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保护神秘的格萨尔艺人续写“东方荷马史诗”

发布时间:2011年05月20日 15:1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华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专题:西藏和平解放60年

  新华网西宁5月18日电题:中国保护神秘的格萨尔艺人续写“东方荷马史诗”

  新华社记者姬少亭 陈国洲 胡星

  "格萨尔王跨上战马,一路遇到山神、土地神各路神仙,统统降伏驾驭……"43岁的格萨尔说唱艺人次仁占堆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在西藏那曲地区群众艺术曲艺馆现代声光电技术打造的迷幻舞台上,他一身黄金战甲,手持马鞭,昂首挺胸,讲到精彩处眼珠滴溜溜乱转,简直就像格萨尔王重临人间。

  在中国政府多年来对格萨尔说唱艺术的大力抢救性保护之下,中国藏区目前发现了116名包括神秘的"神授"艺人在内的格萨尔说唱艺人,他们都像次仁占堆一样,得以在政府提供的良好工作生活环境里,继续自己的说唱事业,使这一藏民族传统艺术得以流传。

  长篇历史史诗《格萨尔》是世界上最长的史诗,它有100多万行,2000多万字,讲述传说中的藏族英雄格萨尔王降妖伏魔、抑强扶弱、造福百姓的故事。这部史诗融汇了不同时代藏民族关于历史、社会、自然等很多学科的知识,被誉为"东方的荷马史诗"。

  特别的是,因为说唱艺人不断的续写创新,《格萨尔》也成为世界上唯一一部仍然"活着的史诗"。

  "《格萨尔》的神奇之处很大程度上源自于这些说唱它的艺人。"那曲地区文化新闻出版局局长次仁龙培说。

  这些艺人中,"神授"艺人的比例很大,他们大都是目不识丁的牧民,但往往在经历过一场奇异的梦境之后,突然之间就能说唱几十部甚至上百部史诗故事,其中原因至今无人能很好解释。西方学者对《荷马史诗》吟唱诗人有"不是凭记忆知识,而是凭灵感或神灵附体"的说法,与《格萨尔》"神授"说唱艺人的说法如出一辙。

  "经历过那场梦,我就开始说格萨尔了。"次仁占堆回忆起他12岁时的经历,虽恍如梦境,但却和石头一样真实。

  21年前,次仁占堆同所有牧区的藏族孩子一样,是一个顽皮的放牛郎,有一天跟小伙伴们打架之后被父母批评,他负气出走,钻进山洞,没想到就这样睡着了。梦里出现了一位穿着红色僧袍的活佛,他问小占堆说:"你想说格萨尔王吗?"

  次仁占堆说他迫不及待地表示愿意,然后在活佛给出的三条毛线中选出一条后吃掉,继而又吃了活佛送的药丸。于是次仁占堆大梦方醒,发现自己已经在山洞中睡了三个月。

  第二年,次仁占堆在遭到雷击后开始恶心、呕吐,在半梦半醒间再次梦到活佛,活佛拿出大捆大捆的经文对着他说唱。"讲的就是格萨尔王的故事。"次仁占堆说醒来之后,自己就开始"胡言乱语",他有一种强烈的欲望必须把他听到的故事说出来。

  "从此以后经常会梦见活佛,每天晚上他讲的故事都不一样,我醒来就可以讲那些故事。"从来没有上过学的次仁占堆一个字都不认识,却可以滔滔不绝地讲述格萨尔王的故事,一讲就是好几个小时停不下来。

  "那时候完全无法控制自己想说的欲望,我不停地讲给别人听,人家都听烦了,都以为我是疯子,我就只好在放牛的时候,找来石头和牛粪,摆在面前当听众,然后讲给它们听。"次仁占堆说。

  一个目不识丁的牧民突然开始大段大段讲述排比押韵的历史史诗,让研究者百思不得其解。"不要说是押韵诗歌,就是普通故事,不用思考张口就讲一两个小时,恐怕普通人谁也做不到。"次仁龙培说。

  多年研究《格萨尔》的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民俗学者尼玛江才说,西方的《荷马史诗》、《伊利亚特》都被画上句号了,《格萨尔》还活着的原因在于藏区到处都有艺人,还有人在说唱它,使它还在不断繁衍出新的篇章。

  正是因为艺人对于格萨尔说唱艺术的重要性,使得中国政府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在民间寻访并积极保护这些"神授"艺人。

  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开始,西藏、青海、四川等地区政府就开始在民间寻访格萨尔说唱艺人,并为他们录制音像资料并整理出书。目前仅西藏地区已根据说唱艺人录音整理出版《格萨尔王传》49本,此外还根据旧版本、手抄本整理出版了《格萨尔王传》32部。格萨尔说唱录音已超过5000小时。

  次仁占堆就是在这种寻访活动中被发现的。1985年,次仁占堆被西藏社科院的专家发现后带到拉萨。"我给专家们唱了好多故事,然后他们给我录了很多磁带。"他说。一年后,他来到那曲的曲艺馆,开始了拿工资的演出生涯。2006年次仁占堆被评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开始享受国家津贴。

  "现在艺人们的生活比起以前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善。"次仁占堆说,过去说唱艺人们在牧区靠表演获取一些收入,大多数成为了食不果腹的流浪艺人,只有少数人成为了尊贵的表演者。现在被政府保护起来的说唱艺人,虽然还是存在收入差距大的问题,但大多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不再为生计发愁,可以专心说唱表演。

  那曲曲艺馆的格萨尔之家演艺中心现在招聘了10名说唱艺人,其中就包括了次仁占堆和另外三位自治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将培养成专职演员,每天为数百位观众表演说唱。

  建立艺人档案、收集不同唱腔也是保护工作的重要内容。次仁龙培说,那曲地区政府每年都会进行田野调查,寻找这些"天赐神授"的民间艺人,将他们讲述的故事整理成书籍或者录制成音像制品。目前已建立艺人档案68份,年龄最大的有94岁,最小的只有19岁。"由于情绪和情景不同,每个人的习惯也不同,格萨尔说唱的唱腔千差万别,去年我们又收集到65种唱腔,现在一共收集到234种唱腔。"曲艺馆馆长中色说。

  "我们也试着创新一些格萨尔的说唱表演形式。"中色说,过去格萨尔艺人就是坐在高台上单纯说唱,为了迎合现代人的审美需求,曲艺馆演艺中心在说唱中加入了舞台灯光效果,并借鉴了戏曲表演的方式,由多名艺人分角色扮演。

  创新显然收到了很好的效果。演艺中心每天从中午一直演出到晚上,几乎是座无虚席。观众主要是当地的群众,游客只占少数。"这些演出收入就可以养活很多说唱艺人。"中色说。

  对于这样的创新,艺人们的看法是复杂的。"过去的表演只有我一个人说唱,现在有很多人合作;过去我一个人干巴巴地表演,现在还会有灯光、音乐的效果。不能简单说我喜欢或者不喜欢这一变化,我只是更习惯过去那种表演方式,当然,现在这样有这样的好处,观众更容易接受。"次仁占堆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