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新闻周刊]本周视点: 高价下的“减法”(2011.05.14)

发布时间:2011年05月14日 22:5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e6d69288aab04e5e0d5312b1032d21f7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进入[新闻周刊]>>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今天,我们要说说苛捐杂费,但是首先要从好像八竿子都打不着的电荒说起。说起电荒,好像年年有,但今年来得特别早。刚进入5月,提前而至的电荒就在全国蔓延。像浙江就遭遇了七年以来最严重的电荒,在另一个电荒重灾区湖南,一些工业重镇已经开始执行了一周七天里开五停二的供电措施。拉闸限电也从工业波及到普通的居民,一些小区和个体户只好自备柴油发动机来应对不时之需。今年电荒如此来势汹汹,那么这种电荒跟苛捐杂费有什么关系吗?《新闻周刊》本周视点关注价格攀高后面的各种费。

     湖南 湘潭

    冷清的步行街,关门的快餐店,停摆的游乐场,这样萧条的场景在工业重镇湖南湘潭已经持续了十天。

    市民:经常用手机这样照着出去。

    餐饮:停电的话晚上就不能营业,所以我们下午准备去买发电机照明。

    为了应对电荒,湘潭启动了第十级应急预案,并对城区内所有娱乐场所下了1500多道“封电令”。而进入本周,湖南省会长沙也加入了限电的行列。

     浙江 海宁

    这家年产值近20亿元的大型经编厂,按海宁市有序用电办公室下达的指标,即使两台自备发电机都派上用场,也必须停掉一条生产线。

    动力副经理 杨勤峰:我这两台发电机每天工作14小时,耗油四吨多,浪费了油不说,每天增加成本三万多。

    为了应对停电保住订单,海宁几乎超过90%的企业都自备了发电机。而这家规模不大的企业除了一台大型发电机,甚至还购买了一个20吨的油罐,仅这两项花费就超过百万。

    董事长 周王:用电网的电,电费250块一吨;用柴油发电达到600块一吨,把我的利润全部吃完了。

    企业不得以用柴油自给发电,既大幅增加了成本,更有可能上演去年由“电荒”引发的“人造油荒”。为什么今年的电荒来得这么早?又为什么会在多个省份集中爆发?

     江西 于都县

    西岗山电站站长 温其财:这是我们三月四月的记录,发一天两天,发到第二天又停机了。

    记者:空白的就是没发电?

    西岗山电站站长 温其财:空白的,没发电。

    西岗山水电站今年1-4月只发了15000多千瓦时的电,相比往年同期只有十分之一。而现在,由于上游水库即将干枯,小水电再也难以为继了。

    天源水电站 赖贞斌:我们站里决定了,15号就必须停机了,没办法发了。

    湖南电网调度电信局副局长 张文磊:今年湖南面临特枯的年份,往年到四五月份已经是水电大发,汛期了,但是现在持续干旱,本来火电应该进入停机蓄煤检修的时期,结果火电依然在大量供应。

    中国目前的供电结构中,77%左右来自火电,16%左右来自水电,今年的持续干旱让水电这支重要的力量缺席。而除了供给不足这个瓶颈,需求的大幅增长更是加剧了矛盾。

     浙江 萧山

    荣盛控股副总裁 俞传坤:去年我们的需求量是6亿度,今年的需求量是10亿度。

    这家化纤企业的用电量,相当于当地4.5万户普通家庭的总和。高耗能产业在一季度的反弹,也是淡季闹电荒的重要原因。在浙江高耗能这只电老虎一季度用电的增幅高达20%。

     湖南 株洲

    大唐株洲电厂副总经理 王乾:以前这里可以存25万煤,堆起来有一二十米高,现在都是空的了。

    记者:这些煤还能用多长时间?

    大唐株洲电厂副总经理 王乾:一个礼拜吧,早就已经突破警戒线了。

    2011年的电荒如此尖锐,归根结底还是发电企业动力不足。在电荒严峻的湖南,34台发电机组只有19台可以并网运行,其它都在停机检修,这其中又有多少是“主动”停机?

    国家电监会办公厅副主任 俞燕山:你说的好听是检修状态,说的不好听就是在那里停着,就是由于价格问题,煤的问题,资金链的问题。
大唐湖南分公司副总经理 罗日平:今年一到四月,我们已经亏损了6个亿。现在是买煤的钱,发了电之后结算回来的,电价买不回对应的煤款。

    根据国家电监会5月发布的2010年度报告,五大发电集团的资产负债率都超过了80%,处在高危区域,近三年来每年的亏损额都超过了85亿,个别企业已经出现无钱买煤的现象。

    大唐湘潭电厂副总经济师 张永峰:市场煤 计划电,企业连年亏损,自己也有困难,所以调煤也有问题。

    国家电监会办公厅副主任 俞燕山:火电企业持续亏损的局面得不到改变,夏季高峰时段大面积缺电,拉闸限电的情况,极有可能发生,有些省份还会相当严重。

    电荒“逼宫”涨价,这一周再度上演,但如果“电”也加入上涨的行列,无疑会让已经破5的通胀雪上加霜。“涨价”,真的是唯一的出路吗?

    这一周人民时评提出了另一个思路--“电力行业内部重新分蛋糕”,文章对比上网电价与销售电价的巨大差价,提出拿走巨额利润的“中间商”电网,应该让渡利润给连年亏损的电厂,而不是总在消费者身上打主意。或许只有转换思路,才能真正走出年年电荒的怪圈。

    白岩松:说起电荒的原因,人们可以总结出很多,比如今年是“十二五”规划的开局之年,新的投资项目增多了,用电量加大了;还有“十一五”尾声的时候节能减排的压力到现在一下子变小了,用电量又增加了;还有今年汛期来的晚,水跟不上,水电也就不给力,增加了火电的压力,这个时候谁也回避不了。众多原因之中,火电要用煤,而煤的价格一路攀高,弄得很多火电企业没有发电的积极性。于是一个怪现象出现了,一方面是电荒,是大面积的拉闸限电,而另一方面却是很多地方的火电产能处于闲置或检修状态,谁也不傻,亏本或者利润不高的事大家没多大积极性去干。那么为何煤价高得让人难受?不妨咱们就算一笔运输的账吧,看看一路上煤的身价是怎样涨上去的。

    编辑:程 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