一生当中,都和黄埔师生保持着联络,虽然其间也遇到各种困难,但他们的情谊并没有因此而变质。

    周秉德:他和黄埔师生的关系一直都是很好,互相有沟通。在抗日时期,有的时候他有些危难的时候,有些过去黄埔的老师、教官或者是学生,一看到他,马上就给他解围,就帮助他能够突破危险,把他能够比较安全解救出来,这种事情也是发生了不少的。

    在解放以后,他很多次请黄埔的同学见面,特别是得到特赦的国民党的高级将领,把他们请到颐和园,一块儿散步,一块儿聊天,请他们一起吃饭。

    在伯父周恩来潜移默化的影响下,周秉德对黄埔也产生了很深的感情。她不但主动去学习和研究黄埔的历史,还积极参加与黄埔有关的活动。2010年在台湾举办的首届“中山 黄埔 两岸情”论坛,周秉德应邀出席并讲话。那是她第一次到台湾,也是第一次与这么多的两岸黄埔人接触。那次论坛给她留下了不同寻常的印象。

    周秉德:大家一起谈的时候都是非常的热烈,很亲切,都觉得好像没有任何隔阂了,都是一家子,天下黄埔是一家嘛,就觉得都是一家人一样。有很多人都说,一个谢晋元的儿子在那儿,有一个人一听说他是谢晋元的儿子,他说我当年就在谢晋元领导下打仗的,我是他的连长还是什么,这样一谈,他们互相的距离马上就拉很近了,完全没有隔阂的。

    在国民党的空军有一些中将还是什么的,就很自然谈到说,大陆往台湾去的一些宣传,一些内容,有一些地方应该怎么样更符合台湾人接受的程度和他的思维方式。还做一些建议,就是很亲切。

    2010年的这次论坛,不仅在两岸的黄埔人中产生了很大影响,也吸引了台湾媒体和民众的目光。周秉德说,得到这么大的关注,让她感到意外和始料不及。

    周秉德:101大楼我们去的时候挺有意思的,我进去看了,都在最上边,比较高层去看,看了呢,从这个门走到那个门,中间有一个保安在那儿站着,结果我从那儿一过,他就说,周女士好,我吓一跳。我说你认识我,他说昨天晚上我在电视里边看到你开会了。

    首届“中山 黄埔 两岸情”论坛的成功举办,让两岸黄埔人都感到兴奋。2011年6月6日,第二届论坛在各方的努力和支持下,在北京开幕,为两岸黄埔人再次搭建起沟通的平台。

    论坛结束之后,来宾们开了一场温馨的联欢会。6月6日正值端午佳节,这是中华儿女共同的节日。两岸黄埔人欢聚一堂,唱起了再熟悉不过的《中华民族颂》。歌声响彻礼堂,击打在每个人的心上,也仿佛穿透历史的长河,述说着遥远的故事。而两岸同胞剪不断的情意,也化作历史的音符,融化在每一句真挚的歌声当中。

    编辑:邓喜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