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新闻周刊]视点:电荒困局(20110528)

发布时间:2011年05月28日 22:5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596616067efd4492b9982babb9fff4e8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进入[新闻周刊]>>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电荒这个现象每年都上演,表面上是缺电,背后是煤价上涨,很多发电的企业不愿意发电,造成的假电荒。于是就有人喊涨价。可是这一涨价吧,老百姓又成了买单的人。这个时候人们想起来,发电企业跟老百姓之间不还有个电网吗,他们为什么不让利呢?

    随着国家发改委5月17日紧急补充上调江西、湖南和贵州三省火电上网电价2 分/度,从4月份到本周,上调上网电价的省份已经达到19个。这让人们有理由担心,上网电价调整背后,会不会是销售电价的新一轮上涨?而2分钱,又真的能成为电荒的解决之道吗。

    北京大学中国能源研究院 执行院长 王彤:我们客观地讲每涨一分钱关乎着国民经济,我们的电力企业目前的状况已经提前进入电荒,实际上对经济影响是非常大的。

    根据中电联给出的数字,1到4月,占全国发电总量50%的五大发电集团,发电亏损已经超过百亿元,这个数字,与电网企业去年450亿元的利润形成了鲜明对比。撑死电网,饿死电厂,也成了人们提到电荒时的第一反应。

    王彤:电网企业也是国有企业,他们自身并没有定价权,我们收购价格或者售出的价格都是由国家发改委来审核制订的。它是一种根据形势,根据情况的一种调节,因为考虑到发电企业的亏损状态做了一些适当的补偿

    煤价不断攀升的成本压力下,2分钱的补偿又究竟能解决发电企业多大的问题?这里是位于江西南昌的新昌火力发电厂,从5月10日起,由于一台70万千瓦的机组开始检修,这家电厂就只能维持一半的产能。在供电形势紧张的江西,这不能不说是一个怪现象。

    江西新昌火力发电厂副总经理 詹建琼:一到四月,今年累计发电27亿(度),上网电量25.8亿,累计亏损9000万,每度电大概亏损3分多。

    根据电厂给出价格表,从一月份至今,每吨标煤已经上涨了100多元,如果满负荷发电,每天消耗1万吨煤就是100多万元的亏损,而电网企业拿出的2分钱,粗略折算在煤炭价格上,是60元/吨,充其量是让亏损幅度减少60%,难以起到扭亏为盈的决定性作用。

    王彤:发一度电亏一度电,这里面就有直接的经济利益,因为企业它是要挣钱的,它追求利益的。我们的发电企业主要以中央企业为主,而且我们企业的考核机制,国资委是用绩效来考核的。这个考核牵涉到企业负责人的一些根本利益

    有分析认为,此次调整上网电价,只是为改善电厂盈利状况和现金流的临时性对策。而回顾历年的电价调整我们也会发现,这样的权宜之计每年都会上演,而销售电价上调则只出现在2005年和2008年。显然,电厂与电网间利益调配并不鲜见,问题在于,电网的利润空间,还能支撑多久。

    王彤:国家定的价,它可以让你挣钱,也可以让你不挣钱,这是国家说了算的,参考国外的电网公司,它也是亏损的,因为它都牵扯到一个国家垄断企业,它是国家安全问题,它有很多补贴。客观地讲,靠涨价,靠我们行政绝对不是长久之计,因为它最终要走上市场化。

    进入5月,随着上网电价的调整,国内动力煤价格在国际煤价下跌的背景下,再次出现10-35元/吨不等的涨幅。这也意味着电网拿出来的2分钱又有一半流进了煤炭企业。煤价上涨引发的电荒,最终导致了煤价上涨,这如同悖论一样的结局,显然是一种提醒,占我国发电总量60%以上的火力发电,已经陷入了难以自拔的困局。

    王彤:发电,到了一个怪圈,这边也涨,煤价也跟着涨,最后还是不停地循环,不断地恶性循环。有些东西政策的东西可以改变一时,但是你要长远考虑的话,一个靠市场,一个靠能源调配,靠将来新技术不断地研发出来,不断地替代它。尽量地把产业结构调整,能够优化、升级,多使用清洁能源,少使用这种传统能源。

