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地方融资平台贷款超10万亿 风险集中在县级财政

发布时间:2011年06月03日 10:0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南方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然而,1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2010年中国区域金融运行报告》中对地方融资平台贷款情况的披露却让人们担心:截至2010年,地方融资平台贷款总量超过10万亿,去年增速近20%。地方融资平台贷款如何消化确非易事。能否为地方市政融资难题寻求可行方法更不容易。

  ■南方日报记者 钟啸

  实习生 杨云琴

  去年增速近20%

  地方融资平台总量超10万亿

  “这么大的事怎么可能在这三个月完成”,在第一届金融学科终身成就奖颁奖典礼上的采访环节中,吴晓灵对银监会将大举处理地方融资平台的传闻予以了否认,并表示6月到9月要进行的只是地方政府债务的摸底,以寻找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

  然而各方都深知地方融资平台问题的严重性。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分析小组最新发布的《2010年中国区域金融运行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单独开辟了专栏对这一问题进行了一次“大起底”,或为未来三个月的摸底提供注脚。

  据中国人民银行对2008年以来全国政府融资平台贷款情况的专项调查显示,截至2010年年末,全国共有地方政府融资平台1万余家,较2008年年末增长25%以上。2010年年末,各地区政府融资平台贷款占当地人民币各项贷款余额的比例基本不超过30%,按照去年人民币贷款余额47.92万亿元来算,截至2010年末,政府融资平台贷款控制在14.376万亿元的范围,总量超过10万亿。

  虽然地方融资平台贷款的增速已经得到了明显控制,但其绝对增速依然不低。与上年末相比,2010年年末多个省市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增速已经由50%以上降至20%以下,降幅明显,但这个增长速度依然十分惊人。

  “地方融资平台贷款一方面是来源于2009年应对金融危机时的刺激政策,当时政府启动了4万亿的刺激计划,地方政府前前后后大量获得廉价资金进行各种建设。”长江商学院金融系教授周春生表示地方融资平台贷款的难以控制有着多方面的原因,“另一方面地方财政状况一直比较紧张,他们往往依赖融资解决财政不足的问题,不过,作为借债主体的地方政府却往往难有精力去考虑长期偿还的问题。”

  风险集中县级财政

  国有商业银行和政策性银行首当其冲

  最令人担忧的是,央行调查发现,地方融资平台的风险偏偏集中在了财政能力脆弱的县级财政层面,而提供贷款的主力——— 国有商业银行和政策性银行也正是地方融资平台违约首当其冲的受害者。

  《报告》显示,县级(含县级市)的地方融资平台约占总量的70%。东部地区平台个数较多,占全部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总数的50%,而剩下的“半壁江山”中集结了大量的中部、西部地区县级贷款平台。湖南、江西两省县级平台占全省融资平台总数的比例均超过70%,西部地区的四川、云南两省的县级平台占比更是高达80%。

  “城市经济要发展,地方政府要出业绩,就要有资金去开发项目,而一些县级政府财政并不宽裕,没钱就得借,就只好进行融资。”广东省财厅科研所所长黎旭东表示,脆弱的县级财政反而暴露在“融资平台困局”的前沿,完全是经济刺激的副产品。

  另一方面,虽然地方融资平台贷款增长得到了控制,但因为提供贷款主体的集中,导致违约风险一旦爆发,破坏力依然十分惊人。央行调查发现,国有商业银行和政策性银行正是地方融资平台贷款的主要提供方,尤其是政策性银行,更成为了西部地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的主力,地方融资平台贷款风险高度集中,且在短期内难以消化。

  而地方融资平台贷款的投资方向更决定了这种风险在短期内难以消化。地方融资平台贷款中5年期以上贷款占比超过50%,而投资方向主要是公路与市政基础设施,占比也超过5成。

  广东金融学院中国金融转型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教授陆磊担心:“国有商业银行和政策性银行大量贷款给地方融资平台,甚至会危及整个货币市场,一旦地方融资平台有问题,银行资金耗尽,最后甚至会导致通货紧缩。”

  偿债高峰集中2012年 市政债要起步探路

  问题已现,银监会对地方融资平台的管控也在不断收紧。今年4月银监会下发了《中国银监会关于切实做好2011年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风险监管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34号文”)。业界将其视为“重启”并规范地方融资平台公司的信号。

