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视频]专访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民革中央主席周铁农

发布时间:2011年04月24日 21:1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44e79073678341aab962ef724426bbec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专题:海峡两岸

    专访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民革中央主席周铁农
 
日前,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民革中央主席周铁农率团赴台参访,成为第一位跨过浊水溪的大陆现任国家领导人。请收看《海峡两岸》对周铁农的专访。

    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简称民革,于1948年1月1日在香港成立,由原中国国民党民主派及其他爱国民主人士所创建,是具有政治联盟性质的、致力于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祖国统一事业的政党,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中的参政党。
民革现任主席周铁农日前率团到台湾进行了参访,先后拜会了中国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吴伯雄,亲民党主席宋楚瑜,新党主席郁慕明等人。参访团还跨过浊水溪,深入台湾南部,充分体会台湾社会的民情、民风与民意,受到了台湾媒体的广泛关注。
 
    记者:首先要感谢一下周主席接受我们的访问。民革作为大陆的民主党派,其实不是第一个您作为领袖去台湾访问的民主党派,但是台湾媒体却说您在岛内创造了两个第一次。所以首先想请您给我们介绍一下,您创造的第一次是什么样的?

    周铁农:台湾说创造了两个第一,第一个就是我是第一个确确实实是以民主党派主席这样一个身份到台湾去参加访问。其他其实去了很多人,都是以各种名义,我去大概算是第一次,以党派主席的身份。虽然我们去的时候名义是用了一个民间团体的名义,但是他们接待方和台湾媒体都知道,我是以民革中央主席这个身份去访台的。第二个第一次就是现指的我们国家领导人,大概第一次从台北一直到屏东,从北部到南部,走的地方比较多,这样一个大陆领导人,所以他们说创造了两个第一次,这也是他们的一种说法。

    记者:那么这是您个人第一次去台湾吗?

    周铁农:我个人是第一次。

    记者:您觉得去台湾是实现了您的一个人生夙愿吗?

    周铁农:是这样的。因为台湾作为中国一个组成部分,每一个中国人大概都希望能够到台湾去看一看,我作为民革中央主席,更是一直有这样一个愿望,大陆上的所有省份我都到过了,在这次成行之前,唯一中国我没有到过的一个行政区域就是台湾,因此我是非常希望能够在我有生之年,能够亲自到宝岛去看一看。

    记者:那您去过台湾之后回来,您感到和您去的其它地方有什么不同呢?

    周铁农:既有相同部分,也有不同地方。所谓相同,我到台湾和我到中国大陆其它地方感到一样,我是在中国的领土上,我所见到的都是中国人,都是我们的同胞,那里的景物、山水、语言、风俗、人情,都和其它省份没有什么太大区别;所谓不同就是现在台湾和祖国热烈还处在分离的状态,所以我这次去既非常高兴,也感到有些伤感,就是这么一块土地现在还没有和祖国实现完全统一,当然也同时感到了责任重大,希望祖国统一的目标能够早日得以实现。

    记者:此次去台湾,您的这个团的主要宗旨和目的是什么?

    周铁农:我们去主要是为了拜访我们曾经在大陆接待过的一些老朋友,同时,利用这个机会,结交一些新朋友,扩大我们民革在台湾各界的一些影响,从而增强我们在台湾做好民主工作的种种基础。

    记者:周主席,刚到民革中央的时候,我看到你们民主党派的报纸《团结报》,这里面有很大篇幅是对台湾一些政经民情的一些报道,还有您写的一些评论。特别,这后边还有您此行台湾的一些相关报道,好像有很多有趣的事情。比如说您在弹琴,能不能给我们讲一下,您弹琴的故事。

    周铁农:弹琴的故事应该从去年,我们民革做了一件影响比较大,不管在大陆还是在台湾,影响都比较大的一件事情,我们邀请了台湾奇美创办人许文龙,率领一个200多人的乐团到大陆一些地方进行巡回演出,其中包括在国家大剧院的一场演出。这场演出粗看起来是一次普通的文化交流,但是意义很深远,因为奇美在台湾是一个很有影响的企业,而且这个企业的创办人许文龙先生多年来他是被认为是一个有着偏绿倾向的这样一个人士,所以当时和陈水扁政府关系也比较密切。奇美在大陆也有它自己的企业,曾经一段时间因为许文龙本人的政治态度和他企业在经营上的问题,在大陆的经营遇到了很大困难,民革当时对此做了一些工作,当然目的是从更好处理两岸关系这样一个愿望出发,所以奇美和民革就建立了一种关系。许文龙先生到大陆来的时候,我曾经和他见了面,一起吃了饭,在席间的时候,他用小提琴,用一把非常有名的小提琴演奏了《茉莉花》这首名曲。我这次到台湾去,也有意识地专门到奇美去拜访了许文龙先生,在拜访他的时候,他又即兴用曼陀铃演奏了《茉莉花》这首曲子,我当时也是兴致所致吧,接过他的琴,非常笨拙的,也效仿他弹了几句《茉莉花》,这就是构成了你们在画面上看到的这样一个场面。当然这个场面实际上是很偶然的,但它反映了两岸关系的发展。像许文龙这样一个原来比较偏绿的人士,原来我们是唯恐避之不及的,现在我们会主动邀请他来,去了以后还见面,而且见面之后我们发现,在台湾没有什么人的工作我们是不可以做的,只要我们对台工作的方针是正确的。

    记者:也就说可以坐在一起聊天,可以同弹一把琴,并且同奏一首曲子。周主席,像您也在长期做对台工作,研究台湾问题,您一定知道,在台湾是有一条“浊水溪”,是北蓝南绿,大家都是这样去评论它的,这一次您是跨过了“浊水溪”,台湾媒体也这样评论您,说是大陆领导人第一次跨“浊水溪”,那您到了台湾南部之后,您有一种什么样的感想?因为很多人都知道,台湾南部是民进党的大票仓,而且很多人似乎对大陆去的一些人持不太友好的一些态度,那您去南部的时候,您有什么样的亲身感受?

