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县委书记眼中的民风与官风:不能一味埋怨民众

发布时间:2011年05月15日 09:4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瞭望》新闻周刊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瞭望》文章:一位县委书记眼中的民风与官风

  不能把所有的问题都归咎于民风,不能一味埋怨民众,更不能把“民风剽悍”作为工作不力的借口、工作落后的遮羞布

  曾因“嘉禾拆迁”事件震动全国的湖南省郴州市嘉禾县,一度干群关系紧张,在省内上访数量位居前列,社会治安满意度垫底,但近几年,情况正在起变化。

  据湖南省统计局民调中心调查,去年下半年,嘉禾民众对社会治安满意度上升到全省中游。据郴州市纪委调查,2010年底,嘉禾民众对党委政府工作满意度在郴州11个县市区中排名第4。

  “特殊”的嘉禾何以回归“常态”?“首先重要的一条是尊重百姓,把他们当作服务对象,而不是管理对象。”嘉禾县委书记陈荣伟说。以下是他对《瞭望》新闻周刊记者的口述整理——

  不再说“民风剽悍”

  2005年,原在桂阳任县委副书记的我被调到嘉禾,当选县长。尽管是提拔,心情还是有点复杂。大家都知道,这个地方老百姓上访的名声很大,信访量很大,工作不容易开展。

  果不其然。上任不久,我就领受到嘉禾上访的风格。上访人的习惯是不找职能部门,连县委常委都不找,直接找书记、县长。有个上访户在找我的过程中,录了我一年音。一心想当民间代言人的两位老人,隔三岔五就来找我,我一年接待他们12次以上。全县20多户老上访户,我对他们的事一清二楚。

  嘉禾人的民主、法制、维权意识相当强。这或许与在广东等外地做事的人多,以及地域狭小资源紧张有关系。前几天,一个上访户到县委找我反映情况,我正跟人谈事,他打断,我说我有事,请等一会。他说:“老百姓的事还不大?”是啊,我觉得有道理。

  个别干部还是有特权思想,以为是干部就高人一等。有一次,我在县委办公楼,看见一个上访的农民骂干部“狗官”,干部回骂要“搞死他”。我后来找到这个干部批评他,农民骂人不对,但当干部的要能够承受。

  有些干部,一遇到矛盾纠纷,就是强调嘉禾“民风剽悍”;一讲到信访问题,也是强调“民风剽悍”;一说到工作难以推动,还是强调“民风剽悍”。我在前不久的会上特别提出,能不能不再说这个词语?“民风剽悍”是个带有贬义色彩的词,讲起来伤害人民感情。实际上,“剽悍”的群众还是极少数,绝大多数群众都是通情理、讲道理、识大体、顾大局的。我们不能把所有的问题都归咎于民风,不能一味埋怨民众,更不能把“民风剽悍”作为工作不力的借口、工作落后的遮羞布。

  扪心自问:群众在我们的心中到底有多重

  嘉禾老百姓维权意识强,促使我们思考政府如何自觉接受监督。

  一是尊重民意。县委、政府吸取了以前在推进工作当中一些强制性措施的教训,现在是老百姓想干什么,我们就做什么。每年县委经济工作会议前,我们在网上征集民意。我们推行的交通、水利、教育等城乡一体化决策,就都吸取了民意。我的手机、邮箱都在网上公开,老百姓有什么情况随时可联系我。

  为了根治一些资源性企业污染造成百姓身体受害的“血铅事件”,我们做了很多努力。去年,全县集中行动,连续半个月,每晚开调度会,把污染环境的一百多家“五小企业”全部关了。老百姓认可,但企业老板恼火,有人发短信给我,说要花80万元买我一条腿。有个当人大代表的老板到我办公室门口质问我:“你不能为了当官,不管我们死活。”我说:“你不能为了发财,不管老百姓死活。”

  二是依法行政。每次县政府开常务会议研究政策,首先半个小时学相关法律。这几年县政府当被告明显少了很多。我们要求如果违法行政当了被告,局长要负责。现在还形成了一个理念,政府错了就错了,错了承认错,还能提升形象。过去对老百姓的上访投诉,有的机关就不承认错。

  三是抓干部建设。从上访中也看得出我们干部的一些问题。嘉禾以前上访为什么多?我认为,除了老百姓维权意识强外,一是政府信息不通,老百姓有苦无处诉,有难无处申,所以小事拖大,大事拖炸;二是干部处理不当,法律把握不准,越处理越复杂;三是有的干部处理不公。

  我曾经跟县里干部说,扪心自问:群众在我们的心中到底有多重?很多时候都是群众带着问题、带着情绪找上门来,我们主动深入群众嘘寒问暖的少了;很多时候下乡流于形式,进村入户为群众排忧解难少了。今年县委、县政府推行“十最十不”一线工作法,乡镇干部下村,必须每月在村里住一晚。以前他们下村,往往只到村干部家走走,离农民很远。

  四是积极处理上访。我们县很早就成立了群众诉求处理中心。不服信访部门的处理,上访户可以举行听证会。开听证会还录像,当事人可以把七大姑八大姨请过来,但保持安静,大家互相辩,协商处理。

  上访曾经牵扯了我们大量精力,现在信访量大幅下降。有个老上访户以前找我反映情况,又是做记录,又是拍桌子,现在碰到我非常客气。(记者 段羡菊 谭剑 陈文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