    白岩松:这一次让利虽然只有两分钱,但是起码让人看到,在发电企业跟消费者之间,还有个曾经旱涝保收的电网它也做了一点贡献,就如同每次油价上涨,出租车日子难过,要涨价就要涨到消费者这儿来。可是奇怪的是,中间那个出租车公司凭什么旱涝保收,从来不让利降份钱呢?这个时候人们早就明白,抢与让之间,归根到底是利益的再调整,如果能抢的都是强势的人或部门,而让的都是弱势的人或部门,那不叫利益再分配,而叫劫贫济富。近一段日子,长江中下游持续的干旱,很多人眼巴巴地看着长江三峡,“放点水吧,大哥,放点水吧,解解中下游的渴吧。”

    国家防总抗旱一处处长 刘雪峰:主要原因还是天气的问题,从去年11月份到今年以来,降雨量偏少4-6成,个别地方偏少到7-8成,由于降雨少,导致江河来水少、原有水利工程蓄水消耗过快,造成抗旱水源紧张。历史上也有过这种情况,只是这种情况发生的比较少,比较罕见。

    在这个传统的雨季,南方五省的旱情却还在加剧。国家防总在召集各方会商之后决定,从5月20日开始三峡水库加大下泄流量为下游补水,这也是三峡第一次参加抗旱。

    记者:这里是三峡大坝的下游,虽然看似一片平静,但是这里的水流量却在不断加大,到今天(26日)下午三点,三峡工程的下泄流量已经达到了每秒12760立方米,也就是说每15分钟,三峡工程下泄的水量就可以装满一座中型水库。

    这次超常规补水会持续20天,三峡水位也会下降9米左右。防洪、发电、航运,本是三峡设计主要功能,但是在国家防总的一声调令下,发电让位于抗旱,商业利益让位于社会利益。

    国家防总抗旱一处 刘雪峰处长:长江中下游各站的水位大体回升幅度在1.3到2.61米,我们说的洞庭湖的城陵矾站回升了2.2米,鄱阳湖的湖口站回升了2.14米,补水的效果十分明显。

    按照目前的调度,6月10日三峡将会停止超常规下泄,因为那时的水位145米,已经是汛限水位,再低就会影响航运安全,而这一天也正好是长江中下游进入梅雨季节的开始。

    中国水科院减灾所副所长 吕娟:如果天下雨了,那就是老天爷帮忙,如果那天再不下雨,后面继续半个月或者一个月,旱情就非常严重了。也不是说三峡不能再给了,因为145米下面还有水,如果有水再放的话,它就影响航运了,航运有可能就停了,这事情就比较复杂了。

    更糟糕的情况是,如果在20天非常规调水令结束之后,长江中下游依然没有等来期待中的雨季,那么三峡或许还需要再做一个艰难的决定,保航运还是保抗旱?

    中国水科院减灾所副所长 吕娟:那时候怎么办呢?这个东西所以大家应该值得警惕的,要考虑这种极端干旱应急的、备用的一些战略、措施,真的万一来了这种情况下,我们怎么去应对,这个事情才是我们真正要解决的问题。

    三峡紧急补水,只是解了长江的一时之渴。在新华视点的调查中,疯狂的非法采砂、混乱的小水电建设、以及各地水利设施的老化,这些人为因素都是摆在抗旱面前的拦路虎。

    中国水科院减灾所副所长 吕娟:长远之计还是把抗旱的规划尽快做好,把规划尽快落实、实施下去,然后把整个的抗旱减灾体系建立起来,真正的实现科学抗旱、有效抗旱、主动抗旱。

    去年的西南大旱,让今年的一号文件锁定水利,并将水利看作“治国安邦”的大事,但是在如此薄弱的基础上如何提高抗旱减灾能力?一号文件中要求的土地出让金10%的投入能否落实?又如何解决长久以来的动力不足问题?在年年干旱中,我们需要在权宜之计外寻找答案。

    干部:再过三条,就断流了。

    村民:你看这个小的,根本没得救了。

    村民:水,是水稻的命。

    村民:哎呀,晚上睡觉都睡不着,我们老百姓种田赚两块钱不容易,你说难过不难过,一年的收成去了一半。

    白岩松:无论是快速路上的公交优先,还是电网让利力图缓解电荒,又或者三峡放水补给中下游的缺,都是在有限的资源当中的再分配,在某种力量的强压之下,让抢变成了让,让相对弱势的一方倾斜。看着好像很和谐,然而这只是治标之策,治本还需换思路。如何让大饼做得更大,抢的动力能变小,那就不用那么用力地去强压了,一切都会好得多。但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哪,公共资源长期具有垄断性,如何在市场经济的条件下深化改革,恐怕才是把大饼能够做大的真正动力,没有真正的改革,怎么让都是小修小补,于事无补。

    编辑:程 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