  文中明确,健全“名单制”管理系统,在总行及分支机构层面分别建立平台类客户和整改为一般公司类客户的“名单制”信息管理系统;另一方面,更加严格了信贷的准入条件。对于去年6月30日已经签订合同但目前没有完成全部放款过程的平台贷款,除了要满足国家各产业政策外,必须要满足平台公司财务状况健全、资产负债率不得高于80%等条件,才能继续放款。

  不过,34号文只是在增量控制上下功夫,而地方融资平台存量问题已迫近爆发的“2012”。第一波地方融资平台债务暴涨出现在2008年下半年之后,按照3到5年的平均还款期计算,融资平台真正的还债高峰将出现在“2012年至2013年”左右。更有熟悉政府财政的专家认为,在未来两年,随着地方政府换届,“本届借钱下任还、借了新钱还旧钱”也将浮出水面,加剧地方融资平台风险。

  长远来看,地方融资的困局系统性解决依然绕不开,在多种模式之中,市政债的思路最为普遍,陆磊就认为:“市政债是项目导向型的,它是一个项目归一个项目,还债模式则是通过财政来还本付息,由于它是面向公共产品的服务,能得到老百姓的拥护。因此,它不是竭泽而渔的方式,而是一种涵养水源的模式。我们应该开放市政债,由市场来做选择。”

  不过市政债的推广依然和我们有些距离,“在中国要推行市政债,首先要完善其法律上的定位,由于之前的《预算法》和《担保法》中有一些和市政债相冲突的地方,因此市政债要起步,还要首先修改《预算法》和《担保法》。与此同时,完善市场交易的基础设施也十分必要,市政债需要一个公平、透明的交易平台。”陆磊的看法也代表了许多经济学者的思考。

  ◎相关 三种偿还模式均有风险

  如何顶住这一波的风险,各地都急需对策。央行的《报告》中也进行了探讨,并特别列举了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运作与监管三种模式———“上海模式”、“昆明模式”、“重庆模式”,显然具有很强的样本意义。

  其中,上海是最早成立政府投融资平台公司的省(市)之一,在基建规划和投融资方向采取的是“三统一”管理模式,即由发改委、财政局、银行三方共同协商制定,根据行业性质制定差异化投融资机制,强化对投融资风险的系统性控制。昆明则率先开创了政府债务信息披露机制、推动债务清理并制定偿还计划,形成统一的债务保全方案,保证各市级投融资平台公司项目产生的现金流能够全部覆盖其自身贷款本息。

  不过国内效法最为广泛的还是“重庆模式”,重庆以渝富公司为投资主体,通过八大建设性投资集团投向具体项目,形成了政府主导、市场运作、社会参与的多元化投资格局,以盘活存量资金,吸引增量资金。“很多地方融资平台的操作确实需要规范。”许多专家指出,“整个操作模式还是需要进一步优化,重庆模式需要完善,而昆明和上海模式中也有很多值得借鉴,比方说上海模式对风控的强化,以及昆明模式中对信息披露的重视。”

  最新动向

  国内经济结构调整压力加大

  央行:继续落实稳健货币政策

  中国人民银行1日发布《2010中国区域金融运行报告》指出,2011年经济持续增长动能总体上较为充足。

  报告称,2011年世界经济总体保持复苏态势,我国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存在较多有利条件,前期出台的振兴战略性新兴产业,加快保障房建设和棚户区改造,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等政策措施和各项区域发展战略正在发挥作用,各地发展热情较高,投资动力较强,加之国内市场潜力巨大,消费升级和城镇化进程不断推进。

  报告指出,国际上部分发达经济体增长乏力、一些国家主权债务危机隐患仍未消除、主要经济体维持宽松货币政策,全球流动性大量增加、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和主要货币汇率加剧波动,新兴市场通胀压力加大;国内经济结构调整压力加大,资源环境约束强化,经济发展的协调性、可持续性和内生动力有待进一步增强。

  报告还称,2011年,各地区金融机构将继续认真贯彻落实稳健货币政策,处理好促进经济增长和抑制通货膨胀的关系,支持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和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促进区域经济协调发展。保持合理的社会融资规模,把握好信贷投放进度和节奏,加强金融产品和服务创新,加大对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的资金支持。落实差别化住房信贷政策,推动房地产金融健康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