    周铁农:我到台湾南部以后,总的感觉,他们对大陆同胞是友好,并没有那种敌意,给我的那样一种感觉。当然个别一些深绿人士他们可能会制造一点困难,我遇到了一点小插曲,但是我没有很介意,我觉得大陆和台湾隔绝了这么久,在有些问题的认识上不一致,这是很自然的事情。我的想法,不管是台湾北部和台湾南部,他们都是台湾同胞,都是我们的骨肉兄弟,我们同样应该本着两岸同胞一家亲的这样一种感情来共同维护两岸关系的和平和稳定,共同推进两岸共同发展,不要受那些绿营人士他们一些宣传,或者是他们一些蛊惑的这样一些影响,我们首先不要受影响,不要对南方的广大群众,广大乡亲抱有一种另外的看法。

    记者:据说来自台湾南部70多位乡里长要争先和您见面,其实他们真的是来自基层的,接触的是最南部、最底层的民众,那和他们交流过程当中,您觉得他们比较关心的问题是什么?

    周铁农:他们最关心的我觉得就是本地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当然他们也希望现在两岸所达成的一些经济贸易方面的协议,能够更多惠及南方,所以他们也偶尔会有一些抱怨,觉得现在大陆一些优惠政策对南方惠及程度不如北方。但实际上,这个是一种误解,并不完全是这样,而且即便是有这种情况的话,那也是由于他们当地领导人出于政治上的考虑,而不愿意主动来接受大陆惠台的这样一些政策。实际上,也反映出来我们在做对台工作的时候,应该更多地把注意力放在南部。我们一些惠台政策,也应该有意识地让它对南部乡里们得到更多实惠。
 
    记者:那我们都知道大陆一共有八大民主党派,都有参政议政这样的权利。作为民革中央,除了参政议政以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就是促进祖国和平统一,平时在这方面和台湾一些交流当中,民革中央都做了哪些工作?

    周铁农:我们这方面工作应该是做得很多的,很重要的品牌就是连续接待了九次台湾杰出青年大陆参访团,主要是高校里面的。所谓杰出青年,我们的标准就是他在台湾高校里面担任一定的社会职务,什么学生会主席这一类的学生领袖人物,我们这次去,做一个回访,我们就把历届的杰青人士大概请了有四五十位吧,到台北,我们见了个面,比如说有一个同学他就讲,因为他参加了一次杰青团,他对大陆有了认识,回去以后他就动员他的妹妹到大陆来求学。到大陆求学以后,然后在大陆毕业以后在大陆工作,在大陆找了对象结了婚,成了家,现在就变成在大陆的台湾人了,他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他说我这次杰青之旅改变了我一家的命运。

    记者:周主席,今年也是辛亥革命一百周年,回顾辛亥革命,民革中央可以说是见证了中国革命的历史和中国革命的胜利,作为民革中央的主席,您是如何来看辛亥百年的?

    周铁农:辛亥百年现在在两岸还有不同解读,这个关键问题就是台湾它现在把辛亥百年,把它说成是中华民国百年纪念,而我们是纪念辛亥革命百年,所以在政治上它还有一些不一样的地方。但是我觉得也有共同的地方,辛亥革命它开创了中国现在这样一种新的历史,也是中国从封建专制走向共和的这样一个开始。辛亥革命我觉得从政治上来说有两个成果,一个成果就是推翻了帝制,建立了共和;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成果实际上大家都没有说的,辛亥革命实际上是催生了中国共产党。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正因为辛亥革命所倡导的民主、共和这样一些思想,因此使得马列主义的传播,在中国才成为可能,才有中国共产党的成立。当然,现在看起来,中国共产党这90年是带领中国人民走了一条康庄大道,而辛亥革命后这一百年,实际上是中国走了一条非常坎坷的这样一条道路,特别是他所创立的中华民国,经历更是非常坎坷。这也实际上证明了中国辛亥革命是一种选择,是把原来洋物改良引向了革命这样一种正确道路。而中国共产党成立把中国的革命从原来意义上的民主革命,引向了社会主义革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这样一种正确途径,一直引到今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个途径,如果详细分析辛亥革命百年历史,再研究中国共产党成立90年的历史,就会对我们今天所坚持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就会更加充满信心。

    记者:那您觉得在辛亥百年的时候,民革中央有什么具体的,比如说打算,或者是工作要做吗?

    周铁农:纪念辛亥百年,是我们民革今年的重头工作之一,中央已经做出一个决定,要在民革,除了按照中央统一部署开展纪念辛亥一百周年纪念活动以外,我们民革中央也要做相应一些工作,比如说我们要举办大型画展,要开办网上辛亥革命博物馆,我们要出版一系列的有关辛亥革命史实和人物这方面的丛书,我们还要在各个地方,包括北京开展一些纪念辛亥革命的一些学术研讨和其它一些活动,活动还是蛮丰富的。

    记者:那民革中央作为大陆的民主党派,您觉得在今后工作当中,如何在两岸之间能够架起更加通畅的沟通桥梁,并且为两岸进一步交流和发展做出更多工作呢?

    周铁农:对此我们抱有希望,也怀有信心。

    记者:好,谢谢主席接受我们采访,谢谢!