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中华慈善百人论坛召开 寻找公信力关键力量(图)

发布时间:2011年05月30日 00:5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京华时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徐永光(右)等嘉宾在论坛现场。论坛组委会供图

  本报讯(记者黄英男)5月28日,第三届中华慈善百人论坛在无锡召开,两岸四地嘉宾就内地公益组织如何通过透明化提高公信力方面展开探讨,嘉宾表示:在公益组织自律的同时,积极有效的政策和捐款人形成主动问责的意识,是让公益组织实现透明从而拥有公信力的两个有效外力。论坛当天形成了无锡共识,对内地公益组织的透明化建设和发展提出了倡议。

  4%透明反思陈式慈善受捧

  不久前,陈光标捐款疑云引起中国百姓比当年壹基金转型更大的关注,汶川震后截肢的一个少年说:“不管怎么说,我们看到陈光标真金白银地把钱给了老百姓,平时听到那么多捐款,但钱都做什么了,没人知道!”这个少年的理想是今后为残疾孩子办所学校,让每个残疾孩子都有机会享受平等的教育机会。

  在当天的论坛现场,基金会中心网CEO程刚介绍了目前国内基金会的信息披露现状:截至2011年5月28日,中国内地的基金会共有2200多家,而在信息化高度发达的今天,有自己独立网站的仅有50多家,只有4%的基金会在自己的官网上有信息披露,这意味着,普通公众从网络上仅有机会了解到4%基金会自我公示的信息。

  此外,基金会网站的信息更新情况也不乐观,只有5%的基金会每一周在更新,每一周变化自己的内容,还有6%每一个月才更新自己的内容,通过互联网可以看基金会的活力。在人人有机会捐钱的平民公益年代,当“接受捐款方”的透明化不足时,当公众看不到接受捐款方的“真金白银”时,陈光标式慈善得到追捧顺理成章。

  公益从业人员≠低收入者

  与会专家认为,公益的不透明有制度原因,有机构背景原因,有机构本身能力原因,也有公众认识的原因。

  北京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金锦萍表示,长久以来,公众有一个误区,就是公益人应该纯奉献,公益机构不能“挣”捐款人的钱。但实际上,公益机构的从业者是帮助捐款者实现爱心愿望的工作人员,工作理应有相应的薪酬。

  目前,按照《基金会管理条例》规定:基金会工作人员工资福利和行政办公支出不得超过当年总支出的10%。10%对于中国绝大多数并不拥有大笔捐款的基金会来说,是一个异常窘迫的数字。据2010《中国公益人才发展现状及需求调研报告》显示,中国近四成公益从业人员工资收入不足3000元,公益人才紧缺。

  友成基金会副秘书长冯利当天表示:很多公益组织不透明是出于无奈,一是在费用上有难言之隐,另外一个是由于人才的匮乏,缺少满足精准信息公示的能力。

  金锦萍更指出:有些公益组织向公众表示自己从事公众项目不收取管理费,这是一种误导,是一种不正当的竞争。

  “公益透明化并不是告诉捐款人我不用你的钱发工资,而是告诉每个捐款人你的钱去了哪里,做了什么。”金锦萍说。

  如何透明

  建议一 政府应该给基金会施压

  台湾海棠文教基金会执行长陆宛苹当天表示:我们国家经济已经开放很久了,并取得了非常好的成效,但在制度建设上,还有很多需要与经济和社会进步相配套的改革点,如果所有的基金会等公益组织的利益都不再拥有政府背景,那生存的需求就会刺激这个行业更加自觉地实现透明化。在没有竞争没有压力,却一样可以拥有资源的条件下,透明必然难以实现。

  程刚对此也表达了相同的意见,有些政府部门领导明确向基金会信息网表示:所有的信息我都有,就是不愿意给你们,同时这也是保护行业发展,因为有很多基金会很不规范,如果这些信息披露出来,反而不利。

  “所以我觉得,通向透明的关键钥匙在政府,如果能切实建立起一个规范的制度,很多问题都会迎刃而解。”程刚说。

  建议二 捐款人应该给受捐方提要求

  在政府制定了积极有效制度的前提下,捐款人对于自己知情权的维护,是推动公益透明的另一股关键外力。2010年曹德旺向扶贫基金会捐赠两个亿,作为捐款方,曹德旺要求对捐款进行有效问责,其中包括:善款发放的误差率不能超过1%,超过1%怎么办按30万赔付,5月4日签订协议10月30日必须发放完毕,不能把钱发给当官的,不能把钱发给有钱人。扶贫基金会当时组织志愿者对村子进行立体式的全覆盖核查,核实有需要的人,同时为农户办理专用存折,将善款从北京直接打到农户的存折里。项目最终帮助了5区市92150人,在项目执行过程中扶贫基金会出了8期简讯,通过各种方式向全社会公示。在捐款人曹德旺的问责要求之下,项目全程高效透明,最后曹德旺对抽检结果表示非常满意。

  华民慈善基金会副秘书长黄震评价曹德旺案例对公益透明的作用是:以技术为手段,以合同为形式,将透明度纳入合同义务,这可能是目前最直接的加快透明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