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宝墩古城扩大到2.68平方公里

发布时间:2011年05月07日 13:5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成都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再次证明成都平原是长江文明和中华文明的起源中心之一

  将为探讨城市和中华文明的起源等提供全新的关键证据

  这是继良渚、陶寺古城之后中国同时期第三大古城遗址

  4500年前,我们的古蜀先民从茂县营盘山一带迁徙到成都平原。他们在这里繁衍生息、代代传承,逐渐形成了宝墩文化。距今3000多年前的神秘金沙文化也是由宝墩文化发展而来……宝墩文化得名于新津宝墩古城遗址。该遗址于1995年调查发现,考古发掘已证实该遗址属距今4500年左右的新石器晚期古城址。

  2009年11月4日,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组织考古调查队对宝墩遗址进行考古调查。昨日,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首次向成都媒体公布调查所取得的阶段性成果:他们确定宝墩古城有近3平方公里的面积,这是之前发现古城面积的4倍多。在古城中心位置,考古专家还发现一个300多平方米的公共建筑。

  现场考古负责人何锟宇告诉记者,此次他们确定宝墩古城面积为268万多平方米,与良渚、陶寺古城的规模相当,为探讨城市起源、中华文明的起源、早期国家形成的多元化提供了全新的资料,也是对中华文明起源“满天星斗”拥有多元化中心的支持。“宝墩遗址的新发现再次证明成都平原是长江文明的起源中心之一、中华文明的起源中心之一,为探索中华文明的起源模式及多元一体学说提供了关键证据。大型建筑基址的发现是本次发掘的重大收获,对探讨宝墩文化早期的建筑形态、功能和居址结构提供了宝贵资料,同时也对聚落考古的开展提出更高的要求。”他兴奋地强调说。

  据推测,大型建筑遗址周围肯定还会有相关配套设施,预计9、10月份,考古人员将再次在该建筑遗址周围进一步发掘。何锟宇说,目前,宝墩古城已经纳入大遗址保护范围,外城墙向外500米的范围之内将被纳入统一规划,进行有序保护,不排除建立古城遗址公园的可能性。

  最新发现

  周长近6.2公里

  城址大致呈圆角长方形

  “宝墩古城是继良渚、陶寺古城之后,中国同时期第三大古城遗址。”何锟宇介绍说,一直以来,外界认为宝墩古城范围其实仅仅是面积仅60万平方米的宝墩古城内城。经过近3年的考古调查,考古专家找到宝墩古城的外城城墙,确定了古城的最终面积超过268万平方米。在宝墩古城遗址外围发现游埂子、碾墩子、石埂子、狗儿墩等几处长条形土埂,王林盘段则钻探到有墙基残存,在调查和钻探的基础上,专家选择保存较好的几处进行试掘解剖工作,解剖的结果均证明这些“埂子”、“墩子”均系人工堆筑。目前已初步确认这些土埂乃是宝墩文化时期的夯土城墙,它们是宝墩古城的外城墙。

  何锟宇说,到目前为止,在宝墩古城内城墙以外四个方向都确认有城墙或壕沟,外城墙体宽度残存15—25米,残存高度约1.5米—4米不等。墙体外侧壕沟宽10—15米。从平面形状看,城址大致呈不甚规整的圆角长方形,方向与内城一致,约北偏东45°,城墙周长近6.2公里。他们使用全站仪对外城墙、壕沟的分布范围和走势进行精准地测量并绘制了城址平面地形图,以壕沟外侧边为界,面积约276万平方米;以外城墙外侧墙基为界,面积约268万平方米;以外城墙内侧墙基为界,面积约253万平方米。

  宝墩村发现建筑基址

  面积达300平方米

  作为此次考古调查中最重要的建筑发现,考古专家在新津新平镇宝墩村发现一处面积达到300平方米的建筑基址。昨日,记者在基址发掘现场看到,大约500平方米的探坑内,有序地排列着40多个大约1平方米见方的土坑。这些土坑由白色的石灰粉特别标注,在阳光下显得特别显眼。

  这些看似普通的土坑和宝墩的建筑有什么关系?“你们可不要小瞧这些土坑,它们可是距今4300多年前的房屋立柱遗存,也就是柱坑。通过这些柱坑,我们能够推断出这所房子的大小、用途等。”何锟宇指着这些土坑说道,2010年底至2011年初,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新津县文管所于内城中心偏北位置进行较大规模地发掘,收获颇丰。该区域地层堆积较厚,文化遗存丰富,包含宝墩文化一、二期的堆积。发掘中,最重要的遗迹便是这一组大型建筑基址。这个房址呈长方形,正东西走向,朝向正东边的开阔低地,宽约20米,进深2间,约10米。在主体建筑的两侧有厢房,均为面阔2间,宽约进深2间。这个房屋基址位于宝墩古城内城中心位置。

  初步推测

  修筑时间

  外城墙晚于内城墙

  何锟宇说,“我们综合分析,这些城墙的年代基本可以确认为宝墩文化时期。根据出土遗物分析,初步推测外城墙的修筑时间当晚于内城墙,但内外城墙应同时使用过。”

  何锟宇说,考古专家通过对石埂子、狗儿墩、游埂子、王林盘等处的解剖,发现城墙夯筑采用斜坡堆筑形式,与原宝墩古城城墙夯筑方式完全一致。从地层关系看,发现有几处汉墓打破城墙,“石埂子”解剖处发现有汉代文化层叠压在城墙之上,“狗儿墩”段解剖处发现墙内侧墙脚被宝墩文化层叠压,城墙下也叠压有宝墩文化层,城墙的第一层堆筑土与其下叠压的宝墩文化层的土质土色相一致,说明当时修筑城墙取土是直接从宝墩时期的文化层开始的。所有解剖处,城墙内均出土有宝墩文化时期的陶片。这正是外城墙晚于内城墙的证明。

  考古揭秘

  300平方米大型建筑

  可能是宝墩时期议事厅

  “相较于一般的生活居住类建筑,此次发掘出的建筑遗址内外并没有灰坑等生活遗迹,而现场出土的罐、壶等器物做工精细,因此初步断定该遗址在当时是一种公共建筑,规格很高。”何锟宇揭秘道,该建筑是采用立柱式承重。据推测,该建筑是采用先立柱,后用其他地方搬运来的黄土举行地面铺垫。“铺黄土好似我们现代人铺地砖,这在当时的建筑中是很罕见的。”而且该建筑“先立柱后铺垫地面,左右两边各有一个厢房,主体建筑在中间”的修建方式,也是新石器时代成都平原首次发现。据悉,浙江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刘斌一直主持良渚古城发掘,他到该发掘现场考察该建筑后认为,该建筑与良渚古城内发现的大型建筑相似且规模更大,可能是原始议事厅或举行重大活动的场所。

  何锟宇坦言,该组建筑是宝墩遗址目前发现的最大的建筑基址,时代处于宝墩文化一期晚段。它同时也是成都发现的年代最早的公共建筑。但由于本次发掘面积有限,大型建筑基址周围的配套设施还有待于今后进一步发掘。

  4500年前古蜀先民就种植水稻

  据何锟宇介绍,此次在宝墩村出土器物以陶器和石器为主。陶器又以泥质陶为主,也有少量夹砂陶。他说,泥质陶内一些造型元素与长江中游流域的石家河文化有相似之处;夹砂陶内一些元素又与营盘山文化有相似之处。有意思的是,在考古专家进行植物考古时,还发现一些碳化的水稻、小米、薏米等种子。他们推断出该地在4500年前,就以种植水稻为主,还兼有小米、豇豆、薏米等。

  未解之谜

  宝墩文化

  如何消失的

  宝墩文化之后,金沙文化逐渐发展。宝墩文化是如何消失的?这是考古专家一直没能解开的谜团。此次考古发掘中,专家在外城墙外的四个方向都确认了壕沟。这些壕沟是否是抵御外敌所用?是否是外敌毁灭了宝墩文化?何锟宇直言,目前专家还没有确切的结论,“洪水、战争都有可能。”他推测,该处属于长江流域,多水,新津地区也是“五津汇集”之地,岷江主流、支流很多都经过此地。考古人员还在外城墙东北方向发现有古河道遗迹,宝墩文化的消亡或许与洪水有关。

  东北边内外城墙

  为何会重合

  在成都平原发现不少历代的古城遗址,它们的布局都有一定的规律,诸如:“回”字形、“井”字形等,内外城墙也是互有间距。可是这个宝墩古城的布局就别具一格,它是一个圆角长方形的格局,最让人奇怪的是,古城的东北边外城与内城的城墙居然是重合的。据何锟宇介绍,这在成都平原之前的考古中,从未发现过。为何城墙会重合?何锟宇推测,这可能与当地的地形有关,但是否会有其他特殊原因,这还将等待考古专家的进一步发掘。

  延伸阅读

  高科技助推

  破解宝墩密码

  随着科技的发展,越来越多的新技术被用于考古发掘,帮助考古人员更快地找到破解历史的密码。据了解,在此次宝墩古城的考古调查中,考古人员就用上了高科技的地磁勘探技术。他们通过勘探仪器上显示的磁场反映来断定地表之下是否存在着历史遗留下的器物。

  除了“入地”发掘,考古人员还要“上天”。昨日,航模航拍就在宝墩村的建筑基址上进行。一个看似普通的模型直升机上,装上小型的高清晰摄像头。在工作人员的操控下,飞机时上时下,通过各种机位全方位拍摄这个大型建筑基址,为考古人员立体了解该基址提供了影像资料。

  本报记者 王嘉 摄影 朱大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